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彩荷花

荷花 七十二

在淘宝买的视爵矿物颜料船运过来等了二十多天,没有白等,带细微晶体的矿物颜料虽然颜色不怎么鲜艳,但有着低调柔和的另一种美丽。刚开始不怎么习惯,老觉得画出来颜色不出彩,可是几次之后就能发觉它的美,有层次感。

荷花七十二 Lotus no. 72

手写与敲键

手写和电脑敲键的分别?(感觉开始写小作文,大概是最近帮尚愉写小作文多了)

年少时手写无数文字,那时曾经幻想如果打字机也能够打中文该多好?后来就有了电脑(未来的一切起源都是幻想)。有电脑之后希望有一天电脑能打中文,后来也有了。

结果多年后因为面对电脑太频繁,想远离,于是又提起了笔(最近看张九龄和朱鹤松的相声,那个张九龄:“提笔忘字”和朱鹤松:“你把笔放下啊”…..哎呀)

提起笔之后博客也放下了,当然远离博客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没什么想说的了。

其实现在也没什么想说的,就胡说呗。

手写与敲键

2021年3月14日

说今天是2021314爱你爱一生一世。

今早和孩子聊天,说起他们的小舅舅有第二个小宝宝了。我说我的baby brother都有第二个孩子了,然后想想,我已经有四年多没见到我在新加坡的弟弟妹妹了。

印象里父亲的葬礼时我们最近的一次见面。我妈妈去年回到新加坡过年,之后疫情的关系,我们也一年多没见了。

自从父亲去世妈妈的居留也成了问题,不能再像以前父亲那样可以申请更长的居留证。我们去了移民厅两回,都因为文件的原因没能申请到妈妈的居留证。后来了解就算能批,也只可能批三个月到六个月。也就是说有回到像我们童年时候那样,每几个月就得重新申请。

这个博客因为两个姐姐出世而开始,两姐姐现在都十八岁了,今年过了生日就十九了,也就是说我的博客也开了将近十七八年了。除了最近几年没写一些什么,以前倒是更新挺勤快的。

现在有时画画吧,有时也不算画画,就在纸上随意的画线条,怎么高兴怎么来。

原本计划画九十九幅荷花,不计画幅的大小,但是画到七十一二就停滞不前了。

五十知天命,看不看得开很多事也难说,但会比较舒心吧。

今天就写到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