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死你妈

原本的计划是十点的时候,我带小朋友们去睡觉。等她们睡了之后我出来,吃夜市买回来的辣死你妈(nasi lemak, 椰浆饭),然后等十二点看国庆烟花(我家不错,可以看到bukit jalil放烟花。而且前方地平线不知是那里,有什么喜庆日子也有烟花好看)。

但是太累了,和孩子们一起倒头就睡。等听到烟花的炮火声,我已经睡得很甜,听到也起不来了。但是起不来是起不来,心里头清醒,想着厨房还有两包辣死你妈等着我,不但想着,而且还知道明天起来辣死你妈可能就变酸了。但是还是敌不过睡神。

不知睡了多久,忽然醒来,听见外头的车来往频繁,以为已经清晨。想想再睡,又不能再入睡,而且那死鬼辣死你妈又钻进脑子。还是早点起来吃早餐吧,希望还没有坏。

起身出睡房一看钟,妈的!才四点!苦命就是苦命,想睡久一点都不可以,平时两点睡九点起床,昨晚十点睡,现在四点起床,七个钟头准时清醒。

到了厨房看见装辣死你妈的袋子绑了起来,咦?老公还真有心,绑好了不怕老鼠吃了。拿了汤匙提起袋子,怎么这么轻?打开一看!冬瓜!老公把两包辣死你妈都吃了!喂!你不是病了的咩?

好了,没有辣死你妈吃,就写部落格,但是也不能久写了,因为双双出来找人了,她说:“I so clever girl, I found you.” 当然。

形影不离

两个小朋友整天是形影不离的,每天一张眼第一件事 – – 找姐妹。有时一个早起了出了睡房,另一个一起来就问:“Where’s my jie jie/mei mei?” 然后才问爸妈在那里。

不记得她们什么时候发现对方的存在,只记得她们才几个月大的时候,她们那对分别十三点和十三点零五分的爸妈,很怕她们不认得自己的姐妹。每次一有机会就把她们面对面的放着,希望她们有点沟通 – –

*右 – – 喜喜:“喂,你抄袭我的模样!”
*左 – – 双双:“是啊,吹咩?但是我改头换脸了一点点,没有一百巴仙抄完嚄。”

但是试了几次她们都当对方透明的,后来我们就“放弃”了。直到后来有一天发现,有人给东西她们其中一个,她们会问要多一个给她们的姐妹,大概是是会说话的时候吧,一只手拿着一样东西,把另一只小手伸出来,用有限的词汇:“One, jie jie/mei mei.”

其实以前我很怕双生儿的,因为双生儿大多很相像,让我觉得很诡异。后来怀上小朋友们的时候,我还是很怕的,怕的原因可能是觉得怎么照照镜子,忽然间镜子里的人走了出来。有一位朋友的双生宝宝很神奇,乍看很像很像,再细看有点不像,后来把宝宝一的照片左右反向,却完全是宝宝二的模样,完全一样。掉转来,反向宝宝二的照片,也是和宝宝一一样。诡异不?还好后来医生说我的是异卵双生宝宝,要不然不知要怎么分辨她们。

看着小朋友们形影不离,有点恶作剧,想把一个带出门,一个留在家,看看会这样。吃饱撑着没事干。

网上的外遇

漫游部落格发现这个题目 – – 歪论人生: 歪论-外遇

里面有几行文字:

要是一个人在现实生活里已有一个恋人了
可是还在网路上他还在网路上又有另一个恋人
这样算不算是有外遇呢??
还是讲
这根本就是两件事
完全是没有关系的
因为一个是现实的世界
一个是网路上的虚拟世界

我的一点看法(想留言,但是不如益自己的部落格:mp:) – –

说白一点应该是没有肉体接触的网络外遇算不算是背叛现实生活中的伴侣吧?对我来说肢体上有没有接触都好,这都已算是精神上的出轨了吧,就像老掉牙的剧情片里说:“你得到的是我的人,可是得不到我的心。”

试想一个有网络外遇的人和另一半说:“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 先听坏消息是:“虽然我的心不再爱你,但是我的人还是爱你的。” 先听好消息的说法是:“我是爱你的,我不会离开你,虽然我有外遇,但是那不过是在虚拟的网络中而已。”

