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322《世界水日》有奖派

每个月水单来的时候,六块钱。
上网付款还要给一块钱的服务费,所以等双喜爸去交。
可是他觉得驾车老远的(就两公里)给个六块钱的水单还想有点很那个(究竟是哪个我也不知道)。
所以我们两个都没有交水费。
数目太小,不屑交?!
家里的是不是他做就是我做,如果两人都不做,放到发霉也不会有人做的了。

可是神奇的是,尽管每个月没有交水费,水单来的时候还是六块钱。
反而楼下住着嫲嫲和姑妈两人的水单却是每个月十块钱左右的水费。
为此,姑妈的心理灰常不平衡。
老是想有什么理由我们楼上人多,反而水费比她们少。

可能是身体比较横,衣服比较大件,洗衣时用水比较多呱。
体型较大,冲凉可能也需要用比较多的水咧?

我和双喜爸研究过为什么我们的水费比较少。

我们没煮饭,没煮饭就没洗菜洗肉洗米。
衣服不怎么脏的洗衣时用speedy快速清洗,用少一点水。
没有浴盆,冲凉比较快,用水比较少。
我头发很长,三天洗一次,用少一点水了。
房子一个星期抹一次。
汽车使用天然洗,基本上没用水。

不过最省钱的用水方式还不是来自我们自己。
比如住在旧区,水管老旧,得空就爆一下。
水管一爆就得关水阀修水管。
就酱,制水没水供了。
没水供不能洗衣,衣服省省穿。

呃……好像写到现在都和题目没有什么关系。
想拿奖的看到这里都不知道管拿奖什么事。

其实就是三月二十二日是《世界水日》,所以写写关于水的post如果写的不错就有奖拿。
详情到《大马部落》看看。

我的女佣怀孕了!

双喜妈妈很惊世骇俗的和双喜爸说:
“我哋嘅kakak有咗!”(我们的女佣有喜了!)

双喜爸一脸迷茫和惊秫交织的张着嘴,还来不及说什么,被双双打断:
“What? What happen?”(发生什么事?)

双喜妈妈继续很天快要掉下来的样子说:
“Our kakak got pregnant!”(我们的女佣怀孕了!)

双喜爸:“ei……” 还没说完……喜喜又插嘴:
“We got kakak 咩?”(我们有女佣吗?)

然后三父女拇指和食指呈L状托着下巴,用很探究的眼神看着双喜妈妈:
“喺啰,我哋有kakak咩?”(是啰,我们有女佣吗?)

双喜妈妈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嘿嘿……有时人哋好想屋企有个kakak拾吓屋啦嘛。”(嘿嘿……有时人家好想家里有个女佣可以收拾房子嘛。)

双喜爸-_-|||*黑线*……也不是个怀孕了的嘛……

其他《我的女佣怀孕了》:
钪凯
天马行空
kinkyskiny
无聊小站

不适小记

生病有什么道理?
睡觉无罪,躲懒有理。
:oiioii:

七粒药丸一起吃,和七粒药丸一粒一粒吃有什么分别?
双喜爸如果七粒药丸一起吃会吐,一粒一粒吃也会吐。
双喜妈妈七粒药丸一起吃不会吐,一粒粒吃也不会吐。
:passingby:

干嘛吃了药总是想睡觉?
酱病假单才有用。
:verytire:

医生说:“这个药你吃了之后会觉得昏昏欲睡,千万别开车。”
13.5病人说:“你、放、心、我有这个心没有这个胆虽然有驾照但是我不会开车但是每年我会更新驾照多不容易哪什么都可以不见驾照可不能过期被吊销考个驾照多难啊先别说考试越来越难那咖啡钱可要命不给又不行……”
医生在13.5换气的时候说:“你的感冒不轻,现在就把药吃了吧。”
13.5:“需要现在就吃吗?”
医生:“非常需要。”
:woren:

(等待药效发作中的废话)

娇 · 妖

有个人自己去旅行,朋友说好孤独噢。

他说表紧啦,自己一个人说不定有艳遇,可以邂逅个美娇娘。

过了一个星期,这个人旅行回来了。

他的朋友问他有没有遇见美娇娘?

他说有天晚上驾车的时候在路边遇见一位。

可是后来发觉那位美娇娘走起路来不见脚……

原来是……

……不是……

后记:有天忽然发觉这两个字只差别在那一‘丿’和一‘丨’,就像两只脚。

降胆固醇药和洗衣粉

很多时候自己也觉得很无奈,没有办法控制自己那跳跃式的思考,以致于频频脱线。但是又万幸,虽然脱线但总算没有脱口,要不然医生可能不只是开降胆固醇药给我,可能还会写信把我给介绍到精神科。

上回不是说偏头疼嘛,怕死哩,赶快验血。结果出来一切都好,就是……胆固醇指数居高不下,蓝筹股都没有它这么稳健上扬。

当时帅哥(真的好帅,♡ 。♡)医生说:“……好多年了嗬,这么顽固的胆固醇要把它彻底降低最好还是吃药……”

原谅我,不知为什么听见医生说‘顽固的胆固醇’我就想到了洗衣粉广告里那个白袍男指着白衣上的污迹说‘顽固的油迹’,然后从‘顽固的油迹’联想……把‘吃药’想到去用某某牌洗衣粉……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个画面就那么凭空而来……

镜头转换……穿白袍的帅哥医生一手拿着某某牌洗衣粉,一手指着洗衣粉,正经八百的说:“……这么顽固的胆固醇不用担心,只要用XX牌洗衣粉,每天一汤匙,每天两次,包管在一个月内把你的胆固醇洗得干干净净,油迹不再,洁白雪亮……”

努力压抑脸皮底下波涛汹涌的笑意而显得表情呆涩的‘病人’问道:“请问有没有副作用?”

帅哥医生说:“除了会口吐白沫以外,大致上没有什么副作用,一个月后你回来我们要检查看看你的肝有没有问题。”洗衣粉吃多了肝会有问题?啊,不是!是降胆固醇药,不是洗衣粉。吃了可能会出疹,可能会对肝不好。

当时真的因为自己的傻想头很想大笑,虽然理性经常危危可汲的挂着在脱线上,但它还是强壮坚定不朽的,所以硬是撑了下来,忍屎忍尿也不过如此。

真的应该要严肃对待自己的健康问题,不能这么搞笑,降胆固醇药和洗衣粉?嗄!风马牛不相及的东西。

后记:爸也是有高胆固醇,也曾吃药控制了一个时期,结果因为对肝有伤害,所以停了。Shamaine说别吃药了,从调节食物和运动开始来对抗,否则胆固醇降了,肝却又不好了就糟。哎呀,怎么可以不听医生的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