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英台的愚人节之余波荡漾

好吧,我承认我是听的时候很热闹很爽
过后让我写出来我又很懒
敏宜溜了过来《随手拈来》看了前文
说我漏了细节和错插了片段
OKOK,三婶记忆体有限
于是为了确保我不会有遗漏
她就把当天发生过后写给同学的依猫转了给我
Make sure I am not going to miss out anything…
傻妹子,这不方便了我吗?
我把她写给朋友的依猫翻译过来了
米啊哈哈哈……我不会再漏了任何细节了吧!
你三婶我太聪明了

OK,祝英台的愚人节之余波荡漾如下:(我=敏宜)

我要在这里谈谈热闹的善后事宜。

显然,对F3的其中一部份男生来说我是很帅的,当然酱油丁也这么觉得。我也想……我是吧……有点残忍的说(三婶:不要脸的咧)

Anyway……酱油戊,就当我还坐在办公室等候的当儿,她回到班上说:Eric Chan一点也不像Rachel Chin
你还记得我说过她是一个Ketua Tingkatan,所以她可以到办公室里来?
而且我很确定她面对面的见过我两次
第一次是当她进来了,看了我一眼
第二次是在门口,当老师问她我是不是新学生,她看着我然后直接的耸耸肩
而龙套L(我的共犯)就在当时以看见Rachel进入老师的车出去参加比赛,来支持Eric不是Rachel的说法
而酱油己也坚持Eric是我的堂弟(三婶:What made him so sure that’s not you?)

龙套J,虽然她从来没有见过Eric,但却完全相信这个说法–Eric不是我
并坚定的和老师说:那不可能是Rachel,她没有那么幼稚,她决不会做这样的事… Hahahaa!(三婶:很残忍的说)

接着下来这部份才是精华:龙套J开始告诉大家,有传言说Eric Chan不是Rachel的表妹!(三婶:她就是那个生出传言的‘原创者’呗)
而是我的双胞胎兄弟或我父亲或母亲的私生子!!!!(三婶:Whoa!)
在几天前才真相大白认祖归宗!!!(三婶:啊!?啊哈哈哈!!)
现在他们的婚姻触礁,她的母亲来离开以便Eric Chan可以留下来!!!(三婶:well well……)

然后她开始告诉大家这个“事实”(龙套J的假想)
告诉每一个人,每、一、个、人!
……(三婶:其他酱油们的反应)
……(三婶:这些不是很有趣)
……(三婶:OKOK,龙套J的反应太抢我眼球了,所以其他的我不很有兴趣了)
……(三婶:还是跳过去看龙套J知道真相后的反应)
……(三婶:OKOK……我承认……我懒得翻译……)

最后,经过了所有的蛋糕蜡烛糖球花炮,龙套J怒了、咆哮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龙套L陪我、让我经历了这一些
她是如此的失望(失望,对!成长是血腥的!女孩,你需要有多点的幽默感)
她没想到龙套L会这么不理智
她开始哭了起来
她开始四处向大家讲述她有多么的失望
她说:这个好女孩(龙套L)被掠夺了当好人的权利 —
(她)无法在朋友需要她的指引时当一座希望的灯塔(三婶:哗!好穷摇)
这么毫不含糊的让人利用

但是最让我想不通也想不到的是
她竟然非常生气龙套L而不是罪魁祸首的我(三婶:龙套L成了代罪羔羊了^_^)
XD XD

呼!翻译真的是脑力活……
最后,罪魁祸首提醒我不要忘了把她漂亮的庐山真面目放上来–

敏宜是个鬼点子多多的孩子……
三婶是个喜欢围观的八卦婆……

祝英台的愚人节

这是真人真是哦,小朋友们的堂姐敏宜导演的一齣愚人节玩笑(玩大了)

祝英台的愚人节
主角:
Rachel Chin (钱敏宜)
Eric Chan(钱敏宜,分饰两角)

配角:
Daniel Chin (敏宜她弟)
钱先生(敏宜她爸)
纪律老师
老师甲
老师乙
老师丙

龙套:
L(敏宜同学、知情者aka共犯)
J(敏宜同学、完全不知情者)
酱油们若干

2011年3月25日至31日
L和同学们在一起的时候有意无意的透露Rachel将有一位远房表弟转学来她们的学校,时至31日班上的同学们都知道Rachel会有一位和她长得挺像的表弟转学过来。而且同时发出消息愚人节当天她将参加一个校外比赛不会来上课。

