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私房话之《滴水·涌泉》

2008年8月5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滴水之恩•涌泉以报》

MSN和冰雪之国的朋友沟通,帮她找了一些资料,她在对话框说:谢谢你的帮忙,今日滴水之恩,他日当涌泉相报。把地处远方热带钢骨森林的朋友吓得暴汗。忙和她说:言重,在下只有滴水之容量,请别灌之以涌泉,在下不识水性,恐有淹没之虞。

当然这都是玩笑的话,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受者的感恩之言,让施者知道自己感激的心。但施的人未必希望受的人记得自己小小的帮助。和朋友说起,他说:啊,是,如果借了钱,小数目的别记着,大数目的才记着,虾米不是虾,龙虾才是虾。

有些人帮助了别人会明说希望别人记着,希望有一天当他有需要帮助的时候,别人也会记起他的恩惠而相报。这些人不能以各自那把道德的尺来衡量他的对错,人,活着总是要有希望的,不是吗?而也有些人和之前说的完全相反,施恩不望报,帮得了就帮,物资上帮不了精神上支持又怎么说。

施恩不望报虽然是好,但是不是真的施予之后就真的把它放下了?曾经有位朋友的朋友凡事有求于她,她一定鼎力相助,捐钱义工不遗余力,常常把‘施恩不望报’这话挂在口上。可是有一天一件极为倒霉的事发生在她身上,她很失望的说:为什么我常常施恩不望报,这样衰的事还是发生在我身上?

嗯?朋友的朋友,你真的是施恩不望报吗?你真的刻意不去记起你曾经做过的好事吗?当你刻意把它忘记的时候,你已经深深的把它种在心底了,表面上看来波澜不惊,可是意识中波涛轻拍,时刻提醒自己‘不望报’的同时,却又提醒自己曾经做了些什么让你‘不望报’的好事,比不刻意还更刻意了。

你以为运气像储蓄?能存着来的吗?你以为捐款、帮助有需要的人、做义工是像和上天开了个赎罪的户口,累积你的慈善,再加上好运的利息,保护你那脆弱的的良心吗?

每个人有的是小小的玻璃杯一个,装的水有多少,能倒给别人有多少自己知道,倒了给别人就倒了,倒多了几次谁还记得许久之前杯子里水的温度?而别人倒水给你,你倒回给别人也别倒多了,搞得别人满溢了也不好,施了受了都放下好了,大家都干干净净没有压力。

所以我和朋友说:大家都要尽量对我好,我一定不会记得你曾对我好,我一定让大家放得下。

女人私房话之《无关回头不回头》

2008年7月29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无关回头不回头》

身边许多女性朋友都看《欲望都市》,也很多师奶看Desperate Housewives,大家一坐下来聊天说起这两个电视剧就单身的有说法,已婚的有争论,都觉得戏里把女性的心理描述的太贴切,那情节对白简直就是为自己量身定似的,个个都觉得自己就是戏中女主角。可我左看右看都觉得有点伤春悲秋,个个都是一副物资丰富之后就心灵空虚,拿自己个人感情很当一回事的主。就我庸俗一点吧,和双喜爸说让我有那么亮丽的房子住,有那么好的身材漂亮的衣服,豪华的车子,说实在好像没有什么好烦忧的了。

本身对这类电视剧不很爱好,但是双喜爸倒是不抗拒。曾经问过双喜爸干嘛看女人电视剧,他的理由是想更了解女人的心理。但是我想其实他是想了解女人心理之后,在和老婆争论的时候才能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比较喜欢这个解释,较之他说看女人电视剧是为了确保帮他姐姐买回来的DVD没有问题。

于是从双喜爸哪里听一些,妯娌哪里听一点,多多少少对剧情都有些了解。这不?刚刚双喜爸就在看《欲望都市》电影版,里面的第一女角终于要结婚了,当然如果真的就那么轻易的结婚了,就没戏了,多少得有点儿风波才是,这样才当得起戏中男女的风流洒脱。若真的结婚了,婚姻的近亲柴米油盐酱醋茶也一块儿搬进来,多煞风景?

