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有点乌龙

穿沙龙的恐龙在不喷火的时候会做什么?答案是:“摆乌龙。”

双喜爸问我对今天早上的电台访问紧张不紧张,为了对‘有人’说我是骗子表示感冒,所以我决定说实话:“我很紧张。”

紧张自己说错话(嘴巴大),紧张自己早上起床迟了,因为得在文锋起吾来载我之前把小朋友们收拾好准备上学。

还好,一切都在掌握中,除了…

到RTM大门的时候,忽然想起进门好像要用登记,然后忽然想起…我忘记带钱包。

和文锋起吾说:“我忘记带钱包。”

他说:“不要紧,有带登记就可以了。”

:mroll:

登记不就在钱包里吗?那怎办?打电话给双喜爸他也已经出门了。还好,谢天谢地,文锋起吾搞定了,不用兜我回家拿登记。可是当时也没有想到——没带登记出门可是要罚款的昵~~~算了,也过去了。

结果当我见到钪凯白雪不是公主拼命拍照的时候,发觉今早基本上我只记得带我自己,和我的大嘴巴。

:mn:

所以大家要看照片的话请移尊鼠(滑鼠)到钪凯和白雪不是公主的部落格。

当访问on-air的时候也不会紧张了,加上两位主持人(敏明和宇晴),大家说说笑笑,一个小时竟很快就过了,快得我有点不过瘾——怎么还没说完就完了?嘿嘿嘿…不是啦,其实觉得时间刚刚好,但是刚到家的时候猪师奶打电话来:“为什么这么快的?我要call-in都来不及…”是哦,她要从加拿大打电话来支持昵,谢谢,谢谢。

当然今天的我很high,又上报(妈的,照片上了没有了神秘感,本来人家还可以想象我是‘美师奶’,现在也只好当‘差不多师奶’了),又上‘空气’,然后又见到偶像阿钪凯,还有美人白雪不是公主。真的很high。

虽然双喜爸不太听得懂华语,但是他还是听了,问他听得明白吗?他问非所答:“你讲话好细声,但是笑到好大声。”:mstare:

回来之后马上接到‘粉丝’猪师奶的长途电话,一轮嘴说了半个多小时,没办法,远洋电话久久一通,得说个够本。

放下电话没多久…青苹果来拿她结婚用的headgear,她刚到不久,一位久未联络的师兄来电话,耶~~~他上班途中听到访谈咧,听到名字不很肯定,但是后来听见我的笑声就很确定了,啧!我本来希望很斯文的,可是笑声出卖了我。从此《随手拈来》又多了个读者了,他说写得很好(当然),部落格风格也很像我(of course),谢谢大师兄噢。

跟着肥仔打电话来了:“Twinsmom,干嘛你的照片酱的?好像很可怜的样子,你的真人很美的吗。”(好啦,后面那句我设计对白啦,嘿嘿嘿…)没办法啦,总不能叫人Photoshop Touch-up嘛,要不然又给‘人家’说部落客是骗子咯,多冤呐…

然后青苹果也离开了,一切归于平淡,然后就要…收拾屋子啦!!!从早出到晚,屋子好乱!!!buey tahan。

噢!刚刚才知道青苹果两天前被抢,觉得很抱歉,离国这些年,才回来却被抢。除了叹息,只能说不辛中的万幸,毕竟人没事就好了。

茅坑里的童言

上一篇贴了小朋友们的大小厕所照片,这里说说她们在厕所里的悄悄话。

近几年来巴生谷几间购物中心的厕所都设计得好,除了干净,也很‘文明’,尤其很照顾小孩儿。

比如Jaya Jusco的小孩和父母的厕所间,一间厕所间有大小马桶各一。小朋友们最高兴,会说:“Hey, this is special for me!”

至于Ikano Power Center的呢,小孩儿和成人的就隔开了,方便了小朋友们,却不方便了妈妈,小朋友们解决了,妈妈也得解决啊,怎办?让小朋友们在外面等,叫她们唱歌,听她们的声音确保她们正站在门外等着。

当然小朋友们也挺贴心,在用着她们的小马桶之余,会说:“Mommy, you can share my baby toilet.”当然妈妈很客气的说不可以啦,那马桶很小,是给小朋友用的。

喜喜很了解的说:“Yah lor, the baby toilet so small, ah mommy stuck inside.”

:msweat: 真体贴


带小朋友们上厕所也会有笑场连连,比如…(都很大声的)

“Come jiejie, let’s sing a song.”(然后外面的人就会听到ABC歌从厕所传出来)

也可能…

“1 xu-xu, 2 xu-xu, 3 xu-xu, 4 xu-xu…”

有时…

“Mommy, you got white colour panties!”

