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红簿

描红簿,小时的作业。簿子里是红色的字,然后小小的手抓着毛笔,沾了墨,战战兢兢的跟着红色的笔划,一笔一划的写。

小朋友们的幼儿园没有给功课,也没有书本,尽是玩,唱游,认物,填色。上星期和母亲聊天,她给意见,虽然没有功课,但是有必要让小朋友们慢慢养成做功课的习惯,不需要多,一天一点,固定的时间让她们坐下完成它。小朋友们懂得写她们的的英文名字,可是写的好大好大,差不多是算‘画’出来,至于要写小一点,控制不了力道。

想想,一天半小时的所谓‘功课’,把它当着游戏也不错。加上小朋友们对中文的认识有限,所以和母亲商量商量之后,我开始摸索怎么开始。

第一天我在练习簿写下一行一到十,然后让小朋友们跟着写。
描红簿
其实写得不错,虽然像被大卡车碾过。但是步骤太快,她们写得很吃力,所以另想方法。

后来想起以前小的时候描红簿,于是用红笔在格子簿上填上一丨丿丶,然后让她们跟着写。
描红簿
这个练习让她们控制力道,尽量把手腕的力维持在格子的范围内。

几天后,空了几格,让她们描红后自己跟着写在空格上。
描红簿

描红簿
有进步了。

每天花半个小时让她们描红簿,然后傍晚的时候用小黑板认一认中午写的字。给她们买支有小玩意的笔 – – 一个小小的印章,写完后可以把印章印在作业簿上,算是奖励。

慢工出细活吧。

抓笔

小朋友们的老师说她们不会抓笔,看看喜喜…

抓笔

抓笔方式是不像一般人的抓法,可是…OK嘛,字都写得好好的。至于双双…

抓笔

一般。

管她抓笔方式如何,写得好写得对就可以了啊。想起以前自己抓笔的方式也是常常被批评,可是字体好看啊。很多医生抓笔方式对啊,可是那字能看吗?黑猫还是白猫,会抓老鼠就是好猫。

遗失了记忆的钥匙

旧钥匙

曾经我们一家子住在一个一雨成灾的地方,每当下大雨的时候,大家赶快把东西往高的地方堆,然后坐着看水慢慢漫进屋里。当然第一次遇见水灾的时候是很‘瘀’的,还小的我们坐在桌子上光是哭,等邻居通知店里忙着的父母回来安抚。

也曾经经历过放学后涉水回家的局面,下了巴士看着漫漫黄泥水盖着了回家的路,在巴士站呆着,to涉水or not to涉水?身旁站着寄住在对门的男生,独中男生的制服白衣白长裤,他率性的一声不吭裤脚也不卷,冒着雨就淌水而去。他走了两步回头看看还站在那里发呆的女生,咦…尴尬年龄,人家穿着校裙,是很斯文的女生耶,犹疑。他抬头看看天,然后又开步走。

天很黑暗,雨不会那么快停,哇哩,赶快也冒雨跟着走,反正有人带路不怕掉进藏在水底的坑洞里。跟在后面看着他的背影,湿透的白衣看见男生的背心,唉…下雨天还顾着吃冰淇淋,也不怕感冒。(小插曲,没有后续发展。)反正往后的日子没有什么形象的涉水回家就是了。

不一定下大雨就淹水,有时也有意外 – – 水怎么不漫进来?所以我们就像买大小那样,看着天想这次买大还是买小,买定离手,决定要不要搬东西。当然也有被大雨偷袭的时候,上学的工作的回来一看!完了,什么都没搬,所有东西都在水中央泛舟。

多年来淹水淹去了很多收藏的东西,父亲的画,我的画(大量的水彩画和水墨画,都溶在水里流进了马六甲海峡,现在可能尸沉太平洋了),有纪念价值的独中课本(尤其华文),功课(高分数的华文作文,和抄到手断的历史),合唱团的歌谱,手抄的歌书,小学同学的信(最心痛,他是我小学一年级第一个和我说话的同学哎。)等等…

