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凉

我刚刚才发觉我每天必须给三个人冲凉。

还不算我自己。

双双,喜喜,还有莎莉阿姨。

双双喜喜好像猴子一样,我必须又骂又劝的叫她们站好,不要动来动去,不要摸东摸西,抬头低头闭眼睛。穿衣服的时候,又要叫她们抬手抬脚转过来转过去。梳头的时候:“不要动来动去!!!”

替她们冲了凉,我自己也满身大汗。

帮莎莉阿姨冲凉呢… 我也是满头大汗,因为她不能动,坐在椅上,我得叫她抬手抬脚,向前向后。结果很多时候她都做不到,结果我得一手拿水洒一手帮她抬手抬脚抬头。

结果好动和动不得都是好多工。

从产后忧郁症想起…

刚读了 mumsgather 的一篇张贴,一位有产后忧郁症的新妈妈在依猫里抒发她的感受。

我不记得自己有没有产后忧郁症,或许当时太忙,忙着照顾双生宝宝,忙着给她们授乳,忙着泵奶,泵奶的时候又忙着看电视连续集。又或许我真的非常善忘,否则不是因为读回我以前给授乳支援网写的求救依猫,我真的一点也不记得我其实曾经有过产后忧郁症。

当时我虽然担心自己的奶水不够给两个宝宝,可是那并不是造成我有产后忧郁症的原因,因为我手上有一个接生妇和一个授乳咨询的电话,必要的时候我可以花钱去让她们上门拜访(说“必要时”是因为当时一下生了两个宝宝,手头很紧)。

也并非是双生爸爸没有帮忙,他累积了一整年的年假,在年尾宝宝出世的时候一次过拿完假期,整个月陪着我一起照顾宝宝(请一个陪月妇照顾双生宝宝五千块*神经病*,不够钱请陪月妇,不能出钱,只好出力了),亲手亲为给宝宝换洗已经很好了,还外带支持我授乳。如果这样的劳工老公还要嫌的话,那就不要活着的好了。

那为什么主要的两个因素都不在范围以内,还会造成产后忧郁症呢?

主要是自己本身对人对事的要求太高。

要求越高 = 失望越大。

很基本的方程式,每个人都懂,包括你我那只有两三岁大的孩子。(连数学零蛋的双生妈妈都懂,没有理由读到大学毕业的你们不懂呗)

当做月期满后,双生爸爸回到工作岗位(虽然他表面上看似担心,但是我知道他心中欢呼),两个宝宝一起哭,我跟着她们一起哭。结果发觉原来她们不会好像她们的爸爸那样,看到我哭会不再生气然后给我安慰。只好改变方式,抱起一个,让另外一个继续哭。这个不哭了,放回下床,再抱另外一个还在哭的。就这样替换。

我满以为家婆会帮忙,谁知道她也功成身退了。有时傍晚六点明明夫姐都放工回来了,可是没有人声。总得等到八九点双喜爸爸放工回来,忽然间楼上热闹起来,夫姐和家婆都上来了,霎时间人声沸腾,晚上宝宝过度刺激睡不着了!总之就是要人的时候没人,不用人的时候个个都怕鬼似的壅在一起。

本来也没有什么,当妈妈就是要抱孩子的,责任之一,没什么好怨。但是糟在楼下天井处有四个当婆婆了的女人在搓麻将。原本我管我的抱孩子,你管你搓麻将,井水不犯河水。可是就好像戏院里的“解画佬”那样的讨厌,人家戏院里都有声音了你还咕嘲什么呢?

“做咩哭啊?”(当然不是问为什么我哭)
“喺唔喺肚饿啊?”(还没有时间吃饭,不过也不是问我)
“做咩重唔俾奶BB食啊?”(是啰,我喜欢饿宝宝够够)
“是不是妈咪无奶?”(屌…)
“阴功…唔好咁样嚟饿个BB啦。”(干那塞…)

然后既然问了我都没有答复,她们只好四个人自说自话。

“佢一个人都好本事啰,一个人看两个…”(美言两句)
“无办法啰,唔通你帮佢睇咩,我地D年纪爱享福啰,重帮睇孙,不得死咩?”(话锋一转)
“係啊,千祈唔好掂,拉屎上身,迟D想甩身都唔得。”(落井下石)
“…”(我学鸵鸟)

忽然间觉得我们三母女好像洪水猛兽一样,心情超级干那塞。

在当时的情形底下,没有办法不难过。可是难过归难过,“难过”既不能吃又不能穿,没有理由收着它。收拾心情,假装这个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和两个宝宝,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可以依靠,一切亲力亲为,不要再去奢望其他的人会来帮忙。反而这么整理心情之后,一切都从容就手。

