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不用教

小朋友们把水瓶递给我:“妈咪,装水,霹雳死。”

我打开她们瓶子的盖,还有大水瓶的盖,把水倒进小水瓶,然后旋紧盖子,一手旋大水瓶,一手旋小水瓶。

眼睛盯着电视,*旋,旋,旋*怎么回事?这盖老是旋不紧?

听见小朋友们在旁边笑:“嘻嘻嘻…mommy so silly…”

低头一看,我正一手把大水瓶的盖子往小瓶子口旋着,另一手把小水瓶的盖子往大瓶子口旋着。

转头看着两粒小蕃薯:“笑什么笑?没大没小…”

原来看人笑话不用教自然就会的。

笑话不好笑

爸说….

当说笑话的时候不能一开始就说:“我讲个笑话给你听。”

那听众就会有期待,万一你说了他觉的不好笑,可是又要‘陪笑’,大家都没意思,你的笑话就砸了。

所以无论那笑话有多好笑,就只说:“我讲个故事给你听。”

那笑果如何,对谁都没有影响了,好笑的话大家笑,不好笑的话说故事的人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

哼,老姜…

《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

虽然《红楼梦》是我很喜欢的书,但是更常翻的却是这本《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晚清四大譴責小說之一(另外三本是《官场现形记》、《老残游记》、《孽海花》)。中学的时候只读过《老残游记》,还是老师择选其中一些比较‘温和’的回目,会说比较‘温和’也是毕业以后读完全本,才知道以当时中学生对社会现象的认识,恐怕不会理解书中故事的意义,所以才让我们读择选。

现在手上的这本《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分上下集,是从家公有数的中文藏书中搜出来的,到手的时候也属伤残,包扎过后还不至于随时脱臼,但是排版是旧式样的(纸质还泛黄了)——

第一次读的时候挺吃力,但是后来越读越有趣,渐入佳景后,排版如何也不是大问题了。

书里虽然写的是晚清时种种的社会现象,官场和商场上的勾结与黑暗面,但是读来却不觉得陌生,不如说感觉像在读今天的报纸杂志。书中所写之事至今还是轮转的发生着,有些读来特感同身受的,比如说当时满族和汉族的矛盾,不止是存在于朝廷上满官和汉官之争,商场间、民间也见也可一窥满汉间对生活的积极态度(有兴趣可参考旗人生活)。如果对自己国家的社会现象有多了解的话,想必能把书中当时的情景代入现今社会。

其中一些回目很富娱乐性,比如——
第005回 珠宝店巨金骗去  州县官实价开来
第006回 彻底寻根表明骗子 穷形极相画出旗人
第033回 假风雅当筵呈丑态 真义侠拯人出火坑
第037回 说大话谬引同宗  写佳画偏留笑柄
第038回 画士攘诗一何老脸 官场问案高坐盲人
第084回 接木移花丫环充小姐 弄巧成拙牯岭属他人
等等….

有些到现在还能引以为鉴的社会现象——
第010回 老伯母强作周旋话 恶洋奴欺凌同族人
第014回 宦海茫茫穷官自缢 烽烟渺渺兵舰先沈
第019回 具酒食博来满座欢声 变田产惹出一场恶气
第020回 神出鬼没母子动身  冷嘲热谑世伯受窘
第053回 变幻离奇治家无术 误交朋友失路堪怜
第054回 告冒饷把弟卖把兄 戕委员乃侄陷乃叔
很多很多….还有官场的丑态百出更不在话下了。

双喜爸见我看书有时会问在看什么书,我记得和他说过这是以前的‘八卦杂志’,可见双喜妈妈有多‘八卦’。其实这书也让我有了很多说故事的题材,尤其和家人朋友吃饭的时候,尤爱说那旗人喝茶吃芝麻烧饼的故事,父母亲到现在还是百听不厌。

每读一次《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都会想到——人性是恒古不变的,变的只是年代和场景。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在线阅读

中指与潜水艇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各位在做什么?想不起?不知道?忘记了?问双喜妈妈,我知道。

