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事两则

为奖赏SC在母亲节展览会上的努力,公司晚上在Kelana Seafood Center请吃。说好是八点半,而我八点的时候到了Kelana的LRT站,结果因为计程车短短的路程要收七块钱,心里一面叫计程车不如去抢(德士司机:我是在抢啊,不过你不让),一面打电话给Shamaine让她兜过来载我,然后忘了和她tag along十次有八次迟到的定律。结果她真的迟到*wa-bia*,让我‘西方不迟’的名号受损,后来另一位同事精灵(她的名字是叫‘精灵’)看我怎么迟得不像话,打来问我原由,然后兜过来载我。

可载我的时候遇到一件小插曲,另外一位同事C不留神把车驾了进巴士停的车道,结果巴士司机故意塞住车道不让她把车开出出口,特特为难我们。而巴士公司的交通调解员也是,故意挥手让C把车倒后,可倒后又有后来的巴士挡住,你说他不是小气让人吃瘪是什么?三四分钟···
:biteteeth:
后来我忍不住了,下车大骂他一轮···你相信?(众粉丝点头、点头)你相信双喜妈妈会这么凶悍?如果你相信的话···我对你很···失望(众粉丝赶快摇头、摇头。双喜妈妈:好了、好了、别摇了,再摇下去头掉了哪儿赔个给你)。

当然除了大丈夫能屈能伸以外,小女人如偶也素口以滴···于是我下车,对着身高七尺,肤色漆黑如星光闪烁的夜空(不要怀疑,那‘闪烁的星光’来自他的滴滴汗水)的大汉说:“唉哟安哥嗦哩嗦哩,我的朋友第一次来这里,不认得路一不小心开了进巴士车道,可不可以请你让一让,让我们开过去不阻碍你们吧啦吧啦吧啦···”
:please:
巴掌不打笑脸人,然后交通调解大叔挥挥手巴士闪一边让C把车开出去了···呼···
:bibo:
虽说忍一时风平浪静,但是我终究还是退一步掉进水沟,上车的时候还是忍不住骂了声粗口(就让我任性一下吧,再过一年就迈入不惑大关了,到时再修炼成精吧),就只为了一辆小车误入你的巴士车道,就这么小气的作弄人,至于吗?

而我过后极后悔骂了那句粗口,至于吗?人家不知书识礼是别人的可惜啊,我学富五车(脚踏车的量罢了)干嘛去和他计较蹚那潭浑水?无限懊悔ing···

谨记,慎记,下不为例。


呵呵呵···接下来这事是暗爽的事了···

到了餐馆,坐下吃了一点东西,其中一位manager和我说:“Maria,你的部落格很受欢迎嗬?”我看着他:“嗄?!”口开开,奶油虾差点掉出来。“我妹妹在新加坡,她喜欢你的部落格···”接下去他好像还有讲些什么,但是对不起,那个口开开,奶油虾挂在嘴旁边的人不在家了,轻飘飘的飞到了半空,什么都听不到了···

原来manager的妹妹是看到了边栏的CSI广告,才知道我是她哥公司的职员(天···还好之前没有道人长短,感谢我爸我妈)。

人怕出名猪怕肥,但是···

就肥死我吧!!!我认了!!!(我是说认了出名,不是认了是猪,虽然我有随身携带十斤五花腩)
:yeah:

哭 · 笑

当我躺在沙发上看书的时候,小朋友们喜欢窝在我身边,不为什么,只为了看看我的书里她们认得多少字。两个鸡婆指指点点“大”、“小”、“上”、“下”、有边读边、没边读中间。

喜喜指着书说:“This is 哭。”我点点头:“对了,那‘笑’呢?”然后她找,找到了,说:“笑 is here。”我亲亲她:“很好。”

然后喜喜说:“哭have a tear here。笑,no tear,when laughing the eyes squeeze like this(眯着眼),like this on the 笑(指指‘笑’字的竹字头)。”

干嘛?又要说喜喜很聪明?错!应该说我很聪明,因为是我教的!嘿嘿嘿···不甘愿孩子比我聪明···不过喜喜的记性很好,双双的记性也很好,可是没有喜喜那么爱表现表达,所以···算了,反正知道她懂就行了。

因为你爱我

喜喜做些小动作希望爸爸注意她,爸爸看着电脑没反应,她叫爸爸看,爸爸随口应了但没有看她。喜喜又叫爸爸,爸爸问她为什么要看她?她说你就看啦别问那么多。爸爸还是看着电脑说,你说不出原因为什么要我看你的话,那我就不看你。后来喜喜走近爸爸身边:“You have to look at me, because you love me.”

