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点到

双喜爸说早上载小朋友们上学的时候,喜喜对他说:“Daddy, after school you have to come early to fetch me, ah* gong-gong will come catch me first.”

我问他喜喜什么时候说的,双喜爸说每天载她们上学,下车前她都这么说。

:bibo:

*ah——Otherwise,小朋友们的简语。

好像很久很久没试过这样的痛,痛得想吐。

从下午四点开始,痛痛们在眉心冒头,拼命的喝水企图来个水漫金山,不果。

五点要出门了,在车上可能受到颠簸(咒死MPPJ,怎么修路的),痛痛们蠢蠢欲动,开始往左右的太阳穴移居。用手指按着穴门,尝试阻止痛痛们进入,但是它们睽准手指离开穴门往荷包掏钱付账的时候,大肆入侵,占据太阳穴,然后把痛痛大旗往穴门一插···哎呀呀···痛死···

秉持自力更生的精神,坚持不借外力,用手指往太阳穴死钻,希望把痛痛们掏出来。结果证明以两指抵抗千军万马的痛痛们是自以为是、自欺欺人、自作自受、不自量力的自掘坟墓之动作。于是暂举白旗,向班国借来两营救兵,算是稍微镇压了痛痛们。

经过了两个小时的天下太平,七点钟,痛痛们经过了两个小时的以按兵不动为烟幕,借脑中枢被班国来的救兵麻木,背后实行招兵买马,从长计议,又再次的揭竿起义,大肆进攻。

这次惨囉···痛痛们破釜沉舟,格杀勿论,搞得大好山河一片断垣残壁,哀鸿遍野(咪错,我就是那只嗷嗷叫的哀鸿),如果可以把自己的头点火的话,实在想实行焦土政策(双喜爸:其实你可以的,木头易燃),反正就是不战而败啦,九点倒床不起,以不变应万变(没眼看),10个小时之后又是一条好汉一名英雌。(是英雌还是英魂?)回首往事,心有戚戚,不禁长啸···靖康耻,犹未雪;臣子恨,何时…咦,是时间上班了,回来再恨过。

反正就是今早起床没事了就是。

胡思

有点闲(bore),又想换模板(theme),没吃饱但是撑着。哎呀···讨厌啊···一个月一次的低潮···来世我要做男人。
~~~~~~~~~~~~~~
双喜爸接过我那个装满小册子,说明书的手提袋,我跟在后面看他悠闲的提着,忽然想起以前我常和他说我很讨厌男人帮女人拿手提袋。
我想他应该是忘记了,所以我也假装忘记了,没有出声,让他继续提着。
~~~~~~~~~~~~~~
为什么女人选内衣的时候,她们的男朋友或丈夫那么好意思的在旁边等(看)?然后为什么她们又任他们在旁边等(看)?意淫?
可不可以有礼貌点,站远些呢?
~~~~~~~~~~~~~~
茨厂街不再是唐人街了,小贩满是缅甸人,泰裔,印尼工人,孟加拉劳工。再加上外来的欧美,中东,中港台游客,好像联合国街。
~~~~~~~~~~~~~~
晚上想带小朋友们一起到马大医院蹲点,妇科的隔壁是儿科,那里有个挺大的游戏间,小朋友们应该会喜欢,但是千万别问我薯条在哪里。
可是···好像不是很好的主意嗄,生病的孩子才去医院,那游戏间也会很多病菌吧···还是不了。
~~~~~~~~~~~~~~
今天的星报上有张照片,一个卖香肠的摊子放了个价目表:1 ‘look’ RMxx,1 pack RMxx。不知此‘look’是否彼‘碌’?看一眼RMxx?也太贵了吧,闻香又如何算呢?

*‘碌’——广东话,条状物,比如‘一碌木’,一条木头之意。
~~~~~~~~~~~~~~
被拒绝多了,开始有了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感觉。(肥仔:死了的猪还可以blogging,不错不错。死猪:*拱手*过奖过奖。)

周末碎片

星期六下午双喜爸的好友给他的双胞胎K&K庆生,比我们家的小朋友们小两年,肉肉的,看见她们好像看见两年前的双双喜喜。

小朋友们原本挺乐的,可是当把主人家的玩具和单车都玩遍了之后,就说好累,要回家了。

第二天星期天她们堂哥的生日(是嘀,周末一连两天我们都是去生日party),小朋友们也是一到了四五点的时候:“I want to go home。”

和她们说玩游戏有奖赏她们也不要了。


家婆说最近小朋友们的脸圆了,饱满了。我说会吗?不觉得。她说应该是在外婆那里定时定量的吃和午睡的成效吧。

我想也是呱,以前和我在家的时候,虽然吃是定时,但是午睡却不一定。

加上妈的食疗做得很好,比如她们咳嗽的时候,妈用核桃和南杏北杏煮粥,平时也用无花果啊什么的煲汤。

大概养猪也是这么养着来的吧。


昨晚观看《子宫内日记》,其中一段说起mirror twins(镜子?双胞胎),很有趣,比如一个如果用左手,另一个会用右手。节目中说其实单卵分解成双胞胎的机率挺高的,但是由于其中一个分化的卵子在子宫着床后不再成长的机率也很高,所以研究人员甚至怀疑使用左手的人很可能是生存下来的另一个分解卵子。

哈!很可能罢了,不一定是。我和双喜爸说如果这是有实际证明的话,那他岂不是也是一个存活下来的双胞胎囉?呵呵呵···连双喜爸一起,他和他的三个兄姐都是左手人,除了我的小叔,本来也是用左手,结果给他妈逼回用右手。

不过小朋友们都是用右手。

宝座

最近小朋友们学会国王,皇后,公主和王子等等的身份关系,回来后和我们说她们是公主,我们似是而非的点头,是的是的,你们是公主。

我心想皇后我就不当了,想当喷火龙守牢门,你们倆等着王子杀了我这只喷火龙来救人吧。

小朋友们当然不知道她们的妈背着她们一肚子坏水,继续说她们的爸是国王。心想···还国王呢,你的王冠恐怕也只能用发胶来竖一个了。

小朋友们接着说妈咪是皇后,皇后···我问如果我是皇后,那我的宝座呢?