因为每天傍晚打开网誌流量数据库的时候,都看到以下的图表——

像伸中指不是?有时比这个厉害,十一点和中午一点的都低空飞过,更显得十二点的‘平步青云’之势。

大概这个时间上司和老板都提早出去吃午餐了,所以个个放下手上的工作,读部落格轻松轻松是吧?这似乎无关什么时候上新文贴,就算是凌晨时分或上午十一点更新文贴,清早还是忙碌的时候吧,非等到老板走了手上部分工作完成了才读部落格。也就这样大概的知道《随手拈来》的读者大多是上班族了。

不过最近几天的数据有所改变了,从报纸和电台的访问后开始,准确说22号早上9点开始,数据图表上的‘中指’不见了,几乎每天都像我伸展的漂亮兰花指一样,中午十二点依旧像中指那样‘高高在上’,但是其它手指都挺腰昭告它们脱离封建压迫,从此自独裁制度下解放。(咴~~~刚读了中国近代史,激动了一点)

今天写这题目主要还是想谢谢所有阅读《随手拈来》的朋友,因为从流量表上可以看到你们到访停留的时间,有些天天报到,读得快的一两分钟,有些则是花几个小时,或是一整天,读一百多篇,几乎是读完整个部落格了。(OK啦,OK啦,写到这里,双喜妈妈承认有点虚荣啦,好啦,承认了吖,就别‘嘘’我了吖)

Anyway…也谢谢这些‘潜伏’的朋友,这代表着《随手拈来》这‘海洋’还挺有‘深度’,能让你们背个这么大的氧气筒或乘潜水艇来‘漫游’。(想当年我也曾用大号潜水艇游别人的部落格,现在…嘿嘿嘿…偶尔为之,浮潜的时候比较多)

时间就是生命,每天你们都花一点生命在《随手拈来》,谢谢你们的‘从容就义’,希望你们的时间‘牺牲’得有点代价,就算是笑一笑都好(喂,笑一笑十年了少哩,花你们一分钟有读到好笑的还赚了十年八年的…我亏大了),至于看到好吃的照片流掉的口水《随手拈来》不负责,用文件夹子把自己的嘴巴暂时夹起来好了。(下一次放一些煮得不知所云,一坨一坨的东西帮助你们减肥,为抵抗通货膨胀而节省粮食,你们知道夜市卖的菜起价了吗?哼,不知道昵~~~所以我说…)

好了,主要就是要谢谢而已。现在谢完了要去烫衣服(无意义的燃烧生命)。

红糟姜蛋汤

上网搜寻来,没见有这道点心,那就算它是我自创的吧。其实也就是蔴油姜蛋汤的变身,在最后程序加上红糟而已。

热三汤匙的蔴油,爆香姜丝(大概有小半碗,我爱吃姜),待姜丝转焦黄,下两粒蛋,不用先打在碗里打散,在镬里快炒和姜丝拌匀,蛋七分熟时下一饭碗水,然后接着下两汤匙红糟,汤滚浇点绍兴酒(黄酒,或楠酒也好)下盐调味,有葱芹下葱芹,没有的话也没有人会怪你,随意就好了。

这道点心煮了三次,可是没有一次弄得好卖相,将就一点,有妈妈的味道好了(当然是双喜妈妈,我妈都还没做过这到点心)。

红糟姜蛋汤

这点心也适合坐月子时候吃,但是如果有授乳的话,最好不要放红糟和酒,因为宝宝的肝脏还不够强壮,不能过滤酒精,就单是蔴油姜蛋汤好了。如果家里有老人家非得让授乳的新妈妈喝点酒不可,就放一汤匙酒,让汤煮久一点,给酒精蒸发,然后在授乳之后吃,那起码在授乳后两三个小时里有时间让酒给消化掉。

另外几道双喜妈妈坐月子时的点心——红糟鸡肝(胭脂凤肝),红糟酒面线红糟酒猪肝。红糟长个什么样子,可以参考这里的照片

百年好合

是去年年尾吧,青苹果依猫来说今年会回来行婚礼,才一转眼,咦?今早就是了!

