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摩天轮

星期天…

Earthtone:“喂,KL有什么地方好去?”

双喜妈妈:“嗄?(肚子里努力的想,想到肚子叽哩咕噜的叫…)嗯…没有。”

ET ❓ :“啧!去那里血拼?要人不多的。”

双喜妈妈:“到处都很多人噢,KL人没地方去,只会去血拼。”

ET :thunder: :“哎呀,酱我来这里做么?回新加坡啦。”

双喜妈妈(很没有帮助的):“是咯,是咯。”

ET :rain: @#$%

结果我们去The Curve,虽然人潮多,但建筑够宽敞,不显拥挤的地方。


昨天…

双喜公公:“等下两个放学了,我们来载你们一起去那个什么titi什么沙。”

“Titiwangsa啦,去坐摩天轮是不是?”

双喜公公:“吖?!哈哈哈…是,是。”

五个小时后…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和Earthtone(她的部落格加密码的,所以链接也没有用)…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之前放了一张加马赛克和减肥前的照片,可是Earthtone有意见,于是改放了这张减肥后的)

和可爱的子衡宝宝、还有双喜公公和婆婆…(宝宝太可爱,公公看到流眼泪吗?)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不到五分钟的等待…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我们在幸福摩天轮里…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外面云雨空濛…

幸福摩天轮,吉隆坡。

其实双喜妈妈畏高,但是捨命陪君子,所以在摩天轮里拼命拍照找事做。比Earthtone好,她头晕流汗,哈哈哈…小朋友们说:“One more round。”呿!你们给钱?其实如果当天不是和我家人一起去,她们的姑妈真的会让她们多坐一趟。下回吧,和你们的爸爸一起来。

后记:幸福摩天轮旁边临时搭建的厕所一点也不幸福。Earthtone和妈去了回来说好脏,后来我带双双去,才发现因为下雨的关系,地上都是泥,而临厕又在泥地中,根本难走进去,很脏,脏到…当我要拍照的时候,Earthtone说:“拜托…不要拍啦,真的很脏,以前去中国时的厕所都没让我这么噁心。”天,真的是山外有山,天外有天…马来西亚果然Boleh,既然厕所(的脏)都可以比中国厉害,那么没有什么我们不可以做到的了。

摩天轮差一点点幸福。

噢,还有,幸福摩天轮旁边小咖啡馆的ice lemon tea很难喝,别买,咖啡倒还好。

夕夕和又又

小朋友们学会写自己的英文名字后,开始好奇、摸索着学写自己的中文名字。

先教她们写‘双双’和‘喜喜’。‘双双’的笔划很简单,名字的主人没有问题就上手了。可喜喜嘛…她像画画那样描绘着自己的名字。

看她很辛苦的描着‘喜喜’,我一时同情心泛滥,和她说:“喂,妈咪帮你改名字好不好?改个容易的。”然后拿起笔,在纸上写‘夕夕’。

喜喜瞪着‘夕夕’,过了半天,然后说:“This is not my name, this is duo(多), 是a lot. Not Xixi.”


‘双双’太容易写了,可是因为太容易,有点误会了。

她写了两个‘又’,然后说:“OK, this is my shuang shuang(双双).”我说不是,两个‘又’成一个‘双’而已,要写四个‘又’,才合两个‘双’。

然后她很用心的写了两个吵架的‘双’,说:“OK, this is shuang shuang shuang shuang.”

“不是!两个‘又’一个‘双’!!two ‘又’ cannot figthing, they have to stay together become a ‘双’,(提笔写给她看)看?很friend的两个‘又’是一个‘双’,OK?”

“But…” “No but!”

路难行man…


结果喜喜还是学会了,我把‘喜’拆开成‘士’、‘口’、‘艹’、‘口’。她就这样‘顺便’学多了两三个字。

向越复杂的问题挑战,学得更多。

嗯…应该教双双写繁体的‘双’(雙),哇…乱死那个大懒虫。

被耍了…

Dora the Explorer candy

猪师奶急宅便了一盒Dora棒棒糖给小朋友们(谢谢猪师奶),这里好像没见过,所以小朋友们很珍贵的慢慢享用,想吃快点也不行,母恐龙在这里看着呐,如果不想惹火母恐龙导致棒棒糖被喷火溶解,还是‘慢慢享用’为好。

下午双双来要棒棒糖,掰了大约1cm给她,她把糖放了进口走开了。

没一分钟她慌慌张张的跑进来,指着自己的嘴:
“Wovy! Wovy!…”(mommy, mommy)

吓了我一跳,很紧张的看着她:“做么?做么?”心想不是被糖噎到吧。

她还是很慌的样子:
“ somving wu mv mouv!”(something in my mouth)

很慌的看着她:“什么来的?”

