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后为大

找到一篇旧的短文,应该是在怀孕前一年写的吧, 哈哈!写了就有了双胞胎,真巧。

自从三年前结婚后,就满心期盼可以尽快怀孕,好圆了当妈妈的心愿,而且弥补之前小月了一个孩子的心碎。

但事情从来不会那么顺利。

等了三年,等来的是三十六个失望。

身边有很多关心和替我焦急的人,朋友或亲戚,表达关心的方式都不一样。有的朋友会安慰地说:“慢慢来,别着急。”或者“没有孩子,就该享受二人世界。”有的是:“为什么还不生,再不生就要超龄了。”要不然“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爱享受,爱自由怕麻烦,拖着不要生。”

前者说的话是因为知道我的处境,后者是不知道我的情形。

有 些人关心的方 式是介绍各种补方,而且每种补方都有实例证明“一补就有”。或者介绍医生,也是“一看过后就有”。结果“一补就有”药方和“一看过后就有”医生都试过之 后,还是没有。有的是自觉尽力了,不能再给任何忠告了,就不再说什么,可是有些人会觉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可能她们曾经有过这样的压力,感同身受之下, 觉得有义务完成药方和医生所不能解决的问题,就追问到最私人的闺房之事。

不同的关心给我不同的感受,一些让我感到安慰,一些让我难过,一些让我烦不胜烦,也有些让我生气,更有些是乞而不舍让我啼笑皆非。

不管怎样的表达方式,无非关心罢了,反而自己学会了怎样去关心别人,怎么说话。

虽然孩子还是没有,但又增加了些经验。

孩子有了,但是又不同的话题了。🙂

我 写 我 思

我 想 起 的 时 候 , 那 时 每 星 期 都 有 两 节 作 文, 老 师 在 黑 板 上 写 下 当 天 的 题 目, 然 后 我 们 在 两 节 课 一 小 时 半 的 时 间 里 完 成。

当 时 的 题 目 离 不 开 学 习 上 进 修 养 之 类, 尤 其 在 小 学 时 候, 一 年 三 个 学 期, 每 个 学 期 都 有 一 篇「 我 最 倒 霉 的 一 天」 或 者「 如 何 做 个 好 学 生」, 要 不 然「 我 的 愿 望」 和「 我 的 父( 母) 亲」 也 是 经 常 出 现 的 题 目。

倒 霉 的 事 很 少 去 想, 写 好 学 生 的 条 件 让 我 觉 得 眼 高 手 低, 而 且 脸 红, 当 时 实 在 没 有 什 么 愿 望, 唯 一 的 愿 望 可 能 是 希 望 零 用 钱 多 一 点, 或 者 父 母 看 见 成 绩 单 上 的 红 字 不 会 骂 我, 倒 是 很 喜 欢 写 父 母 亲, 那 是 我 最 熟 悉 的 人, 天 天 面 对 的 人, 所 以 也 写 得 最 实 在。

就 因 为 作 文 常 常 草 草 了 事, 所 以 连 带 拉 低 了 华 文 的 分 数, 记 得 当 时 的 华 文 老 师 问 我 为 什 么 作 文 分 数 这 么 差, 我 回 答 说 我 不 喜 欢 写 作 文, 他 说 作 文 非 常 重 要, 不 喜 欢 也 要 好 好 的 学, 否 则 考 试 的 时 候 华 文 分 数 被 作 文 拉 低 了, 可 能 会 不 及 格。 说 实 在 的, 学 写 一 些 自 己 没 经 历 过 或 不 会 做 的 事, 是 非 常 难 过 的 一 件 事, 不 知 从 何 想 起 不 知 从 何 写 起, 可 是 看 身 边 的 同 学 都 写 得 洋 洋 洒 洒 几 百 字, 我 想 可 能 是 我 的 想 象 力 不 够 丰 富。

后 来 还 是 毕 业 了, 带 着 满 心 的 好 奇 和 兴 奋 上 了 中 学。

读 着 内 容 比 小 学 时 丰 富 许 多 的 华 文 课 本, 对 作 文 课 充 满 期 待, 我 想 课 本 内 容 这 么 丰 富, 那 么 作 文 也 应 该 不 会 像 小 学 时 那 么 可 怜 吧。

果 然 中 学 的 作 文 题 目 比 小 学 有 水 准 多 了, 我 在 中 学 初 中 一 的 第 一 节 作 文 课 的 题 目 是「 作 为 一 个 中 学 生 的 责 任」。