去年见过这样的例子,一位朋友把她和另外一位网友的ICQ转给我,字里行间明显的看出他对已婚的她有意,而她因为寂寞,反正是网络上的交往,没有手尾吧,她对他在虚拟世界里调情起来。我看了依猫问她那不是不忠吗?她说:“我又没有和他上床。”
:mstun:
说实在的,现实生活中的外遇和虚拟网络的外遇,我看不出有什么分别,灵魂不在了,空有一幅躯壳,还要来干吗?

也不是不对

昨天回爸妈的家,在车上小朋友们分左右,相安无事各自坐在她们的儿童车座,我终于“升级”坐回前座。

半路上双双叫我:“Mommy, mei mei dig nose!” 噢,打小报告。我头也不回的对喜喜说:“喂,不要挖鼻孔。” 双双又说:“Mei mei still dig nose!” 轮番打压。我回头看着喜喜:“喂!叫了你不要挖咧!”

喜喜把手放下来:“I no 挖, I only put finger see got booger or not.”

公公的逻辑学提升到另一个境界了。

红糟鸡肝(胭脂凤肝)

姜丝(爱吃多少就放多少,爱切多幼就切多幼),热油(或麻油),下姜丝爆香,下腌好的鸡肝,快炒,加水(爱喝汤多加一点,不爱喝汤加一点炒干的),喜欢的话加点红糟酒,没有红糟酒也可以用楠酒,或红酒米酒。加盖待滚收火,如果怕鸡肝不够熟(有些人怕见血),就给滚久些。

好了,趁热吃 – –

胭脂凤肝(红糟鸡肝)

好吃好吃,吃得满身大汗,有点像坐月子的样子。

胭脂凤肝(红糟鸡肝)

刚好回家吃饭,煮了一锅带回去,爸直说好,妈嘛…. 如常,“这么多姜。” 我少放你又说我少放了。“这么多红糟。” 我少放你又说我少放了。 “不够咸。” 你来煮。

一山不能藏二虎,一厨不能容二妇。

后记:刚刚在网站上搜寻到这个 – – 红糟 Red Vinasse 红糟是绍兴酒的酒糟,具有独特的香味,及天然的红色色泽,富有丰富的营养。 具有降低胆固醇、降血压、降血糖及防癌等特殊功能,更有难能可贵的天然红色素,是珍贵的美味健康天然食品。
窃喜。

For English version check out The Cook Blog.

今夜不设防

不管了,已经大半年没有开斋了,今晚豁出去就醉那么一次。

自去年做了几次红酒面线红酒鸡之后,已经很久没有再煮这两道点心了。当时吃了老毛病又回来,结果只好光用想来解馋。

但是想了这么久,不能忍了。加上妈刚给了我一盒红糟,再加一点红糟酒,腌了一盒鸡肝,晚上加姜丝煮来当夜宵,唔~~~ 嗅到那酒糟都会醉,嘻嘻嘻… 也只好赶着现在吃了,要不下个星期说不定验了胆固醇回来,又什么都不敢吃了。

红糟鸡肝

明天再上制成品照片,希望我还保持清醒记得拍照。

煮饭婆和煮饭佬

家里有Astro,可是看的时候不多,大部分的时间给小朋友们看卡通光碟(没有订购卡通台),不让她们看的时候呢就大家都不许看,除了爸爸要看足球,妈妈要看CSI。

等到晚上小朋友们睡觉了,那才是我漫游频道的时候。这时间大多都是重播的节目,最喜欢的是Travel and Living频道,看煮饭婆和煮饭佬教怎么弄好吃的,偷点心得。要不看看美食介绍,没得吃有得看也好。

