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穿洞/懒惰面包

噢~~~终于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了,好了好了,我的头痛也可以好了。

看小朋友们在做什么?


躲到桌子底下去了。


懒惰妈妈做的懒惰面包 – –

懒惰面包

面包搽美奶兹放肉松,比Breadstory的还好吃。

后记:一天四个posts,真的是blog lao-sai(diarrhea).

外国人

上星期夫姐拿假带小朋友去血拼,我们就在One Utama的Shogun吃自助餐。吃着的时候听到餐厅播着日语歌曲,其中一首是刘若英唱中文版的“后来”。我一向很喜欢这首歌的旋律,日语的听来是另一种感觉,因为不懂它歌词的意思嘛,纯粹音乐,留下比较多想像空间。

小朋友的姑妈看很多日剧和韩剧,她听了几首就说着好像是日剧主题曲专辑。我说不如叫个waiter来问问看啰,招手叫一个站得最近的,问他可不可以问一问柜台正在播放的是什么专辑。

谁知道他只是一脸笑的“Yes, yes, yes.” 姑妈重复一遍,谁知道这次他做一个“请用”的手势说:“You can go choose。” 我和夫姐你看我,我看你,才发觉他根本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哈哈哈….. 原来Shogun里的waiters都是外劳。

真的,后来我们看来看去,只有收银台后面三个是华人和马来人,其他的都是外劳。

哎,想到去咖啡店的时候也是,因为有些咖啡店的外劳很醒目嘛,比如我爸家附近的咖啡店外劳懂得说广东话,和他们说“薏米冰,板面要幼面加江鱼仔”立刻懂,就take it for granted(中文这句怎么说?),到其他的咖啡店也这么点啰,谁知道有些却是新手,听不懂。搞到后来每次去到用外劳(那一间不用外劳?)的咖啡店,唔,不会点茶了!在那里看着那摆明不是本地人的脸,不知道要和他说什么话好,结果一轮嘴“薏米冰 barley ice 烘面包两件 roti bakar tua….” 什么嘛?

和我说有什么行业没有用外劳?很多驻家妈妈也要用到外劳啊,连以前开在我爸蛋糕店隔壁的修摩托车店也请外劳做修车师傅嚄。忽然间想起夫姐工作的银行。银行没有是吧?也不是啊,清洁女工是外劳。麦当劳有没有?

唔~~~ 外劳无处不在。

你写这么多做什么?

读了光明之窗 – Brightness Window: 你写这么多做什?之后,想起我也常被问起。现在还好,少多了,起码也已经写了两年有多,身边的朋友也都知道答案了。

写这么多做什么?

原因很多 – –
>> 纪录小朋友的生活,
>> 纪录自己的心情,
>> 怕有一天自己老人痴呆什么都不记得了,仇家这么多,人家乱乱讲什么都可以,
>> 怕一下子死去了来不及写自传,这么多姿多彩的人生从此人间蒸发了多可惜,
>> 等等。

但是敌不过一个原因,就是 – –

我喜欢读我自己写的部落格!

这个原因够好了吧!真的,说我自恋也好,什么都好,我喜欢重读自己写的文章。重读自己写的部落格的好处是可以经常反省,好的事给自己一个肯定,不好的事给自己再次告诫。还有呢就是自己善忘,很多事情若不是重读旧稿,真的已忘记了。要不就是煮菜煮到不知煮什么好,看看自己写的食谱也不错。

真的,谢天谢地有部落格,要不然这些写得这么好,寄去报馆人家又不用的文字不知道要放去那里。
:etgreen: *这个是earthtone来的*

后记:其实不完全是酱的啦,另外也希望有些比较另类的答案。与另外一个也很喜欢读自己写的部落格的人共勉,肯写,会写,喜欢写,真的是超爽的事。
:mlol:

当海鲜大减价的时候…

我家附近的南太平洋海鲜楼(PJ State Lotus Cineplex and Restaurant的后面),每年有三个月的海鲜促销活动,叫着“海鲜欢乐时光Seafood happy hour”,每天傍晚七点之前,晚上十一点之后,所有海鲜30%折扣,龙虾除外,一口价RM138一只(忘了多少公斤)。

这间海鲜楼我和老公拍拖吃到现在,吃了十四五年,吃到老板头黑到头白,吃到他认得我们全家,有够久的了。从七月开始老公就问我要不要吃海鲜,可是就算30%也不好常常吃嘛,很容易扑街的。

对我老公来说要我开心只有一个法子,就是带我去吃。但是他没有发觉自己的老婆已经因为没有喂人奶所以吃得少了;还有要减肥。所以每次一看老婆很moody就建议去吃自助餐。我上个月开始到几天前情绪很低迷,所以自上个月开始,他差不多都带我和两个小朋友去南太平洋吃螃蟹。

他自己本身不爱吃,只会吃蟹钳,而我最不爱吃蟹钳,只钟情蟹身和壳里的膏,对了,他也不爱吃蟹膏,我们是吃蟹的天作之合。所以每次都是点两只,他吃四只蟹钳,其他的我包办。他吃得很快,吃蟹钳嘛有什么功夫?吃完了他就带小朋友去周围走走,等我自己好像疯婆子一样大啖。两只螃蟹再加两个小菜连茶水,三个饭免费的,才一共RM50左右(如果出去购物中心,随便一间餐厅吃一顿也差不多这个数目,老公说还没有海鲜咧)。