2011年4月一日(愚人的大日子)
敏宜大清早到学校,按照计划她将在办公室等候学长带她到所属的班级
一路上有几位班上的同学见到她,酱油甲说:咦?那不是Rachel吗?做么穿成男生酱来学校?
酱油乙说:不是她啦,应该是她的表弟,那天她们不是说Rachel的表弟会转学来这里吗?
酱油丙说:是啰是啰,他那里像Rachel?不像啦。这个很帅咧。
敏宜拖着绑了增加重量,以便走起来脚步显得比较像男生那么“沉重”的双腿,快快的走进办公室
她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等不到学长,却等来了几位老师–纪律老师、老师甲等人
原来有一位新生(真的新生)偷偷抽烟被抓包了,带了来办公室训话
敏宜心想:“噢sh*t!”,她的原本计划是要让学长带她到班上,然后作弄同学,可是现在学长没来却来了老师,咋办?

果然,老师们办完了违规同学就注意到了这位静静坐在一旁的“男同学”
纪律老师问:你是谁?敏宜心里挣扎了一米米时间说:我是转学来的学生。
老师:没听说……敏宜:是啰,所以我在这里等着办手续
当然,老师有很多疑问
敏宜为了让别人看不出来她是女孩子所以一直低沉着声音说话
老师让她写名字她也很大力的划在纸上
老师后来问她:怎么你的父母没有来学校替你办手续?敏宜支支吾吾
于是老师以为她来自问题家庭,然后问他需要辅导没?
后来老师问你有没有兄弟姐妹在这间学校上课?敏宜说:我的表姐Rachel Chin在这里上学
老师们纷纷了然:难怪你这么像Rachel!原来是她的表弟。去,去叫Rachel来办公室一会儿
结果敏宜的班长来了,说敏宜今天缺席到校外参加比赛去了。班长看了看敏宜心还想:哇,Rachel的表弟很像她噢。
老师说既然Rachel没有来,酱就叫Rachel的弟弟Daniel过来
于是Daniel过来了
老师把他带去隔壁间问他:你认识你的表弟吗?知道他转学来这里吗?他的父母呢?
Daniel一样一样答了:认识,不很熟。知道他转学过来。不清楚uncle和aunty,和他们不熟。
然后老师问:他(Eric)是不是精神有点问题?(可怜Daniel憋得)
Daniel是一问三不知

与此同时,纪律老师叫Eric(敏宜)打电话给他的爸爸
敏宜拿起电话按了她爸爸的电话:哈啰uncle, this is Eric Chan.
她爸在电话另一头反应不过来:wrong number。然后挂了电话!
敏宜再打,她爸还是没好气的说:wrong number!挂电话
第三次,敏宜很快的说:I am Rachel’s cousin Eric Chan.她爸才恍然大悟哎哟是哦,女儿今天‘演戏’去了
于是问啥事?敏宜说老师让我打来的。她爸问:So? How? Still wanna continue? 敏宜说继续,于是把电话交给老师
老师问她爸的问题大致上和问Daniel的相同,她爸也很合作的一问三不知
最后老师问她爸:你的侄儿没有什么精神上的问题吧?看他好像有家庭问题需要辅导
她爸还是不清楚不知道不熟,老师问不出所以然就挂电话了
谁知道这边厢刚挂上电话,Daniel在老师的逼供说打电话给他妈妈的时候招供了
Daniel说他憋不了了,要笑死了,所以就招了
他说:外面那个其实就是Rachel Chin,我的姐姐。他说当时老师的表情Priceless

而同时敏宜也觉得玩不下去了,想着和老师招供,谁知道老师从她弟哪里知道真相后全部退出了办公室,搞得她想解释都没有机会
后来老师在打电话问她爸爸:Mr. Chin,你知道你女儿的这个joke是吗?她爸说:是,知道。纪律老师说:Now what do you have to say for yourself?(我们听到这里全部笑抽了)
不过我大伯的外交手段不是盖的,他很平静的和老师说:我其实很敬佩老师您,从您对待你觉得有问题需要帮助的学生的态度上,您可以说是个很好的老师……
老师听到这话就很爽了,当然,后面大伯道个歉,说小孩子其实就是好玩,也没有戏弄老师的意思,只是阴差阳错的原本戏弄同学不成,老师中招了。
后来大伯到学校去接敏宜,和老师见面,老师说这个虽然不是什么很大的过错,但是为了警戒其他的学生,敏宜还是要被扣分了, 扣了十五分。

至于敏宜她同学的反应,明天再继续。

嗯嗯,这是敏宜的祝英台扮相

试镜前的预兆

小朋友的堂姐敏宜在上个星期六参加个音乐剧的视镜
因为大伯两公婆出国公干
所以钱家“次受欢迎的叔叔”–双喜爸就当起司机负责接送
(“最受欢迎的叔叔”是移民海外了的小叔)