我们俩面对面用着自己的笔记本,于是听到的就是女角准备结婚了,大家兴高采烈,女角还收到Vivienne Westwood的礼服。但是当我站起来准备上厕所的时候,绕到双喜爸身后看的却是男角在婚礼上临阵退缩,打电话给女角说抱歉。但是话说出口后才发觉自己干了什么蠢事,于是又调车回头半路见到伤心离开的女角被女角用花打了一身。上了厕所回来的时候,问双喜爸他们没有复合?双喜爸说没有。我说也是,女角在纽约市也算是社交名媛,结婚当天给未婚夫这样临阵退缩,是很难原谅。

但是双喜爸说:“何必那么执着?男角都半路回头了嘛……”我看着双喜爸摇摇头没有说话,他很没有底气的继续维护男角:“他还是爱她,要不然他不会打了电话又醒觉回头。”我依然没有说什么还只是摇摇头。他最终说:“你们女人就是这样……何必那么计较?”

所以男人和女人终究不是一国的,就算是他们看了连续剧会大笑,会懂,但是不会了解。已经无关回头不回头了。

女人私房话之《将就·讲究》

2008年7月22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将就·讲究》

某次给朋友回信,打字输入‘jiang jiu’,选择‘讲究’和‘将就’,一时间竟有点茫然,那一个词才是我要的?不过就是朋友来信说起某些人某些事让她不好过,我回她说反正和那些人萍水相逢也不需要太讲究关系如何,意即和她们打个哈哈侧侧膊就过去了,这是我想让朋友了解的。可是如果我输入“……和那些人萍水相逢也不需要太‘将就’关系如何……”的话,那情形就完全不一般了吧?整句话就被解读为“反正和她们都不熟,和她们客气干嘛?对着扛上才是话”。才发觉原来这俩字就这么天生平均分配,各占一片山头对着干的。

对生活的态度应该讲究,还是将就?讲究的话态度比然严谨,严谨自然也就更认真。如果生活态度将就的话,会很容易变成‘差不多先生’和‘差不多小姐’吧。但是如果对自己的修为讲究一些,对别人的素养将就一点,宽以待人严以律己,日子会不会过得写意很多?老是和身边每件不如意的事,或和每个异于己见的人过不去,这样很没有意思吧。在对别的人和事诸多挑剔之前,先码码自己的斤两。

似乎严肃了点,那把‘将就和讲究’放在柴米油盐上又是另一番天地。

最近老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通膨前讲究,通膨后将就”简单的意思就是——原本很讲究口感吃日本粳米和三文鱼,现在通膨啦将就点改吃本地籼米和甘榜鱼(都一样营养丰富)。通膨前用SKII用兰蔻,通膨后用玉兰,如果形势再坏下去用劳工牌好了(问题是劳工牌还有出产七十年代时用的块皂吗)。通膨前周末经常乱小资一把,蹲蹲‘咖啡豆’‘星星钱’,喝一杯四顿菜饭价钱的咖啡,通膨后周末留在家里泡一盒六块半,十包一盒的本地咖啡。……不过,还真别说,除了气氛以外,‘咖啡豆’和‘星星钱’的咖啡完全比不上本地的‘益昌’和‘新新’。

自身素养将就的话,苦了身边的人。柴米油盐上将就的话,委屈自己的肚子一米米,要如何平均分配将就和讲究这哥俩好,自己话事。

女人私房话之《殊途同归》

2008年7月15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殊途同归》

一回在购物中心买衣服的时候,售货员致力推荐一些名家的最新的设计,当然那价钱也是名家的最贵设计,可惜了我这个浏览名家设计的平民。售货员的提成应该是很不错吧,就是一味鼓励我试穿,可我是有那心没那胆,怕那名家设计的衣服穿上了就脱不下来。后来售货员出绝招:“这个设计是最新的,穿上了肯定让你看起来年轻很多,也代表你有眼光能追的上潮流。”啧啧,太有才了这个售货员。可惜我……我的钱袋子追不上那个潮流买不了那个账。

“……让你看起来年轻很多……”这句话很够力,尤其对‘年华老去’的三十五四十来说。似乎每个到了三十五四十的人,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都潜意识的开始寻找一些什么能让自己看起来比较年轻。

几年前和双喜爸血拼的时候,他买了几件有创意但愤青字眼的棉T,其中一件还有大麻叶的图案在上面。我看了有点无言,什么年纪了还搞‘叛逆’,谁知道他说年纪大了,穿着得年轻化一点,那么才不会觉得自己年华老去。还好他的样子不显老,否则就一‘愤中’(悲愤中年)的样子。

说着他的话还热着呢,有天自己买衣服的时候也往‘比较年轻’式样那方面去了,选的时候不觉得什么,可穿上之后发觉……还是穿回白棉T、一种从一岁可以穿到一百岁的衣服吧。

最近身边有位妈妈级人物玩Facebook,然后玩玩下开始和刚认识的网友见面约会,在我下巴半吊的时候她说她的老公也知道她去约会哦,而且还载她出门。言语中一片“我还年轻,我还会过日子,我还有市场”的青春火花,让我不觉有点心动,很想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市场’。可紧急刹车……这不是出轨的前兆吗?

