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记点滴

喜喜被倒下的热面汤浇到双腿,大腿根和内侧都红了,水泡也一个个一小片一小片的冒出来。带她去诊所给医生看看,医生开了药给她搽,吩咐明天再去见他。

医生嘱咐搽了药别盖住伤处,回家给她车一条纱笼。休课两天,下个星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了。

当着她妈面前发生,把她妈吓得魂飞魄散。


昨天喜喜烫到腿之后的一个小时,鱼鱼放学回家来说他不见了小书包。

他除了一个背着的书包,还有一个另外车给他放课本的小书包。昨天上课外活动之后离开课室忘了,回头上去找的时候已经不在原位。

今天早上吩咐他去办公室向级任老师说明情况,希望有同学看见他落下的小书包给送去办公室。小书包的内侧缝着他的名字,书上也写着他的名字和班级,没有意外应该会有人归还给他。

他爸说我应该随着他去学校处理,可是我觉得应该让他自己去处理,毕竟是他自己的东西,他需要学会自己负责。


最近有一天双双和我说:妈,我知道我的前生是什么?(是什么?)我的前生是一条龙(哇唔!)是啊,我曾经在静坐的时候感觉到我的尾巴在动~(Whoa!你有静坐?)呃~也不是怎样静坐啦,就是晚上睡觉闭上眼静下来又还没睡的时候~(那是静心时刻)

难怪你做事总是笨手笨脚,说话你又总是听不明白,对身边很多事情都格格不入,原来前世是龙,未曾涉足人世。

魚魚說

魚魚說:
“如果你回家的時候,不知道要轉左邊還是轉右邊的話,你就直直走,一直走,然後你就回到家了。”
“(漫不經心地聽著答應著)嗯,嗯,是哦,厲害。(不知所謂)”
“你知道為什麼嗎?(很認真地)”
“為什麼?(好奇)”
“(特認真)因為地球是圓的,(用手指憑空畫個圈)從這裡直直走一個圓圈就回到家了。知道嗎?”
“(受教)知道了。”

怎樣吃冰條不惹螞蟻?

用利賓納做了冰條給魚魚,用個碗盛著給他,讓他在客廳坐在地上吃,“別坐沙發上,利賓納沾上沙發惹螞蟻。”
魚魚拿著碗出去了,我繼續在廚房里忙。
一會兒出去客廳,看見魚魚……趴在地上吃冰條……
問他幹嘛趴著吃?
他說:“趴著吃,利賓納不會滴在衣服上,醬我不會惹螞蟻囉。”
……
……
嗯,你對,你對完。

在沖涼房洗衣服,魚魚進來說話,重要事說完就東拉西扯有的沒的。我要倒水了免得濺到他就說:「欸,你出去吧。」

這人兒歪著腦袋看著我說:「出去喔,OK,那我拿鎖匙開門下樓出去囉~」

我斜嚒著眼看他:「喲~厲害說話了呢~」

他哈哈笑走了出沖涼房。

鱼鱼认字

鱼鱼认字 photo IMG_6398.jpg

在幼儿园念幼二的鱼鱼在学习上平稳的发展,我们没有特别的督促他的功课,也没有特别让他“死背”一些生词,幼儿园倒是很紧张,深怕他们赶不上小学一年级的脚步,一个星期总有听写什么的,而且生词越来越多。但在我们没有特特的督促下,一些简单的生字他都认得,认得归认得,能不能写出来另外一回事。
昨天在比较有闲情的心情下让他温习今天的听写,鱼鱼比较喜欢轻松、有故事性的引导,于是让他认字也得灵活有趣味。
一些生字他已经会了,那么引导起来也容易多了。
比如鲸鱼的“鲸”里那个“京”字,就是个大头小人儿戴了顶帽子。
珊瑚两字对他来说挺陌生,就先让他记住珊瑚俩字的玉字边:先写个“三”,珊瑚,san(三),然后加一竖,旁边这个“册”,有没有像木栏杆?喜羊羊在栏杆里别给灰太狼给抓走了,两片木板加一横就是“册”了。看看这个瑚字,也是三加一竖,然后这个“古”像不像玩Plants vs Zombies里面那个坟墓?一个四方的墓碑上面一个十字架,然后graveyard有什么?晚上有月亮是吗?月亮弯弯就在墓碑旁边,这就是“瑚”了。
海洋的“洋”鱼鱼不记得,就告诉他说羊掉水里了!“扑通!”也就记得了。