当天晚上我从公司的尾牙回来之后双喜爸给我说:

试镜时间是傍晚六点

三点的时候双喜爸接到还在家里打印履历的敏宜的电话:
为什么我的打印机一直打印不到照片?!!(很紧张)
双喜爸离得远看不见啊就让她立刻过来我们家用姑妈的打印机

没多久敏宜带着她的相纸等物来了
嗯,她就带了两张相纸
然后双喜爸一看……得……这不是相纸
是相纸包装袋里防折,一面还是原灰色的纸皮……
双喜爸灰常无语……(听到这里我也灰常无语)

于是打电话问出了门逛街的姑妈有没有照片打印纸
姑妈没有(哇!原来7-11也会有没有的东西)
于是双喜爸开车出去买
双喜爸觉得最有可能会有的店……没有开
然后他想别浪费时间了
去公司印,公司有
公司离开家只有五分钟车程
飞车过去
开门……开不到
换了锁(很好,下次警钟响的时候不用打给双喜爸叫他过去看看了)

于是双喜爸又飞车去绕其他的文具店
好不容易终于买到了照片打印纸
时间无多飞回家打印

然后打印的时候发觉……其中一个颜色没有了……(我笑抽了)
打电话给姑妈
万幸,姑妈有
两人又在姑妈的7-11搜

结果总算把照片打印好

时间很紧逼了
试镜的地点还是在一个两人都不熟悉的地方

到了之后因为那地方的店屋牌号紊乱
双喜爸绕啊绕啊绕了好些时候
加上那个公司的招牌名字听起来很Grand
所以两人尽往很不错的地方看
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听起来很Grand的招牌竟然缩在一个很像鬼城的地方
(鬼城是敏宜形容的)

敏宜战战兢兢的和双喜爸两人爬上幽黯残旧的楼梯间
这个时候敏宜和她三叔说:
我现在不紧张了,倒是很怕

到了那家公司双喜爸感觉很不好
他说好像骗人的地方哦
就张桌子在入口处就叫接待处
半间店屋,往里走就几张桌子椅子

结果这个试镜不成功
不成功的因素主要不是敏宜唱得不够好
而是评审员的态度

敏宜说那个评审员好像Cina Ah Pek的生意人
然后他和敏宜握手的时候低着头没有看着她
后来敏宜说他们根本不是什么正经的音乐剧
还和评审员吵了起来

Anyway……
过后我们说起
当天下午的种种征兆已经提前告知了结果
呵呵……看起来有些事还真有点悬

纯粹给敏宜记录一下她的经历

只因曾被提起过

今早读报,看见说988电台的DJ施宇因皮肤病感染,入院后因病情严重至今仍昏迷未醒。

我没有听电台,对本地DJ的认识不多。

但是上回阿练,碧爱和美凤来访的时候,听见她们提起过。

当时阿练的手起疹,就和碧爱说起施宇有皮肤上的问题,嗯,有点严重。

那时第一次听见他的名字。

后来碧爱去了988。

我还是一样没有听电台。

碧爱去988和我还是没听电台没有关系。

然后一次机会给988做些工作,然后看见很多DJ一起拍的照片。

我只认得陈峰一个,因为丽的呼声的关系。

然后其他的一个都不知道,但是知道有个施宇。

可是名字和人对不上号。

可后来还是知道谁是谁了。

然后今天看到报纸的消息,心里希望这个没见过的人‘大步揽过’。

虽然对他的认识只是因为曾经被提起过。

就是要你怕

上周末公司活动来了多位中国代表,公司里的同事几乎是倾巢而出招待贵宾。

上午的时段代表们参观了工厂就到餐馆用餐。

在餐馆门口欢迎中国代表们的时候,团里有位大概二十多的青年就问哪里有得买香烟。

刚好餐馆对面就有间mamak,怕语言不通我就带他过去。

到了mamak的香烟柜台前一站……

青年一愣……

其实我大概知道什么事,那香烟盒上的照片让他发愣了。

我装不知道直至旁边另外一个香烟橱柜:“那里还有其他牌子。”

他来回看了几分钟,问:“这香烟都这样儿吗?”

我说:“对,马来西亚的香烟所有盒上都有这些照片。”

然后他说:“那,不买了。”

我们呢就离开了。

我想,怎么那些照片对双喜爸就起不了作用呢?

摩多塚?

