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拖,甩拖》之真相

拍拖
源自二十世纪广东水路客运全盛时期的花尾渡(型似现在的珍宝海鲜楼),船体硕大,“楼”高三层。上层为餐楼(一等客舱),中层名公舱(二等客舱),下层及船首均为货舱。花尾渡以其不设动力机舱为特点,由小火轮(俗称“温底”)拖带。“拍拖”是花尾渡运行时的一种操作方法。广州旧时内河船码头设在长堤一带,河面复杂,船艇很多。而花尾渡与小火轮之间的拖缆长达10丈,迂回靠泊无法操作,因此在出港启行时采取“拍拖”的办法:即两船并拢,中间用粗缆扣牢。两船一长一短,互相依偎,追波逐浪,有如情侣逛街。后来,这一航运用语──“拍拖”便演化成男女之间谈恋爱的代名词。《广东民俗

< ...>现在回头说岐江东岸。江畔的永乐大旅店是民国初年的亮点。当时,隔江望去,神气得很。它是商旅云集的石岐街上建筑年代最早和最大最漂亮的旅店之一,原来也有一个小小的西式塔楼,直到60年代的一次特大台风把塔楼刮掉。
沿江的长堤路也很有特色,靠江一边是接连的十多个码头,广州渡、江门渡、澳门渡……,一艘艘高达几层、内有客舱、大舱和货舱的花尾渡就从这里开出。早期的花尾渡都是木船,本身不设动力,就靠小火轮拖着走。人们把那些小火轮称作“电扒”、“拖头”。有趣的是,当花尾渡进港时,为了安全,一般总是改“拖”为 “拍”,用大缆把小火轮和花尾渡系在一起并排走。这时候,小孩子们就会拍着手叫:“看,又拍拖了!”。广州话把谈恋爱叫作“拍拖”就是这么来的。< ...>
石岐真好耍,十二点钟有炮打
跋邓振铃《故园忆旧图》之七

甩[led]拖──船离广州拍拖至南石头,便要停船报关。此处河面已变宽,于是便开始“放拖”,小火轮用拖缆拖带着花尾渡,迳行驶向目的港。到码头靠岸后便实行“甩[led]拖”,小火轮自去下锚碇泊,宣告本次航行结束。《广东民俗

长知识了没有?蛋头的解释是马来西亚版本,都几贴切 :mlol:

蛋头话:
拍拖?? 让我想想..
对一个男人来说:
拍 – 说话得更小心, 过於老实或时常车大炮的下场都是被拍巴掌!
拖 – 很多时候正看球赛或赛车, 都会被无缘无故被拖出去走街和”窗口买东西” (window shopping)

对女人来说:
拍 – 男人是天生好色和下贱, 拍他们几巴掌是应该的, 尤其是”大二妈来临”时刻, 就更加大条道理了!
拖 – 在公众场合及有其他女人在场的时候, 要不是你的手被你的男人拖着走, 就是他的耳朵被你拖着走!

再读多一点知多一点 — 家乡花尾渡怀记

广东话

有一次和新聊天,说说笑笑之间忽然她问我:

“为什么会说‘好讲唔好听’?如果‘讲’得‘好’,又怎会‘唔好听’?”

是啊,为什么呢?

“而且还有这句更好笑–‘吊颈都要透啖气’,‘吊颈’就是要‘寻死’了,为什么还要‘透气’?简直是千古奇案。”

是不是千古奇案就不要追究了,但是广东话是很有意思的。

在外婆还没有患病的时候,常常听到她用许多的广东俚语来形容日常的现象,我的母亲也说,但是她也认为自己懂得不比外婆多。

以下是一些日常有说说的广东俚语:

单眼佬睇榜 — 一眼睇晒
白糖炒凉瓜 — 同甘共苦
隔夜油炸鬼 — 冇晒火气
交通灯 — 点红点绿
老鼠拉龟 — 冇处埋手
死人灯笼 — 报大数
青菜煮豆腐 — 一清二白
同和尚借梳 — 冇个样揾个样
火炙猪头 — 熟口熟面
牛皮灯笼 — 点极唔明
孔明后代 — 呖唔切
猪肚反过来 — 就係屎