别人是怎么想我不知道,可是在我的例子中,我以为产后忧郁症的发生是因为我觉得孤独,其实不如说孤独的根源是因为我有期望,期望别人的帮助,当我的期望落空,自然的我会失望,然后觉得孤独,孤独的时候就自怨自叹,相比之下越自怨自叹,就越坐困愁城,然后就越自己封闭起来。或许我应该庆幸自己是个相当乐观的人,或许说是因为我来自一个很乐观的家庭环境,又或许是因为我有个富创意的脑袋,当期望不到一加一等于二的时候,不如跳出框外,让它变成两条腿快快逃离牛角尖?

另外一个让我逃离自怨自叹的方式是比较方程式,不要把自己往高(好)的比,往高的比只会落得个跌得一身伤,往低的比。看看报纸,有些宝宝出世就有问题,还不知活不活得过周岁。有些妈妈失去了孩子,想听宝宝哭都不能够。要不就比一比住在我家再往里一点的木屋区,她们的住宿卫生环境比我差多了,收入也比我们家少,她们还一个接一个的生,一个人带五个孩子也不过这么过。这么比一比顿时觉得自己幸运得多了。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没有看Desperate Housewives,我问她有什么好看?个个模样都比我漂亮,身材比我瘦,房子比我大,汽车比我多,她们瘦死的骆驼比我的马还大,我还花时间坐在电视前观赏她们卷帘怨西风?

一个帮佣的妇女说:“我在乡下没有听过有人生了孩子之后有这个病,可能我们读书不多不知道。个个坐月之后都忙着做工,没有时间想太多…”

所以我解产后忧郁症的处方是 – 比下不比上,不要想太多。

注:我在停止授乳之后还有一次的忧郁症,但那是生理上的因素居多,以后有时间再说。

小小嘲讽

两个小朋友病了,食物中毒,一直呕吐。看了医生,医生嘱咐饮食要小量的给,一下给太多消化不到又会吐出来了。

原本小朋友喝奶一次是八到九安士,昨天依照医生的指示,我就冲了两安士的奶给妹妹。

她看了看奶瓶:“我要大(多)的!”

我说:“医生说不可以一下喝太多,会吐。”

连接下来的几次她都说一样的话。

今天看她的状况比较好些,就冲了4安士的奶给她。

她看了看奶瓶,瞄一瞄我,然后给我一个我没见过的表情:“哗…这么瓶啊?”

:mroll:

原来三岁半的孩子也懂得“窒”(嘲讽)人。

写…还是不写?

写部落格是会上瘾的。
刚开始是上瘾,后来是骑虎难下,尤其当人际关系慢慢在部落格中建立起来。
写部落格和读部落格好像在办公室上班一样,每天一早开机上班,先看看自己的信箱,读留言,回复。然后再到其他“同事”的隔间说说话,聊聊天。有时一两天没见到某某,会想“咦?怎么啦?没见到这人。”
而自己也一样,偶尔几天没有上网,忽然有部落客来依猫“死去那里了?”
对一个驻家妈妈来说,尤其一个没有佣人的驻家妈妈,上网写部落格其实是很奢侈的一项嗜好。
每天有每天要做的家务,孩子要照顾,要教。要煮饭,侍候丈夫。没有写部落格时间已经不够用,如果除了写,再加上读,留言,更不得了。
我除了做家务,还要做点旁的工作来赚取一些零用,有时要给自己的网上小生意更新图片什么的。如果再来一两通授乳妈妈的电话,一天的里空闲的时间更所剩无几了。
我发觉我不会安排时间,如果安排得好,我就不会这么乱了。
或许我应该好像晓玲一样,完全不管部落格了,单是相夫教子。但是如果这样的话,那我付了一年的网费又干嘛?(才刚刚更新了)
人很茅盾,当没有的时候希望有,当有了之后又嫌烦。
人类真难服侍。

今夕是何夕?

刚才和爸妈去吃午饭,回去载了两老,车子开到路口的学校时, 爸说:

“咦?学校还没有开学?假期还没有完?”

我说:”嗯?假期过完了啊,已经开学了。”

“开学了?怎么学校没人呐。”

“今天星期天,怎么会有人?”