每天经过爸家附近的廉价屋,总会看到这个,我管叫它‘摩多塚’——

摩多塚

就那么一片的平地,高出那么个小丘上,有那么一辆烂摩多。
也不知道是什么作用。
可以是纪念?纪念某人在这里骑着这摩多出事?
还是附近有间修理摩多的?可是附近是住家啊。
还是买卖二手摩多零件?
还是劏摩多的?

摩多塚

Baby 睡了啊?

在睡房伴着刚入睡的愉宝宝,自己也昏昏欲睡。

忽然有人敲门……门开了,某位亲人……

高八度的声音:“Baby睡了啊?”

低声:“是啰,刚睡。”

高八度低了一度:“想看看baby。”说完就进来了。

高七度:“嗨~Maxwell boy,handsome boy……刚刚睡?”

敢情刚才的话对空气说了:“是啰,哄了很久刚刚睡下。”

高七度摸摸愉宝宝的头,摇摇他的手,继续:“嗨~Maxwell boy,handsome boy……boy boy啊……哎哟,XX来看你,你睡觉觉啊?”

然后愉宝宝不胜其烦醒了,开开眼看是那个不吃葱的。

高七度:“Oii?开眼了,开眼了,那里有睡?你看,不是开眼了吗?噢~是啊,clever boy啊?听见XX来了看眼睛看XX啊?来,XX sayang *摸头摸脚*……”

靠,操,NND,TMD……心里骂了不下百次。

好了,‘非礼’了愉宝宝五分钟人就走了,然后愉宝宝又和我小眼瞪大眼了。

极品无知的哺乳笑话

上回在《喂母奶,这次容易多了》里天使熊貓留言:

……老人家說晚上奶沒擠出來的話,隔天不可給寶寶吸(.)(.)wor,因為,奶會臭酸……

把我雷个黑线直冒,笑死。

最近又听到一个:

“喂母奶千万不要吃鱼,因为不小心吞到鱼刺,鱼刺会从母奶传进BB的肚子,那时候要开刀拿出来。”

哇……你以为‘妈妈牌奶瓶’的乳腺好像电缆那么粗?乳管口有易拉罐的口那么大?

这样的孩子怎样教?

二伯的儿子,小朋友们的堂哥,今年三年级。

很精灵的一个孩子,可是不爱做功课。

从一年级开始就常常不做功课,他的父母轮流陪他一起做,哄着吓着威逼利诱,不做就是不做。

后来二伯两夫妇也因为工作的关系,常常管不到,就不管了。

老师和他说:今天如果你回去不作功课,明天回来交不上老师就打手心。

他当时就伸手给老师:老师,你现在就打了吧,我回去也不做的。

如果他功课不做,测验成绩好也就算了,那可能就是他已经懂了,觉得功课无聊。

可是功课不做,成绩也不好,这么聪明的一个孩子,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上个星期,二伯说他们刚刚从老师那里得知他从今年开学到现在没交过功课!

竟然没有人发觉,老师现在才说,父母现在才知道!

昨天更震撼,他功课没交,却趁休息时间课室没人的时候,把放在老师桌上,整叠班上同学交上的作业搬去藏起来!

老师问来问去问不出结果,就说报警,让警察调查。结果他赶快认了,把作业拿回出来。

现在二伯考虑把他送去报读私人学校住校,或者报读教会办的私塾,可是如果问题的根源是来自家庭的话,换学校有帮助吗?

好吧,人家的孩子我们管不着。说说双双吧。

双双是个很古惑的孩子。这些天她做了两件事让我们觉得她很有犯罪的潜质。

有天她把一本作业放进书包,和她爸爸说:这个只是订正而已,我订正完了,你不用看的啦。(此地无银三百两)

双喜爸是谁?她这些都是她爸当初玩剩的,于是说:拿来我看看。

双双:不用啦,订正罢了啦,不用看啦。

她爸:拿来,订正也要看。

双双只好把作业拿回出来,但是没交给她爸,径直拿回房间。

她爸说:给我看看咧。

双双陪笑说:嘿嘿,不用啦,我还没有订正完啦。

把她爸气得翻白眼。

然后就是前些天检查她的功课,她竟然在老师给她的英文听写通知上假冒双喜爸的签名!

我的太复杂她冒签不来,于是冒签她爸的。

我们商量了之后,决定不要惩罚她,我们想,可能她不知道那严重性。

于是双喜爸和她说:你别皮了,因为你的老师会来和爸爸说的,这个签名也是老师看出来打电话和我们说的。所以你不要以为你在学校做什么,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我们不知道这可以骗她多久,但是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了。

双双从小的动静就和她那个堂哥很像,现在双喜爸担心的不得了,怕双双也会好像她堂哥那样。

我说,这些担心不来的,走着瞧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