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识别证

通常我很早就到公司,有时比正式上班时间早整个小时。

可是公司不是常常都那么早开门,有时得等。

有时等到其他部门的同事开了大门,上到自己的部门只有自己一个人。

黑灯瞎火,漆黑一片的。

我挺享受这一刻的宁静。

有位同事特害怕,老说黑灯瞎火的会有脏东西。

当然她是不说‘鬼’这字眼的。我说你说的脏东西是鬼吧?

她呿呿呿,别那么说,招来了怎办?

我不怕鬼,也不怕所谓的脏东西。

我最怕的是忘了带识别证。

进入自己的部门需要用识别证,通过了识别证,下个入口还要做指纹识别。

有时换手提袋的时候忘了把识别证带上,没门儿进了,空带十个手指头也没用。

进不了自己的部门,得等着,浪费时间,那才懊恼。

肉·冷热·衣

大伙儿一起吃饭,各自的订餐上来了。

身高160,体重85公斤的看看自己的订餐,然后招手喊放下食物后转头离开的送餐外劳说:
“Ooii…Kenapa saya minya daging sudah kurang.”(噢诶,为什么我的肉少了?)

外劳望着她臂下摇晃的肉说:
“Mana ada kurang? Macam biasa aje.”(哪里有少?好像平时一样。)

大伙儿都点头:“对啊,对啊,好像平时一样。”

—————————

同事老抱怨冷气太冷。

可我老是那一句:

“冷的话可以加衣服,热的话不能脱衣服。”

我是凤凰

公司来了新同事,人事部带她‘周游’。

来到我的部门——

人事部介绍我的同事龙哥给新同事认识:“This is Dragon.”

新同事:“Hah? oh, hi Dragon.”

介绍我:“This is……”

我开玩笑接下去:“I am Phoenix。”

新同事:“Hah? oh, hi Phoenix.”

……

她还真当一回事。

满座尽是食食食

公司进军饮食业,要设计菜单。

昨天和同事一起去餐馆拍照片,我还不熟悉新相机,所以我告诉同事要怎样的角度,他拍。

然后我们拍了30-40道菜。

拍完已是晚上八点左右,累得……拍的也累,指指点点的也累。

拍完后,经理留我们吃饭。

我看了那么多菜没什么胃口吃了,还记挂着鱼宝宝呢。

但是经理盛情邀请,让厨房煮了八道菜招呼我们。

于是一桌子五个人……八道菜……

但是,也实在好味道,结果抱着肚子回家。

这两天要忙着收拾照片,有点审美疲劳了。

泵奶的地点

关于在公司泵奶的地点,怀孕的时候已经想过了。

公司没有关闭式的办公室,全开放式的。就算是主管级坐的房间也是玻璃隔离,所以也别想和主管借房。

本来还有一间储藏室可以考虑,这间储藏室没有冷气,只有风扇,有时清洁工人用来小休。

所以我的第一天泵奶任务是在这间储藏室完成的。

可是这间储藏室不止放了很多杂物,没有冷气,只有风扇……还有老鼠。

第二天在那里泵奶的时候听见有声音,然后看见老鼠尾巴,再然后老鼠出来和我大眼对小眼!

竟然有老鼠!

它竟然给我有老鼠!

它竟然给我有只大老鼠!

它竟然给我有只不怕人的大老鼠!

靠!

所以结果只好在厕所泵奶了。

我有两间厕所可以选择。一间在里间,那间厕所只有市场部和设计部在用,有俩厕间,但是不分男女。

另外一间在外间,那间分男女,女厕有仨厕间。

洁净度嘛,两间都一样,但是内间的会比外间的干净,因为外间有时有顾客来用,然后用得乱七八糟的。

说实在的,我不觉得在厕所里泵奶不卫生,那要看自己怎么处理,再说,我公司的厕所算是很清洁的了。人总会有感觉的嘛,清不清洁自己感觉一下就知道了。厕所里有按时喷消毒剂,恐怕比外面还干净些呢。

有考虑过买双泵,但是没有那个地理条件,在厕所里使用单泵刚刚可以掌控,两个就怕手忙脚乱,掉了就糟了。

如果还有人告诉我厕所不卫生的话,那倒是给我说说去那里泵奶好了。

还在努力中,共勉

回到工作岗位上两个星期半了,一切都还好。

工作还是一样,做回原本做的事。

只是在泵奶上有点麻烦,但是在克服中。

第一个星期的产量‘惊人’惊倒那些可以一次泵5安士以上的人,一天下来只有可怜的3安士,有4 安士已经觉得哇~我是多产母牛的感觉了。

第二个星期在oatmilk和很多的汤水,加上慢慢习惯泵奶器,一天有7-8安士。

可是上个星期因为赶工的关系,很多时候没有时间慢慢等let-down,而因为心急的关系,人变得很紧张,越紧张越难let-down,没有let-down就算是涨奶也很难泵,总之……很烦。

烦到想放弃。

可是舍不得那个钱,奶粉好贵。而且我还有三公斤才回到怀孕前的重量,还别说想必65公斤还瘦点呢。

所以还是努力着。

双喜爸说:你都需要人support,你还去support人家。

可是breastfeeding support不就是这样吗?大家互相鼓励,互相依靠。

说实在,当初我接电话,收依猫support其他的妈妈时,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也需要support的一天。

因为完全没想到自己还会生宝宝,而后来也是信心满满,是都知道怎么做了,有怎会不成功呢?

可是一切都有变化的,坐月子的那个时候我真的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算是非常顺利。

问题是出现在开始工作的时候,工作的压力和忙碌,和环境(公司里没有房间可以泵奶,所以我是在厕所里泵奶的)让原本看起来轻巧的事变得不容易。

上个星期短讯朋友GH,没有let-down啊~怎办。后来她又短讯又依猫了不同的方法,结果来去最重要的还是‘要放松心情’。

很简单的一个道理,也是一直都很清楚的一个道理,也一直告诫自己的一个道理,但是最终还是需要一个人在耳边对自己说:“放松,放松。”

很神奇,自己对自己说和有个人在旁边说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因为当有人在旁边对自己说的时候,是一种认同和鼓励,让自己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路上走。

就在GH依猫我的第二天,一位在讲解会上认识的新妈妈就打电话来问我有关上班后泵奶的事。

我第一个感觉就是:自己都还做不好的是怎能告诉别人怎么做?

可是很快,第二个想法就是:因为自己还做得不够好,希望可以做个反面教材,那么对方可能会吸取我的错误,那么她就会没有像我那样的问题发生了。

所以整合了一些资料寄给她,而自己也重读这些资料让自己更有信心。

有些人对support group的曲解可能是认为既然support别人的话自己应该是没有问题的才对,可是support group真正的意思应该是每个都有自己的问题,但是大家一起把问题摊开来互相了解,互相帮助,互相勉励。

与所有哺乳妈妈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