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戏唱

两个小朋友十点的时候又说要和姑妈睡,求之不得!送了她们两个下去,才想起今晚双喜爸爸出去和朋友看球,Arsenal在新球场打的 Bergkamp testimonial match, dud…

谁知道十二点的时候,双喜爸爸刚出去没多久,双双打电话上来:“mommy, I want to come up stair…” 哗聊!想一脚把她踢出门,但是又死鬼那么可爱,没办法,又带她们上回来。

看来我的生气真的很上脸,双双一直和我说:“mommy, don’t angry lar…” 唉… 宝贝。

最近都很早就睡,但是今晚没戏唱,只好拼命三更半夜上部落格post。dud…

当心跳失常的时候

arrhythmia 心率失常。我有这个毛病很久了,从中学的时候开始吧,一直到现在。平时没有什么,可是有时忽然它高兴起来,想跳个disco,我就很辛苦了,躺着的时候可以感觉整个身体在随着强烈的心跳震动,双喜爸爸可以看到我上半身一震一震的动,我会觉得很累,很晕。有时它喜欢跳个慢步舞,可是舞技又不高明,很多时候慢半拍,或整拍子,这时候我就很不舒服了,觉得呼吸不到,很想睡,可是却又不能睡,因为胸口就是很不舒畅。

因为这样的情况,很多事情我不做,比如驾车,坐过山车,在戏院看紧张刺激的电影,更不用说绑紧跳。尽量少受刺激,也就锻炼了自己尽量看开一点,放松心情,不能做的事情就不要要强,或者为得不到的东西耿耿于怀。

曾经在戏院看戏看到后尾紧张的时候,心跳得受不了而先出戏院等双喜爸爸。后来再去看戏的时候得带耳塞,减低音量也有抑制心跳失常的功效。而且很多次看戏到紧张的时候,我稍有移动,双喜爸爸就会问我:“有心跳无?有心跳无?”,他的意思当然是我的心跳有没有失常,可是很多时候我回答:“无心跳?我死了啰!” 有一次一个坐在我们后座的观众很长的耳朵,听到了在后面失笑。

曾经有一段日子它消失了,在我怀孕到授乳期间,当双双和喜喜断奶的时候,我的心率失常又回来。

不是没看过医生,也做过心电图和体检。当时的结论是可能我的胆固醇过高,医生的劝告是多休息,注意饮食,尤其减低油腻的食物。

可以做的都做了,可是它还是亦影亦随。

几个月前因为伤风去看医生,就问起医生这个问题。他建议我再验一次血,看看胆固醇有没有降低,但是他也提到胆固醇未必是造成心率失常的元凶。

后来验血报告出来,胆固醇从之前的8.0降到5.6,应该维持在低过5.0。但怎么都好,算是好事。医生很耐心的问我的生活作业,饮食,包括夫妻间的关系融不融洽等等。然后再从我没有心率失常的那段日子的饮食来推断原因,找出元凶–咖啡因!

我有喝咖啡的习惯,每天一两杯。可是怀孕和授乳的时候我就停了这个习惯,也就解释了为什么那段日子心率正常的问题。也豁然想起每次外面喝了Coffee Bean之类的“贵”咖啡之后,我都会有要呕吐的感觉 — 原来是咖啡因,不是价钱的问题。

就这样我又戒了咖啡和所有刺激性饮品,几个月了,心跳失常不再。可是最近两三个星期它又来拜访了,很困扰。既然咖啡因都戒了,为什么还会这样呢?于是我又尝试卸下更多使身心疲惫的担子,不勉强自己去做一些不想做的事,就算有些事很想做但是也搁置一旁。

又非西施,每天作捧心之状也实在讨厌,虽不至于像东施效颦,但也相去不远。

霸着茅坑不拉屎

几个月前因为好玩,在Wordpress.com用Twinsmom的名字开了一个户口。可是当时也只是属于试验性质,所以张贴了一篇就丢空在那里。

觉得自己有像点霸着茅坑不拉屎似的,但是不拉屎却可以在“茅坑”里读部落格啰。就好像Blogger一样,登记了Wordpress之后可以顺着上方的浏览功能,一个接一个不相识的部落格读下去,倒也不错,只是有时候慢了点。

其实实话说,我真的是要霸着twinsmom.wordpress.com这个网址,因为以前在Blogger的时候,发觉这个名字给人一早拿了,所以心理有点不平衡,哈哈哈…

后记 12.48中午:
天… 终于下雨了!

读[萧红小传]有感…

呼兰河传

对我爱看书的习性来说,呼兰河传原本是在中学时候就应该读过的书,可是阴差阳错,迟至最近才读。

是因为鲁迅才知道萧红,但是什么原因我没有特特的去找她的作品?我也不很清楚。但是如何都好,迟到总比没到的好。

在书中开始的“萧红小传”里,可以感觉到当时时局的动荡,读着她怎样离开封建的家庭,追求自己的理想和自由,在当时有多少的女性能有这样的勇气。她的一生颠沛流离,病逝的时候才三十一岁,留下作品不多。

读到她在一九三四年,如何在医院生下孩子之后,因为没有钱付费,毅然留下初生孩子在医院而单独出走的时候,我当时…很震荡,我放下书,心情很久都不能平复。是同情?是责备?是无奈?我不清楚。对她的抉择我不能断下评语,那是一个我不曾,也不想经历的状况。

至今我还不能释怀。她的文笔非常好,呼兰河的一切人和物在她的描写下,像电影一般栩栩如生的出现在我眼前。但是只要我翻开书,她的际遇让我的心情不能平静的再读下去。或许我需要多一点的时间。