原来每个有了些年纪,或是觉得自己不再年轻的男女,都有一个证明自己‘青春尚在’的方法,都要证明自己还玩得起。

那……最近自己老是在看漫画,看动漫又是想证明些什么?殊途同归。

女人私房话之《撑起来的》

2008年7月8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撑起来的》

某次出活动在会议厅接待处的桌上看见一盆花,黄色的非洲菊,每朵花的底部都有个透明的弧形塑胶碗托着,这通常是花店准备的装置,比如初开的玫瑰花都有片透明胶纸围着,菊花用纸包着,都是让花儿们在售出之前保持‘形状’,不至于等顾客上门等到花儿也谢了,撑着造型才能带起精神。

原本花店把花售出后,客户应该把那‘撑着’的花托或包装纸去掉,但有时是不知道,有时是特意,就把那托子留着,只要托子还在,花就不会谢,能托多久那花钱就越花得有价值。于是乎堂皇美观的会议大楼里的每张桌子上都有一盆穿了魔术胸罩(Wonder bra)的花儿,而且还是把胸罩穿在外头的花儿,一个不着意误把内衣当内裤,还以为是‘超人花’呢。

很多东西都得靠些什么来撑着、带起。女人的胸部靠魔术胸罩、平复的肚腩靠吸气,松弛的皮肤靠拉皮,黑眼圈靠遮瑕膏。婴儿的智力靠N个配方的奶粉,父母的面子靠孩子的成绩,毕业生的自信靠文凭和起薪。男人的自尊靠事业,名人的地位靠名车、别墅、勋爵和美女,政客的成功靠对手的丑闻。不卖座的片子靠奖项,明星红不起来的靠绯闻,记不得歌词的靠对嘴,武功不行的靠电脑特技,颁奖典礼靠巨星的出席,巨星的受欢迎度靠镁光灯闪烁数量。

如果所依靠的一旦失去,能靠自己撑下来的到底又有多少?胸部、肚腩和皮肤全线像苹果那样掉在地上?婴儿不能在两岁的时候认三百字?父母亲颜面全无?文凭持有者都从低收入群开始奋斗。男人没有了事业就像女人没有了容貌?名门之后和暴发户怎么定位?没有了对手的丑闻,政客会是扶不起的阿斗吗?不能卖座起码出名了,不论丑闻绯闻能让每个人都听闻就是新闻,记不得歌词是有个性,电脑特技是走出本土迈向国际,颁奖典礼不能光靠镁光灯的数量。

那……部落格靠什么撑着?靠留言、流量、爆私隐、掠狠话、耍贫嘴儿,靠自己觉得很可爱的孩子。

何谓老?

2008年7月1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何谓老?》

“过了二十一岁之后,日子就会飞逝得更快。”这不知是谁说的,只知道听的时候我已经步入而立之年。但是这话还像昨日才听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迈步进入不惑的门槛。

一直以来对‘中年’的认知是五十岁以上才被称为中年人,可是早些时候读报章一则车祸的新闻让我对‘中年’这个词有了新的认识。不知是笔误还是写的人觉得本该如此。那则新闻里的死者才三十八岁,已被称着中年人。或许写的人无意,但是读的人心惊,当时我时年三十八,‘中年人’这个字眼对我来说应该还有个十年八年的距离,所以忽然近在一尺的眼前,宁愿相信它是个笔误罢。

想来是不是人的平均年龄越来越短,所以本来一生人一百岁,一半就算中年,但是现在平均年龄缩短了,活到八十岁算是一生了,那么四十岁也就算是中年。

事实上很多人都普遍认为四十已经是中年,可是身在其中的自己一点也没有中年的自觉,原因工作太忙,忙得没有时间停下来想“我老了吗?”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工作一样的做,只有偶尔在搬搬抬抬之后觉得腰酸背痛,“老”这个字才会蹒跚而来,但是也不过一瞬间雁渡寒潭不留影。想想自己的父母尚健在,‘老’这字似乎我还没有说的资格呐。

老,不可怕。可怕的是怕老,越是怕老就老得越快,有的人忙着抽眼袋、拉脸皮;24K金的、钻石的、微波等等的护理最终还是敌不过岁月。为了怕自己看着显老,忙得把青春衣着往身上搬,结果在衣物化妆相映之下,岁月的痕迹更加显著了。