魚魚的手工

魚魚除了喜歡玩樂高和iPad,也喜歡做手工。常常在YouTube看了一些視頻就想辦法著手做,有時做不來就向我求救。他在外婆家偶爾外婆興致來,會用手邊上一些紙盒什麼的做間房子給他玩,久而久之耳濡目染,自己也會動手做了。
星期天在美術中心參加Art jam,葉老師給了點軟陶泥魚魚玩,他做了幾件小東西要帶回家。我讓阿特給他摺兩個盒子,一個當厎,一個當蓋。誰知道魚魚看看第二個紙盒,想做點什麼,就問葉老師要來了一張白紙和剪刀。然後開始剪貼,過後好了上顏色,才發現原來他做了個火災的場景,相當好玩有趣。
我媽給魚魚做的盒子屋
 photo IMG_6371.jpg

魚魚做的火災現場
 photo IMG_6373.jpg

孩子啊孩子………………

早些天做夢,夢見魚魚說牙疼,張嘴看,恒齒都冒頭了,哧溜一圈的在乳齒裡面哪兒。我心裡一緊張,就把他的下門牙兩隻徒手拔了出來,第二天醒來我想這夢啥意思?是暗示他健康嗎?要生病嗎?
然後下午阿爸就打電話回來說魚魚看起來不舒服,似乎是發病了。誒~~怎麼就不給我夢幾個真字什麼的呢?(扼腕)

今早和阿爸阿媽帶著魚魚去喝早茶,魚魚嚼著麵包,然後和我說:媽~我好像有一隻尖尖的牙齒咧~。對魚魚的牙齒,我一直覺得很抱歉,在他長牙的時候恰好是我抑鬱症最嚴重的時候,晚上放工接他回家的路上,他都在我懷裡睡著了,到家之後也不敢驚動他,讓他繼續睡,那我就可以休息,也沒用心的照顧他的口腔衛生。等到我發覺的時候,他的牙齒都開始蛀了。

之前做的那個夢也是有我愧疚的成份在內,也有一切都會變好的盼望,至於會覺得他可能要生病,是一種母親的本能吧,去年也是大約這個時候他生病。而孩子呢,發覺他們總在生病之後忽然有成長了許多。我常比喻孩子生病就像玩電遊打怪一樣,打到了一個大Boss就升級了。

────────────(另一回事的分界線)────────────

昨晚喜喜放學回來說有位同學打她的水壺,水壺擊到她的額頭腫了點。我心裡突一下:又讓人欺負了?問清楚才知道,原來喜喜甩水壺玩呢,水壺裝在一個袋子里,她手指穿著水壺袋的帶子,轉圈的甩。她說:“我都沒有打到呢位同學,離她還幾寸遠呢,她就把水壺拍回來打在我頭上。” 我心想,你這不自作自受嗎?看她憤憤不平覺得同學完全冤枉她的模樣,我忍不住說:“你被打到很痛我理解,但是這同學她是要防衛自己,你想啊,你這麼甩那水壺,還那麼靠近她,她覺得受威脅啊,危機意識啟動啊,很自然地就拍開了,然後很不巧的,拍你額頭上了。”
“可是水壺都還沒有打到她,離她還幾寸遠。”
“那打到不是太遲了嗎?”
她聽見我說她不對在先,完全沒站在她的立場說話,開始眼紅紅了。當時我覺得很抱歉,我真的很難站在她的立場去看這事,她常會和我說同學不和她玩,功課做案子也不和她組團,有時我會想是因為她的性格嗎?她們去參加生命線辦得青少年72變工作坊,老師對她爸說:“喜喜說話很直接,覺得不好就說不好,自己心裡怎麼想就怎麼說。會像母雞照顧小雞那樣保護人,有責任心。老師沒說這事好還是不好,我很感激生命線帶領員的用心。
這點我們當父母的也很清楚。我常和她說,如果沒有人和你交朋友是因為受不了你很直接的性格,那就隨她們去吧,那勉強不來的,別為了遷就他人而不實話實說。你還沒到那個懂得斟酌的年齡,你在學著,學習的時候你會遇見很多和你意見不同的人,認同你的會繼續和你來往,不認同你的就隨她吧。”
可她爸不一樣,她爸說:“如果你要別人喜歡你,和你交朋友,你的先改變你自己。你改變不來就要埋怨,沒有人喜歡和一個一不高興就七情上臉的人做朋友的。”

她很多事情都按照自己心情來,很多時候一般人接受不到她的態度,比如一次加愛來拜訪,臨走的時候加愛,曉芬和美玉說再見啦,喜喜坐在電腦前頭也不抬,完全沒有一般上應該有的抬頭微笑搖手再見。我當時有點抱歉,也很不好意思。可加愛說這就是她自己,那很好啊,很真實的喜喜。
可是不是每個和喜喜互動過的人都像加愛那樣,認同孩子自己有自己的想法和性格。而我也要花很大力氣去明白和同理。

話說回頭,喜喜那樣甩水壺,我其實應該先問她,為什麼要這樣甩呢?十之八九她會說是因為好玩吧。那我大可在得到答案時候才反應要怎麼說。比如我也把水壺在她面前甩(八成會自己打到自己),看看她會不會覺得有威脅性,然後才說說她。
可惜當時沒想清楚,就很自然的覺得“應該”要“告誡”她而說了她。想想,自己也會很抗拒吧。