下一秒,她眨巴着大眼睛,打开口,一脸狡诈的说:“Is candy only.”

(|||-_-|||)

他、妈、的。五、行、欠、打!

是时候给她说说’狼来了’的故事了。

新年小记(二)

记得往年新年的天气都闷热得让人觉得太阳五行欠打,可是今年的新年…从初一开始,到今天初三了,每天下午都‘天乌乌’。

刚才一点到城中城闲逛,进停车场的时候还阳光明媚,三点半离开的时候,外面已风起云涌。现在写着部落格的时候,望着前面天井上透明的屋顶,豆大的雨点不客气的敲打着,耶…风还挺大,都把塑料的顶片吹得一掀一掀的。

春雷隆隆…既然放炮竹会引来一百大元的罚款,那就让天来放吧,有本事去给天开个罚单去。


惊觉喜喜认得了好些生字,在餐馆吃饭的时候,她拈起菜单似模似样的看。忽然指着说:“鱼。”噢,是‘鱼生’一词,趁便又教她认‘生’。

在学习上喜喜比双双主动,新年时教她们和年有关的生词,她都很用心,反而双双…头痛呢。算了,天生我才必有用,看看再说。

用黑板,练习簿,David送的‘WawaYaya’幼儿学习光碟,再加红蜻蜓识字卡的帮助,小朋友们大约认得十来个生字,路还长长长长长……………长着呐。


昨天在二伯家打了一天的牌,回家查邮箱…晕…竟然见到好多在我的部落格里消失已久的垃、圾、邮、件!气…继垃圾文贴后又来垃圾邮件,什么垃圾网络一大堆。很有又把留言板从部落格中取掉的冲动,但是…免了,待会儿有人来抗议了,嘿嘿嘿…(是的,就是在说你呐)。

算了,算了,本来新年期间就是大量制造垃圾的时间。自己晓得做好垃圾再循环分类就好了。


在David的部落格中读到一段很好玩的对话,没有爆笑,没有急转弯,读了不会让人哈哈大笑,但是有让人长时间嘴角弯弯的韵味。


耶~~~昨天小赢了卅多块,嘿嘿嘿…下来的几天有本钱了。(看来应该要买多两件红色的内衣裤@_@)

(好迷信噢…但…这不是师奶应具备的抗‘危机意识’思想准备工作吗?啧!)

新年小记(一)

觉得中装的小童旗袍有点价质不等,今年的新衣穿洋装,小朋友们很喜欢,一拿起相机立刻乖乖坐好拍照。
null
null
小朋友们有自己喜欢的颜色,双双爱红色,喜喜偏蓝色,两人加在一起就是浪漫的紫色了。


接到精灵贤内助的电话问候,哈啦打屁说说废话感觉真好 :mh1:


今午饭后妯娌四人就在麻将台上开打了,手气不错噢,赢了廿元,啊~~~技术有进步了。当然麻将间她们三人说着我完全不懂的金融话题,让我更能全神贯注于手上的牌色,也是今天赢小钱的原因啦。

哇…好,明天开打的时候就让我再燃一燃金融话题,随便问个银行什么的事,来个请君入瓮。大嫂还因为说得兴起,连可以糊的牌都给丢了,哇哈哈哈…少赔几块钱,爽死了。


小朋友们还有一点点咳嗽,不能喝冷饮。她们不敢问我,偷偷摸摸去问她们的大伯娘。大伯娘问她们:“Did you ask your mommy or daddy?”

小朋友竟说:“My mommy and daddy go shopping already.”

喂…妈咪在你身后打牌嘛呢。

草莓酱牛排和碌碌

早一天双喜爸就问了情人节要去那里吃饭,当时我想…嗯…吃泰餐吧,我哈死泰餐了,可是最近肚子不太舒服,还是免了。

昨天下午读报纸的时候,顺眼看看那些餐厅的情人节套餐广告。一向对餐厅的节日套餐总是敬谢不敏,无论是情人节,圣诞节还是新年除夕,先别说那价位让自己觉得像乌龟的表亲,也不只是那餐点的名字叫人喷饭,那食材才是叫我吐的地方。

向来不爱水果,喜欢的一个手掌算得完,勉强入口的也寥寥无几,就算荣幸跻身于勉强入口的名单内,但是一把它入馔,我就转身与它告别。基本上让我看到菜里有水果就会有呕吐的感觉,是心理病,原因不明。

所以这些节日套餐从来没有机会做到我的生意,看看…尤其情人节的时候,草莓和巧克力好像‘催情药’一样,各大主厨都好像很喜欢用来做食材之一。所以就看到草莓酱牛排,草莓酱龙虾,草莓酱什么跟什么…连巧克力牛排也见过 :qie:
幸好双喜爸挺挑食,对奇怪的餐点也是拱手作揖no, but thanks,所以不必担心他会自以为浪漫的预定某餐厅,然后大家一起面对那碟不知道什么来的的餐点,然后效法土豆先生(Mr.Bean)藏食物。(竟想不到有时挑食也是美德)。