或者…

“Mommy, your panties got beautiful butterlfy! Why I don’t have?”

要不然…

“Wa…mommy, your tummy so big!!!”这通常是双双说的。

然后就会听到隔间有人笑。

不过我最常在厕所里喊的话是:“Don’t open the door!!! Mommy not yet finish!!!”

童趣二则

煮饭后出来,看见这个东西挂在睡房门口,双喜爸问我是不是中国结,如果这可算是中国结,那我可比美张曼玉了。
这算是中国结吗?
作者不详。


双喜爸放工回来上厕所,一进门退回出来:“老婆,过嚟睇。”
跟在门口一看——
大厕所和小厕所
作俑者不详。

礼饼

我爱吃礼饼,就是办喜事过大礼时男方送给女方,然后由女方送发给亲友的礼饼。松脆的酥皮,甜甜的馅儿,配绿茶好极了。所以每回收到礼饼,先撇开那粉红色炸弹不说,对着礼饼抹口水就是了。

但是也并非那么幸运,现在过大礼不用礼饼的也很多,都是一个小蛋糕了事,小蛋糕我也高兴收,虽然会有点惆怅。但是最难过的还是有些饼店诓人,用料不好,尝了一口心里就难过,吃之无味弃之可惜。

前几天青苹果送礼饼来,在电话里听了就流口水。待送到手上一看,哇…还是名店耶,知道滋味不会差了。

可是小朋友们看到那盒礼饼后就占为己有,和我说是她们的,打个商量“Share share lar.”交涉了一天,她们点头了。

于是我们先把豆沙馅的大卸八块,为什么先对付粉红色豆沙馅的呢?因为比较莲蓉我不很喜欢豆沙,所以先把次选吃了,把最好的留在后头,好料沉底嘛。

名店果然是名店,香极了。但是小朋友们各吃了四份一就嫌甜,好极了,妈咪不在意收拾这个残局。

切第二块礼饼(也就是最后一块)后,想到既然小朋友嫌甜,谅她们也吃不完,于是很慷慨的一人三份一,哪,别说妈咪亏待你们吓,有福同享。

咬了一口莲蓉馅的饼,嗯~~~还是莲蓉好,糯糯香香的,一点也不甜腻…等等…不甜腻!

“喂,不要吃这么快,留一点给妈咪!”

两个在客厅看着我,把空碗递给我:“Some more.”

妈的,没事吃这么快做么?又没有人合你抢…*嘀嘀咕咕*

好看吗?

小朋友们的姑妈很爱购物,每次和她出门从不见她空手回家,有时甚至口袋空空而回。经过十多年和她相处的经验,逛街的时候我开始当她钱袋上的绳子,必要的时候给她搠紧再搠紧。

姑妈不爱一个人逛街,因为她总需要一位军事在她旁边随时给她意见。她最爱问的一句:“好睇无?”(好看吗?)而我的答案95%的时候是:“唔好睇。”(不好看)。而那5%的时候我会说:“好睇,如果你减咗肥再着嘅话。”很损,我知道,可是有些人需要刺激。加之她的审美眼光和我差一万八…对不起…根本反方向无穷远,所以除非她承认孖我去逛街是很糟糕的决定,否则我是不会对一个亲人(虽然是姻亲,但是爱物及乌…你知道啦)说违背良心的话。

当然也不能老是说不好看,这种没有技巧,没有装修过的‘建议’说多了她会怀疑,所以就要变着来说。说的时候转几个弯,兜几个圈子,顺便看售货员那恨不得把我踢两脚刮两巴、五马分尸后、丢进巴生河里喂鳄鱼(有鳄鱼吗?)、变成鳄鱼屎后、被水冲入茫茫大海真干净的样子,也不失为其中一个当陪客逛街的娱乐。

其实姑妈是很会享受逛街的乐趣,她会慢慢走慢慢看,摸摸这件试试那个,如果真的喜欢逛街,姑妈绝对是个很好的伴。但是我不是很爱逛街的人,购物往往直奔重点,当然除了书局,但是姑妈不逛书局,所以…*耸耸肩、摊摊手*

可是姑妈还是喜欢邀我逛街,每次一想到和她逛街得先吞两颗维他命B群,未行先觉得累。但是她也很了解我的弱点,每当我说不去,她必喃喃自语…呆在家里多闷…那一间餐厅的蛋糕不错…那家书局有优惠…然后你就会看到双喜妈妈好像湘西赶尸行列中的僵尸一样,头贴一道灵符跟着前方的道士,一跳一跳…逛街去。

哎…苦也…

注意噢~(广告时间)

中国报星期一开始将有一系列有关部落格的特报,一点低调的虚荣——我也在内哦(谢谢文锋起吾穿针引线),所以请大家注意咯。

有关部落格系列3月19号星期一开始刊登至3月28日,共10天,在中国报副刊封底。

以下是相关受訪人物出現日期:

