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不同

有位小朋友说:“我的上司迟发薪,我追问她,她说干嘛我们这么紧张。”

坐着说话不腰疼(有人说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可是双喜妈妈怎么都觉得站着说话比较腰疼,所以倒过来说,别太较真嗄),她的上司家庭背景优厚,不像小朋友和同事那样每个月要供车供屋什么的,准时的月薪比什么都来得重要。

在工作上我很尽力,可是我也很计较时间和金钱,对不该落下的超时和补贴也从不漏算。比如这次出差我也问有没有津贴,有同事挺风凉的说干嘛那么计较?公司已经包吃包住了。可是对我来说这是工作,当然我就以工时来看待。

说实在的,为什么重回职场?你当我真的那么有‘独立’的精神吗?像一些高职妈妈那样高唱:“工作是为了自己的尊严,为了自己的成就感……”是咩?当驻家妈妈更有成就感,更有尊严。

来来去去重回职场就是为了钱,薪水是真正的产品,成就感什么的对我来说只是副产品,如果一个人为了钱而工作的话,没有理由会为了副产品而死干。

现实?对。绝不清高,当不能清高的时候,铢钿必记。既然我是受薪一族,当通货与房价齐飞,存款共赤字一色的时候,不紧张薪水紧张屁吗?

成就感?当受自己鼓励的妈妈成功授乳的时候,打电话来报喜的成就感有钱也买不到。

大连,我来了!

最近很忙,忙着生病,忙着照顾让我传染而生病的小朋友们(现在轮到双喜爸),忙着工作。主要还是工作忙,要不然回家还有精力写写文帖,或者中午忙里偷闲写写也可以,但是最近没有这样的豪华时间。

这几天工作要准备公司的‘大件事’——到中国大连,公司在哪里的工厂参观,同行的有大马和来自各地的二千多位生意伙伴,大马的就占了一千四百多位。

当上司打电话来说更新护照到大连出差的时候,我心想千多两千公司的生意伙伴去大连参观工厂,平面设计干嘛也要跟着去?上司说去当拍照的,我哦了声然后乖乖的去更新护照(三百大元耶,未见官先打三十大板)。

然后回到公司一听行程简报……晕菜……

我当然知道出差不是去玩儿,而且听上司说起之前的行程都是非常紧凑,没有和山水亲密接触的时候,或者和大床发生超友谊的机会,得时时刻刻小心侍候那些生意伙伴,让他们、她们旅途愉快。

可是当听见自己一个人负责和五十多位未曾谋面(有些可能在公司大堂见过,但是没有交集)一个班机飞往大连(中途广州转机),不会不有点晕,就别说要负责五十多人的集合,还有大小的事务了。

刚刚听简报的时候简直犯难:了解团员(就叫团员吧)的需要,确保她/他们没有迟到机场,确保她/他们有上巴士,确保她/他们没有失散,确保她/他们士气高昂,确保……还有什么不太记得了(晕了)。

结果我很没有志气的举手说:“我不要去了……没有信心……”真的,我真的在同事面前祛场。当然大家就拼命打气加油,事后想想也没有什么大不了,权当照顾几对双胞胎好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成年人不比小娃娃可怕,起码肚子痛会出声。

还好上司当时不在(到大连做准备工作去了),要不然她要黄飞鸿上身了。

箭在弓上不得不发,还在试用期就受公司托付重任,也是好事,喂……出国公干耶,72小时不睡也认了。

所以,大连,我来了!

别告诉我大连有哪些好玩的地方,因为我们不会有时间去玩,但是希望有人告诉我这时候的天气要准备些什么,别让我冻着就是了。

紧张与兴奋齐飞,心情共彩虹一色。(最近最滥用的句子)

科学与神话

小学将上中学的时候得了一本书,不记得是自己买的还是爸妈买的,叶永烈的《小灵通漫游未来》。

当时可爱死这本书,里头对未来生活的描述那么神奇,太向往了。那种感觉不亚于读《西游记》和《封神榜》时对众神有呼风唤雨神力的惊叹。以至于在那两年里,这书被翻了不止百遍。过后有其他的书了,还有更新奇的世界,对《小灵通漫游未来》的热度就慢慢的冷却下来。两年前爸妈收拾书橱的时候把它给找了出来,后来经过我大力推荐,好像是Shamaine借去了孩子读。

会忽然间想起这本书,全因为今天的“嫦娥一号”奔月。不知为什么,还不知道原因,只是看着“嫦娥一号”升空的那一霎那,忽然想起小灵通。因为书本不在手边,上网输入“小灵通漫游未来”就搜索出来了。

读着那熟悉的字句,重温记忆犹新的情节,脑海里一幕幕掠过的是“嫦娥一号”升空的镜头,觉得整个航空探索就像一个实实在在发生的神话。《小灵通漫游未来》里的描述现在很多不是已经实现了吗?

