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鱼认字

鱼鱼认字 photo IMG_6398.jpg

在幼儿园念幼二的鱼鱼在学习上平稳的发展,我们没有特别的督促他的功课,也没有特别让他“死背”一些生词,幼儿园倒是很紧张,深怕他们赶不上小学一年级的脚步,一个星期总有听写什么的,而且生词越来越多。但在我们没有特特的督促下,一些简单的生字他都认得,认得归认得,能不能写出来另外一回事。
昨天在比较有闲情的心情下让他温习今天的听写,鱼鱼比较喜欢轻松、有故事性的引导,于是让他认字也得灵活有趣味。
一些生字他已经会了,那么引导起来也容易多了。
比如鲸鱼的“鲸”里那个“京”字,就是个大头小人儿戴了顶帽子。
珊瑚两字对他来说挺陌生,就先让他记住珊瑚俩字的玉字边:先写个“三”,珊瑚,san(三),然后加一竖,旁边这个“册”,有没有像木栏杆?喜羊羊在栏杆里别给灰太狼给抓走了,两片木板加一横就是“册”了。看看这个瑚字,也是三加一竖,然后这个“古”像不像玩Plants vs Zombies里面那个坟墓?一个四方的墓碑上面一个十字架,然后graveyard有什么?晚上有月亮是吗?月亮弯弯就在墓碑旁边,这就是“瑚”了。
海洋的“洋”鱼鱼不记得,就告诉他说羊掉水里了!“扑通!”也就记得了。

包頭的南丁格爾

手術之後醫生囑咐每天換敷,可以到任何普通診所做。手術那天是星期五,第二天到家附近的診所換敷時,醫生打開紗布一看,就說醫院怎麼也沒給個信件什麼的,這讓他們不知頭不知尾的,怎麼換敷呢?說的也是,那傷口當時我看了也害怕,血淋淋不說,還很深的傷口,塞著紗布,只那麼輕輕一拉我都疼得死去活來了。
沒辦法,只好到附近的私人醫院。私人醫院安排在緊急醫療處處理傷口,那支止痛針真的沒卵用,半個小時左右洗傷口痛得我……護士,佩服地說,可真淡定,一面道歉一面安慰一面堅定不移的手勢塞紗布洗傷口……
在私人醫院換膚兩天後,星期一回到馬大醫院見醫生要信件,原因如果繼續在私人醫院換敷的話,他們需要原醫的轉移信件。
在等醫生的當兒,和櫃檯服務人員說明情況,服務人員轉身問身後的護士,她過來非常關注的聽,然後說你就別到私人醫院換敷了,我們這裡也有啊,可以直接去Klinik Perubatan做就可以了,而且我們的護士非常有經驗,妥妥的。然後就搖頭埋怨醫生怎麼就讓病人那麼東跑西奔的,自家有換膚診所還讓病人外邊去。
之後的幾個星期我就開始一個星期兩三次的往馬大醫院的醫療診所換敷。
Klinik Perubatan當時換敷一次收RM5,對,就是5元。進入診室躺下,護士問明狀況再看看手上的報告,然後就開始換敷。我看著護士毫不手軟的撕開一包包的一次性醫療用品,手套,鋪在傷口邊上的紙,一疊厚厚的紗布等等等各種醫療用具,心裡一面想著那個5塊錢費用……
紗布診所裡有6間診室,每次換敷不一定會遇到上一次的護士,但經過兩個星期後,護士也能認人了,可以的話都自行調度讓同一位護士換敷。我不曉得為什麼常聽見有人說政府醫院服務差勁,可我在馬大醫院來去這麼些日子從來遇見的都那麼的和顏悅色,有耐心,有經驗,忍不住說護士有時甚至比醫生懂得還要多。複診的時候醫生沒有什麼建議加速傷口癒合,還是護士推薦。
真心的感激這些天給我換敷的南丁格爾們。所以上星期換敷時候櫃檯說起價了,現在RM15一次,我覺得還是應該的,雖然我不知道起價了,護士的薪水是不是也起了,但是覺得這樣能量比較平衡。

終於有點天明了的感覺

前幾次護士用雙氧水清洗傷口,每次傷口會流出清理的液體,星期一換膚的時候護士不再用雙氧水,清洗后塞入Auqacel。這幾天傷口不再有液體滲出,也就是說傷口清理完畢了。
今天還是如常到醫院換敷。打開了紗布一看,傷口很好,直接用了棉墊。而且換敷的日期也拉長了,終於感覺輕鬆很多,畢竟從手術至今也快兩個月了,之前看著傷口不能癒合,護士和醫生都擔心我有糖尿病,可我驗過了也確實沒有。
今天,終於有天亮了的感覺。

Part-time job

早上給雙雙和喜喜零用錢的時候,雙雙問:“Mommy, usually at what age we can find part-time job?”

