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时

在车站等公车的当儿有位女士问我:“平时巴士几点来?多久来一辆?”

说实在,我不清楚,只好说对不起,没有注意。

其实我想说的是:“公车到站的时间总是在你到车站前的那一分钟,或你等了半小时之后不得已坐上计程车之后的那一分钟。”

等待,似乎……都是如此擦身而过……

休假日 · 烧钱日

其实今天可以不必休假,不过是小朋友们的舞蹈彩排,早上化了装让双喜爸载她们到幼儿园也就完事了。但是想想……这星期天得工作呢,还是休一天,也好把长出来一些时候的白发染了,再说家里的灰尘已经到了一步一脚印的境界了,再不打扫,屋子非得抗议不可了(人没抗议,屋子倒是不乐意了,屋子比人还有灵性)。

马来风光——没有留下看小朋友们的彩排,一切留到这个星期六晚才有惊喜不是?

离开幼儿园双喜爸在MidValley放下我,然后我就开始烧钱了,当然开始烧钱之前得补充能量,呵呵……我心爱的CoffeeBean早餐,久违了。

在JJ和L’Occitane烧了一轮后,当然少不了打包一楼的烧鱼饭(哇咧,大烧特烧)。

回家略微收拾扫地洗衣晒衣换床单枕套,就赶着去染头发了。可是出了点意外,原本染头发而已变成了连烫带染,唉……女人……只不过等那十分钟,结果就是看不惯自己那清汤头,然后就烫了圈圈卷卷。满意吗?满意极了,尤其只烧了九十块(烫发五十,染发四十),值到趴在地上不想起来,虽然烫发的时候已经趴在桌上睡了一觉(真没仪态)。

好了,烧钱到此为止,烧了就得赚回来,所以今晚要继续开工把这个东西做出来,十个耶,只完成了一个半。

唱K

不知道多久没有唱K了,最后的一次应该是和中学的同学聚会的时候吧。

今天老板娘请我们部门去唱K,欢送一位同事,哈哈!发觉原来我们部门里卧龙藏虎,个个都很能唱哦。

(incase欧阳你在读这个文帖,你其实也很值了,虽然没有唱,但是吃个够够也很不错了)

可惜不能久留,明天小朋友们早上有舞蹈总彩排,的早早起床帮她们打扮,只好早点离开。

嗯……今年的生日礼物好不好叫双喜爸带我去唱K呢,反正他不会唱,我一个人唱完就好了。

:dizzy:

呵呵呵……神秘读者依猫给我了,她说在外国留学的时候开始读我的英文部落格至今,哇!高兴得要死(真的很虚荣,但是请原谅安娣,她需要这一点点的小小虚荣来过日子)如果有机会的话,星期五上班我们会一起去午餐。

:please:

我知道你是誰

昨天和同事聊天,看見她在讀部落格,手癢想給她看我的部落格,手落鍵盤還沒有打下去,誰知道……

“我知道你是誰了啦……你是雙喜媽媽……!”

!!!!

“我還知道你得過獎……”

哇靠!!!!

好恐怖~~~~

然后……

今天早上看見有個新的留言,不讀不知道,一讀嚇一跳……差點心臟病!!!

Myn :
October 2nd, 200710:35 pm

Haha! You know what, I just found out, that we’re both working at the same company! And I seriously understand your pain, though I’m not in your department.

Because I feel the same way too. Seriously. I feel it. Everyday. Sigh

告訴我,有什么比這個還刺激?

然后我不知道她是誰,嗚嗚嗚……Myn,可以來相認嗎?

手痒

昨天在新产品推介礼做着产品布置的时候,同一个人又像苍蝇那样在身边飞来飞去,把我和帅哥二放好的产品和饰品换位。妈的,你酱厉害为什么让我们星期天来做布置?你自己做不就行了嘛。

受不了……

“Miss XXX~~~做什么~~~?你不满意我们的布置咩~~~?”

“哦,没有啦,我只是手痒,喜欢这样东摸摸西摸摸……”

“是咩~~~可是嗬……你酱紫做,弄到我们好像很没有用的样子呢~~~好像信不过我们的工作~~~”

咦?你干嘛停手了?继续啊?

咦?跑了?我还没说完呐……

(昨天她还不只是‘干扰’我们布置,其他每个部门她基本上都‘手痒’过了,连见证人上台走猫步她都贡献了几步,真够她忙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