不是没有在电视荧幕上目睹美国的航空活动,甚至自己国家的太空人升空,心情也没有如此波动。

或许是因为她的名字——“嫦娥”。原本航空科学是那么赤裸裸的把几千年的神话传奇揭穿——月球上没有嫦娥,也没有玉兔和吴刚。可是现在竟然像修补一个被揭穿的神话,而且还运用得那么美丽,毕竟嫦娥奔月是一个美丽永恒的神话。

花费了一些唇舌向双喜爸解释为什么会用这个名字,但他的理解也止于嫦娥是一位女神,这时候没有知音的寂寥不下于月宫里的嫦娥啊。哈哈哈……双喜爸关注的是当初的美国国旗是否还在,还是当初美国声称登陆月球才是一个神话。

休息

今天第三天休病假,好像不曾休过这么长的病假。

高烧来了又退,退了又来,第一天病假基本上没有休息到,吃了药混混沌沌的躺下,电话短讯响不停,待到一切平静,爸妈载小朋友们回来了,虽然她们姑妈在楼下接着,但是两个小朋友高兴又跑上来撸撸我的头,揉揉我的脚,妈咪给我装水,给我饼干什么的。

第二天奉上司谕旨更新护照,要赶在昨天下午送去办签证,爸妈左青龙右白虎的驾着我到移民厅,我东倒西歪的在哪里从早上待到三点,护照一好,赶紧交给也同在哪里更新护照的帅哥二,托他交给公司,我回家吃药倒头睡觉。

昨晚体温上升的时候我心在盘算办公桌上还有些什么工作还没做完,该赶的赶完了,该出的也托帅哥二出了,想想明天还是多休息一天好,于是今天除了倒床睡觉,上上网也没有别的事了。

竟然有人打电话来想听听这把像牛般的声音。

其实这也是身体告诉自己要休息,可是一种本能就是当心里知道还有工作未完成的时候那病就发不出来,等到一切都完成了(十个皇冠也交货了),它就来了。双喜爸也一样,往往都是在周末和假期的时候生病。

生病就是要休息,休息就是要走更远的路。至于为什么该倒床睡觉的时候还在这里写文……手痒不成吗?手痒也是病,在治着呐。

(关留言,不让你们说话,哇卡卡卡……*咳咳咳*,肥仔:报应)

变声 · 变身

基本上家里每个都一样,只要喉咙痛咳嗽声音也就变了。好多人因为喉咙痛变了声音,大致上也离谱不到那里去,可家里的弟妹和我爸都会变得像人狼般的声音。

男的,还好,声音变得像人狼还是那么粗旷低沉,可女的声音一变,就……完了,好像连身体也变了。

早些时候Shamaine喉咙痛接我的电话,我一听“哎,这是谁?”她的手机不见了?让个男人给捡了?结果才知道她的声音变了。

这两天我的声音也变了,变得连自己的老公也不认得:“嗯?!Who is this?”

上司打电话来也要停一停哈啰多两声才确定。

爸更夸张,带电话给他提醒带小朋友,他竟然在通话半途说:“……咦?你是B@@@@(双喜爸的英文名),我还以为是霄……”

无语……半宿……我说:“当然是我,你女婿可不会说华语。”

自己的爸……唉……

红卫兵托生

爸说:“我们家的双双前生应该是红卫兵。”

我们莫名其妙的看着他:“Y?”

爸说:“她每天一到家就会找那本小红书(毛语录),然后翻开它好像很会读的样子。”

“然后她还手指着一行一行的读。”

妈说:“其它的书她都不拿,就是拿那本。我把它放到书橱的最高层她都找得到。”

我说:“那你们有没有趁机教她?”

妈说:“有。”

我想你教什么?

从第三十三章学起吧:马克思主义不但要从书本上学习,主要还要透过阶级斗争,工作的实践,和接触工农才能真正的学习到……(大概)

晕……怎么小红书那么吸引双双?

我说:“那不是好嘛,你家里什么牛鬼蛇神都没了。”

后来想了半天,原来……双双喜欢红色,所以她才会对毛语录那么爱不释手。

乱乱来

先谢谢大家的祝贺,不能一一回复了,在忙呢。

这个周末两公婆两天都加班工作,家里状况~~两句话~~

落尘与蛛网齐飞,脏衣共乌袜一色。(原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

然后……俺病了

巧克力蛋糕吃多了,喉咙痛,没了声音。

但是看见大家的祝福和生日歌,这喉咙痛得……值!

语无伦次ing……

喷嚏与咳嗽齐飞,鼻涕共浓痰一色。

王勃泉下有知,必吐血再死一次。

彩虹

中午Shamaine来公司请吃饭,在蛋糕店买了个蛋糕和我一起吹蜡烛,曾经在十八岁的时候和十六岁的她一起庆生,过后她有她的猪朋,我有我的狐党,一隔二十一年然后再一起吹蜡烛。

提着蛋糕回到公司,同事看见大叫哎呀呀……她还打算买蛋糕给我庆生,连忙打电话给外援:喂喂,那个安娣有蛋糕了,过来吃。

快放工的时候外援小姐来了,带来一盒精品巧克力,然后我们那个部门几个同事围着一个切了十分之一的蛋糕又唱一次生日歌,呵呵呵……乐得……,第一次在公司和同事庆生呢,感动。

希望留下来和前同事聊天,但是双喜爸载了小朋友们在楼下等着了,呵呵……本来六点半还有会议,结果央求帅哥二做代表,他也很豪爽的答应了,我就溜得比泥鳅还快,哧溜的走了。

在回家的路上喜喜不小心说:“Mommy,we bought a cake……”呵呵呵……就酱把双喜爸精心预算,想给我惊喜的计划给破坏了。其实……我早上就知道了,装着不知道,结果还是给喜喜破了。但是回家后,我还是很配合的和她们上演一场‘妈咪太惊喜好感动’的戏,满足小朋友们希望妈妈高兴的愿望。

双喜爸没有买礼物,因为我还是希望一个苹果机,所以他只好先hutang着,Leopard还没有出呢。

今天除了很多的祝福,和肥仔的电话,还有哦~~~在生日的今天见到彩虹哦~~~

生日彩虹

双彩虹耶,后来还双彩虹呢

很开心……谢谢所有朋友,同事,谢谢天,还有谢谢我的父母,我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