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的习惯

健一刚打电话来,煲了一会儿电话粥,临说再见的时候她说:“你吖,好歹有时候也打个电话来啦,每次都是我打给你。”

嘿嘿…不好意思。

不打电话给朋友好像已成了习惯,想起某个朋友的时候没有空打电话,有空的时候没有想起要打电话。好像是生了小朋友们之后开始,当时很忙很忙,而且小朋友们又睡不好容易醒,很多时候好不容易盼到两颗毛球都一起睡了,忽然一个电话(无论多小声都好)又把她们吵醒,所以严禁所有人没什么重要事别打电话给我。

后来小朋友么渐长睡眠时间比较一定,我才定下时间给朋友“某某时间才打来,否则不接。”(大牌吧)加上我上网的时间长,很多朋友开始用依猫联络,电话更少打了。
:call:
结果就是酱吧,有时几天也没有想到要拨个电话给谁。

有位不用依猫的朋友还说:“拜托你得空打个电话给我,我不想有天我打给你的时候,电话里的人和我说你死了很久了嗬。”

毒~~~

I Win! I Win!

不是中福利彩券,不用开心。其实这是喜喜的口号,对!她很爱赢,怕输的傢伙就是她。

第一次察觉她‘爱拼才会赢’是在写作业的时候,不出声、努力的写,写完了、站起来、举手、“I Win!”。然后把练习本递给我:“Mommy, you see, I finish first, I faster than jie jie, jie jie very slow hor?”
:bibo:
“姐姐很快也会写完的,slow and steady你懂不懂?”

“But I go first.”没管你说什么。有时还拿块面包在双双面前吃起来,然后问双双:“Jiejie, you not yet finish?”
:biteteeth:
想象双双一记小钱白眼飞过去。

“If you finish, you can eat the bread.”
:onfire:
想象双双喷火烧掉喜喜手上的面包。

和她说不要吵姐姐,让姐姐慢慢写,把她赶去书房,然后安慰双双,妈咪陪你慢慢写。

后来我们出门,好几次经过PhileoDamansara,那里有张大海报,上面有个很大的‘1’字。每经过一次小朋友就很兴奋的大喊:“Number one!”(都不知道有什么酱兴奋)

通常两位小朋友一起喊也没什么,可是后来有一次喜喜稍微闪神,双双先喊了起来:“Number One!”

喜喜立刻低声的和双双说:“No, you cannot say number one first.”然后很大声的喊:

There is number one! I say first.”

全车瞪眼:“驶唔驶吖?”

最近的‘争夺战’是在家里的楼梯口,每次放学回来喜喜很快的脱鞋,飞奔上楼,然后到达楼上:“I Win!”

昨天她们回来的时候我在书房,听见喜喜在楼梯口喊:

“No, no, you cannot go first, you cannot win.”不用想太多,这次必是双双‘先拔头筹’了。

唉~~~忧怨ing,连洗澡也要抢先。

若问我双双对于她妹妹这种怕输的态度有什么反应,说实在的每次酱的情形出现,双双永远是一号表情——毫无所谓。表面看是酱,她的心怎么想我不知道。对于喜喜每次我赢我赢的态度,除非是在游戏的时候,否则那些无聊的‘我赢’,我们都装没看到不知道没反应,斟酌处理吧。

顺其自然

昨天检查小朋友们带回来的作业,上星期写的功课双双得一颗星,喜喜得两颗星。我把作业本递给双喜爸:

“哪,无用pencil grib都写到两粒star出嚟。”

双喜爸透一口大气:“咪就係囖。天日我同teacher讲由得细嘅爱点写就点写。”

后来我想想,就问双喜爸,会不会是因为老师怕我们会怪罪老师没有教好来,所以才这么紧张?可双喜爸说不像是我所想那样,因为他曾经和老师说不用太勉强小朋友,可是老师还是坚持。

昨天下午我让喜喜用pencil grib写作业,结果…那些线条全部好像没吃饭的样子,而且比蚯蚓还不如。写了一行,她受不了了,用橡皮擦把那行字擦了,然后用另一支笔写作业,三两下写完了。

我在旁边冷眼看着,她连征询的眼光都不曾向我瞄来。
:bibo:
就是酱吧。

然后晚上在网上找到这篇《掌握正确握笔方式》,大家得空读读吧。而我,有打算在未来让小朋友们在小三的时候学书法,而现在决定由小朋友们自由发挥,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谁定的标准?

