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囊

上星期四和一间美容中心约了星期六下午面试,电话中问清楚了公司地址,在KL Plaza。

星期五又来电话改了日期,星期二(今天)上午十一点。

准时到达该公司,职员竟说面试地点不在KL Plaza, 在Plaza Berjaya!负责面试的人也在那里,但是…不过…负责人会在下午三点半回到KL Plaza,问可不可以到回来。

想想,也只好这样吧,反正小朋友也托了去二伯家,也不差那几个小时,猫书局吧。

午饭时间双喜爸下来一起拖拖手去老地方吃饭,看下午场电影(就是金河广场顶楼的食堂,杂饭的菜多到不知道要选那一样好,兼常播放周星驰电影的地方)。一点半双喜爸离开后,继续猫在书档读好消化,两块钱一本的言情小说。

读完四本小说,时间刚刚好,又踱回去KL Plaza。

刚才的小姐不在,另一位小姐竟然说面试地点在Plaza Berjaya,不在KL Plaza!!!说我没听清楚!!!我据理力争说刚才已问得很清楚了,她抱歉的说刚才的小姐搞错了地点,请我轻移莲步过去Plaza Berjaya好不好。

我没好气的问肯定吗?她说负责人在那里等着。好吧,就当着运动吧,从KL Plaza走过去Plaza Berjaya说远不远,但却也不近。可是才出了KL Plaza,竟下起细雨,走到Lot 10门口雨势渐大!想想…

他妈的,放他们的飞机,我回家睡觉。

东南西北

妈来电话…

“明天我和你阿爸去槟城。”

“哗,这么风骚?现在北上,周末又南下。”

“是咯,还会去关丹咧。”

“哗哗哗,北上南下东游噢。”

“是喔,还好不是西去。哈哈哈,归西。”

“那你不用急,西去嘛,迟早的事。”

“那我先去吉胆岛意思意思先。”

百无禁忌。

生日快乐

博记师奶给小朋友设计了一张漂亮的生日贺卡,还有饼干噢,非常谢谢。


虽然今年没有给小朋友们办生日会,但是也过得‘多姿多彩’噢,因为寿星女之一喜喜病了- – 肠胃不舒服,晚间呕吐,兼伤风咳嗽。双双还好,只是一点咳嗽。病得五颜六色不算‘多姿多彩’?

所以今天的节目第一站就是拜访诊所。医生吩咐只可以吃清粥,所有油腻,奶制品都不可以吃,包括她最喜欢的牛奶,当然还有蛋糕!哈!

嗯…但是她的妈妈是很叛逆和另类的,所以决定…‘舞照跳,马照跑’,只限今日,今天过后实施‘清粥令’。所以傍晚我们先去买蛋糕。

千挑万挑结果还是挑一个最多樱桃的黑森林蛋糕*翻白眼*,还买了杯果冻,小朋友你一口我一口分享。买了蛋糕到KFC,喜喜先到厕所吐一番,把之前的果冻吐了出来!唉…结果又没人事的继续吃她心爱的鸡腿!算了,吃吧,不吃一点东西,待会儿拿什么来吐?关一只眼,闭一只眼。

反观什么事都没有的双双,还是像往常那样 – – 吃斋,专攻薯泥和沙拉,鸡?可有可无。

回家之后吃了药,再吃几口清粥,然后切蛋糕。喜喜很憔悴*心痛*(不要紧,一个星期后就没事了)。

大啖樱桃。

过后又吐一番,把刚吃的粥和樱桃又吐回出来!不过刚才吃的鸡不见踪影,跑了?走鸡。

还是算生日快乐,因为只是一个如如此这般,如果两个都这样就更糟了,是不?

挞(粤:taat3)

双喜爸驾车经过家附近的幼儿园,忽然问起:

“喂,依两个要读边间幼稚院?”

“吖?嗯,‘达德’咯,重有边间?‘达德’平嘛。”

“唔喺平唔平嘅关系,係好唔好。”

“哦,间间都差唔多一样啦,你旧摆咩读个度,几好啊,你都无点走样。”

“咩?‘达德’,到唔清唔楚啊。”

“咩?间幼稚院咗咁多年(三十多年)重好稳正吖。挞得吗,话明个度读出来嘅细路哥个个都好挞得极都唔会坏嘅。”

“阵间傻咗啊。”

“无啊,你都无傻,重到好硬净嘛。”

驾车的人洋洋得意:“咁又真係到好硬净嘅…” *贼笑*

不解。

过了几分钟…“咄!细路哥面前唔好乱咁讲野。”

驾车的人依然贼笑,咄!:mstare:

酱又真的没有傻去,傻了又怎会娶到我昵?

还是…真的傻了才会选了我当老婆?

嗯….我宁愿相信第一个答案 *傻笑*。

四岁了!

今年没有打算给小朋友们做生日,不像往年那样邀请整村人等来给小朋友庆生。既不邀请当然也不做蛋糕,打算明天带小朋友出去买个小蛋糕,吹吹蜡烛就好了。

想起去年做蛋糕的乌龙事,还真佩服自己的危机应变能力 *又臭美了*。

明晚再上照片。

往年生日的张贴:
两岁生日
乌龙蛋糕(一)
乌龙蛋糕(二)
三岁生日

小朋友们的语言能力

小朋友们平时除了说英语,和心血来潮说说华语,也拜Dora The Explorer,阴差阳错的学会一些西班牙语。也算是‘三语并行’罢。(‘三语并行’原意是马来文,华文,英文)

到目前为止她们会的语言如下:

英语:1 到 100。
华语:零到十。
西班牙语:uno,dos,tres,cuatro,cinco,seis,siete,ocho,nueve,diez(我也会了)。