那现在的自己算是中年人了。‘中年’曾经是很遥远,好像是用来形容某个邻居,或者父辈的某个朋友才用的字眼,可现在一瞬间自己也‘人到中年’了啊。

纸上话痨

2008年6月24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纸上话痨》

我人的话挺多的,不只是在面对面说话的时候,书写的时候话更多,但是往往写的时候觉得不够说得快,说的时候又觉得不够书写来得有趣。曾经在写部落格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嫌手不够快,还想podcast,结果还是因为自己咬字不清而放弃。双喜爸的说法是心到手到口到,说得兴起的时候还手舞足蹈。

可是比较说和写,我还是喜欢写,毕竟写的时候还有思考的时间,说的话冲口而出就是那一霎那的快意,外带可能的后遗症——说错话。书写还可以有时间拾缀一番,好话通通摆出来,坏话弄个好包装也可以上台面。久而久之遇见一些不可理喻的事想发表意见的时候,有种“费时讲咁多”的感觉,深呼吸收着回家在部落格上写下来,但是时间久了之后,连在部落格上说也觉得很“费时”,折折叠叠一番放进时光回收站随它湮灭云散。

渐渐的,真的遇见些什么让人受不了的事,就那么过滤来过滤去消停消停了一些时候,也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再发展到后来工作之后,时间宝贵,有时间都用来睡觉,写部落格的时候也只能要求精简,好事都来不及说了,坏事更要靠边站,不知道的还以为博主有多大的能耐,能那么看得开,说穿了也因为懒不想浪费时间罢了。如果真的要说写部落格有什么好处的话,我想这就是其中一项效益吧。

这种性格是会遗传的,所以小朋友们都有这样的问题——话痨。爱说话的孩子比比皆是,托电视电脑的鸿福,每个小孩都有说不完的故事。没见过一个班里的孩子见面时的话题?拉拉杂杂的小从一颗糖,大至电影银幕,都可以从见面说到分开。说个不停就算了,字写不全都可以洋洋洒洒的乱写一番,真的写不出还可以用画来代替。只要可以把意思传达,手语也是可行的。所以不怕她们没话说,只怕她们不肯说。当抱怨小朋友们的话太多时,身边的人不免瞄瞄说:“吸尘机不给自己吸尘啊。”

有话还是留待纸上说吧。

孩子话题

2008年6月17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孩子话题》

还没有孩子的时候很烦遇见老是说自己孩子的妈妈,我的孩子什么什么,我的女儿怎样怎样。当时和自己说以后有了孩子一定一定不要好像这些妈妈一样,话题总是围绕着孩子打转。

后来自己也有孩子了,才了解为什么妈妈们的话题老是围着孩子打转——那满腔满怀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的爱和热情在心里叫嚣着澎湃着急于需要一个出口处来喷发,于是只要身边有人稍微激活了那个开关,不得了了,不得了了,孩子的话题就像泛滥的江河缺了堤,重工业级的抽水机都莫奈她何。

怪自己的记性太好吧,老是记得自己以前怎么‘诋毁’妈妈们,结果有了孩子后,那种挣扎实在是太不人道了。就说对方是单身的吧,不一定想听孩子经,所以很自制的不让孩子的话题从口中溜出来。至于如果对方也是妈妈中人的话,那就要看情形了,这是很有点西部牛仔决斗的形式哒,得看谁出手(出口)得比较快,一秒钟里决胜负,赢了的一方就可以滔滔不绝的把孩子的点点滴滴像瀑布一样把对方淋个痛快。至于输了的一方……对不起,回家多练练兵,下回请早。

妈妈们在争取发挥孩子话题的阶级斗争中,没有同志哒。

因为自己练兵不力,处下风忒久,结果一次偶然发现了部落格这个东西,于是结束了长期抗战。部落格这个东西对崇拜自己孩子的父母们,简直是个救赎的管道,大可在网上直说我的孩子怎么的可爱,怎么的聪明,都没有人会有异议,不但没有异议,而且还分分钟有留言认同。

从此父母们把满腔澎湃的热情挥洒在那一个虚拟的格子里,口水花不再乱飞,天下太平啦。

适者生存

2008年6月10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适者生存》

自从年头搬了张比较大的办公桌后,桌面上的东西也越来越多。反正心态就是桌子大,随便什么都往上摆,什么东西都看着很有用途都留着,文具也一样一样添着来,文件无论新旧也搁着,虽然一些用具都往高空发展(吊在墙上),但桌面似乎依然永远不够用。