昨天双喜爸接小朋友们回来后把一件东西交我手上——
练习抓笔的文具
“乜野来嘅?吹啤啤咔?”

“先生借俾妹妹学写字嘅。”
:question:
原来是酱用的——
练习抓笔的文具
练习抓笔的文具
练习抓笔的文具

虽然喜喜抓笔抓得不‘标准’(她还是用五只指尖抓笔),根据老师的说法就是‘抓得不好看’,但是她画和写都很好,她可以写所有学到的中文字,笔画稳定,画时钟,画火车,小人物等等。反而抓笔标准的双双连线也画得像大地震一样,画图时的点、线、面像吵了架永远凑不到一块儿的敌人。
:bibo:不知要说什么好…
我相信造物者的能力,相信每个生下来的小孩有她们适应环境的能力,可是自认聪明的人类却‘发明’种种的用具来帮助她们适应环境。

比如奶瓶上的把手(训练他们抓瓶子。训练抓瓶子就让他们抓瓶子啊,又不是训练抓把手,放个把手干P),比如碟子下方的吸盘(防止盘子从桌面滑落。教孩子碟子滑落的时候用另一只手扶着啊,难道叫他们用另一只手盖住耳朵吗),比如汤匙把手处的防滑功能塑胶套(五根手指竟然没有控制一根汤匙的能力,花那几十万年的时间进化来干嘛),弯曲的汤匙训练他们容易自己进食(知道什么叫割趾就履,或者头上安头吗)等等等…
:confuse:
儿童专家一方面对父母晓以大义——婴儿/小孩是天生聪明嘀,可是另一方面却研制种种工具让父母‘帮助’他们聪明(哦,对不起,或许说‘辅助’他们‘更’聪明),说什么都不明白专家们是怎样把矛和盾放在一起卖,还卖个满堂红。marketing真厉害——你孩子很聪明了,用了这个辅助品更聪明。于是父母心甘情愿拿出钱包‘埳头埋墙’以证明他们的孩子可以更聪明。

对小朋友们的学习我不会很紧张,只要一直教,现在不会,总有学会的时候。当然和老师还有朋友聊起的时候,我还是会很虚伪的假假紧张一番,毕竟每次持着我这‘放羊上山’的调调多了,个个都吧我当怪物看,活在别人的眼光中不容易嗄。(哇,觉得自己这番话真不是普通的老实)
:shy:不好意思

小人儿有梦

梦幻双双

早上‘打包’小朋友们去上课,双双非常努力的睁着眼睛应付我的唠叨和动作,忽然清亮的眼瞳在依旧做梦的眼帘中闪烁:

“Mommy, there is a people chasing…”

“嗄?谁?”

“People with black hat.”

“哦,真的?”

很肯定的点点头:“The people with the black hat chase the bad fellow.”

哦,还警匪片呐:“然后?”

眨巴眼睛闭起来:“Then lock the bad fellow in the cage。”

噢~~~

“Who is the bad fellow?”

坐在尿盂上东倒西歪:“Is me.”

