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蛋记之(前言)

刚读了妹子Earthtone写她生产子衡宝宝的故事,我脑海中飞快的复习四年前的往事… 想… 想… 想… 咻!还没有忘记。唔?我不是很健忘吗,看来往死门关转了一圈的经验还真叫人难忘。

去年好几位妈妈都分别写下了她们宝宝出世的故事,当时正值妹子大地音符怀孕的时候,我用英文写了自己的生产故事,却没有把它张贴出来,怕吓到大地音符。过后就丢在一旁,忘得一干二净。

现在小朋友四岁了,忽然间受大地音符的启发,看来是时候重以中文纪录下来的时候了。

可是从什么时候说起呢?唔… 应该是开天辟地的时候吧,我想…

>>生蛋记之(一)
— 老天…请给我一个宝宝好不好?
>>生蛋记之(二)
— 如愿以偿…我的妈!祈祷太多了不是?
>>生蛋记之(三)
— 孕妇最美…屁!怎么和书上说的不一样的?
>>生蛋记之(四)
— 砧板上的‘猪’…怎么‘宰’?
>>生蛋记之(五)
— 死神…耶~讨厌~别找我,人家有老公了,OK?
>>生蛋记之(六)
— 复原记…妈的!早知道选自然生产。

怎样?菜单吸引人吗?好像有点血淋淋…

周末一二三

前几天双喜爸的中学老友依猫来 – – 周末晚到他家大吃大喝 – – 屠妖节嘛。

见面的时候他第一句是‘生日快乐’,因为我和这个‘当今大马’的创办人同一天生日(赶快拉一点关系)。我生日当天他依猫来‘我不会忘记你的生日,除非我忘记我的生日。’

我和他不只同一天生日,而且他的太太也有一对双胞胎(外一章:三年前他开我玩笑说什么时候我再生一对双胞胎?我打趣他如果他太太生一对双胞胎的话,我可能也会再生。然后过了一个月他打电话给双喜爸‘喂,承蒙你老婆一句话,我老婆现在怀双胞胎了。’ 把我们惊得…),巧得不能再巧了。然后还有更巧的事在后头。


在双喜爸老友家大吃大喝是很… 饱,很饱的事,因为女主人的烹饪技术一流。像往年一样,她煮的咖哩羊肉,咖哩鸡,虾米三巴等等,还有最后杀死人的椰糖椰丝糯米香饭,把我和双喜爸撑得什么话也说不出。

然后还有沙爹,真的… 我好像很久没有这么吃法。可惜这次请的人很多,不能像往年那样打包,遗憾。


正在埋头大吃的时候,呃… 有一位每天部落格点击次数上万的部落客坐在我身边。我在想要不要拿一张纸出来,写下我的网址,请他指教。可是后来我想出名的人或许希望有点私人空间,我不应该怎么打扰人家不是?于是我只好抱着一点点低调的虚荣 – – 我和摆渡人黄泉安同桌吃饭。


也是正埋头大吃的时候,见到一个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大门,和主人家握手寒暄。吃了赶快进屋里和这个师父打招呼。后来有点后悔,啧… 觉得自己不神秘了。不过还是有一点点低调的虚荣,因为他向其他的朋友介绍我时,我听到他们说“噢…双喜妈妈!” “噢…. Twinsmom” “你的部落格很好笑。” 有没有比‘很好笑’更好的赞美(好像有点贪心?)。


大吃大喝后捧着肚子找地方坐下,然后见到另一副熟悉的面孔 – – 另一半的旧女友。然后更巧的事来了,她也有一对双胞胎。也就是说昨晚的家宴有三对双胞胎,都是女孩儿,华,巫 印各一对。你说有什么比这更巧的事?很马来西亚是吧?