我们第一次对彼此的‘食向’了解是在一次吃西餐的时候,我们分别点的餐点都有一粒蕃茄,很自然的我像对待上一位‘食伴’那样,把整粒蕃茄叉去他的碟里。他看着那粒开口微笑的蕃茄,然后说:“我唔中意食蕃茄。”然后在我还没有握着他的手大叫“同志”的时候,他接着说:“不过我吃蕃茄酱同饮蕃茄汤。”——我就知道——就是他了——彼此彼此。

就酱,他知道这个老婆不能接受高级餐馆那种怪怪餐点,所以很浪漫的,每次出外用餐他都先问过。

结果昨晚我们吃什么情人餐呢?SS2为食街的碌碌,对嘀,对嘀,那是其中一样我很哈,但是他不很喜欢的小食,既然问到我了,哈!赶快。吃到满身大汗,过瘾。

有时身边的朋友会说偶尔的吃吃高级餐馆也是享受啊,可是说实在的,很庆幸我们两都没有这种意向,我们更享受的是平淡。

打包老鼠

谢谢心肠极好,杀鸡之前念佛号的邻居大妈,和爱心泛滥成灾的学生,家中物质过剩而不自知,或以减肥为名,每天把剩饭剩菜放在后巷喂只会叫春的野猫*脸下黑线||||||*。

自然猫吃不完,老鼠就来吃宵夜了,好吃好住了就吃饱思淫欲,老鼠没有家庭计划,也没有深思熟虑的中央领导给它们做‘只生一个’的教育,没有人(?)教它们怎么用安全措施,所以一个变仨,仨变九,九变廿七…然后剩饭剩菜不够吃,为了找吃,大家就分头行动了。

找吃当然得找油水丰厚的人家了,双喜家天天开伙,不用说米粒什么的都有点,于是晚上的双喜厨房开始不宁静了。但是它们来之前没有做功课,不知道它们来犯的人家底细,如果它们有读部落格就会知道这家主人,尤其女主人有非常丰富的鼠战经验(实例参考)。

经女主人厉眼一看窗台的小脚印,就知道来者何鼠,唓!没有几两肉的小老鼠。于是买了两方粘鼠片,放在它们每天必经的高速公路设障。

哈!哈!哈!它们出师不利,这方却旗开得胜,才两个小时,一片粘了一只。是小老鼠。

小老鼠侧这身子粘在粘鼠片上,我叫小朋友们来看老鼠:“喂,来看Mickey Mouse。”

小朋友到厨房门口,看着小老鼠:“老~鼠(lao1 shu1)? ”
吱吱吱…(小朋友~~~救命啊~~~)

“lao1-shu1 so happy.”
吱吱吱…吱吱吱…(我不是happy啊,我在叫救命啊)

“lao1-shu1 is laughing.”
吱!(哇靠!*吐血*)

拿了几张报纸要给老鼠打包,双双说:

“Mommy, what are you doing?”
吱吱,吱吱吱…(白痴,救命啊~~~)
“嗄?打包丢掉咯。”

“Ah the daddy rat cannot find the baby rat how?”
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吱…(是囉,是囉,等下我家人找不到我咧,放过我啦,过了年我还要出嫁啊,虽然最后也是给猫吃掉,但是也比现在悲壮嘛)
“Can~~~老鼠的daddy很厉害的,它会玩treasure hunt,会找到的。”

“Har? Mommy what you said?”
吱…吱吱吱…(天…*无语**冒汗*…什么跟什么)
“哎呀,总之就是酱啦,不要问这么多啦。”

就酱*拍拍手,掸掸肩*,过年后有猫娶不到老婆了。

挞龙训马

妈昨晚打电话来做托儿报告——

中午载了小朋友们回家,外婆给小朋友吃饭。像往常一样说饱了不要吃,要等哄,哄了又吓才吃。

昨天欺负外婆,外婆叫吃饭不肯吃。后来妈就暂时不管她们,叫爸先吃。爸是喜欢点心不喜欢吃饭的,所以也和小朋友们一样说不要吃。

妈说:“小的不吃,老的也不吃,酱我就拿藤条假装打你阿爸‘不吃饭吖哪,吃藤条’,后来她们两个看公公不吃饭挨打,她们也赶快吃饭了。”

赶快称赞妈两句:“哇,你果然神勇,不愧为孔明的后代,裤子后面的袋子。”

“当然,那是装锦禳妙计的。”

问小朋友们还要去婆婆家吗?她们要,要去婆婆家,然后去公公的家。

蕃薯,哪儿不都一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