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1226-055832.jpg

三點醒來上廁所
回來繼續睡
夢見上班午餐時
看見遠處河的水平線高於平常
趕快回公司
公司沒事,繼續開會
開會至半途在窗口驚見水位漲至露台
拍照片傳給老公說永別了
趕快回家
上街看已經兵荒馬亂
知道途中許多地方淹水了
忽見前方大水忽然湧進
趕快退去旁邊的大厦
在大厦樓上見大街上已經滿是黃泥水
大厦負責人一位大叔說跟著他
大厦有路通往其他地方
於是我們全部人上了一輛公車
公車就往家的方向而去
路上接到信箱留言的短訊
打去一聽是碧愛傳來的
她在短訊中唱了一首歌
我趕快打電話給她
聽電話的是另外一個女子
她說有什麼事?碧愛在說電話
我說我要親自說
女子不耐煩地說你等等
可是我想到要打給老公和他說我沒事
於是我說我過五分鐘再打來
然後就聽見碧愛接過電話:什麼事
我吶吶不成言
碧愛說:凌霄,我沒有那麼多時間了,我愛你,再見了。
我剛好到站
下了車我蹲在路邊哭岔氣了
但是水漸漸漫上來
我顧不得傷春悲秋
趕快打電話給老公弄清楚他的方向
會合了徒步走向家的方向
家在高地,到家了就好了
半途在高處望見巴生河的河水高漲翻騰
掀動河岸土地
看見許多的車輛浸在水中
想起家中米糧剩下不多
和老公說:我們去搶超市吧
還有要搶電池蠟燭手電筒奶粉藥物
然後老公說我去搶吧你留下看著孩子
然後我驚覺:孩子終於出現了
然後我就醒來了……

喜喜昨晚的梦

昨晚十二点多,大家都睡了
我喂着鱼宝宝
快要入睡的时候
听见喜喜在拍床
啪、啪、啪、啪、啪、啪
挺大力的

然后她开始喊
baby、baby
baby、baby啊
baby啊

喊了大概五六次
就像平时她和鱼宝宝玩儿一样
跟着就转个身,又没了声音了

今早我问她昨晚梦见什么了

她说不记得了
不过昨晚没有噩梦

喜喜前晚的梦

前天喜喜和爸爸说她做噩梦了
爸爸问她是怎样的噩梦
刚开始她不肯说,就说她很怕
爸爸说如果怕的话就要说出来
说出来兴许就不怕了
喜喜说也怕说了出来会灵验
爸爸安慰她说没的事
说了出来大家有个准备就不会发生了

于是喜喜说:
在梦里她被困在电梯里了
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爸爸妈妈姐姐姑妈嫲嫲外公外婆全部都不在
就她一个人
困在里面很久
门一直不开
然后她就哭
醒了

梦里的巧克力雪糕

巧克力雪糕

昨晚在梦里订了一客巧克力圣代(chocolate sundae),里面除了有雪糕,还有榛实碎杏仁片松子仁巧克力豆,淋上了巧克力酱,裱上了奶油花。

可是等了很久雪糕都没有送上来。

于是跑去厨房问:对不起,我订的雪糕呢?

厨房里的厨师说:对不起,对不起,忘记了,现在给你做。

和厨师说:你有檀香豆口味的雪糕蛋糕吗?如果有的话,加一片檀香豆雪糕蛋糕。

厨师说:有啊,加给你。

于是在梦里吃雪糕吃得不亦乐乎,那个咬着豆豆们的口感可真实极了。

醒来的时候告诉双喜爸,双喜爸看看枕头说:

也不是那么好吃是吧?枕头上都没有口水印。

我说,就是因为梦里吃得到,而且太好吃了,才没有口水印,只有吃不到才流口水嘛。

好了,说梦完毕,要出门逛街,顺便把昨晚的梦继续。

带着孩子迷失了

昨晚,和双喜爸带着孩子迷失了,在森林里。

找不到方向,很慌张。

担心饿着小朋友们,担心她们冻着,担心有野兽袭击……

回想着看过的电影,所有迷失在荒岛森林求生的片段。

寻找吃的,躲的,保护小朋友们,问双喜爸会不会接生,双喜爸说:虽然我是蒙古大夫,但也是大夫。

刚开始分不清方向,后来看见东升的太阳,定下了东南西北。

然后选择了一个方向,带着小朋友们劈荆斩棘向着那个方向前进。

还没走出森林的时候……

醒了……

醒了之后,想,结果有没有走出森林?