二 十 年 前 我 的 性 格 不 像 现 在 那 么 乐 观 开 朗, 否 则 看 到 这 样 的 题 目 我 会 笑 到 哭, 可 是 那 是 我 的 脾 气 很 孤 拐 内 向, 看 到 这 么 一 个 题 目, 我 的 反 应 是 很 内 敛 的, 我 没 有 向 任 何 人 包 括 父 母 表 示 我 的 失 望 和 无 助, 只 是 从 此 提 不 起 劲 写 作 文 了。

教 初 中 一 和 初 中 二 的 中 文 老 师 很 年 轻, 教 书 采 取 死 背 的 形 式, 书 里 写 的 是「 否 则。。。」, 如 果 考 试 时 答 案 写「 要 不 然。。。」 的 话, 扣 你 分 数。 遇 到 不 会 的 字 眼 就 乱 绉, 比 如 把「 山 海 经 」 解 成 粗 口 三 字 经, 只 不 过 因 为 作 者 的 母 亲 认 为「 山 海 经」 是 杂 书, 瞧 不 起 丈 夫 给 孩 子 讲 她 认 为 不 入 耳 的「 山 海 经」, 既 然 不 入 耳 了, 中 文 老 师 竟 认 为 书 里 印 错 了。 这 老 师 不 只 侮 辱 了 她 的 文 凭, 也 侮 辱 了 学 校。

其 实 后 来 有 学 姐 给 我 写 这 些 大 块 文 章 的 秘 诀, 原 来 非 常 容 易, 买 几 本 作 文 范 本, 这 篇 抄 几 句 那 篇 抄 几 句 就 可 以 了。 后 来 我 很 高 兴 的 和 旁 边 的 同 学 分 享 我 的 发 现, 她 睁 大 眼 睛 看 着 我 说:「 原 来 你 不 知 道。」 原 来 不 是 我 的 想 象 力 不 够, 是 反 应 不 够 快。

后 来 我 留 级 了, 当 然 不 是 因 为 作 文 不 好 而 留 级, 反 应 迟 钝 的 学 生 是 应 该 留 级 的。 留 级 不 要 紧 还 降 到 最 后 那 班, 可 能 因 为 是 尾 班 的 关 系, 不 是 重 点 培 养 的 学 生 的 功 课 也 比 较 轻 松, 老 师 上 课 的 态 度 也 比 较 自 在。 这 时 的 中 文 老 师 是 基 督 教 徒, 非 常 有 耐 心, 常 给 我 们 鼓 励, 最 让 我 高 兴 的 还 是 她 给 的 作 文 题 目,「 上 学 途 中」,「 清 晨」,「 生 活 感 想」,「 夜 空」 等 等 散 文 或 杂 文 式 的 题 材。 这 些 题 目 都 能 让 我 把 平 时 所 见 所 想 写 下 来, 我 见 到 被 雨 水 洗 礼 后 的 树 有 种 特 殊 的 绿, 或 者 某 些 心 情 的 转 变, 我 都 希 望 用 句 子 表 达 出 整 个 情 景, 就 像 现 在 我 喜 欢 用 珠 子 铁 线 串 出 好 看 的 首 饰 一 样。 而 且 能 让 老 师 知 道 我 们 对 生 活 和 学 习 的 感 受, 老 师 也 能 对 我 们 作 出 观 点 错 误 上 的 纠 正, 或 对 我 们 的 心 理 有 所 了 解。

每 个 人 都 在 做 同 样 一 件 事, 可 是 每 个 人 的 感 受 不 一 样, 每 天 我 都 在 走 着 同 样 一 条 路, 可 是 我 每 天 的 心 情 都 不 一 样, 一 些 事 我 认 为 很 离 谱, 有 些 人 认 为 理 所 当 然, 而 当 我 觉 得 一 样 东 西 没 什 么 不 妥, 有 人 却 能 指 出 很 多 瑕 疵, 就 在 这 些 不 是 绝 对 的 对 与 错 之 间, 我 感 觉 到 观 点 的 变 化, 我 很 想 说 出 来, 想 让 别 人 知 道 我 怎 么 想, 而 或 许 有 些 事 是 我 觉 得 别 人 可 能 看 不 到, 我 希 望 能 说 出 来 和 别 人 分 享。

我 写 我 所 思, 我 写 我 所 想, 我 只 写 我 知 道 的 事 物。 我 不 曾 见 过 雪 花, 所 以 说 不 出 它 的 白 它 的 冷, 在 画 报 上 看 得 到 枫 红 的 美, 可 是 我 不 是 身 在 其 景, 我 写 不 出 我 的 赞 叹 的 心 境, 就 像 我 没 真 正 亲 眼 见 过 牡 丹, 画 出 来 的 牡 丹 只 得 其 形 不 得 其 神, 那 倒 不 如 不 画 也 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