“噢!今天是星期天?哈哈哈…”

妈说:”自从没有做生意了,日子全都不记得了。以前每天都看日历,看每天的订单,现在没有做了,也不用每天看日子了。”

爸说:”今早还以为现在已经七月了,哈哈哈…”

怕鬼

你怕不怕鬼?如果你怕那是因为你见过吗?

如果你见过鬼,那怕嘛也就情有可原。但是如果你又没有见过,那你怕什么呢?

人之常情吧,我们都怕“未知”。越不知道的事,越能让我们的想象力飞驰。但是基于人的本性,我们都悲观的把我们所想的“未知”丑化,恶化,可怕化。于是鬼就产生了。同样的也好像外星人一样,把外星人想象得丑陋和残酷的侵略地球的人,都是不曾见过外星人的地球人。

有人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表面看是说鬼比我们更怕,但是背后的意思 — 人比鬼可怕多了。

鬼故事都是人说的 (可能鬼之间也在说着人的故事,我们不知道罢了),而说的人未必见过鬼, 听来的居多 — 谁谁的谁说看到。就算说鬼故事的人说他看到,我没见过一个真确的说他看到,不过“好像”罢了。

最近去了一趟云顶高原,哪里的鬼话最多,因为一来是山林,二来是赌场,很多人说赌徒输了钱在那里的旅店跳楼自杀,死了都变成鬼了,就出来吓人了。

我住的房间在18楼,晚上很静,尤其外面的过道,长长的看不到尽头(拐弯了嘛),而房间没有烧开水的设施,要热水嘛得到过道尽头的公共水机去取。想象在夜半一点出房间,到空无一人的过道处取水,走在静静的过道,外面吹来冷冷的风,风在窗缝刮起淅淅的风声,谢谢恐怖电影制造的音响和气氛,鬼大都是在这个时候出来吓人的。

可是我夜半出去取水好多次都没有见到一个鬼。

说实在的,如果你害怕在旅店幽静的过道见鬼的话,不如害怕在幽静的旅店过道被歹徒一把拉进房间被奸杀。

可能我长得真的比鬼还可怕。

当我们以为外国的吸血鬼很恐怖的时候,韩国把鬼提升到更高境界,不只是坟场有鬼了,连头发,电话,电视,小提琴等等都可能有鬼。

从鬼看人的心理,人的心理所产生的力量是怕人的, 像蛋头说去到外国的坟场没有想到鬼,一点也不怕,但是到了华人坟场,很自然的就会想到鬼。

我的两个孩子还不知道鬼,其中一个怕黑,这就是我之前说的,我们怕看不到的东西。在孩子的眼中,黑嘛,看不到周遭,看不到摸不着,没有了安全感就怕了。可是她的字典里没有“鬼”,没有鬼的想象,就只单是“怕”,但是未来会有这么一天,她知道了有“鬼”这样东西,可能看了电影,可能听了朋友说,那在看不到摸不着的时候,“鬼”就会出现了。

当一个人心里有鬼的时候,一个脚步声,一个风声,一个声音都是鬼进场的过门。

粥水与参汤

小的时候听过这样一个故事…

乡下天灾连连,乡民没有吃的,都跑到城里逃荒。一个富家子和下人在城里游逛,见贫饥的乡民倒在街上,他问下人这些人是怎么啦?下人说这些灾民没有饭吃,饿倒了。富家子说没有饭,也总能喝点粥水吧。下人说灾民实在太穷,买不起米。富家子说“那…没有粥水,也可以喝点参汤嘛。”

当时年纪还小,但是却知道参汤比粥水贵得多多倍,因此好笑这个富家子不知人间疾苦,吃米不知米价。

后来这故事慢慢的在其他的故事中淡去。

最近一些人与事让我不禁忽然想起这个故事。

有位刚认识的朋友问我:

“哎,你家的厨房这么小,为什么不把天井给盖去,那不是增加更多的地方吗?” “为什么你家的地不铺上云石,比石灰地好看得多,也更卫生。” “你家房子不够,为什么不买间比较大一点的?” 等等…

鬼不知道你妈是女人?这些事有钱的话谁不会做?