少用,但还记得的:

天堂尿壶 — 全神贯注
风扇底下倾偈 — 讲风凉话
卖鱼佬冲凉 — 冇晒声(腥)气
聋佬送殡 — 唔听你支死人ti-da (笛子)
飞天打交 — 高斗
矮仔上楼梯 — 步步高
矮仔落楼梯 — 越来越矮
食咗番薯唔落肚 — 顶心顶肺
阎罗王嫁女 — 鬼至要

就记得这么多,可惜和外婆共处的时间少,现在外婆患病不能再说话了,很多俚语也怕少听见了。

知道“拍拖”怎样来的吗?

阅读小扎

哇… 刚刚发觉很久没有写中文部落格了,除了大马之声的两篇又没了下文。还好某个人最近很忙,要不然他又要过耒 “发烂渣” :tmoops:

又多得青苹果给我 “题目”, “点指兵兵” 又 “点” 到我。这倒不怕,还好胸有成竹。

(1) 自家書架上的藏書數量

    Err… 没有仔细算过呢,照平均一格书架有25本书耒算,1,2,3 … 33 x 25 = 825,吓!?才800多本,差点想算也不算就说上千本,嘿嘿嘿… 其实应该有上千本,还有一大堆在娘家没有搬过耒。

(2) 現正在看或想看的書

    现在在返阅《金瓶梅》,结了婚脸皮比较厚了,不像以前一面翻一面 “脸儿红心儿跳”,现在是不顾 “老脸”。
    想看的书是 Anthony Bourdain 的 “A Cook’s Tour“,好吃的人想看关于吃的书,自然!

(3) 最後買的一本書

    狮城舌战 – – 十年珍藏本復旦大学出版社出版。这本书是首届国际大专辩论会的纪实和评析,除此之外也收录了得胜队伍 – – 復旦大学队员们十年后的感想。
    我对辩论并不热衷,会买这本书是因为当年刚好到新加坡探访外公外婆和弟妹的时候,阿姨给我看她录下的最后一场辩论 – – 台湾大学 (正方-人性本善) 对復旦大学 (反方-人性本恶)。非常精采,反方的辩证手法让人看了不禁想 – – 这些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

(4) 你最喜歡的一位五位作家
一位还是五位?有没有误传?怎么可能拥有800多本书却 “最” 喜歡一位作家?

  • 鲁迅 – – 横眉冷对千夫指·伏首甘为孺子牛。
  • 曹雪芹 – –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 史铁生
  • 陆文夫
  • 梁文福 – – 天空纵容着鸟的翅膀·远方牵扯着眼的眺望·窗框死捉住一方风景·门扉轻拴上半生流浪

(5) 有特別感想、印象深刻的五本書

  • 二十年目睹怪现状 – – 吴趼人(清)
    一位弃学从商的举人,纪实了他多年来的官场和商场经验。这本书让我了解到人性从古到今没有变,变的只是年代,时间,场景和人物。
  • 祥林嫂 – – 鲁迅
    因为这部小说,促使我不迷信神鬼。
  • 红楼梦 – – 曹雪芹
    这部古典文学引导我对明清文学的兴趣。
  • 阿Q正传 – – 鲁迅
    我的生活绝招 “美其名” 的武林密诀。
  • Sherlock Holmes – – Arthur Conan Doyle
    喜欢读罢了,没有什么远大的影响。

(6) 接下來想傳給以下5個人
被我点到别生气,不过想多了解你喜欢读什么书

党报

党报

有时读南洋商报读到啼笑皆非,因为马华是老板嘛,当然不会说老板的不是。
早些日子马华党选的时候,一些特报就很有意味,是真的赞扬还是挖苦,那要看你从那一个角度去看。
尤其是关于林熙隆的专访之一之二,看了不懂要笑好呢,还是哭好。
在网上看不到,但当天在报上读的时候,专稿的最后一段说:”…林熙隆曾坐拥10亿身家…”
“曾经”哦,后耒怎样烧到手指和屁股就不要再提了。

但是…*大叹一口气*读南洋商报还是好过读东方日报,光明日报,和中国报。这三家报纸那里有报纸的格?简直就是八封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