我說起碼得十六歲吧,你現在才十三,童工是違法的喔。

她長長的嗄了一聲。我說:“哎呀,你要part-time job還不容易?幫我抹地收拾⋯⋯” 話沒說完笑得不能自己了。

20150804|誌

嗯,原來是這樣的,之前的夢和發燒。看見魚魚下門牙後頭有顆恒齒冒出來了,把前面的乳齒推得搖搖擺擺的。

昨天收到魚魚明年小學入學的確認書,這幾天該給他去報到,心裡還是忐忑,該忐忑的是太多了,多得不知那件才是重要的。

魚魚做了好多的手工,都不知該怎麼替他保管,曾經丟了一些,結果他問起,啊~~~被責怪了。不能隨便丟孩子的東西,謹記謹記。

又到了該給客戶做明年風水預測書的排版了,從孩子他爸手上接過來做了三年,客戶每年的風水預測講座我是一次都不曾出席過,沒有興趣真的勉強不來。

最近編織編得不亦樂乎,倆姐姐也湊一手,大家玩得過癮。

孩子啊孩子………………

早些天做夢,夢見魚魚說牙疼,張嘴看,恒齒都冒頭了,哧溜一圈的在乳齒裡面哪兒。我心裡一緊張,就把他的下門牙兩隻徒手拔了出來,第二天醒來我想這夢啥意思?是暗示他健康嗎?要生病嗎?
然後下午阿爸就打電話回來說魚魚看起來不舒服,似乎是發病了。誒~~怎麼就不給我夢幾個真字什麼的呢?(扼腕)

今早和阿爸阿媽帶著魚魚去喝早茶,魚魚嚼著麵包,然後和我說:媽~我好像有一隻尖尖的牙齒咧~。對魚魚的牙齒,我一直覺得很抱歉,在他長牙的時候恰好是我抑鬱症最嚴重的時候,晚上放工接他回家的路上,他都在我懷裡睡著了,到家之後也不敢驚動他,讓他繼續睡,那我就可以休息,也沒用心的照顧他的口腔衛生。等到我發覺的時候,他的牙齒都開始蛀了。

之前做的那個夢也是有我愧疚的成份在內,也有一切都會變好的盼望,至於會覺得他可能要生病,是一種母親的本能吧,去年也是大約這個時候他生病。而孩子呢,發覺他們總在生病之後忽然有成長了許多。我常比喻孩子生病就像玩電遊打怪一樣,打到了一個大Boss就升級了。

────────────(另一回事的分界線)────────────

昨晚喜喜放學回來說有位同學打她的水壺,水壺擊到她的額頭腫了點。我心裡突一下:又讓人欺負了?問清楚才知道,原來喜喜甩水壺玩呢,水壺裝在一個袋子里,她手指穿著水壺袋的帶子,轉圈的甩。她說:“我都沒有打到呢位同學,離她還幾寸遠呢,她就把水壺拍回來打在我頭上。” 我心想,你這不自作自受嗎?看她憤憤不平覺得同學完全冤枉她的模樣,我忍不住說:“你被打到很痛我理解,但是這同學她是要防衛自己,你想啊,你這麼甩那水壺,還那麼靠近她,她覺得受威脅啊,危機意識啟動啊,很自然地就拍開了,然後很不巧的,拍你額頭上了。”
“可是水壺都還沒有打到她,離她還幾寸遠。”
“那打到不是太遲了嗎?”
她聽見我說她不對在先,完全沒站在她的立場說話,開始眼紅紅了。當時我覺得很抱歉,我真的很難站在她的立場去看這事,她常會和我說同學不和她玩,功課做案子也不和她組團,有時我會想是因為她的性格嗎?她們去參加生命線辦得青少年72變工作坊,老師對她爸說:“喜喜說話很直接,覺得不好就說不好,自己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說。會像母雞照顧小雞那樣保護人,有責任心。老師沒說這事好還是不好,我很感激生命線帶領員的用心。
這點我們當父母的也很清楚。我常和她說,如果沒有人和你交朋友是因為受不了你很直接的性格,那就隨她們去吧,那勉強不來的,別為了遷就他人而不實話實說。你還沒到那個懂得斟酌的年齡,你在學著,學習的時候你會遇見很多和你意見不同的人,認同你的會繼續和你來往,不認同你的就隨她吧。”
可她爸不一樣,她爸說:“如果你要別人喜歡你,和你交朋友,你的先改變你自己。你改變不來就要埋怨,沒有人喜歡和一個一不高興就七情上臉的人做朋友的。”