想念雨天

多少天没下雨了?不记得了,好像很久了。可是有时早上醒来看见车顶上的雾水,却误以为雨小姐晚上曾经来过。

雨天的心情特别好,我记得雨天的时候我比较有灵感。有灵感做些什么?做菜啊,拍照啊,串珠啊,什么都好,在雨声滴答下,情绪缓缓,文思涌涌。

快有雷雨了吧,经过这么多天的闷热。今天傍晚原听见雷声隆隆,怕是旱雷吧,也不见雨云在空中堆积,就那么轰隆隆的就过去了。

可不可以预约雨天?什么时候来?什么时间下?可不可以有个遥控 ?不要下太小,路边的花草还不够滋润。不要下太大,淹水了就糟糕了。

[Double Happiness]黄飞鸿收档了

经过了三心两意,患得患失,七上八下,举棋不定… 终于决定关闭了我的 so called 英文部落格 [double happiness]

其实说它是英文部落格也很“废”, 因为里面也有中文张贴。但是英文居多,而且读者也大多不会中文。每每偶尔张贴一个中文稿,总有读者问:“翻译咧。” 当然很多都知道用 Babelfish Google 翻译,可是很多都知道这些翻译出来的文字有多“废”,什么官样文章(当然不是我写的)还是散文小品,到了这两个“翻译家”的手上就变成幽默小品了。所以后来开多个中文部落格[莫失莫忘,不离不弃]来当“别墅”。

所以现在关了[double happiness],觉得有点像在“荣休”,在“别墅”养老。只是不知道自己以后会不会好像张国荣姣婆守寡,或像敦马那样人休心不休那样就不知道了。以后的事情鬼知道咩。

说什么都好,后来我连[莫失莫忘,不离不弃]的名字也换了(现在是[随手拈来])(远游一下:会给部落格安个这么文绉绉的名字,本是为了两个双生的小朋友 他们还在肚子里的时候,我想给她们取名“莫失”和“莫忘”, 但是双喜爸爸姓“钱”。试想两个小朋友名字叫着“钱莫失”和“钱莫忘”, 人家还以为我是守财奴!再说后来家公说不可以,因为中间名字得跟其他孙子一样。所以… 要不然小朋友长大后可能要为了我替她们取的名字,而和我脱离母女关系。早知道会生双胞胎,找个姓莫的来嫁掉!:mh3: 神经病!)

随着英文部落格收档,每个月一期的授乳支援专栏也不知不觉写了十一个月,下个月出了最后的第十二篇,也可以透透气,不用开头盖骨搔脑筋子来想写什么题目。

真轻松,可以再读红楼梦。

后记:到现在还有人认为我关掉一个每天有百多个读者的部落格是很神经病的事,但是百多个读者比不上家里两个小朋友嚄 :mp:

(留言功能关闭)

三十八…三十九…四十!啊…

前几天爸告诉我以前在蛋糕店工作过的英姐中风,早上起床发觉右半身不能动弹。后来在同善医院疗养了两三个星期,总算好多了。

我就说:“咦?!英姐不是才大我两岁吗?怎么这么年轻也会中风?” 我妈说:“也不是很年轻啦,四十一啰。”

我再想… 干那塞啰… 她四十一,那我是三十九啰?那明年不是四十啰?

哗聊… 四十man… 人到中年。

一直没有想起自己很快就四十了,因为还是三字头嘛,就好像买东西一样,三十九块九的标价给四十块还有一毛钱找,所以还不到四十块,人问起就说三十多块罢了。

所以我还可以说“三十多岁罢了。” 说多一年半载。

快四十岁了,做了些什么?

来来来… 和我的旧同学比一比。

WBA航空公司现在是一间大报的编辑主任,未婚,有房子有车。

PP少奶奶是老公公司的半个董事,有房子有车,两个女儿。

念佛少奶奶在教声乐,有房子有车,和一对“好”。

还有好几个几年没联络的,听说还是在工作。

好像只有我一个… 没工作,没房子没车。还好有一对双生女儿,和一个没有出去滚的老公。然后发觉自己没有经济独立喔,如果万一*摸我的头*双喜爸爸有什么冬瓜豆腐,那… 我不是… *冒冷汗*

“老公,你的人寿保险有没有加保?!”

唉… 人到中年… 芳华正茂,哈哈哈…

*其实吓傻了*。

三心两意

天… 我知道我的人很拿不得主意,每做一件事情,想东想西,问天问地。但是想不到连决定一个template也这么多心。

其实我已经很喜欢现在这个版面了,可是还是老觉得应该还有一个更好的。还好当初找老公的时候不是这样,否则怕到现在还是老姑婆。

也说不上为什么想换版面,太情绪化了,有没有可以随心情转换的版面?好像以前我见到一种流行戒指–mood ring,戴了上手它会随着物主的心情转换颜色 (看心情戒指如何感应心情变化,点击连接,英文中文翻译)。

有时觉得这个版面太棒了,清爽怡人。但是有时又觉得它… 天!好闷… 比梁朝伟在人间道里更闷死人。

所以有时你发觉双喜妈妈的部落格版面又换了的话,请也不要搔头不要多问,因为分分钟双喜妈妈问回你:“是啰,为什么我一直换版面的咧?” 到时你比我还要搔头。

是酱的了,一天换几十次,换到有一天手断了才不换,也不一定,还可以打电话给肥仔叫他帮我换,哈哈哈…. 有够无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