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 小故事

曾经有朋友问:“你哪来这么多故事?”无论在聊天的时候,还是部落格时间(青苹果不刚刚才在留言中说了:“···你的这一些小故事还真不是盖的。一个比一个精彩!”)。
其实我们每天都生活上故事中不是吗?有时我们是主角,有时当配角,可能更多时候是路人甲乙丙,呵呵呵···可能有时还要当当活布景或者花瓶什么的。

故事每时每刻都在发生着,只是当事人有没有发觉,感受有多深,表达的时候又用什么方式。说故事的方法有很多,为什么同样是孩子学习的事,我只是说出了效果,而另一个人却说出了笑果。

看了BECKlim的《窗外的风景》吗?我们每天都从窗口望出去外面的世界,可是有多少人真正的注意到窗外发生的故事?当Becklim提出这个点子的时候,很多人,包括我都忽然发觉原来我们忽略了好多擦身而过的精彩。

小故事多的关系可能是自己比别人敏感了些,想多了一点,比较容易伤春悲秋。又看多了一点漫画,把生活卡通化了些,有加上人糊涂,蠢事也相对增加,点点滴滴都是生活,自然就记录了在部落格里了。同样的一件事只要对象不同,文风也不一个样了,换个眼光看四周,换个方法说故事,一切都会不同了。

至于你我他的故事如何,借卞之琳的诗《断章》和大家分享——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值得参考的留言

因为留言功能设定了超过两个链接以上的留言要通过核查,刚刚才看见血医生对之前的《无常的未来》给了个很中肯的留言,可能很多读者没有读到,特贴出来大家知多点——

对不起,在下完全没有“踢馆”的意思。

关于“私人”脐带血干细胞保存,在干细胞移植医学界其实还属于极度灰色地带。
若有时间建议浏览这两个网页
http://medicine.com.my/wp/?p=2207

http://www.esh.org/powerpoint/biobanking2007/27/index.htm

而在马来西亚,脐带血干细胞保存最大的问题是在我们还没有一个完善的“公共”脐带血干细胞保存制度,虽然在吉隆坡中央医院的产妇可以选择将脐带血干细胞捐献给国家血液中心(暂时是现有的公共脐带血干细胞保存库,所存的细胞开放给大众所用),但是由于人力财力的限制,还没有完善的发展。

当然,在能力范围内购买一个对未来的保险完完全全是个人的权利,没有人能够否定将来医学大突破,跨过今日移植医学的瓶颈。尤其是今天在马来西亚当我们还不能够为每一个想要将他们的脐带血干细胞捐献给大众的人们提供完善的保存服务,没有人可以站出来说 private cord blood banks confront social and private interest 及 public health system should not support autologous cord blood banking 这类的话 (请参考以上的第二个链接)。

如果,如果真的有一天马来西亚能够拥有一个完善的公共脐带血干细胞保存制度,你或是你们,会怎么选择?

“鼓起勇气”写了这一段,只是希望大众对这一领域知道些另一方面的看法。(如果对主人引起任何不便,希望多多包涵,再次致歉)

再次谢谢血医生

热线电话

晚上九点,我舒服的坐在沙发上读书···手机响起···

“哈囉,请问这个RM350的优惠券怎样用?” 吖?什么?*一秒之内*想起公司的配套优惠券。
“这优惠券是用在签服务配套打折上。” 我有点糊涂···

然后想起她打的是公司的热线电话,而我刚好当值,呵呵呵···不知道自己当值,所以听电话也听得糊里糊涂。

既然知道了自己正在听热线电话,将就好办了,于是···

“噢···吖?!什么服务?”
“请问你在那里得到这个优惠券?” 怎么有优惠券却不知道我们公司做什么的呢?
“我在M&B杂志上看到的。”
“哦。我们公司是做····(省略四百字)。”
“嗄?!哦,酱这个RM350的优惠券一定要签配套在可以用?就酱用不可以?”
“优惠券只能用在配套打折上。”
“不可以就酱用?” 怎样用?
“或许除了用在配套打折上你有更好的建议?可以给我们提一提你的意见?”
“···”
“哈囉?”
“···酱···不要紧,我先收住。”
“哦,好的。那请问怎么称呼你呢?”
···
···
(省略例常问题三百条)
···
“请问你的预产期是几时?”
···
···
···
“我生了囉。”
···
···
···
嘴角抽筋ing···


“哈囉,CSI吗?我在杂志上读了你们的广告,对这个服务很有兴趣知道多一点,请问可以和你们预约吗?”
“当然可以···”

听到有预约很高兴,立刻约日子,时间和地点。

咦?怎么她说的地点没有听过,想再问清楚一点,她说SMS给我,噢,好。

放下电话,很高兴的和双喜爸说星期天有约。

SMS来了···

读SMS···2pm,某某茶室,GelangPatah···GelangPatah?那里来的?

