喘气

现在是3点下午,本来这个时间应该是要给两个坏蛋冲凉了,可是我只想坐下来喘一口气。

从今天早上到现在没有停过。

两天前家婆和她姐姐(莎莉阿姨)吵架来,每次都是一样,吵了架家婆就什么都不帮她姐姐做,连每个星期两次到中医处推拿和针灸也不载她去,就这么赌气。所以这两天早上家婆都没有给她准备热水冲茶,也没有把午饭热好给她。莎莉阿姨只好叫我下楼煮开水,和准备午饭给她。载送的任务就落到双喜爸爸的肩上了。

昨天下楼煮开水的时候,她连从懒佬椅上起来都不可以,好不容易把她扶上了助步架,结果她又在去冲凉房冲凉的时候滑倒。

我不是一个很伟大的人,如果不是因为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或者准确一点是住在她的屋檐下,可能我把她扶了起来就上楼了。但是以上因素,再加上一点很基本的人性,我心理上挣扎了一下,以“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安慰一下自己,就把她当着自己的母亲,给自己一点力量和她说:“不如我帮你冲,如果你不介意。”她光着身子坐在放在冲凉房里的椅子上喘气点头。后来知道我可以替她冲凉也是好,因为她坐在椅上, 手够不着脚,洗头也洗不到后脑,更不用说背部了。替她冲干净了,如果她跌倒扶她起来的时候也不用憋着呼吸了。

于是早上9点开始,之后6个小时里偷了半个小时读留言,和回复留言。其他的时间都奔走在厨房,孩子和楼下之间,忙着给两个换衣,煮开水,倒开水,冲奶,做早餐,放衣服进洗衣机,收衣服,开电脑游戏给小的,开电视节目给大的,下楼冲开水,泡茶,回楼上洗瓶子,准备下午要煮的菜,又下楼扶跌倒的莎莉阿姨,上楼收拾两个吃完早餐后的一片狼藉,晒衣,下下一趟的脏衣服,煮饭,提饭下楼,上楼喂饭,自己也顺便吃饭,洗碗,下楼替莎莉阿姨冲凉,上楼摺衣服,煮开水,倒开水,听电话,和授乳妈妈谈上十来分钟,给两个小的冲凉…

气喘如牛,坐下来打了半篇,又要给两个准备下午点心,讲半个小时电话,看看时间… 都快4点半了,要准备晚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