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问话

怀孕的时候偶遇朋友,她一见我的肚子就问:“你怀孕了?几时的事?”

我的答案:“是怀孕了,XX星期前的事。”

刚才双喜爸的上司,一个英伦绅士,也是酱问:“Congratulation, since when it happen?”

照样回答:“Thank you, it happen 9 months ago.”

当然,他们这么问的意思都是你怀孕多久了,几时生的。

也有人酱紫问:“怀孕了?做么会酱的?”

这个……我怎么答的好?

哦~~嘢~~我们回家了

出院的日子比我预想的还要快,毕竟上回住了整整一个星期多。

回家第一件事,开笔记。

但是有太多东西要写,结果我去睡觉了。

在家果然不同凡响,睡觉不会被干扰。

谢谢大家的祝福、鼓励和一切一切。

到目前为止我和宝宝都很好,这次可以早点出院也是因为愉宝宝没有黄疸,不用照紫外线,而我的伤口也OK所以可以提早。

嗯~愉宝宝现在的样子还是和那天贴上来的一样,表情很多,但是……哎呀,就是初生宝宝应该有的表情啰,所以我有点见惯不怪,没有打算再帖上来,除非真有很特别的啰。

愉宝宝到目前为止都挺好,睡好,吃好,反应好。嗄,有人说这些事别说出来,是禁忌,说了会破了禁忌。可是我百无禁忌,希望说他好,说了更好不是?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奶水来了没有,但是每次喂愉宝宝,他都吃的很香,吃了就睡,睡醒了会扭一扭计,张大口哭喊,但是再喂他又不要吃,原来要听歌。

给他唱“Once upon a dream”,唱“红梅赞”,唱“我的祖国”唱着唱着他就一副很大老板的样子眯眯眼又睡去了。

然后下一躺醒来才是要在喝奶的时候。

好了,写到这里,他醒了,要准备唱歌了。

来,摸摸我的肚子

有的孕妇不喜欢有人摸她们的肚子,原因很多,我不是很清楚。

但是,我喜欢让人摸摸我的肚子。

不管是什么身份,男的也好,女的也好,小孩,老人,只要手不脏,不会把我的衣服摸脏了,都不介意。

在办公室有些同事见到我喜欢摸摸我的肚子,有的想伸出手的时候忽然想起可能我会不喜欢,然后缩手。

通常我会鼓励她们(对,男生不会酱随便):摸吧,不要紧。

当有双手放我我肚子上摩挲的时候,我觉得宝宝受到关爱和祝福,感觉很幸福。

刚才中午的时候Woody和美凤带阿练一家三口来拜访。

客厅有点闷热,但是阿练把手放在我的肚子上时,那个感觉非常舒服。

真的,我甚至有点想睡的感觉。

宝宝也很舒服,因为我们在那里说了整个小时的话,他愣是静静的睡觉,直到后来说起年龄,想起Woody步入四十大关狂笑不已,宝宝才醒来。

昨晚我做了个梦,梦见到医院检查。

医生说我一切都没问题,血糖、血压、心跳等等都很正常,但是……但是我的呼吸不对劲,然后医生指指仪器上的显示,说:你看,正常的呼吸应该是这个数,但是你的呼吸高过这个数,这不好,会影响……等等(不记得了)。

然后刚才阿练和我说她用灵气和宝宝沟通的时候发觉我的呼吸太短促。

我没有和阿练说起我的梦,直到她说起我的呼吸。

觉得很神奇,就像星期五那天阿练说给我发灵气之后,宝宝的手在肚子里抓了整个下午和和晚上一样。

阿练有双很神奇的手,放在我的肚子上很舒服。

我是有钱人

我告诉你,我是有钱人,我老公姓钱,我俩女儿姓钱,现在肚子里那个我倒是想让他姓汤,可姓钱的不答应。

不过这些“钱”就是字面上的意思而已,不是纸面的,所以这些“钱”付给医院,医院是不收的。

所以当昨天在诊所听见要剖腹生产,而且将“咔啨”掉双喜爸七千块大元的时候,我的眼睛没有天后宫的灯笼那么大,也有我家楼下的灯笼那么圆了。

当时看看坐在我后面斜45度角的双喜爸,他的眼睛没有楼下的灯笼圆,但是有天后宫的灯笼大。

我口语问他:How?他耸耸肩。

耸耸肩什么意思啊?耸耸肩肩膀上能耸出字眼来吗?