六月伊始,部门里有新成员加入,原有的办公桌不够分配,于是就将我和同事两人并排的六尺办公桌换了个小一点的四尺四人办公桌。新的办公桌如果没有那隔板的话,四人坐下大概就可以搓麻将了。

上司有点担心我们会为了桌子小了不方便工作,但是反而我挺喜欢现在这个新的小小的办公桌,毕竟桌子小了,可用面约束之下,就更容易处理经常像乱葬岗一样的空间了。以前常听我妈说:“多只香炉多只鬼。”意思是多样东西多个麻烦,现在变成“少只香炉少只鬼”。在现在的办公桌上,每寸空间使用之前都斟酌一番,地方小了,反而收拾得更勤,该处理的及早理清,该丢的别留下,有贪的心没存的位,一切忽然间都干手净脚,无比利落。

同时间刚刚习惯了四尺办公桌,忽然一个消息——汽油涨价四十巴仙!脑海里飞快的转了一圈,米价刚起,其他的日常用品(师奶能想到的最先就是日常用品)也会霎时间身价倍涨,下午的那碟菜饭,早先起的那三四毛钱也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没入茫茫汪洋中,看来下次帮衬的时候寻常的四块钱菜饭起价至五块也不用惊吓到满地找下巴了。

刚刚领的薪水再加上刚刚的汽油起价,怎么看怎么都像自己刚刚换的那张办公桌——资源有限。一个小小的市井小民无才可去补苍天,面对通膨除了能在部落格里哀怨以外,小小的薪水袋(本来是挺大的)无力回天之下,也只能像“少只香炉少只鬼”——消费全面缩小。

早晨的鸡蛋煎饼改成纯煎饼,红茶免糖。午餐菜饭原本的三菜式改成两菜式,汤免费的多喝点,饮料就免了,回办公室多喝水。晚餐喝粥,早睡豁了宵夜,可以步行就别搭车,可以搭车就别驾车,没事少出门溜达,别蹲“咖啡豆”耍风流;反正用的是华硕又不是苹果机,还有记得到政府医院等个几小时的生命做结扎手术,除了避免再生个化骨龙帮助消费以外,也省下买避孕套的钱。忽然间好像很健康。

就酱,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薪水是死的消费是活的,山不来就我我去就山,薪水不来就我我就……自救——适者生存呐。

原来幸福很简单

2008年6月3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原来幸福很简单》

有次出差的时候恰巧司机是一位饕餮,还没出发的时候就说好要带我们到哪里找好吃的。果然,工作完毕在回程上就兜了去一个不知名的小村‘找吃’。
饱餐后我们很心满意足的乱侃乱笑,我笑到流泪之余拍拍肚子很舒服的说:“感觉真幸福。”
一同事笑:“酱你就觉得幸福?你也太容易伺候了。”
当时觉得幸福不是没有原因,地点由他人决定,安安稳稳的被载到目的地,晚餐很好,不用我费心想要吃什么,有人给想得妥贴周到,比起平时当一个‘主食人’,决定用餐地点,找地方,订餐都是我,顺得哥情失嫂意的麻烦还真的烦人。
很享受朋友带着吃好的,所以当天坐好好等吃的感觉非常棒。所以就因为这样,感觉幸福——被伺候的幸福。小女人要的就是那一点点被关怀的虚荣。
每天清晨早早到公司,等候同事一起吃早餐,不算可口的早餐有朋友为伴也是个让人觉得快乐的时刻。
感动和幸福很简单,同事嗤之以鼻;如果有这么简单,那就天下太平了。可是我常常都觉得自己很幸福了,偶尔小朋友们一个窝心的卡片、几行字、一幅画。或者等待公车时与其像许多人那样睡觉,或漫无目的的望着车窗外,我可以用手机听歌,用手机读小说。又或者不用自己驾车乘坐轻快铁,从轻快铁车厢里望着高架铁轨下车头帖车尾,自己轻松直达目的地的时候。要不然双喜爸忽然说把孩子交给家人照顾,我们两人出去吃个饭,蹲蹲星巴克,这些都会觉得自己很幸福。
有的人觉得需要努力的工作,有钱买房子、车子、生孩子,然后孩子努力读书带回来许多的奖牌子,我相信那也是幸福和快乐的一种。快乐是用小小的幸福堆积起来,在努力耕耘的同时用感恩的态度为每一个时光欢呼。
其实现在谁不觉得自己是幸福的?比起四川地震的劫后余生,我们不幸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