英语:Thank you,welcome,please,help me….日常用语都没有问题。
华语:谢谢,不客气,吃饭,装水,冲凉,换衣,五官,分左右(她们的妈在初中的时候才分清楚左右,到现在为止有时还会混淆,饭桶嗬?)。
西班牙语:Gracias,de nada, por favor, ayúdeme, delicioso,arriba,excelente…(还有一些连我也不会的生词)。

英语:所有形状和颜色,和比较。
华语:形状和颜色还不会,刚刚学会上下,前后,内外,高低,多少。
西班牙语:redondo(圆),triángulo(三角形),cuadrado(四方形),rosa(粉红),verde(绿),azul(蓝),rojo(红),amarillo(黄),pequeño(小),grande(大)。

小朋友们还会广东话,不过只会‘糯米鸡’。马来语也会,baju(衣服)和rotan(藤便)。

不管她们用什么语言交谈都好,听两个小不点用稚气的童音学大人说话,永远是最佳娱乐。

曾经有朋友说(她听专家说)双胞胎的语言能力发挥比单胞胎来得迟,因为‘专家说’双胞胎有自己自成一格的语言,她们会以双方所能了解的音节来沟通,因此以正统语言交谈的发展会比一般孩子迟。是么?那么这次专家又错了,应该说有对象练习进步得更快不是?

看来双喜还真是异数,起码专家撰写有关双胞胎的书里提及的种种现象都不曾发生在她们身上。想来也当然了,她们的妈做事都不按牌理出牌,自然她们也一样了。

在找有什么日语节目给小朋友们,让她们学会日文,那么替双喜爸翻译PS2电玩的‘重任’就可以传给她们了,就不用我这三脚猫来凑合了。

变色

和Earthtone聊电话…

“小朋友们终于学会中文一到十,起码分得出中文,英文和西班牙话。”
“怎样?”
“以前只说英语one,two,three。要不然就西班牙语uno,dos,tres。”
“嗄。”
“现在我和她们说华语,她们就伸手指算一,二,三到十。”
“哈哈哈”
“我唱中文歌她们也伸手指算一到十。”
“不错吗。”
“觉得很失败咯,从小和她们说着来都不肯说,现在看电视和电脑就会了,我竟然比不上电视和电脑。”
“当然啦,电视电脑的节目多姿多彩,人家会变色,会唱歌,会跳舞,多么吸引人,你会什么?一副晚娘的面孔,闲啦。”
“什么?我也多姿多彩OK?我也会变色。”
“嗄?”
“我的脸也很多变啊,只要她们站在我的面前,有时给气到脸上黑线直冒,呕到变成绿色,瘀到变红色,七彩纷呈,有时还给她们的‘特别表演’吓到变成白色咧。”
“噢,果然多姿多彩。”

只要她们够淘气,我的脸就可以随时在一分钟内变成彩虹般‘亮丽’。

二三事

自從上星期四更新張貼後, 星期五本想’追蹤報導’,可是打開了部落格平台,腦海里空白一片,根本沒有心思去組織文字.加上 Window IME 似乎出了問題,用簡體打字沒兩下就當掉.用繁體呢…不能設定模糊發音,現在正痛苦的尋找z/zh,c/ch.當然可以使用小蒙恬手寫板,但是一個時候沒有使用,又見生疏,好些字竟然要想兩三秒才想起筆劃!嗚呼哀哉!

但是怎都好,努力的寫下幾句。请不要奇怪简体和繁体交接,如果有人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他妈的IME会让我的火狐和IE当掉的話,無限感激(不止浏览器当掉,连其他有用到IME的Programme都一起当够够*尖叫*).

(又还好有肥仔,热线电话说舍IME键盘,改用quanpin键盘,果然好多了,虽然还有点笨拙,但是依我聪明的猴智应该很快没有问题,但是还是喜欢IME的智慧。谢谢肥仔)


关于阿姨的手术...
动手术是为了纠正她颈后的脊椎,主治医生说成功率是90%,所以阿姨答应开刀。可是开刀后发觉微血管长了在脊椎附近,如果手术继续恐怕会动到血管,所以只能清除了累积在脊椎处的'聚积物',昨天做了CT SCAN,还不知道下一步要怎么样。

手术后的第二天早上,阿姨又经历小中风,右边的脸挂了下来,说话不清,吃也有困难,但是还好,还不需要插食管喂食,人也很清醒,手脚也都有感觉。

但是心里还是有点烦躁。


昨天终于见到三个星期来的第一粒正常鸡蛋。对嘀,三十粒鸡蛋只有一粒是单黄,其余的都是双黄。


收到大家的依猫问候,谢谢你们的关心。没有依猫我的我也知道你们偷偷摸摸的关心着,嘿嘿嘿…总之,谢谢你们。:mh2:

(高兴不?终于更新张贴了。Earthtone心想“hao-lian lar。”)

手术

经过检查和扫描,证实莎莉阿姨的脚行动不便是脑神经的问题,不是脚骨的问题。详细情形我不十分明白(牵涉太多医学名词,而且还是英文),听主诊医生解说的是双喜爸和大伯,回来简单的说就是颈后某个神经组织阻塞,‘上层’意识不能‘下达’,所以造成莎莉阿姨的脚不听‘上头’使唤。

医生说开刀纠正(颈后),然后再经物理治疗,她应该可以在手术过后的一两个星期内用拐杖行走。所以今天莎莉阿姨将在马大医院动手术。

希望一切平安。

注:莎莉阿姨是双喜爸的亲阿姨,家婆的妹妹(还是姐姐,不记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