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答

她们是双胞胎但是为什么样子不像的?
●因为她们是异卵双胞胎。

什么是异卵双胞胎?
●两个卵子同时受孕。

做么会酱的?
●你回去努力读书,然后有一天成为医生的时候就知道了。

做么出世的时候她们的体重差那么远?
●因为一个很会吃,另外一个比较注意体重的问题。

为什么以前她们一个的头发全体立正,另一个…没有头发?
●大概是她们不知道彼此长得不像,怕我们这对菜鸟父母分辨不出,所以自作主张,标新立异的以另类发型发展以示区别吧。

做么双胞胎一定要给她们穿一样的衣服?
●因为她们喜欢。

她们酱小哪里会自己选?
●哪...就是我、喜、欢。

她们一个哭的话另外一个会不会也跟着哭?
●不知道,等我试试看(伸手捏一个一把,哇~~~),没有,另外一个不会跟着哭。

她们之间有没有心灵感应的现象?
●有,如果一个在书房玩电脑游戏的时候,另外一个在客厅看电视,在书房那个会知道另一个在看电视。但是感应的范围必须在十公尺以内,太远的话声量接收不好,效应不大。

如果一个生病的话另外一个会不会也生病?
●如果我感冒的话,24小时不停的在你面前打喷嚏,你也会生病。

如果对方不在彼此的视线内,她们会问起吗?
●有时会,比如受罚和做功课的时候。有时不会,比如在厕所的时候。

她们的个性会相似吗?
●不会。

但是她们不是一样星座吗?
●你相信全世界六十几亿人口的个性可以用十二个星座‘分类’吗?

不是问题无聊,是作答的人无聊。
:verytire:

说比唱容易

当初未怀孕时还在MidValley工作,曾见这么一幕——

那时朋友来找,她要抽烟,可是又要和我说话,但是我又不能离开工作地点太远,于是考虑不出大门,我们就在附近的紧急出口聊天。

说话到半途,紧急出口的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对母子,妈妈大概三十多,小男孩大概4、5岁。小男孩在哭,很凶狠的哭,一面哭还一面踢脚,妈妈呢搂着他小声的说话,尝试安抚他。过了大概几分钟小男孩停止哭喊,只是不停的抽泣,妈妈见他停止哭喊,于是两人离开紧急出口处。

我和朋友的谈话被他们打断,人走了朋友说:“这么好气和他讲,给我的话一巴掌打过去。”而我则不置可否。我们继续,可说不到几句,紧急出口处的门又被推开,还是那两母子。门一开就听到小男孩变本加厉的哭喊,他们进来后们一关,妈妈立刻一掌打在小男孩的屁股,说:“(大概)都讲家里有了不要再买咯,为什么你这么讲不听?东西不可以讲要就一定要…”说了抱抱孩子,然后小男孩安静下来,她们就离开了。

当年无意中见到的一幕,成了我现在其中一个亲子的典范——先讲道理,讲不通才打。父亲提起我们小的时候也吃挺多的‘藤条炆猪肉’(好嘛,我们都是猪了),但是父母亲只打在衣服遮得着的地方,不想让我们在学校被同学取笑。

身边一些同学也曾说她们绝对不使用‘暴力’教育下一代,因为她们也曾是‘受害者’,可是谁教你用‘暴力’?如果用藤条小小使力鞭打两下叫着暴力,那以前私塾所用的戒尺应该算是私刑了吧?

当年说不使用‘暴力’的同学,如今个个都当妈妈了,还别说,现在个个都有一条藤条在家里坐镇,好友佩佩连车里都准备着,当时我还没有孩子,听见她连车里都放藤条,简直匪夷所思。可她说:“阿霄,我和你说,你现在觉得很可怕,可是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当道理讲不通的时候,这个(她指指夹在一边的藤条)就是最佳解决方式,每个孩子不一样,需不需要打,到时你就知道的了。”

五年后的今天,我知道了。其实认识我的亲友都知道,我和双喜爸最厉害的招数是‘眼神’, 我们的眼神可以杀死人,所以通常讲理讲不通的时候,一记超级霹雳无敌电光眼扫过去,多少都能镇住小朋友们心里的妖魔鬼怪。所以当我说用藤条的时候,已经是对付高级别的魁魅魍魉了(干嘛写写下好像在写‘驱魔人’似的),不要再和我说用‘爱的教育’, 打在她们身上,我比你还痛。

(唉~~~终于补回那离奇失踪的四百多字…臭电脑…)

宁为玉碎

桌上有一颗糖给双双快手拿了,喜喜也要,又求又赖的,结果双双让了给她。喜喜开心的拿了糖,让我剥了糖纸,我把糖放进她口里,她吐出来抓在手里,我说粘粏粏的放进口吧,她这头放进口,我一转身她吐回出来。

我生气了:“为什么要了又不吃?”她说她现在不要了。

着她去洗干净手,然后藤条侍候。从头到尾让她复习一遍。

“刚才姐姐拿着糖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要那粒糖?”她点头。

“姐姐给不给?”她点头。

“给了你你是不是叫妈咪开?”点头。

“开了你有没有吃?”点头。

“好吃不好吃?”点头。

“好吃为什么又吐回出来?”没动静。

问多一次:“好吃为什么吐回出来不要吃?”“Don’t want already.”

“So?糖好吃,你要吃,可是姐姐拿了,姐姐让给你吃,你放进口了又不要了,这是浪费你知道吗?”摇头。

“Jiejie so nice to let you have it, and wasted is what you did.”