昨晚待到十二点多一点的时候,才感觉到食物算是消化完了。然后双喜爸一声‘出去买烟’,回来得时候带回汉堡包一个。结果昨晚睡觉的时候一直做梦,一直梦到吃。看来下一个星期的份量都在昨晚吃完了。

旧地

今天出去办点事,把孩子托给家婆,然后从家附近的火车站搭火车到布特拉站下车。那间公司在旧联邦戏院附近,火车站下车后就循着依斯迈路走出大路。

在火车站下车后,觉得周围的一切是多么的熟悉。以前双喜爸的公司就在The Mall 后面的共管公寓里,而我就在靠近Wilayah的大厦工作,每当放工后我在国家银行站搭火车到布特拉站等他放工,然后一起再从那里回家。要不呢就在国家银行站等他,那时没有手提电话。因为布特拉站上车的人不多,他会坐在同一个车厢固定的位置,待火车开到我看到他就上车,没有的话就等下一趟。

如果当天他有超时,而我又没有急着回家,我就要偷偷(说偷偷其实是装得理直气壮‘我是住这里的’的样子)越过共管公寓的保安,到他公司隔壁的阅读室读报纸,等他放工。要不就到The Mall 逛逛,等他一起吃晚饭。

那车站附近有些许树林,有棵广玉兰长在其中,因为曾经有一晚我们走到车站时,我嗅到淡淡的广玉兰花香(Magnolia)。

真神奇,想起往事,那迷蒙的烟霾竟添了一点浪漫。

*好了,这次开了留言功能,免得有人抗议 :mp:

甜嘴巴

喜喜过来说她要喝牛奶,我说不可以,一小时前才喝了,现在又要?家里没有养奶牛噢。

她很失望,转头回去睡房和双双游嬉。过没多久听见两个嘻嘻哈哈的闹得很乐。

忽然间喜喜又过来,攀着我的手说妈咪,妹妹很爱你哦。我听了很高兴,说我也爱妹妹。她听了笑笑就走了出去。

没多久她又回来,这次给我亲一亲两颊,然后说妈咪很美丽,妹妹很爱,很爱妈咪。哄得妈咪心花怒放,脑袋一团浆糊似的,然后抱她坐在膝上亲亲。

然后她捧着我的脸,很认真的说,妈咪,我要牛奶。

原来… 无可奈何只好答应她。然后她很高兴的跳下跑着出去和双双说,姐姐,姐姐,yes!妈咪给牛奶!妹妹so clever girl。

被骗了。

记得我们有约


歌曲:记得我们有约
歌手:叶欢
专辑:记得我们有约

当阳光照亮心上 温暖了每个梦想
总会想起你是我的那片云
是不是路正远 是不是会改变
我的心一如从前
当灯火渐渐熄灭 忍不住多看你一眼
那条最初到最后的地平线
带我走过旷野 带我走出黑夜
给我爱给我思念
记得我们有约 约在风雪另一边
所有的心都睡着 还有我们迎向蓝天
记得我们有约 约在日出那一天
就在深夜的终点以爱相见

*这首歌是TengYong寄来的,谢谢噢。

写一首歌给你

双喜妈妈 - - 宝宝和妈妈
三十八年前的今天
母亲经过十多小时的痛生下了我

感谢母亲给我
健全的四肢和健康的体格
美丽的眉毛和眼睛
漂亮的鼻梁和嘴唇

感谢父亲给我
正确的家庭教育
培育我独立思考的能力

感谢他们许我的一片书海
让我自小在字里行间游戏
有一个与众不同的童年

感谢他们对我的包容
一次又一次原谅年少时的任性
鼓励我从错误中学习

感谢他们为我做的榜样
让我觉得晦暗时有盏明灯指引
当我觉得痛苦时知道甘甜已近

感谢他们给我的一切
抱歉我还不能让他们完全宽心
谨此,在生的一日,誌父母之恩

-~—-~—-~—-~—-~—-~—-~—-~—-~—-~—-~—-~—

写一首歌给你
词曲唱:梁文福
写一首歌给你,歌声中轻轻地。
轻轻地告诉你,一季节的美丽。
写一首歌给你,在耳畔悄悄地。
悄悄地告诉你,一世界的神奇。
写一首歌给你,唱出我的心意。
把欢乐的情绪,洒遍了大地。
把那绿草青青,把那细雨滴滴。
收集在琴声里,写一首歌给你。

女健(忘)将

前天和爸妈出去吃饭,饭桌上惠颉的男友就说起她怎么健忘糊涂。我们都在旁边阴恻恻的笑,他才和她走在一起几个月,不怪他不知道,他对汤门女杰的糊涂领教得不够深。当他说完了惠颉怎么忘记带东西出门,我爸才慢慢说:“那个没什么啦,阿妈昨天才烧焦毛巾。”

然后我们个个都准备的看惠颉的男友掉下巴。果然,他看着未来丈母娘,下巴挂了下来:“怎样会烧焦毛巾?!”

