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画

上个星期在Citta Mall …

20110829-111555.jpg
小朋友陪我一起看档口
连带了画具来画画儿

20110829-111631.jpg
间中玩我的串珠工具
做些小小的饰物
手工不好却似模似样

20110829-111645.jpg

20110829-111651.jpg
后来还是画画儿

20110829-111703.jpg
画了之后和我说她们的画要卖
我说好啊有人买就卖了吧
于是就把她们的画儿放在健一招生的桌上
和其他小朋友们的画儿一齐放

当然,我不是认真的
开玩笑,哈哈

不过做戏是妈妈必修的一门功夫
所以样子还是要做做的

小朋友们到处走走玩玩
过会儿又回来问我有没有人问起她们卖的画

后来终于有个机会
当时双双在桌前
一位伯伯走过翻看放在桌上的画儿
双双立刻和伯伯介绍:
这些画是我们画的
如果你喜欢可以买回家去
一张两块钱而已
……
……
……
……

然后伯伯笑笑走了

我心想:
TMD…两块钱也不给脸

值得

几个星期前小朋友们参加珠心算比赛
还以为是本地而已
到了现场才知道……国际的咧
Anyway……比赛过后等待成绩揭晓的时候
因为主办当局出了点小状况
于是我们就和大伙儿一起等啊等啊等啊等啊……

还是我有先见之明
爱疯火以外还带了电子书还有Besta电子辞典
啧啧啧……我太有预见了

现场大部份是小朋友
大家都闷坏了
大部份都掏出手机玩游戏

不过我没有预见双双用Besta来“沟仔”
OK啦OK啦,不是“沟仔”是交朋友

小朋友们都觉得双双手上的Besta电子辞典很有趣

双双干脆把电子辞典掉个方向和小朋友们共享
大家都很不好意思交谈
后来我注意听一听
哈!前面这几个马来小男生的华语说得比双双好
哈哈哈……难怪她都不愿开口了

小男生问双双:“这是哪里买的?”
双双不大好意思的说:“妈妈买的。”
喜喜接着说:“MidValley有的买。”
我问喜喜:“你又知道?”
喜喜说:“我在Burger King对面看到。”
哦……

双双点开辞典给小朋友们看功能
我想抓拍
结果小朋友们对镜头很敏感
见到我抓拍之后个个开始摆姿势……

Anyway……我拍别人
双喜爸拍我们
个个一机在手各有各精彩了

说说后续
后来我们没有留下来等成绩
晚点的时候老师来电话说双双得奖了–幼儿组亚军
喜喜没有得奖
她听了姐姐得奖她没有当场在餐厅哭了起来
我们哄了整个晚上才摆平了她
过了两个星期她就没人事了

最近我的工作忙得不得了
好几个晚上都加班
昨天在公司加班做得头顶冒烟火红火绿的时候
双喜爸依猫来
附上这张照片

我眼泪立刻就下来……
想起双双看着数学题不用像两个月前那样用手指脚趾就心算到结果
看见双双不介意和妹妹分享
喜喜抛开烦恼心无芥蒂的和双双一起捧杯拍照
我觉得工作怎样再辛苦都值得
都值得……

女孩没有男孩有

两个星期前我在替鱼宝宝冲凉
喜喜在门外问我可不可以观摩
她可以学习以后可以帮我的忙
我说好啊你就站旁边看

忽然她很吃惊的说:
“妈咪!做么弟弟酱的?”
“怎样的?”
“做么弟弟的pod-pod多了一些extra东西的?”(妈妈:好一个extra的东西)

……

噢~~然后我才想起我们从来没有教过她们这些
OK,看来学校也没有教

然后我说:
“是啰,弟弟是男孩子嘛,男孩子的pod-pod和女孩子的不一样。”
“为什么会不一样?”(妈妈:我还没准备好的嚄,真的要我答吗?)
“一样的话就分不清楚谁是男孩子谁是女孩子了。”
“But样子看得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不是咩?”(呃……怎么掰?)

呃……

“呃……那是因为嗬,男孩子的pod-pod会生产(喜喜:什么是生产?)就是produce啦,生产一样东西会让他们看起来像男孩子,如果他们的pod-pod和女孩子一样的话,就生产不出那样东西,酱他们就看不出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啰。所以有分别啰。”(妈咪:妈咪自己都不很清楚自己说什么)
“Produce什么东西?”(妈咪:你要酱追根究底吗?)
“呃……那东西叫着testosterone。”
“做么男孩子才会有女孩子不会有?”(妈咪:heng……还好没有问我什么是testosterone)
“呃……生下来就是酱的啰。”(妈咪为自己的敷衍唾弃自己一番)
“酱会不会有些男孩子生下来pod-pod没有extra?”(妈咪:有没有?哎呀,在冲凉房怎样谷歌一下涅?)
“呃……好像有的,不清楚嚄。不如你回去问黄老师。”(妈咪:黄老师,对不起啊,我真的不知道要怎样答啊)
“妈咪,你知道吗?黄老师要退休了。”(妈咪:哦嘢!转话题了!)
“知道啊,daddy和妈咪讲了。”
“我很喜欢黄老师……”
(哦嘢!话题转了)
“Emm……妈咪,刚才你讲的那个produce出来的是什么了哇?”(妈咪:该来的还是跑不掉的)
“(心里叹一声)testosterone……做么?”
“没有什么,刚才听不清楚。”(妈咪:听清楚你又待如何?)