在往下读···振林山···

振林山?那不是在柔佛州吗?

眼角抽筋ing···

和双喜爸说,他说酱啊,星期天我们去柔佛玩···siao···

给他翻了白眼,然后打电话给驻柔佛的同事接手。

小记一二三

我感冒的时候双喜爸说——多好,在医院蹲点,一生病立刻可以就地解决。

这话没错,可是怎么就是觉得怪怪滴?


看完了MacOSX leopard和iPhone的所有demo以后,觉得生果档的产品除了美貌和脑袋兼具,还加上Style。

二伯和小叔上周末还在饭桌上大赞Vista有多好多好,双喜爸依猫水果档的demo给他们看,大家自动消音。


凌晨四点,手机响起···

“Hi,just to let you know my sister soandso have just admit to the hospital···”

睡眼朦胧,思绪惺忪间,慌忙爬起身找纸和笔,然后打给负责递送的同事。

双双醒来问我做什么?我随口答在做工,她看着我:“嗄?!”然后看看窗外:“But so dark。”

不得空和她多说:“嘘···睡觉。”

我要MacMac

“老婆,来,俾你睇样野(给你看样东西)。”双喜爸在书房喊。
“乜野?(什么来的)”
“Mac新嘅OS,OSX leopard。”
“So?”
“好劲嘅···(很厉害的)”
然后他就打开了水果档里所有OSX leopard的demo给我看。

五分钟之后···
“点?(怎样)”
“正。(正点)”
“···”
“I so want this。”
“嘿嘿嘿···”
“几时出?”
“十月。”
“我嘅生日礼物。(我的生日礼物)”请注意,句尾是句号,不是问号。
“哇···”
“用咗PC十几年,够咗(够了),今年年尾我一定要用到Mac机。”
“···”有人后悔ing···

大不了到时重施故计,‘桥唔怕久,至紧要受’(桥段不怕旧,最重要是行得通)。

摇到外婆桥···

我妈说···

小朋友们玩拼图玩得满地都是,喜喜睡午觉了,外婆叫双双吧拼图收拾好。
转眼出来地上干净了,可是仔细一看,双双把拼图都扫到沙发底下了。

我爸说···

“双双,喜喜,穿鞋,爸爸来载你们囉。”
小朋友们没有动静,继续看电视···
“喂,穿鞋,爸爸来囉。”
还是没有反应。
“Ooiii···wear shoe,daddy come。”
唰!两个赶快站起来穿鞋。

以上是上个学期刚开始和外公外婆过生活时的点滴,现在两个小朋友对外公外婆的谈话反应良好多了。

无常的未来

因为工作上的需要,和好几位妇产科医生见过面,主要还是征求他们的同意,让公司的宣传小册子置放在他们的诊所内。基本上大部份的妇科医生已经听过这项服务,也甚至执行过采集的手续,普遍上没有什么问题,有的话也不过是因为公司还新,想对我们公司多了解一点。当然也有些医生很干净利落的和我们说:“No,thank you。”但是这并不表示他们不支持采集保存脐带血,而是不愿意让任何公司的小册子出现在他们的诊所里,护士说放了1的2也来放,结果还有345,然后abc,结果柜台越放越多小册子,没位子了,所以干脆,那个公司都不放。

但是上个星期就见了一位目标明确,稳站立场不摇动的妇科医生,他明明白白的说他不支持采集保存脐带血干细胞,原因如下:
1,会患上能使用干细胞移植治疗的疾病的机率很微,可能尽其一生根本不会用到。
2,认为脐带血干细胞保存库不应该被私人化,商业化。
3,干细胞的功能被夸大其实,干细胞移植不能治疗所有的病症,对其他的病症和繁殖其它器官也只是在研究的阶段。
4,干细胞保存库公司可能在未来提高保存费用,届时保存户会面对‘肉粘砧板——随剐’的局面。

然后言之灼灼他一点也不支持,如果有产妇询问他有关这种服务,他也会反对她们签购。

基于我的脑袋跑的还是奔腾第二代的处理器,当时面对他的敲击我虽不至于处于当机状态,但是运行速度缓慢,反应不过来,加上又是市场菜鸟,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面,实在是招架无力。

既然他明确的表示了立场,而我也没有挑战医生的勇气,所以和他说声谢谢,然后离开。(还要回去再见他滴*头皮发麻*,因为上司说还是要和医生说一声,就算医生不支持保存脐带血,可是如果他接生的产妇已经和我们签购了服务的话,还是要麻烦他替我们执行采集的手续)

后来细想其实那位医生的问题并不难回答(混蛋,要换个奔腾酷睿2才行了,回家以后才处理出答案,如果等我的答案救人的话,恐怕都能往生投胎好几回了。还好我不是站手术台的医生,唉,算了,也只有脑袋装奔腾酷睿2的人才做得成医生吧···好像越扯越远了···)——