吖?什么跟什么?说了个早上原来你是匪!醒来啦坏蛋!就说你吖个坏蛋。

厨娘

厨娘

在《菊花茶》篇提起厨娘,Edwin有疑问:“厨娘?”哈!我假设他是问这年代还有厨娘吗?厨娘这词应该是属于咸丰年代时候的事吧。

我家以前是有厨娘,还有很多工人。70年代时父亲开始经营蛋糕店,当时很多工人从小埠来工作,父亲除了供住也供吃,母亲是新加坡公民不常在吉隆坡,就算在她也在孩子和工作间分身乏术,所以就请了一位厨娘。

还记得第一位厨娘叫阿玉,就是照片中的人物,当时我大概是4、5岁,她有些什么拿手好菜我根本不记得。只记得她胖胖的(想不记得也不行,有图为记),戴副大黑框眼镜,说话慢吞吞,就这么多。

阿玉什么时候离开蛋糕店我也不记得了,后来有一段时候好像是关丹来的姑姑接手做饭,直到第二位也是最后一位厨娘阿清姐上工。

阿清姐来的时候我已经上小学三年级了,对她的印象比较深。当时她已经三十多岁,还没出嫁,老被人后面叫老姑婆。而她呢也挺三八,很鸡婆,不做饭的时候就和女工们闲扯,也拉男工友扯黄,但是只有她闲拉扯别人,如果有人倜侃她,她必会很不高兴的走开,对,她很小气。因为她还没结婚,所以也很不高兴听见有人称呼她“阿嫂”,她会很很很很生气和郁闷。还记得有新来的女工不知她的背景,叫了她一声“阿嫂”,她很长的时间都和新女工赌气着。

大概小孩子最记得的是糖果吧,所以阿清姐有些什么拿手好菜我也是不记得,只记得一个‘蛋饭’。

当时上小学下午班,十一点就要去学校了,但是厨房十二点才开饭。阿清姐就先煮饭,饭好了,先在碗里打粒鸡蛋,然后舀一勺热热的白饭捂在鸡蛋上,盖个五分钟的,然后把白饭和了鸡蛋,加蔴油,酱油,胡椒粉,热热的吃了去上课。

好吃吗?不错,但是比较喜欢煎鸡蛋,可是这女人…净挂着和人聊天吧,就是不开伙给煎个鸡蛋,看?当‘事头女’(老板的女儿)也并非有些什么特权。

不过后来阿清姐嫁了去新加坡当一位商人的继室之后,我还是习惯赶在上课前自己弄一碗‘蛋饭’。而现在,也曾在赶时间的时候做过两次给小朋友。

眼中金黄色的‘蛋饭’在童年的记忆里是黑白的,另一种孤独的感觉。

汤太公钓鱼

这是上两个月的事了,如果没有翻到照片也忘了。

有天妈拎了几条鱼来,报纸包着,只和我说是北加(Paka)阿公(叔公)他们去钓鱼捎来的,很新鲜。妈放下鱼走了,我把鱼放进冰箱。

第二天把鱼拿出来解冻,还是报纸包着,待解冻了打开报纸一看,哟!果然新鲜,鱼钩子还钩在鱼唇上昵——

叫小朋友们来看,哪,这就是芝麻街里看到钓鱼的鱼了,如果鱼吃了饵,就会被鱼钩钩着,然后就上钓了。小朋友们看了,摸摸嘴…“咝…the fish so pain pain.”

呃…惨了,等下会不会不吃鱼了。

还好,后来这倆傢伙还是一样吃鱼(I love fish),一点也不‘善良’。

广告时间~FabulousMom Sales

fabulous mom

网上创业的妈妈友Vivian依猫来——FabulousMom.com Sales噢!