算了,耸肩耸到脱臼宝宝还是要出来的。

于是填表签名blahblahblah弄好一些手续,付诊金去吃饭回家。

其实当时让我眼睛瞪得老大主要的不是七千大元,是我必须再次剖腹生产。

剖腹生产是一个我想忘掉,但是最终不能成功磨灭的阴影

出了诊所双喜爸看我阴着的脸,紧一紧我的手说别担心那个账单,他可以负担的,然后开始算账。

唓~谁担心他儿子的账单,我说我是担心我的肚子。

所以,付钱的那个心疼那个数目,被剖腹的那个担心安危。想不到一块儿。

父母亲来电话建议转医院吧,反正都是要剖腹生产,去马大医院总比去私人医院好,免得又肉痛又心痛。

经过了一夜的考虑,在凌晨四点醒来,辗转难眠。

宝宝的手从昨天下午开始就一直在肚子哪儿抓抓,小小的手,凸出在肚皮上,但就是不转,同样的地方,一直动来动去。

清晨的时候他的小小手又再抓抓。我还是不知道要不要换医院。

我是个很会花钱的人,可是有些钱我是不舍得花的,尤其当我知道只要厚着脸皮,放下面子,麻烦一点多打几个电话,就可以了。

我再想,七千多块……那对我们小康之家来说是很多很多钱,可以做很多事。

还有从诊所出来的时候,隔壁就是Proton的展示厅,前面就停着我们想在宝宝出世之后换的Exora。当时我们心里都想着一样的事:换车,无望。

当然也有朋友和我说钱不重要,最重要的是宝宝的安危。

这个我们当然清楚,但是如果我已经身在医院的话,how worst can everything be?

都是开刀,为什么不回去马大医院?

想想,剖腹生双喜的时候,在马大医院用了千三,现在生一个竟然要花我们七千,怎么算怎么别扭。

再说爸也说得对,当初打算在私人医院生也是因为双喜爸希望可以进产房陪我,而现在剖腹生产,除了医务人员家属不得入场,那倒不如回去政府医院?(咁又喺嘅)

终于等到了八点多,私人医院来电话,和我确定日期和时间,然后她说入院的时候请准备四千五的押金。

我听了,那一刻,决定了。清晨的精神最能表现出真实的心情。

当下推醒双喜爸:喂,医院打来,星期二准备四千五押金。

他立马醒了:哇!

嘿嘿嘿……他清晨的反应也很真诚。

然后我决定了。

打电话给马大医院,和那里的产房确定了转换医院的可能性和手续之后,才又打电话给诊所,和医生说明情况,医生说让双喜爸过去拿信就可以了。

然后tadadada……星期一去马大医院报到。报到罢了,还得检查,当然马大产房也友情提醒了,如果这两天有些什么动静也可以立刻就到产房报到。

所以现在眼睛可以歇歇,不用瞪到像灯笼那么大了。

不过就是……产期好像会推迟了。

很搞哦?还好我不是明星,要不然人家以为我在炒作。

给宝宝的信(37½周产检)

亲爱的儿子,

为娘的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烦恼。为了那该打的所谓‘主见’,你决定高唱“I’m going my way”,Which is side way。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决定横着来,你娘我得给医生在肚子上横着切一刀然后你才可以面世。

做么你好像不像要像你其中一个姐姐那样?