1,说实在的,虽然保存了脐带血,但是没有人会希望有能用得到它的一天(谁会希望患上顽疾)。就算今天会患上需要干细胞移植治疗的疾病机率是0.23%,可是针对我们现在生活的环境,和食物的污染,有谁能确保来年的机率还是和现在一样?
2,如果脐带血保存库不能被商业化的话,那么邻国的公众脐带血保存库以马币70千来售卖脐带血干细胞又作如何解释?相比于马币5300保存二十一年,取用不另外收费,那个看来更商业化呢?马币70千只是干细胞的价格,不包括手术费(大约是马币120千)。说到私人化,从来没有在报纸上被提到的是,有多少病患在等待合适的干细胞移植时去世。私人化保存起码减低了等待的时间。
3,如果干细胞的功能被夸大其实的话,那么请问那些确实被干细胞移植所治愈的病例又从何来?举例——以前,如果被诊断患上血癌,那是和被判死刑没有分别。相信当时医学研究人员说在未来干细胞移植可以治疗血癌的话,可能也是有人嗤之以鼻,可是现在呢?实现了。
对,目前脐带血干细胞能治疗的病症只有70种,但是在二十年前,一种也治不到。
4,脐带血保存库越来越多,我们只见费用会降低,就算费用提升,客户还是照回原签配套的费用。

当我在会议上反映这件事的时候,同事说他最近在O&G Convention见了一位医生,这位医生在几年前曾经非常反对采集保存脐带血,可是经过近几年自己做了些研究,和亲眼见到的一些实例,现在他不但不反对,而且非常支持,因为他相信以现在生物科技发展的速度,很快脐带血干细胞可以治疗的病症将会更多。

以现在资讯发达的程度,只要上网谷歌有关“干细胞”一词的资讯,中文简体的数量是644,000条,谷歌“stem cell”,结果是64,300,000条,要做比较和研究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我相信群众很难被误导。

但是每件事都一样吧,既然有赞成的人,也就会有反对的声浪。但是如何都好,采集储存脐带血不像买婴儿用品,或者做体检,现在不买或不做,下个月才买或才做也可以,脐带血只能在宝宝一出世的时候就采集,过时不候,所以在生产之前多看看听听,比较之后觉得要收还是不要收,自己最清楚。

随手二则

孩子 · 冠军

Milo的电视广告里跳水选手跃进水中之后片尾说:“We are not children,we are champion。”
意思应该是‘我们是认真的,并非儿戏’或者是‘当了冠军之后,孩子成长了,不再儿戏’吧。
可是以我的英文程度和妈妈的观点看来,这句话还真让我困扰。
大有得了冠军之后就不再是孩子了,还是孩子不能得冠军?
为什么不能说“We are children,we are champion”?
是这广告太深沉了呢?还是我太钻牛角尖?


老 · 灰尘

见双喜爸鼻尖黑黑,近看···是灰尘。
“做咩你鼻哥有灰尘?”(为什么你的鼻子有灰尘?)

他摸摸鼻子···
“老咗囉。”(老了。)

嗄?!

**()特别为中国和台湾的朋友做广东话=>普通话的翻译

爱、不迟疑

小朋友把纸撕成条条满地都是,生气的说她两句,小朋友见妈咪生气了,就问——妈咪还爱我吗?

我想想,然后说如果你听话,没有坏蛋的话,妈咪就爱你。

然后我问她你爱妈咪吗?

她想也没想就说——我爱妈咪。

妈咪为自己有条件的爱感到羞愧···

我想···爱一个人应该像呼吸,没有迟疑。

懒洋洋

连绵的喷嚏,阻塞的鼻子,流泪的眼睛,疏懒的骨头,钝痛的膝盖,等待洗衣机‘大功告成’的音乐,几份没读完的文件,两个粘身的傢伙,一个阳光普照、懒洋洋的下午···
懒洋洋的下午

小朋友们就喜欢这样和爸爸妈妈躺着,从宝宝的时候开始到现在,有时我们在书房里忙着,她们会拖着我们的手说出来坐,出来坐。把我们按在沙发上,然后推开我们的脚,抢‘宝座’,抢不到的那个就躺在我们的肩膀。

小朋友们很乐,趴在肚子上听我们肚子里的声音,还模仿那咕噜咕噜的声音,然后乱笑一通。有时她们就这样躺着躺着睡着了···

曾经每天都有这么个下午,现在只有周末才有机会了···
懒洋洋的下午

注:昨天跌倒,伤到膝盖,搽了正骨水,好多了。和同事开玩笑说:“哎呀,客户不签啊,我给她下跪来,所以伤了膝盖。”可爱的同事合作的回应:“嗄?!真的吗?”加个吃惊的表情。

后记:上文才说阳光普照,写到这里天却阴了,变脸也忒快了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