这不是第一次了,很生气,姐姐手上拿一块糕她说要,给了她,她咬一口丢掉。道理说得多了,行动最实际,抓着她的手指,摊开她的手心,以三分力度挥鞭,哇~~~

“下次敢不敢?”摇头。

“还有下次妈咪打两下。”摇头。

“知道痛就好。”

讲道理?和四岁半讲道理?脑袋秀逗了。

当然某人五分钟后要假假在黑脸背后悄悄扮演白脸,给她看看‘伤势’,给她做一做悔过思想工作。

短话多说

夜半笑声

半夜双双翻身枕在我肚子上,被她的头一压,肚子里气贯长虹“咕噜”一声!双双哈哈两声,闭着眼睛拍拍我的肚子:“Mommy your tummy so funny.”


天下电视节目一大抄,有的换汤不换药。有的换药不换汤。有的药也换了、汤也换了、但是用一样的砂煲。有的药和汤都不换,净换砂煲。


骂狗

“死狗!讲不听,在门口小便,找打,打死你…”每天大清早楼下有人重覆这几句话N遍,是说给狗听还是说给人听,还是自己说给自己听?


喋喋不休

“隔壁的阿婆神经病了,天天在窗台一味哈罗哈罗的叫人,烦死人…”每次我下楼的时候她和我说,然后重覆N遍。谁神经病了?


不愁找不到管人的人,只愁找不到被管的人。


“没有题材好写。”
“哈!江郎才尽?”
“非也,吾乃巧妇米尽。”

秀才遇着兵

秀才:“把玩具收好。”
兵:“Don’t want!”
秀才:“玩具不收好,全部拿去丢掉。”
兵:“Ai yah……but why?”
秀才:“因为很乱。”
兵:“But ah will 乱again.”


秀才:“你不可以每次都要第一。”
兵:“But why?”
秀才:“因为要share share,有时你第一,有时姐姐第一,有时人家第一。”
兵:“But I don’t want.”
秀才:“如果有一次你没有win咧?”
兵:“I want to win.”斩钉截铁。


秀才:“吃饭。”
兵:“But I don’t want chicken, I want fish.”
秀才:“这是鱼,不是鸡。”
兵:“I don’t want fish.”
秀才:“刚才你讲你要鱼!”暴跳。
兵:“No, just now I said I want chicken.”


秀才:“什么事?”
兵:“I want to go McDonald.”
秀才:“No,昨天去了。”
兵:“But I want to go today.”
秀才:“No,明天要上课。”
兵:“But I am hungry.”
秀才:“吃面包。”
兵:“But I want chicken nugget.”
秀才:“No,面包,take it or leave it。”
兵:“OK.”

有时秀才也会赢,不是因为有理,是滥用权力。

鲜奶姜汁炖蛋

又是吃嘀~~~

:gr: 鲜奶一碗(饭碗)
:to: 鸡蛋两粒
:brin: 姜汁两汤匙
:ca: 幼砂糖两汤匙(不爱甜的话,减量)

把所有作料加一起拌匀,过滤,分两碗,加盖,小火蒸15分钟至凝结为止。用电蒸器的话蒸20-25分钟。

鲜奶姜汁炖蛋

奶幼、姜香、蛋滑~~~

哇~~~好像我的脸那么滑,啧啧啧…

奶油蘑菇鱼块

:brin: Dori鱼三片
:gr: 鲜蘑菇一盒
:to: 低脂奶油一包
:ca: 蒜粉、盐、胡椒粉、油适量

用铝纸铺好烘盘,抹点油,然后把先用盐和胡椒粉腌好的多丽鱼(呕…有多美丽?)放在盘里,再铺上切片的蘑菇。

奶油蘑菇鱼块

把奶油全倒进碗里,加适量的盐搅拌,然后全倒在鱼和蘑菇上,最后洒上蒜粉,切一张铝纸盖上烘盘,捏紧边沿,进烤箱以250度的火力,烘15分钟后,取出掀开面上的铝纸,再进烤箱以面火烘5分钟,搞掂。

奶油蘑菇鱼块

:yummying:

松子仁脆饼

自上回做了个简单的芝麻和乳酪脆饼后,也以一样的方法换个材料做了甜脆饼,蒜油脆饼和葱香脆饼三种口味。(当时有点手忙脚乱,没有拍照留恋)

后来烘炉的插头有点问题,每一开启总电就跳挚,好了,饼干没得烘,蛋糕得买,更不用说爱吃的奶油烘鱼了。就这样拖了几个月(天~~~‘拖神’的美称非我莫属),终于搞掂了那个插头,双喜之家的《偷鸡烘烤角落》终于重现江湖。

滴口水滴了几个月的松子仁脆饼做出来啦~~~
松子仁脆饼

很简单,就依以前的方法,把芝麻换成松子仁而已,再搽一点蛋液在面上,增加点光泽,以250度额的火力烘个8到10分钟就成了。

香香脆脆,好好吃哦。
:yummying:

憋…

小朋友们放学回来在楼梯口…

双喜爸叫双双脱鞋啊,脱了鞋把鞋拿上楼给妈咪洗。

跟着双双弯下身一把…

把校裤拉了下来!

她爸失笑说你干嘛脱裤子?

双双怔一怔,咦?!

然后她拉回裤子和她爸说:

“I just want to see my panties only.”

我们说好当孩子出丑的时候不在她们面前笑,所以刚才我憋得好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