说起来和青苹果认识的过程也是挺好笑的,当时小朋友才两岁多,我还在写英文部落格,读者挺多。其中有一位读者非常喜欢小朋友们,常留言赞她们好可爱,如果我没有看错,那留言常常有口水的痕迹,哈哈哈…

在网上我还算挺小心的,尤其有人这么‘哈’我的宝贝,于是我就谷歌这位读者的名字,然后tadada…我找到了她给Jeff Ooi的一个留言,从留言中我知道她是加拿大留学生,然后从那不短的留言中大概了解她的思想背景(厉害咧,我知道),然后再靠一点点第六感,我知道她是真喜欢双双和喜喜。于是就这样我们在网络里展开了咫尺天涯的友谊

好,故事说完了。就酱,今天早上,除了我和小朋友们,还有蛋头两夫妇和小天行者,加上生活点滴的晓玲和治轩,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到Cyberview Lodge Resort出席青苹果姐姐和红蕃茄哥哥的婚礼。

外一笔:蛋头晓玲也是其中两位在部落格上认识的朋友。蛋头今天绕来绕去载没有car(脚)的我和晓玲,当了半天司机,谢谢蛋头噢,还有蛋头夫人。

青苹果的婚礼布置得很温馨,幸福的感觉,就像婚礼的主题。
婚宴
婚宴——温馨的摆设

但是有别与其他的婚礼,他们的心思很叫人感动——这不只是他们的幸福,也是大家的幸福,所以桌上除了一般的餐具,竟然还有为我们特别准备的小礼物!

婚宴——喜喜
这是喜喜的位置,小笨驴伊噢等着她。

婚宴——双双
这是双双的维尼小熊。

婚宴
很浪漫…

很窝心…

和尚的去留问题

在杂货店听见老板和顾客八卦…

“…*投诉,投诉*…”

“…*应酬,应酬*…”

“…你话啦,呢D人係唔係打完斋唔要和尚?…*投诉,投诉*…”

双喜妈妈拿着一棵葱等在后头给钱,纳闷…不解…

打完斋…和尚不请走,还留下来干嘛?

大概是还没奉斋菜吧…

这和‘吊颈都要透啖气’一样,‘吊颈’就是要‘寻死’了,为什么还要‘透气’?

小浴缸

继前几天的大小马桶表演艺术后,昨天午觉后到厨房,眼角瞄见一个蓝色的物件在冲凉房的门口,定睛一看…

“是谁放在这里的?”

喜喜笑眯眯的说是她。“厕所的也是你放的?” “Yes.”

“为什么放这里?”

“Because this is for bath,so it have to put here.”

“为什么不放在里面?”我指指冲凉房。

“Cannot, it will get wet.”

“但是冲凉本来就是会湿吗。”

“But…”看着小浴缸在想…“But this is toy, not real one.”

我…我还是去煮饭好了…

“美女都要寫部落格”™

美女都要寫部落格

这是kawai小妹妹~:*:白雪不是公主:*:~的经典名句,请大家不要随便抄袭。

昨天早上在电台她天外飞来一笔这句经典,让我们全部笑到头都歪掉,加之气喘。

可是始作俑者莫明不已~~有什么酱好笑?一幅很理所当然“我是美女,当然要写部落格。”的样子。而我们的笑没有糗她的成份,完全是激赏,还有羡慕。

真的好可爱@_@(现场看更可爱,她又要脸红ing了)

可爱在于只有她那个年龄,和她的模样说出来才有‘威力’。若好像后来我们去喝茶时,文弟(我是不可能称他为兄啦,虽然我很想,可是…你们知道啦,我已年近不惑…)效仿这么说的话:“是俊男都要写blog。”的话,倒是能让马大医院的救伤车不够用——全部人倒地不起(他说的),我想倒地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撞墙。

婉婷这话很符合她的年龄,可能双喜妈妈时光倒流二十年(她小我二十年,天~~~),而刚好那个时候也已经有部落格的话,可能也会这么说(可能没有可爱的效果,但是起码有点惊吓的笑果)。问题是我们一上了某些程度的年纪,对说话都特小心了,说得好听是“成熟”有考量,其实是不复纯真,爱脸了,说出来怕人笑,所以每句话都反复思量说出来之后的后果,结果很多时候话到嘴边吞回下肚,然后在五谷轮迴之处悄悄的放掉。

就好像听家里两个小朋友的童言童语,用那个年龄的心以那个阶段的逻辑说她们认为最有理由的话。

而我们…哈!回不去了。

(如果你回得去的话,不要来刺激我)

所以,婉婷,一点也不糗,我们很欣赏,也很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