她很多事情都按照自己心情來,很多時候一般人接受不到她的態度,比如一次加愛來拜訪,臨走的時候加愛,曉芬和美玉說再見啦,喜喜坐在電腦前頭也不抬,完全沒有一般上應該有的抬頭微笑搖手再見。我當時有點抱歉,也很不好意思。可加愛說這就是她自己,那很好啊,很真實的喜喜。
可是不是每個和喜喜互動過的人都像加愛那樣,認同孩子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性格。而我也要花很大力氣去明白和同理。

話說回頭,喜喜那樣甩水壺,我其實應該先問她,為什麼要這樣甩呢?十之八九她會說是因為好玩吧。那我大可在得到答案時候才反應要怎麼說。比如我也把水壺在她面前甩(八成會自己打到自己),看看她會不會覺得有威脅性,然後才說說她。
可惜當時沒想清楚,就很自然的覺得“應該”要“告誡”她而說了她。想想,自己也會很抗拒吧。

後來把她攬過來,親親她,和她說: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孩子啊~總是讓我一直學習一直學習。

時間

時間是個很奇怪的存在

最近少上面書,結果就是忽然覺得一天的日子好長,之前總覺得:啊!明明才把魚魚和他爸送出門,怎麼忽然下午班的姐姐們也出門了。然後一瞬間卻要做晚飯了!哎呀!

就這樣,上面書頻繁的這三年,我的時間忽然提速。最近少上面書,時間多了,慢了。比如現在敲著這篇文字,才8:50,可卻已經把孩子的早餐準備了,衣服摺好收拾了,喂飽自己吃了藥。如果是之前,我或許還在面書上點贊耍貧嘴著呢。

當初上面書主要是和家人互動,然後漸漸的加了幾位好友,然後漸漸曾經的博友也加進來,然後關懷小組裏惺惺相惜的朋友也加入朋友圈了,就越來越多互動了。加上自己又貧嘴,看見一些人與事,總忍不住得評兩句,給朋友的更新按個贊大有君臨天下“朕已閱”的感覺。

可最近面書上的新聞讓人吃不消,資訊太多太不靠譜,駭人聽聞的消息未加核實就轉發大大的有。加之國家政局醜聞等等,多數國民竟是抱著爆米花可樂看戲的態度。各小組各有不同的身心靈提升工作坊,個個都讓我好奇,都那麼的吸引我,但是個個我都沒有預算(悲催的說)。

面書上也太多超好笑的訊息了,還有朋友珠璣之語醍醐之言,那是我留念的原因。

凡事總有個消停的時候,當下,停,極好。

人類及其象徵-節錄

In some tribes, it is assumed that a man has a number of souls; this belief expresses the feeling of some primitive individuals that they each consist of several linked but distinct units.
This means that the individual’s psyche is far from being safely synthesized; on the contrary, it threatens to fragment only too easily under the onslaught of unchecked emotions. While this situation is familiar to us from the studies of anthropologists, it is not so irrelevant to our own advanced civilization as it might seem.
We too can become dissociated and lose our identity. We can be possessed and altered by moods, or become unreasonable and unable to recall important facts about ourselves or others, so that people ask: “What the devil has got into you?” We talk about being able “to control ourselves,” but self-control is a rare and remarkable virtue. We may think we have ourselves under control; yet a friend can easily tell us things about ourselves of which we have no knowledge.Man and his symbols–Carl G Jung

我的媽媽什麼都會

和魚魚讀他今天學到的字
看見aubergine他猶豫了一下看看我
我也不會唸
就喊他姐姐來要問:這個噢什麼?
魚魚聽見我說「噢」立刻就說:我會了
就唸了出來
他姐就調侃我:喲~弟弟都會你不會
魚魚聽了就不高興抗議了:
「媽會!我的媽媽什麼都會!她會很多,只是一個不會罷了!」
喲~小子~(眉開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