我妈用旧毛巾抹桌啊,太油腻了就烧了锅水,放了些许洗衣粉,水烧开了就把毛巾搁进锅里,让它们在热汤锅里互相了解,然后自己就去忙别的事。后来在客厅嗅到一股烧焦味,她就想是不是邻居烧焦饭了,压根儿忘了自己厨房那锅洗衣粉焖油毛巾。

不知过了什么时候,她才如梦初醒,噢!毛巾!赶快进厨房往灶头一看,锅里的水早就干了,毛巾正嗞嗞着响,都焦了。我爸从房间出来问我妈:“好像有人烧焦什么?” 我妈讪讪的笑:“嘿嘿嘿… 我烧焦毛巾。” 我爸也没有什么惊喜,噢,没有烧掉屋子就成了。

当惠颉的男友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双喜爸就接着:“阿妈嘅咪算犀利。老婆,上!”

然后我又再重复一遍忘记锁匙的故事。那时我们还没结婚,爸妈去了外坡,我看店。末了关店,双喜男友来载我回家,锁了门把锁匙从铁栅门的上方丢进店里,拍拍手走了。回到家双喜男友问我吃了没有,我说喝了茶…然后忽然间想起其实茶没喝到,因为那锅开水到关店的时候还在灶头上烧着。

怎办?锁匙都丢回进店里了。双喜男友抓了条长棍和我又回到店去,然后两个人又爬又跳又挑的,硬是把锁匙从铁栅门的底下挑了出来!*抹汗* 开门进厨房看,当然,水早就回祖奶奶家了,那锅… 没有黑,但是我们也不敢碰,也不敢问它觉得怎样?热不热?要不要洗把脸。悄悄的把火灭了,静静的溜了,反正我也不多回来,它认不得我。

当然末了我也添上其他的糊涂事,失踪的蛋黄啊,下热油锅啊,二五仔莲蓉包啊,和黑黑名牌锅。大家得空就看看,学习学习 OK?

呜呜呜… 我老了怎办昵?

多二十年…
双喜妈:“怎么巴刹猪肉档案上的猪跑了出来?”
Jason:“安娣,是我啊!Jason啊!肥仔啊!”

快乐的圆舞曲

这是以前激荡工作坊的歌曲(如果错了,请更正,十多年了,真的忘了),谁作曲,作词,演唱都忘了(连曲名也忘了,大概是酱吧),但是旋律还是记得。互联网上找不到这首歌,如果有谁找到请通知噢。

快乐的圆舞曲

来跳一首快乐的圆舞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来唱一首快乐的幻想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花正好,月正园,人迟疑,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黑的发,红的唇,情如丝,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来跳一首快乐的圆舞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来唱一首快乐的幻想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交给你请善待我的心,
不知道那一天我会逝去,
交付我我不会不珍惜,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啦…啦…啦… 啦…啦…啦…

空等待,无花时,空折枝,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不开心,不愿意,不迷痴,
不知道那一天会逝去,

来跳一首快乐的圆舞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来唱一首快乐的幻想曲,
什么时候这一切都会过去,

等待你一辈子可允许,
想念我,抓紧我,可愿意,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着你,
不管它什么都失去,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着你,
不管它什么都失去,

口拙

学妹打电话来,叫我双喜妈妈。听了直笑,因为校友论坛我的昵称是双喜妈妈。她一向来叫我宁霄姐,忽然间冒出昵称,就知道她在校友会的论坛打了转来。

不单是学妹和我一样来自同一间中学,她的姑姑也是我们的学姐,还是校友会的委员之一。学妹说这个周末是坤中之夜,在天后宫举行,问我去不去。我一听就说:“我才不去,去还不给人围攻?” 她听了笑傻了:“你怕的吗?你不是很勇敢的在赞成吗,还写呢。”

我说,写,我很会,可是说,我不行。哈,对我来说那可是鸿门宴啊,哈哈哈… 再说这是我的部落格,是我抒发感受的地方,我也只好在这里写一写好了。面对面争辩?我胆小如鼠呢。

想来不尽叹气,心灵,可是口拙,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