奠 父亲

我的父亲--汤邦侯

我的父亲–汤邦侯

我爸在十月十九号的那天早上小中风,我妹妹和爸妈同住,幸好当天我妹妹在家,赶紧在小楼的保安员帮助下,搀扶爸上车,载他到马大医院。
在医院疗养差不多一个星期吧,医生说爸的心律不整,所以导致有血块,血运行到脑部导致中风。
在医院的那几天,爸的行动和语言有逐渐改善,出院的前两天也能够自己拄着拐杖上厕所或冲凉。
出院后星期六我们去看爸,他的精神很好,说话也清晰很多了。
昨天上午接到我妈的电话,我妈惊慌的说我爸在厕所跌倒,让我叫救护车。
我打了电话联络了救护车,打回给我妈她告诉我妹妹已经叫救护车了,我打回去取消。
在准备叫车去爸家的时候,妹妹一直在Whatsapp告诉我们状况。
从“爸在厕所晕倒,情况不乐观。waiting for ambulance”
到“i am doing cpr”,到“I am making police report”
“dad passed away”

这半小时将会是一生那么长

我大妹和母亲在这半小时里看着挚爱生命从她手里流逝

我到爸家的时候妹妹在和殡仪馆负责人商讨着爸的身后事

我进房里,爸躺在床上,就像平时去找他,他睡了一样。妈坐在床侧地上盘腿念佛号。

写到这里,不想写下去了…………

Original watercolour painting postcard

img_20160927_122750

Etsy Store

Original Watercolor Painted Postcard, painted with water colour, outlined with marker.

Snail series
(please note the price is for one piece of postcard, kindly select the style)

5 x 7 inches, 300 g Watercolor Paper

Please message for further questions

Copyright©2016 mariahlc

往内看

 photo IMG_7032.jpg

有天说起卖画,送画,打折的话题
我是坚持不打折,也不送(不过也有十分例外的一次)
觉得画是我心血和感受,有它的能量
而金钱也是一种能量,画者和藏画者的能量要有所平衡
一方觉得也不一定,比如如果有个人很欣赏我的一幅画,但是他只能够付出一半的价格,假如我愿成人之美的话,处于感激有人欣赏的情况之下我应该可以半价出让这幅画
但是我的看法是–如果,你真的很欣赏,很喜欢,你会想办法寻找另一半不足的价格来得到这幅画
如果你真的很喜欢很喜欢一定就会有办法

这点儿上没有谁对谁错,我是站在画者的立场去想,对方也是站在一个会可能会是买家的立场去想

但是,我在这点上有点稍微动怒了
内观
动怒的直接原因是觉得自己的立场和想法没有被看见和同理
想到,就释然了

但是,过后还是有点卡壳的感觉
继续内观
原来这个卡壳的感觉是因为对方说的这番话之后,信念有点动摇了

啊~~原来这才是真正有点动怒的原因
动怒于自己那么容易动摇

然后,就真的释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