到目前为止观看了好些烹饪美食节目,最喜欢的是
>> Ben O’Donoghue and Curtis Stone(Surfing the Menu), 帅哥教煮食,养味觉又养眼哦,虽然有点肚腩,love handle噢,不介意。
>> Anthony Bourdain, 什么鬼都敢试的鬼佬,而且很有幽默感。他的书也很棒。
>> Jamie Oliver, 常有新点子,教的菜都很简单,就是有点大舌头。
>> Nigella Lawson, 噢….. :mlove: *醉了* 我最最最喜欢她了,一个爱吃,喜欢牛油和甜食,丰满,很有风情,连女人见了都会酥了半边的美丽女人,有时节目中对镜头来个飞眼,噢….. 倒地不起。我是男人的话我要这样的老婆。也是味蕾和视觉都照顾到的节目。
>> Kylie Kwong,还不错,我在她的节目学会炒饭。但是有时受不了她的有机饮食,事关我不是那么“有机”的人士。不过今天买菜的时候还是买了两样有机蔬菜,因为比较下,有机蔬菜还比普通的蔬菜便宜了些。是,又算死草了,没办法,菜钱要“落格”一点买奢侈品。

不喜欢的有
>> Keith Floyd, 嗯,觉得他很…. 怎么说?广东话说“涝埽lao-sao”,太随便,没有手尾的意思吧。而且,而且,又老老又没有头发,看他站在风大的地方,那几缕头发在风中孤零零的摇曳也怪可怜的(天,不要以后报应,我要红颜白发咧,不要秃头咧)。
>> Iain Hewitson,他的节目Don’t trust the skinny cook让我的感觉有点是和Anthony Bourdain叫阵的样子。

不过以上两个厨子除了不养眼以外,他们的节目也没有什么特别吸引我的地方,但是更重要的是 – – 听他们俩说话很气喘咧,一个是年纪大,一个是胖,说起话来上气不接下气,我听得有点担心他们随时会断气。

不过他们两个还是比阿鸿好,阿鸿很… 很什么?大抵是错把炒菜的油涂了上头,把勾芡的玉米粉搽了上脸吧,不像男人。

噢,我想念方太,眼角弯弯很慈祥,妈妈的感觉 :mh1:

写完之后,觉得自己的口好损 :mp:

随笔

读了报纸有一点问题和想法 – –

1, 为什么冥王星会被从太阳系中取消?连行星的排列也要搞政治?为什么她不算是行星?围着太阳转了这些年,忽然在1930被发现有她,忽然间过了七十六年,莫名其妙的像姨太太那样被休了。有没有不那么科学和技术性的解说,让我这个八丈金刚明了明了?

2, 拿督斯里拉菲达“对外资说拜拜”的言论,让我觉得我们好像在“吃饱卖包”。然而我们“吃饱”了吗?丹斯里钟廷森说的话又让我不其然的想到“蛋糕的骗局”。

3, 昨天傍晚的倾盆大雨搞到处处淹水,还有人为了倒塌的树而受伤受惊。所以以后下大雨,怎么清凉都好,头不再痛都好,不要拍手笑说谢天谢地,因为有人不能及时回家,有人的家会漏水。谨记,慎记。

手提袋

我妹妹来KL的时候买了一个很漂亮的手提袋给我,粉红色有一朵同色的花在上面。可是到现在还没有拿出来用过,什么原因?给掠夺案吓怕了。

原本我已经很少用手提袋,用的话都是用来放小朋友们的水瓶,和她们的点心和湿纸巾等等。钱包换了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card holder,放进牛仔裤的后袋,反正没有用手提电话,轻装出门。我想嘛就算手提袋里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要真被抢,就放手给了去(虽然老公说本能反应,如果有人真的出其不意抢的话,被抢的人会很自然抓住不放)。

但是自从新山柏伶花園的程嫊妗被掠夺者杀害后,看来真的连手提袋也不能带了。看报章的报道她是用back pack,难抢嘛,掠夺者就先砍人后抢,心寒。

最近一次带小朋友们和姑妈出门,因为要去SS2办些事,我干脆就穿cargo pants,除了两个Avent水瓶让小朋友们自己用姨姨买的小袋子背着,其他的所有东西大自相机(Powershot A95也不是很大啦),小至唇油都放进袋子里。

唉… 因为掠夺案频繁,出门穿到好像肥婆酱,还减什么肥啦…. 还漂亮什么啦,保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