关于煮饭

我系一嚿云

前一阵子,精神状况极差,没有煮,都是外卖。有天,硬撑起来煮晚饭,没菜,就炒个蚝油鸡片和几个油盐豆腐。孩子们很高兴:”Yeah ~ mommy made dinner tonight!”

喜喜说每天只是想这要吃什么外卖,都搞到快有选择困难症了。
"很幸福了好吗?还有这么多选择。"话到嘴边,没说。

"我们最喜欢妈咪你煮的饭。"他们说。
"那你们什么时候煮给我吃?"话到嘴边,没说。

“Isn’t it good that we no need to think what to order for dinner? Just go straight to the kitchen and there’s foods. “

“Yah, me too. ” 我说。

#我系一嚿云

一些关于画画的想法

开花的眼睛

成年人学绘画会学到什么?我最近在想(最近没什么思考,好像有点长蘑菇)。
阿特老师以引导的方式教小朋友,我教成年人主要在于技巧。
但最近发现其实除了技巧,更多的是引导(被阿特老师感染了)。引导成年人从固有的相框中去想象。
如果不是写生的话,学画的时候都是看照片,把照片中的结构在画纸上打稿上色。但是照片永远比不上眼睛,眼睛能够看见树干在阴影下的纹理,照片上看不清。这时候需要想象力,去想一想照片上那黑乎乎的一团阴影里到底有什么?
成年人……唉……经过多年的“现实”磨炼,很多时候或许是累得不想去思考,更多的时候是忘记了观察和思考。
所以当照片上一个黑乎乎的阴影,很多时候都会“什么来的?” “不知道。” “都看不到。” 习惯了看见A就画A,看见B就画B,忽然间黑乎乎了,怎么办?
我通常会反问:“你觉得呢?”
我最近常常都在问:“你觉得呢?”不只是问学生,也在问自己。
一问一答间,学生会思考会观察会想象,会觉得学生很棒。其实问的时候也是一种鼓励吧,既然问,我就会听你说。
画画的时候学生会怕画错,我常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没关系”,哎,能有什么关系?错了就错了,将错就错。错了就错了,错了重画。错了就错了,不错又哪来的对?错了就错了,我还能打板子不成?
要不嘛就是觉得自己画得不像(照片)。唉~要像拍照去吧,然后用Photoshop加个水彩效果,还可以高清。画画是玩,玩颜料和媒介的变化,欣赏它们的转变。画画是观察,近观和远眺的分别。画画是取舍,那个是重点那个是配角。画画是想象,如果不是黑色的还可以是什么色彩。
有很多的可能。
(然后好像还要写点什么,但是忽然觉得没什么要说的了)
(然后觉得贴在博客上好一点,因为刚刚给了今年的hosting和domain费用)
(然后觉得只是文字太单调,随便贴一张旧的照片)
(然后竟然也补充了几句,太难得了,在这个沉默的日子里)

向前走,往回看

在一条只能往前走的路上走着走着
走了很久茫茫未来没有尽头觉得累
于是调转头以背向前方继续走
有些人说:嘿,你走错方向了
没有错啊我们都是朝西方走
有人说:面对的方向错了
那你又怎么知道你面对前方走就是对了
有人说:你这样走不正常
不,我只是想用我自己的方式走向未来
有人说:你看不见前方美景
总会看得到为什么慌张?
再说我看到了了你们不愿回望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