替鱼宝宝抹干身体的时候喜喜忽然间说:
“噢!我知道为什么boy的pod-pod有extra了!”(妈咪对她的答案很好奇)
“做么?”
“如果男孩子没有extra的话酱他们就不可以站着嘘嘘了。”(妈咪:啊?!)
“酱他们可以蹲着嘘嘘嘛,好像女孩子酱。”
“不可以,男孩子的厕所都是给他们站着嘘嘘的,蹲的是给他们诶诶的。”(妈咪:噢~~)
“噢~~”(什么逻辑?)
“Then,last time how you decided you want both of us also girls, but not boy 咧?(妈咪:嗄?)”
“嗯……this one,是酱的,就是那个cell哦,你daddy的cell有两个东西,一个是X一个是Y,妈咪的cell也有两个东西,一个是X;另外一个也是X(我们是鲁迅的子弟),然后当我们要有baby的时候,daddy的cell就给一个东西,妈咪的cell就给一个东西,如果daddy给的是Y,妈咪给的是X,酱加起来是XY,Baby就是男孩子啰,如果daddy给的是X,酱妈咪给哪个都好都是X,酱就会是girl啰。”(妈咪:很累……)
“酱daddy怎样给那个X or Y给妈咪咧?”(妈咪:干嘛老是自己掘坑自己跳?)
“这个,只要daddy和妈咪结了婚daddy就可以给妈咪了,不过怎样给,这个等你以后结婚了你就知道了。”(妈咪:好像真的很敷衍,可是我真的不会讲了,都没有给人家准备的)
“哦……you sure next time when I get married I will know?”
“Yes, I am very sure!”
“OK then.”

然后过了一个星期
喜喜在看我帮弟弟冲凉的时候双双也来凑热闹
双双也是:“咦?做么弟弟的pod-pod酱紫的?”(妈咪:唉~~生双胞胎啦,生双胞胎啦,你们看你们看,double work)
喜喜比我快的说:“我知道我知道,I can tell you, that day mommy already told me.”
然后两个就回房间说故事去了
OKOK,这是其中一个生双胞胎的好处

我不觉得我给小朋友的答案是最好的
可是如果你是有心要教育好孩子的话
有心真要小孩子认真对待一件事的话
就算不是神职人员
就算没有宗教信仰
也都会知道不能够和小朋友们说
还没有结婚就互相交换X和Y的是狗男女或奸夫淫妇
你只能告诉他们那是很错的事
很不对的事
可是你不应该教小朋友们使用这么歹毒的字眼

她们的愿望

有的孩子希望长大成为科学家
宇航员
老师
商人
律师
演员
歌唱家
画家
……

我们家孩子的愿望……
你们永远都猜不着……

大家可劲儿的猜吧……
要不我在下一篇揭晓的更文里放个“Paypal”的图标
猜不着的点击一下罚款一毛钱

你们真的真的猜不到的……

三人行必有Hiccup

“Mommy!你看!弟弟拿了我的铅笔!”
“Mommy!你看!弟弟拿了我的书!”
“Mommy!你看!弟弟关了TV!我要过那个stage了!”
“Mommy!你看!弟弟拿了我的眼镜!”
“Mommy!你看!……”
……

看什么看?
每天都一样的戏码有什么好看?

很多时候鱼宝宝很想进姐姐的房间玩儿
可是姐姐要做家课不让进
于是鱼宝宝守着
待姐姐一开门出来问功课他就伺机窜进去
如果来不及就继续守着
姐姐问了功课总得进房间
那个时候再大举进犯

很多时候姐姐们举白旗把他让了进去
没多久……
双双从房里跑出来:
“Mommy,把弟弟拿出去好不好?”
妈妈:“……”
双双:“弟弟disturb我做功课,把他拿出去。”
喜喜:“……弟弟不是东西,不能够拿出去。要说带他出去。”

很好,……弟弟不是东西……again

有时候……温馨的画面也会有小小的hiccup

你不疼我姐姐疼

昨晚鱼宝宝发脾气
把手上应该还给姐姐的玩具往妈妈身上摔
妈妈轻轻打了他的手一下
他双手抱胸“哼”了一声
然后给妈妈一个╯^╰的表情
妈妈嘿了一声还没有提高声音他就哭了起来
很冤枉很冤枉妈妈不爱我妈妈打我妈妈骂我……
妈妈心软:好啦好啦不要哭,妈妈抱抱
把他揽在怀里他竟然挣开
然后奔去房间找姐姐
在床上看电视的姐姐赶快跑下来
鱼宝宝扑在姐姐的怀里呜呜呜痛陈妈妈的“罪行”
姐姐只好撒洋撒洋撒洋又撒洋
(其实他是要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