很多时候我们都会听到这样的话:

“为什么他们不给孩子坐婴儿车座?这么危险。” 对,一家六口一辆灵鹿,然后买大小四个婴儿和孩童车座。

“精神不好,买些补品来补一补嘛。” 一个任职银行高级行政的单身贵族,对她的帮佣 — 一个三个孩子,月入1000马币的单亲妈妈说。

“这些人不知危险,抱着初生宝宝搭巴士。” 不是没一个人都像你的孩子一样,含着银匙出世。

等等…

有时我们活在冷气间里太久,忘了还有很多人住在雨天漏雨,晴天炎热的屋子里。

有的人是忘了,有的人根本没有想到。

夏虫不可与语冰。

打架

很多人都喜欢问我两个小朋友打架吗?我的回答每次都是∶“打,怎么不打?打到乱。”然后大家都用很同情的眼光望着我说∶
“哎哟,辛苦当妈妈的了,不容易劝架吧?双胞胎就是这样的呵?喜欢打架争东西呵?”

几个月前如果我听到这样的问题,我是立刻大吐苦水∶“是啰,是啰,很麻烦咧,为了不要她们争玩具,全都要买两份,要不然扯头发啦,打人啦,告状啦,每天做和事老就够烦了*唠唠叨叨*”

可是最近看了几篇连体婴的新闻,不敢再抱怨了,两个小朋友可以打架是好事来的,比起照顾连体婴的妈妈,我是非常轻松了。而且孩子争吵很正常嘛,要是不吵也不闹我反而得担心了。

劝架吗?不,我很少劝架,看情形吧,如果不是很“严重”—没有扯头发,打人,我都由得她们去吵,吵一吵等一等又听见她们笑了。可是如果有肢体冲突的话,当然那个动手的就不对,可是又得了解她为什么动手。结果呢很多时候两个都不对,动手的得先和被打的说对不起,和她说打人是不对的,必要的时候还要打打她的手,问她∶
“妈咪打你,痛不痛?”“痛。”

“那好,你痛嗬?还要妈咪打吗?”“不要。”

“那妹妹/姐姐也痛嚄,她喜欢你打她吗?”“不喜欢?”

“那妹妹/姐姐不喜欢,你还打她吗?”“不打了。”

“ 好,你说的啊,你不打了,如果下一次你再打人,妈咪又打你了啦?知不知道?”“知道。”

那么那个被打的呢?“姐姐/妹妹为什么打你?”不出声,把皮球抱得紧紧。

“你拿姐姐/妹妹的波波是不是?”不出声,怒目相视扁嘴巴。

“这个波波给回姐姐/妹妹,快点,那边有另外一粒一样的,自己去拿那粒,去。”望望手上的皮球,再看看我手指的另外一粒,有点迟疑。

“姐姐/妹妹乖,去拿那粒,这个给回姐姐/妹妹,去。”如果没有什么意外,通常都是这么解决。

但是有时不是这么简单,得多费唇舌劝了又劝,从小声到大声,从大声到凶狠狠,从凶狠狠再回到小小声,这么高低音几次都不可以呢,就拿藤条来吓,到这个时候都是可以解决了,很少去到“藤条焖猪肉”的情况。母女三人都一把冷汗,我是–还好不用打她们,免了过后得安慰两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小朋友。她们两个是–还好没有打,不用痛。

其实有那个孩子不打架,有得打架意思说她们有伴,总比孤零零的一个还好吧。而且谁说双胞胎就是这样喜欢争东西呢?那个小孩不争自己喜欢的玩具?兄弟姐妹之间的争吵难免,当爸爸妈妈的想做到不偏不倚就需要“多加训练”,可是只要爸爸妈妈没有偏爱那个小朋友的话,事情都不难解决。

“两个小朋友打架的时候你帮那一个比较多?”

“没有啦,两个都疼,没有偏谁多一点。”

“没有偏心?不可能的,通常很多父母一定会比较偏心某一个孩子的。”

“嗯,我们是‘不通常’的那种父母啰。”

或许是因为有些父母的孩子年龄不一,所以有时在争吵的时候,难免会和年长的孩子说让让弟弟或妹妹。可是有时说多了,有时再加上一些亲人在旁维护,又没有在事后和孩子沟通的话,久而久之当哥哥或姐姐的免不了会觉得父母亲疼弟弟妹妹比较多。

为了避免两个小朋友误会我们会偏心,我们通常都会转换做黑脸和白脸,不要老是一方维持一个态度。而且我们也和家人经常做沟通,让他们知道在小朋友犯错的时候不要偏帮,保持沉默让我们当父母的来解决问题。少一个人帮她们说话,就少一个人好撒娇,少一个人撒娇少一个投诉的机会,那我们当父母的也就好办事了。怎样都好骂了打了过后一定要多抱抱她们,亲亲她们,要不然久了孩子也会多心的。但绝对不会骂了打了又给她们买礼物或小玩意,否则这样一来往后每次都要物质安慰也不是什么好事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