Jerry——J-Talk >亂語胡言 – 21/3, 23/3
德峻——无聊小站 – 23/3,25/3
鈧凱——让鈧凱说话 – 23/3
Mavis——预约幸福– 22/3
blogsgator – 25/3
雙喜媽媽 – 22/3
白雪不是公主 –22/3,
SAM——smoothriver.net– 27/3
Paul ooi——Paul Ooi & Friends– 26/3
吉安——吉安考古部落 – 27/3

AI FM電台訪問:
22/3/07 – 9am
鈧凱,白雪不是公主,雙喜媽媽

2/4/07 – 9am
尤芳達博士 – MMU大學it 學院院長

AI FM CALL – IN hotline
03–22825725, 03-22824793

主持人:宇晴 ∕敏明∕曉芬

马来西亚AiFm(中文)在线收听


如果…(我是说可能、或者、也许、说不上)有人call-in问我问题的话…如果我个个问题(有‘个’问题就不错了,还想‘个个’问题)都答:“请读我的部落格。”的话,不懂会不会给人套麻包袋打咧?

国油科学中心

今早带小朋友们去国油科学中心一游,好玩,太好玩了,以至于…
.
.
.
.
.
.
.
.
.
.
.
.
我好累!

在里面三个小时,临走双双还说:“I want to stay, I don’t want to go.”

要死,行行好,你妈我想喷火都没有gas(虽然在国油开的科学馆里,燃料自理),唉,早上出门忘了吞两粒维他命B群。也没有想到小朋友们这么喜欢那个地方,在里面像脱了缰的野马一样。

国油科学中心——好玩

国油科学中心——幻灯小汽车
幻灯(全相影像hologram)小汽车,这个喜喜很困扰,明明看得见却摸不到。

国油科学中心——好多个我
双双忙着算有多少个她。

国油科学中心——暴龙
这个暴龙没穿沙龙。

姑妈开玩笑说:“Mei mei, come, put your hand inside the dinosaur’s mouth.”喜喜要把手伸进去。
双双很紧张的喊:“No! Mei mei! No~~~~”
喜喜把手那下来:“This is no real.”

国油科学中心——苦力搬骰子

国油科学中心——哈哈镜,哈哈笑
喜喜很喜欢哈哈镜中的自己。

飞过来

妈打电话来…

“你在家吖?我过来。”

“哦,来咯。你怎样过来?”(打车还是走路)

“吖?哦,我飞过来。”

-_-|||

“我从露台飞过来。”

*没好气*:“那你就飞吧,在我家露台降落,我开门等你。”

现在外婆正在和小朋友们一起画画,鸡同鸭讲…
外婆:“ㄆㄊㄍ ㄗㄧㄛㄜㄨㄘ ㄙㄖㄒㄏ ㄎㄑㄕ”
小朋友们:“γδζζηκλ ξο φχψ σφ。”
我:“@#$%^&*。”

…我又夸张了…

小记两则

昨天期待见面已久的朋友终于来访了!小朋友们的‘粉丝’(fans)青苹果姐姐和她的未婚夫红蕃茄先生。

小朋友们很高兴见到他们,因为…有礼物噢。好像很现实呵?不是啦,不是啦,她们不是这么崇拜物质啦,她们是因为上学了,比以前友善了(欲盖弥彰之说)。怎么说都好,总之没有像以前那样,看见客人来跑去沙发后面躲就是了。

青苹果送给她们的见面礼中有一件画画时穿的围裙,两人穿了一整天,刚刚下雨的时候还说要穿去露台站一站,啧!那可不是雨衣啊,蕃薯。

双喜爸晚上回来问我小朋友们表现如何,我说很好啊,我好像在耍猴一样,然后两只小猴子也很合作。


早上带小朋友们到MidValley逛逛,在麦当劳吃想念已久的早餐。吃着的时候隔壁坐下几位小女生,说话声量不大,但是餐厅早上清静,还是可以听得清楚,她们在说男生昵。

然后她们说起最近赢了全英赛双打的两个男生,几个女生分做两派,分别讨论比较喜欢哪个男生,哈哈哈…那几个喜欢古健杰的竟然说喜欢他是因为他染了头发,很酷(我差点被咖啡噎到)。喜欢陈文宏的女生说:“染发就很酷咩?呐,卖handphone的那几个够是染头发咯,你又酱讨厌他们?”

古健杰粉丝说:“那几个又没有拿冠军。”

忍笑忍到脑震荡。

过后看着我面前的两个四岁半的小朋友,你们以后又怎么讨论男生呢?妈咪都忘了以前怎么和同学闲聊男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