为娘的很高兴你是个有主见的宝宝,不打算和一般宝宝那样时间到了头就转下来。

但是为爹娘的也很烦恼,因为你娘很怕开刀。为爹的因为娘要开刀而荷包要大出血。

你说这几千块钱的账是不是要替你记着,算你个0.005%一年,直到你打工赚钱为止?

算了,既然医生都在妈咪肚子使了乾坤大挪移的掌法你还是坚持,我也没法了不是?

好吧,算你够牛,属牛的金牛座,为娘的彻底无言ing。

See you on 四月二十八号吧,看你脑袋是不是好像你爹和你大姐那样有角的。

娘亲上

头发还不剪?

每个看见我的头发,再看看我的肚子都问:头发还不剪?

不剪。

这是我的答案。

留着来、存起来、蓄起来、等生了宝宝之后掉的。

另外,这样铁线般的头发唯有蓄起来,长长的,团成髻才容易处理。

剪短了就全部起立、行礼、不坐下了。

还有,留起来,长长的,等半夜起来尿尿的时候好吓人。

吓自己?那是以前,现在自己被自己的长发吓得麻木了。

留起来吓小朋友们,让她们对‘鬼’免疫。

不过现在她们还不知道凡是做鬼都要留长发的。

双喜爸也被吓麻木了。

留待进院的时候,清晨六点吓护士和同房。

到目前为止,铁线头已经簪断了七支塑胶和木制的发簪了。

这是铁的,再断,不用簪了。

当爱血拼的人没力拼的时候

当爱血拼的人没力拼的时候,就在网上拼。

其实也不是因为现在没力出门血拼才网购,几年前已经有网上橱窗浏览的习惯,也和美国的手工珠子网站买过货。

所以现在挺习惯的,每天早上除了读Google Reader里的更新和邮件以外,没有工作的话就是读网络小说和网上橱窗血拼(这可真的是Windows Shopping了)。

早些时候利用独立购的服务买了几本书,后来他们加了项代购代运中国产品的服务,可以代购卓越亚马逊和淘宝网上的货品,就顺便逛逛。

就这么逛一逛,结果逛了三件哺乳服和一件外套,今天货送到了,手工质料一切都无误。

这款先是选了蓝白,但是没货了,选了红白。CNY39(+快递CNY24),RM42。

这款选了青灰。CNY38,RM25.30。

这款选了桃红。CNY38,RM25.30。

这件嘛……嘿嘿,看着好看,价钱便宜又是全棉的,没有什么需要的情形底下也买了。女人嘛,不顺手买一点不等用的的东西觉得自己不够女人味。CNY138,RM92。

全部加邮费RM20,到了这里再加Skynet快递RM12。全部RM216.60。

这里找哺乳服已经不容易,二来兑换汇率和加了邮费,还是比这里便宜,觉得挺值得的。

Mother Care 和 Modern Mom都有卖哺乳服,可是那个价钱要命,一件单衣都卖八十多到百多,我买不下手。

嗯咕咕网站上也有妈妈们在卖哺乳服,价钱也挺相宜,下次或许可以试试在那里淘淘。

如果独立购可以代购包装食品的话……我还要买奶酪干、奶豆、牛肉干……可能的话……全聚德烤鸭啊~~~

对一个爱血拼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可以真正阻止她们的,就算没有钱,没有力,还是可以网上橱窗血拼哒~~~

今早的决定

今早下床的时候决定……把产假提前,今天开始。

大腿根部和耻骨已经陆陆续续在站起来的时候痛了几天,但是这两天越见激烈。

早上下床的时候连坐着都觉得痛,想想还是别自虐了。

况且手上也没有什么案子了,有一个还没定案的都存了在设计部的共享硬碟,龙哥随时可以接手。

我最近开始围着自己打转了,好像很久不曾这样,自从有了小朋友们之后。

嗄~~~酱今天要做什么呢?

唔~~什么都是假的,先去尝尝昨晚炖下的包菜牛肉番茄汤才是重要滴,配蒜蓉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