双喜爸眼看着报纸头也不抬的说:“係厕所入边。”(在厕所里)
···
···
还说:“我地公司。”(我们公用)
···
···
妈的

*英语人(双喜爸说受中文教育的是华语人,所以比照办理)戏称坐厕为宝座(throne)

子宫内日记——多胞胎

特特在手提里设了时间提醒自己,不要错过Astro国家地理频道从星期天开始到星期五的《子宫内日记——多胞胎》,哈!看了预告非常期待,尤其其中一幕一个胎儿被她/他的兄弟/姐妹用手肘PK,哈哈哈···原来当一宫藏二胎,空间有限的时候是说不上‘人之初性本善’滴,切身感受啊。

五年前怀孕的时候刚好探索频道也播了个类似的节目,不过当时只是怀孕日记,没有像现在这个单元特别单说多胞胎怀孕,一个生命的形成是奇妙,两个生命同时形成是奇妙+奇迹,多个生命同时产生是奇妙+奇迹+震撼。

到现在还是有人问为什么我两个小朋友不相像,如果你也有同样的疑问,那就一定要观看这个节目了。

顺便说说···我的公司除了我有一对双胞胎以外,一位和我同龄的同事有两女一男的三胞胎,她的三个小朋友和双双喜喜同年,大几个月。而另外一位兼职的同事正怀着双胞胎,怎样?我的公司‘生产量’够大了吧?

双双喜喜在妈妈的子宫里
18周大的小朋友们在妈妈的肚子里,两个傻脑袋瓜,左边小点的是喜喜,右边是重量级的双双。

大肚子
双喜妈妈33周的大肚子,从25周开始老是让人问:“该生了吧?”

怀双胞胎已经这个样,我在想像当时怀三胞胎的同事的肚子有多大···

医院蹲点小记

医院等候登记的大堂里,两位妈妈带着她们的小孩等待叫号。

妈妈甲说:“最讨厌小孩子生病的了,麻烦死。”

妈妈乙:“是囉,又嗲(撒娇)又粘身,什么都做不到。”

两个病恹恹的孩子挨着他们的妈妈乖乖的坐着。

孩子生病还讨厌?会生病意思说他还是活着的呢。麻烦?生病没钱没地方看病才叫麻烦呢。又嗲又粘身?嘿嘿嘿···大婶,有天你老了的时候看谁会又嗲又粘身。


拜访了医生出来,另一名不知卖什么的人又推门进诊所。

但是很快的她有出来了,和我笑笑攀谈,我们说了说各自的职业,原来她是卖婴儿奶粉的。

她问我有兴趣跳槽吗?薪水高福利好津贴足,还有公司车噢。

然后我笑着说:“我支持喂母乳,我想我不可能会卖婴儿奶粉。”

她说:“嗄?!很少华人喂人奶的嚄。”

我说:“我是很少的其中一个。”

她很怀疑:“可以咩?够咩?”

我等着看好戏的样子说:“可以···我给我的双胞胎喂母乳喂了十三个月,够啊。”

收到了我预期的效果之后,我拍拍她的肩膀和她说:“我不会转行的啦,不过好像你所说很多人不喂母乳,所以你的销售量没问题的啦。”


护士都是很忙很忙的,很多记录要做,很多人要和她们说话,她们要记得很多事,要在医生和病人之间跑腿,要做很脏的工作,面对很多很头晕的问题···

所以和护士说话要很有很有礼貌,就算她是凶巴巴的,只要自己的态度尽量温和,很快的她也就友善起来了。

不只是护士,对很多人来说,都一样吧。

点滴一二三

每天在医院来回,除了妇科不常见病容以外,其他的地点总会见到病号恹恹,家属悽悽的景象。打点滴的手,打石膏的脚,包着绷带的头,拖拉着吃力的脚步,软着斜躺的身子,青灰的面容,干枯的嘴唇,甚至掉落的头发···

每天庆幸自己的健康,鼓励自己好好照顾自己,保护自己的健康。


我是认真的···当别人对我说她很忙、在开会、回家乡、明天答复等等,我都是认真对待的。

傻吗?我从不把‘山盟海誓’不当一回事。

(好像太认真了一点)


小朋友们好玩,爱出门,可是不管玩得如何高兴,不久她们就会说要回家了。

不管她们去的是学校,学校里有多少的同学和她们玩,或是外婆家,外婆会变很多有趣的玩意儿,还是伯伯家,名家的室内设计,高档的玩具。只要一听见爸爸妈妈的电话来,她们就会赶紧穿鞋背书包准备回家。

很高兴,小朋友们很喜欢我们为她们打造的家,这个家里面有她们的爸爸妈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