可能是这些遗失,在脑海里似乎也留了一大段的空白,唤不回许多的回忆。也可能是这些遗失,在往后的日子没有了收集或收藏的意愿,反正都已经遗失了一大段,也不在乎在未来少的一点回忆。

往事都在脑海的抽屉里,越久的越往角落深处藏去,手上收藏着的旧物就像开启这些抽屉的钥匙,没有了那几根钥匙,忘了那几个抽屉里究竟收着些什么,只能看着那标签着年份的锁遗憾。

非常未雨绸缪

双喜外婆:“本来想去新山。”

双喜妈妈:“哎哟,不好哦,水灾哩。”

双喜外婆:“是咯,现在那里都不可以去,猫在家里。”

双喜妈妈:“现在家里不会淹水了,高枕无忧。”

双喜外婆:“是咯,想到以前淹水就怕…现在我未雨绸缪…。”

双喜妈妈:“是哦,怕淹水怕到一搬搬到二楼,然后嫌不够高再搬到五楼,爬楼梯爬到气喘都在所不惜呵?”

两个人拿着电话筒笑到东倒西歪。

双喜外婆:“哈哈哈….现在我在五楼对着吧生河叫嚣‘有本事你淹上来啦!’”

双喜妈妈:“对自然现象公然挑衅,不像是你的作风哦。”

双喜外婆:“管它!我现在在五楼咧!等都等到今天嚣张。”

双喜妈妈:“是,水漫金山的时候,我看你坐困愁城的时候怎么骂。”

双喜外婆:“水来我土淹。”

双喜妈妈:“你那里找那么多土?”

双喜外婆:“家里两个‘老土’。”

双喜妈妈:“噢…”

家庭快餐

虽然说小朋友们早上上学去了,空下的三四个小时似乎可以做很多事,但是经过几天后,发觉这几个小时往往流失在运动和家务活中,原本以为有时间好好煮一顿午饭,结果反而在近小朋友们放学的时候,手上还有未完成又丢不下的活计。

昨晚想起双喜爸和小朋友们都喜欢上星期做的肉酱,转个念头不如就煮一大锅囤着,到时候要配饭,配面,做小菜都好,于是近午夜十二点在厨房开起夜工。

材料:
800gm 猪肉碎(超市买的肉碎,三盘的份量)
1/2 饭碗 剁碎的蒜头
1 饭碗 剁碎的小葱头
1/2 饭碗 小江鱼仔剁碎
1/2 饭碗 蚝油
1/2 饭碗 清油
3 汤匙 酱油
2 汤匙 黑酱油
2 汤匙 麻油
1 茶匙 盐
绍兴酒酌量(可有可无啦)

油先下镬,待油热后下小葱头,炒至微黄下小江鱼仔,颜色稍深后下蒜头,蒜头香味出来后下猪肉碎,拌炒均匀下清水(或高汤)一饭碗,然后加所有调味料,拌炒十分钟收火。

酱爆肉碎

酱爆肉碎

把肉酱分匀装盒冷藏,搞掂。
酱爆肉碎

至于青菜,如果嫌麻烦另炒的话,解冻肉酱后拌入冷藏杂色豆(萝卜,玉米,豌豆),或蘑菇,切粒的芹菜快炒一下也不错。

要不然做肉酱豆腐也很好,拌意大利面也可以,总之万能啦!

小日历

十年前…

双喜外婆:”经济不好,商家给的日历都缩小了.”

双喜妈妈:”哎呀,有得送给你就偷笑了,还嫌.”

双喜外婆:”那些字很小!我老花看到很辛苦!”

双喜妈妈:”酱就说你老花看不到啦,不要讲人家省钱缩小.”

十年后…

双喜爸:”老婆,哪,新嘅月份牌.”

双喜妈妈:”啧!有无搞错!咁细份!”

双喜爸:”有得送俾你咩偷笑咯,重嫌细.”

双喜妈妈:”D字咁细,我老花好加难睇嘛.”

………..

不是不报,时辰未到,谨记对长辈说话要客气点.

妈的老花眼,连读部落格也要按Ctrl+.