别带老婆去血拼

今天从MidValley回家的时候双喜爸说:
“大日我去买嘢唔爱带埋你一齐去。”

原因···不是双喜爸不爱和我去血拼,而是···当他拿不定主意的时候,我会照我的想法替他做决定,然后他就会大出血(血拼不出血出什么?)。

一个月前他原本‘只是’想到手机店买一条USB给他一个月龄的6131,结果因为带上了我、他的老婆,结果那条USB花了他千多块,外带一支MotorolaV6,原因只是他问了一句:“你做工爱用到电话,你爱唔爱依家买?”

然后他的老婆、我半推半就、以退为进、耍太极的自说自话:“唔驶咁快啦···”、“如果依家买都可以嘅···”、“都係唔驶住,睇下先···”、“嗰个W300i都唔错···”、“都係唔爱啦,悭D先啦···”、“其实你用嗰只V6好睇过你依家嘅6131···”、“不如你买嗰个V6,我用你嘅6131···”

噹!成交!两天后他才如梦初醒:“咦?!你唔係话cincai(随便)买只平机用住先嘅咩?”

我一脸理所当然的回应:“係吖,6131平过V6好多,我係用紧你嗰只平机吗,你用嘅先至係新嘅···”那个时候我看到了真正的哑口无言的样子。

然后三个星期过去,证实人的记忆是短暂的,尤其渐老的时候···

三个小时之前双喜爸接到他二哥的电话——微软的无线键盘在HarveyNorman卖半价!于是我们杀到了HN,敲定了一只无线键盘后,双喜爸眼角看到我用眼角看打印机,然后口痒痒的多问一句:“爱买printer无?”

然后半个小时之后推车里除了那个半价的无线键盘,还多了个原价的打印机。

然后他一面推着推车一面说:“大日我唔爱同你一齐去买嘢咗···”

然后我说:“做咩唔爱?我好钟意同你去买嘢···”

然后半个小时后在车里···

“老公,你几时爱去睇notebook?···”

双喜爸 -_-bbbbb*爆汗ing*

想法

每个星期我们所有的service consultant都要一起出席一次会议。说是会议,不如说是交流会更为恰当,因为在这一天除了上司做些通知以外,我们SC也做简报,除了报告我们的工作进程,最有趣和有帮助的是大家分享一些意外的小故事,或是一些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问起的问题,然后大家探讨,或者资深的SC会给一些建议如何应付。

公司的SC们工作的时候都很认真,但是开会的时候也有很脱线的时刻,至今还没见过有争论至脸红耳赤的场面,笑到脸红耳赤的时候倒是很常见。我想这是归功于领导层吧,公司给SC们划分各自负责的区域和医院,强调不内讧才能抵抗外来的挑战。而SC之间也不藏掖,分享各自搜寻到的资料,菜鸟有问题的时候打电话给任何一位资深的SC询问,她们也尽量帮忙,尤其如果和客户面谈信心不足,拉上‘老鸟’她们也不‘托手肘’。

想来其实我们挺幸运,因为CEO是血液专家,在建立脐带血存库方面也有多年经验,所以如果有客户问起一些血液医疗上的问题,而我们SC又不太清楚的时候(嘿,我们只是service,不是医学生哦),她都会给我们简单精准的解析,虽然之前面对客户我们可能会有“对不起,我不太清楚,让我回公司问一问。”看来好像很逊的样子,但是这是关于到医疗的服务行业,不懂装懂很危险哦。

经过了三个星期,拜访了医生,和客户面谈之后,在介绍和解析服务方面也慢慢上手了,没有了之前结巴的逊样,虽然还没签单,但是相信再给我多一点时间,一定可以的(哈哈哈···想想小朋友们学书法的学费···)。

还有哦,虽然油太多会让我的五花腩增长,但是我怎能辜负大家给我加的油呢?所以五花腩我也认了!谢谢你们的鼓励昵···
:blink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