觉得有点遗憾没有走出森林。

但是觉得一定会从森林走出来,因为已经找到了方向。

然后不知道自己是迷失在森林里呢?还是迷失在梦里。

还是没有走出森林,但是从梦里走了出来。

还是想从梦里走出来,而不是走出森林。

躺在床上,我想……不应该在睡前读庄子……双喜爸不应该在我身边看《迷失》。

庄周梦蝶……我却梦见一座森林,虽然已经吊死在一棵树上。

工作小记

上星期的展览满心满眼都往孕妇看,晚上做梦···

独自站在电梯口捧着一堆册子,电梯上来的个个都是孕妇,我给她们一个个派册子···

非常糟糕的睡眠品质。

:oiioii:

展览会第二天经过六小时的孕妇车轮战之后,双喜爸带小朋友们来接妈咪放工,然后到MadamKwan吃饭。

进门后双喜爸说:欸?!你没有看见?

我说看见什么?他说:大肚婆啊!

我有气无力的应他:拜托···让我好好吃个饭,不要和我提起大肚子。

:verytire:

我发觉自己好像很不专业···相对的Shamaine是···为孕妇而生,为孕妇而死。

和她走在任何地方(购物中心、厕所、行人道···),0.00001秒前还说着话的她忽然消音出走,赶在一孕妇面前递上名片,速度之快比美418中国列车大提速,叹为观止。

然后我觉得自己像姜太公···

:peepingshock:

展览会后follow-up联络自己认为‘有潜质与我共成大业’的客户,一个个的打,一个个的删掉···

有位女士说和朋友商量过,朋友说其实没有必要为宝宝储存脐带血,用到的机会不大,所以她决定听从朋友的建议。

我把话搬回给Shamaine,她说:“给我的话我会和她说‘不好意思,可能我说出来你会不高兴,但是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现在你的朋友替你做决定,万一以后真的有些什么事发生的话,你的朋友是不是将为你承担后果呢?’你可以在以后斟酌婉转一点的说。”

天···怎么玩怎么转嘛···你以为用Photoshop修正咩?但是她也说得有道理嘀···

:call:

和Earthtone说我脸皮不够厚,打电话给人家,人家说不要,我就:哦···OK···byebye···

然后两个傻婆隔着几百里地想对策···不如那些表示没兴趣的你再打电话去说说,反正问多一次不会少块肉···

是哦···反正死马当活马医,反正她都没兴趣咯,不如以她为练习对象,天天打去“买啦···为什么不买?”、“买啦···给你打折···”、“买啦···”、“买啦···” 然后哦说不定哦人家会受不了:“哎呀~~~我帮你买啦,你不要在打来啦···”

两个傻婆乱笑一轮。

真的这么做?除非我想置自己於死地。

所以···放心···我不会天天打电话给你的,真的···*严肃ing*

:ino:

Shamaine说:要积极,不要心急。

我说:切···当然啦,你都破了指标咯,我···我···指标遥遥无绝期,如何不要心急昵?

梦魇:星期一开会的时候只有我一个人还没开单,呜呜呜···撞豆腐自杀算了,不要给我冷冻的豆腐please···我还有一长串‘有潜能共图大事业’的客户名单在办公室。

:jump1::jump2::jump3:

问Earthtone有没有保存宝宝的脐带血,她给我翻个大白眼(虽然相隔几百里地,虽然电话里看不到,但是我很确定她有翻白眼):“当然有···biotech的发展多么快速,现在有75种疾病可以用干细胞来治疗,以现在科技发展的速度,很快的会有更多expansion···(为了各位耳根清净,删减1000字数)”

为什么我的妹妹们都这么厉害?Earthtone应该做这行。

:car:

小人儿有梦

梦幻双双

早上‘打包’小朋友们去上课,双双非常努力的睁着眼睛应付我的唠叨和动作,忽然清亮的眼瞳在依旧做梦的眼帘中闪烁:

“Mommy, there is a people chasing…”

“嗄?谁?”

“People with black hat.”

“哦,真的?”

很肯定的点点头:“The people with the black hat chase the bad fellow.”

哦,还警匪片呐:“然后?”

眨巴眼睛闭起来:“Then lock the bad fellow in the cage。”

噢~~~

“Who is the bad fellow?”

坐在尿盂上东倒西歪:“Is me.”

吖?什么跟什么?说了个早上原来你是匪!醒来啦坏蛋!就说你吖个坏蛋。

说梦 – – 逃命

一阵巨浪把海边的冰块推向沙滩的人群,竟然还有人不知死活的呆在海堤岸观看!我往回跑,喊着朋友,把双双抱起来拼命的跑,回头看见双喜爸拖着喜喜,喊他别拖了,抱起来跑!一面跑一面回头看,浪和着冰块把所有挡路的一切卷去。眼前却是另一拨巨浪,但是还差一点点距离就到高处,拼命的跑…

醒来时心跳得快,但是脱节,心律失常,跑得太快了,第一次在梦里跑得这么快。大概是小朋友们昨晚在楼下和姑妈睡,没有它们在身边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