今晚吃鱼

傍晚小朋友们到楼下去了,我顺手把她们的玩具推开一边,发觉那套钓鱼玩具里的鱼都不见了!哎呀,又拐到那里去了?问双喜爸有没有看见。

双喜爸双眼盯着电视,手上操控着PS2游戏,想也不想就说应该是在小厨房里。果然,捕到的鱼都在烘烤箱里烤着。早知道不用做晚饭。

平衡点

中午小朋友们放学回来了,在门口一下车就喊“妈咪,妈咪。” 下楼开门,双喜爸就报备双双刚才在幼儿园不肯回家,听见爸爸来接就红了眼。

咴哟,妈咪这么可怕吗?

星期天清早起床喜喜也问起:“Can I go to school today?” 这么急不可待。算是好事吧,代表她们喜欢上课。


今天双双回来后一直说:“I got big eye, see? My eye so big.” 猜想应该是老师为了分辨她们两姐妹所说的话吧。虽然在我们的眼中她们两个的样子一点也不相像,但是在陌生人的眼中只要知道她们是双生儿,一般说来都会有点先入为主的观念- – 双生儿必相像。所以很自然的会认定她们看起来‘一模一样’,然而久了,就看得出她们全然不同,尤其一双眼睛。

和双双比较起来,喜喜的眼睛是小了点,但是目光和双双一般灵活,而且还多带三分凌厉,两分深沉,很像她爸。自小亲朋好友就以眼睛来区分她们,很自然的说姐姐大眼睛,妹妹小眼睛。

刚开始不很喜欢这样的说法,害怕会影响小朋友的感受。可是日子久了,发觉一般人的说法是那么不容易改变,当然也没有恶意。现在小朋友们年纪还小,喜喜没有什么不高兴,毕竟‘大’和‘小’对她来说不过是个简单的形容词,每当有人说喜喜眼睛不比双双大的时候,我们都会在后面加一句“虽然不大,但神气十足。”

就像小的时候,每个亲朋好友都说大妹Shamaine很美,有的甚至会不客气的说大姐不够妹妹漂亮,但是在十三岁的时候我学会回答:“虽然我不够漂亮,但是五官端正。”

在生活上难免有比较,逃不开的善意或恶意评论,好像小朋友们玩翘翘板,一上一下,较劲使力,维持平衡的落脚处不一定在两点正中间,如果一边较弱,必须往弱点稍微移动才能平衡。所以无论觉得怎么不公平,生活的天秤上终有个平衡点,花点时间掂一掂总能找得到。

闲妻凉母四小时

呵呵呵…明天早上双喜爸将独自载小朋友们去幼儿园,然后十二点半载她们回来一起吃午饭。那就是说从明天开始,每周日都会有四小时是完全属于自己的时间!呵呵呵…要做些什么昵?

这周末都想好了,送走一大二小后,先做三十分钟的跑步运动,然后瑜珈三十分钟,静坐…不知道。

然后…不用被小朋友们打断的安心上厕所,扫地和抹地,煮饭,然后或许还有一点点时间做白日梦。

呵呵呵…梦里也会笑。

好了,要早睡早起了。

另类厨房

双喜爸担心两个女儿不会做菜,以后嫁不出,所以拆资买了一个小厨房给小朋友们,做‘嫁前练习’。这次当爸爸的真的是下重药了。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菜案上是砧板,菜刀。炉子上正烧着菜,很好。


微波炉里烘着蛋糕,不错。


橱里放着用具,下格冰箱放着蔬菜,整齐。


烤箱里烤着蕃茄和玉米,真香。


另一边的橱子安放着碟子,刀叉。还有容器(和嬷嬷借来用的罐子),美观。


嗯?这格放什么?

来猜猜看…

猜…

猜…

猜…

猜…

猜…

猜…

猜…

猜…

猜…

猜…

猜…

猜…

猜不到是吧?

tadada….

这格其实是…

车库!

.
.
.
.
.
.
.

够另类吧?又给她们打败了。

我们永远不知道小朋友们的脑袋在想些什么。(顺带一提,那些车都是走后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