後來把她攬過來,親親她,和她說: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孩子啊~總是讓我一直學習一直學習。

魚魚的一點事兒

魚魚忽然走到我跟前
很慎重的看著我,問:
「媽~是不是我大個了你就不管我的事情了?」
「啊?呃⋯⋯有一些會管有些不會管吧,比如我會關心你有沒有happy,我不會管你怎樣收拾東西醬子囉~做麼你問我這個?」
「沒有什麼,我只是想知道。」

🐟 🐟 🐟 🐟 🐟 🐟 🐟 🐟 🐟 🐟 🐟 🐟 🐟 🐟

“呜呜呜……我还要玩,我不要睡觉……呜……呜呜……要玩嘛,不要睡觉……呜呜呜……我还要玩,我不要睡觉……zzzzzzz……”
说着说着睡着了
自己把自己给唠叨得睡着了
高手……

🐟 🐟 🐟 🐟 🐟 🐟 🐟 🐟 🐟 🐟 🐟 🐟 🐟 🐟

魚魚忽然非常關注的看著我:「媽,我看到你有很多頭髮變白色了。」
「是啊。」
「為什麼?」
「因為媽老了。」
「你是說你要老了?」
「嗯,我在老著。」
他滿臉憂慮的過來抱著我:「我不要你變成婆婆醬子咧。」
「不會啦,我不會變成婆婆,我一直都是你的媽咪。」
抱著不放
半宿⋯⋯
放開手看看我:「你好像公公了。」
「為什麼?」
「嘻嘻,頭髮全部白白了。」
哈哈~是咧

🐟 🐟 🐟 🐟 🐟 🐟 🐟 🐟 🐟 🐟 🐟 🐟 🐟 🐟

Being home with Max kind of like being home with a motion sensor, or mommy motion sensor.
Once I stand up “Ma, where are you going?” “Toilet.” “OK.”
When I pick up the keys “Ma! Where are you going?” “Going down stair pick up the parcel.” “I’m coming~”
I raise my hand immediately he’ll ask:”What are you doing Ma?”
I pick up my phone and he will be very concern:”Who you call?”
……
Oiii…….(How to switch off this motion sensor? *press press press)

🐟 🐟 🐟 🐟 🐟 🐟 🐟 🐟 🐟 🐟 🐟 🐟 🐟 🐟

魚魚的小脾氣

11667378_898691216865206_4687672058052427259_n

今天帶著魚魚出席阿特的兒童畫畫展
臨出門的時候因為和魚魚說了是去畫展
因為隨我去了幾次的「有畫要說」的Art jam
他聽見「畫」這字就和阿特阿姨連結起來
對他來說就是:畫=阿特姨姨
所以立刻就把前天晚上畫的一幅畫帶上
說要給姨姨看
到了畫展他就獻寶似的給阿特看他的畫
回來和我說要立刻上色然後再給阿姨看
我說我沒帶彩色筆啊不如回家才彩吧
他好失望然後開始生起我的氣
後來慢慢就煩躁起來
和去年在古法田園聚會的時候一模一樣
開始不能忍受各種的聲音
過後我抱著他他掩著耳朵一直哭
抱著他讓他哭
不罵他(沒啥好罵的)
沒哄他(沒啥好哄的)
就抱著他靜靜的聽他哭
他呢就越哭越狠
接著就喊
喊了幾次就出聲了:不要吵!
喊不要吵幾次也越喊越大聲
而這時候我叫的車來了我說我們要離開了
他就慢慢平靜下來
基本上到了火車站他就完全沒氣了
又笑嘻嘻的說東道西
剛才那事⋯⋯嗄?什麼事?
晚飯過後他畫了這張圖
和我表達他上午時候的心情
我和阿特分享了
很有趣
他說:我本來很高興的(
😊
)後來(➕)很吵((((代表聲音)還有很多人跑來跑去(火柴人的腳有輪子,跑很快的意思)我就(=)哭哭了(那個眼淚一粒粒的)
下圖那個怒目雙手交叉的就是他
然後阿特給我一張照片剛好就是他在生氣時候的照片
好像喔,畫自己畫得很傳神麼
這孩子⋯⋯哎⋯⋯寶貝鼓氣包

我的媽媽什麼都會

和魚魚讀他今天學到的字
看見aubergine他猶豫了一下看看我
我也不會唸
就喊他姐姐來要問:這個噢什麼?
魚魚聽見我說「噢」立刻就說:我會了
就唸了出來
他姐就調侃我:喲~弟弟都會你不會
魚魚聽了就不高興抗議了:
「媽會!我的媽媽什麼都會!她會很多,只是一個不會罷了!」
喲~小子~(眉開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