就在这里帮她打打广告,Fabulousmom有孕妇、产妇,宝宝、和授乳的产品,尤其喂母奶的妈妈们,一定要看看Vivian设计的Nursing Bra,本地制造品的价格,外国入口货的品质和设计。对了,还有礼券,趁减价期间去看看吧。

Loreena McKennitt 罗琳娜·麦肯尼An Ancient Muse 古老的女神

等待Loreena McKennitt这位歌手发片可真的得有耐心,她是慢工出细活,可她每张专辑都像一本书,所以在反复的回味中等待,也算是情趣。

这张《古老的女神》是在去年年尾发行的,可是KL可能要等些时候才可以在市面上找到,起码还没在几间大型的音像局找到。可是等不得了,先网上下载,稍后才买专辑收藏,非收集她的专辑不可,她的专辑好像一本让你穿梭在历史中的浪漫小说。

Loreena McKennitt网站奎兰路社区为《古老的女神》所做的简介–

这可以看作是Homer经久不息的作品奥德赛的共鸣,它介绍了Loreena McKennitt录制的第七张录音专辑 ,在最新的一辑中,她把这张专辑描述成“音乐旅行之作”。这次,她踏上了寻找凯尔特人(Celtic)最东部通道的旅程,从蒙古草原到迈达斯国王和拜占庭帝国的领地。沿着这条路,她冥想家乡的内涵,所有它化身的传播渠道,支撑人类历史以及充满斗争和希望的共同遗产。

这张专辑在Real World录音室录制,并被众多音乐家所称颂。这套唱片里配有许多珍稀乐器的声音,从竖琴,绞弦琴,手风琴到乌得琴,天琴,坎农琴和尼古赫巴琴(一种斯堪的纳维亚人有键提琴)。这张唱片的精华之处在于:优美的旋律,被丝绸之路影响的第一首单曲“商队旅馆”,关于挚爱的颂歌—“珀涅罗珀之歌”,Loreena式的音乐和司各特诗一般的兄弟恋浪漫史,“英国夫人和勇士”。合起来,九首单曲组成了远古的缪斯,让人想象出宽广世界中人类故事的价值,它们那么独特,那么令人难忘。


Loreena Mckennitt–Beneath A Phrygian Sky

The moonlight it was dancing
On the waves, out on the sea
The stars of heaven hovered
In a shimmering galaxy

A voice from down the ages
So in haunting in its song
These ancient stones will tell us
Our love must make us strong

The breeze it wrapped around me
As I stood there on the shore
And listened to this voice
Like I never heard before

Our battles they may find us
No choice may ours to be
But hold the banner proudly
The truth will set us free

My mind was called across the years
Of rages and of strife
Of all the human misery
And all the waste of life

We wondered where our God was
In the face of so much pain
I looked up to the stars above
To find you once again

We travelled the wide oceans
Heard many call your name
With sword and gun and hatred
It all seemed much the same

Some used your name for glory
Some used it for their gain
Yet when liberty lay wanting
No lives were lost in vain

Is it not our place to wonder
As the sky does weep with tears
And all the living creatures
Look on with mortal fear

It is ours to hold the banner
Is ours to hold it long
It is ours to carry forward
Our love must make us strong

And as the warm wind carried
Its song into the night
I closed my eyes and tarried
Until the morning light

As the last star it shimmered
And the new sun’s day gave birth
It was in this magic moment
Came this prayer for mother earth

Reprise:

The moonlight it was dancing
On the waves, out on the sea
The stars of heaven hovered
In a shimmering galaxy

A voice from down the ages
So in haunting in its song
The ancient stones will tell us

注:Phrygia 是主前十二世纪在小亚细亚的国家,Phrygian 是他们的语言,一种印欧语言的分支。(资料来源《石头还在呼喊!

菊花茶

菊花茶

曾经在很小的时候,一觉醒来发觉眼睛满是分泌物,全在眼睫毛处粘成一片,张不开眼睛。后来妈泡了一壶茶,用茶叶给我洗眼睛,然后下午的时候厨娘煲了菊花茶,说是给我们下火气。

这两天喜喜早晨起床,眼睛的分泌物也比平时多,虽然不至于像我以前那样,但是小心起见,还是煮了些菊花茶给小朋友们。

小朋友们才刚上课,让妈妈先尝尝。

菊花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