所以上个月我们吃了四次(最后一次是Earthtone来访的时候),这个月的月头我们去了一次,后来姑妈请我们两公婆,又吃了一次(那次她点龙虾)。小叔小婶回来的时候,又分别去吧生和Tropicana的PJ Seafood吃了两次。

所以这两个月当海鲜大减价的时候,螃蟹快从我耳朵爬出来了。

不只是从耳朵爬出来,我也几乎要“横行”了,也大抵是螃蟹的关系,我才这么“横”的给姻亲下马威吧。善哉善哉…. 下来的日子要学回走直路了。

Jesslyn搬家

刚刚收到Jesslyn的依猫,她是这几天来继Domestic Goddess之后,从Blogger“搬家”到Wordpress。噢,她病了,说没有时间通知朋友,所以我这个鸡婆的人又派上用场了。

之前是Earthtone, 后来就Careless mum和她的中文部落格点滴,Vien也是用Wordpress,可是忘了她之前是不是Blogger user。

这只是我的小圈子里的妈妈们,想来应该还有很多博客换去WP吧。

补记:Jesslyn说她先是从Blogger搬去Blogger Beta,然后中间出事了,很多张贴无端端不见了,又找不回,好像Domestic Goddess也有这样的经验,但是她的无端端出现回。

有谁知道怎办吗?知道的话帮帮忙哦,有机会见面请喝teh tarik。

可爱的宝宝

昨晚和Earthtone通电话的时候,她说有一组子衡宝宝的照片拍得很好,我是急不及待死催她快点上载。今早起来开机第一件事到她的的部落格看看,果然上载了!哎哟…. 超口爱哦…..

看着子衡开心的样子,想起前个星期蛋头俩夫妇带小天行者来我家拜访的时候。子衡和小天行者很像,都是块头大大,有点牛牛的模样,两个都很会笑,逗逗就笑了,不像我那两个,小姐矜持的样子,好难逗笑。

后来蛋头忽然问起子衡怎样了?我一时想不起,什么怎样了?一两秒才记起蛋头是问子衡几个月前做过手术后,复原怎样了。

看?时间真能让我们忘记很多事。我竟忘了子衡六个月前的手术!后来看回当时宝宝的模样,读回Earthtone纪录他的Craniosynostosis Diary (颅缝早闭:颅是指颅缝过早闭合,常发生于出生前,会导致头颅畸形。),啧啧啧…. 当时的担心竟已经好像烟消云散了。

觉得真神奇,三个月大的时候,竟上过一次“战场”,而他自己懵懵懂懂的,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上个月见到宝宝的时候,头发已经相当长,已足够遮住那从左耳到右耳的Z型疤痕,想来他的父母当时多么的难熬。

precious宝宝,姨妈妈sayang。

心情愉快

今晚心情超好。因为Earthtone回到新加坡了!Yeah!意思说她不用想宝宝想到哭,意思说我们又可以得空煲煲电话粥,意思说我可以不用叫老公安装Skype了,唓……. 不过怎么都好,她回到家最好。

另外开心的原因是星期一写给所有姻亲的依猫奏效了,虽然有点像泼妇骂街,但是意思传达明了。今天莎莉阿姨终于被接去二伯家一天,一星期一次也好两次也好,总算有人肯帮忙了。真是的,非得撕破脸皮,肉搏(?)相见才收到回应。

还有开心的事是 – – Earthtone说我用英文写的依猫写得很好哦。我的姻亲全是香蕉人嘛,所以我硬着头皮写了那封长长的依猫,复制一份给Earthtone。她说还以为我老公帮我修改过,哈哈哈…… 嘻嘻嘻……. 呵呵呵…….. 爽,还以为关了英文部落格我的英文会退步。

然后,还有,还有。前晚左右看见Statcount有这位朋友花了好长的时间读我的部落格,我常看见一些朋友花相当长的时间在我的部落格,但是这是最久的一位。我不知道他/她是谁,但是谢谢你在我情绪低落的时候有一些另类的鼓励 – –


虽然有点像伸中指,但这类中指我不介意。还是在半夜三更呢,什么事睡不着呢?搞到要读部落格消遣。

为庆祝我的开心,明天烘牛油饼干!!!

后来


后来 – – 刘若英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后来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桅子花白花瓣落在我蓝色百褶裙上
「爱你」你轻声说
我低下头闻见一阵芬芳
那个永恒的夜晚十七岁仲夏你吻我的那个夜晚
让我往后的时光每当有感叹
总想起当天的星光

那时候的爱情为什么就能那样简单
而又是为什么人年少时
一定要让深爱的人受伤
在这相似的深夜里你是否一样也在静静追悔感伤
如果当时我们能不那么倔强
现在也不那么遗憾

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
这些年来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永远不会再重来
有一个男孩爱着那个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