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I

广州白云机场候机处

窗外

蓝天为海,有云似鱼。

在大连的第一顿饭,当时是晚上八点多,大家都饿坏了。大连的膳食挺合我意,海鲜为主,口味清淡。无怪大连不见胖人。

饭店外的夜景——当晚气温3℃,风大,带着手套按不到快门,脱了手套手发抖,托起相机要对焦,竟然被风吹得摇摆。
大连晚上的街景很多彩,霓虹灯幻化多姿。从机场一路到酒店,餐馆,浴池和迪厅的生意最火红,九成的霓虹灯都是这三门生意。

星海假日酒店——客房窗外的清晨。

‘因祸得福’来的房间——晚上九点抵达酒店还未check-in就被集合到另外一间酒店开会。凌晨两点回来的时候才发觉领队忘了给我安排房间,在和上司及同事三人挤一间蜜月套房(浴室没有遮拦)的同时,上司打电话给旅行社的职员,硬是给我开多一间房,于是就这样单身女人双人床了两晚,第三晚另外一位同事跳槽过来。
啊~~~羽绒的被羽绒的枕,第二晚还有机会泡个马鞭草精油的泡泡浴。

清晨在酒店的正门取景。
(点击图片放大)

轻装上路

我问同行的同事他的行李如何?他说一个check-in旅行箱,一个旅行背包。我回家再次审视我的手提行李,禁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轻了点。

可是对我来说只要不是到落后的地方,缺了什么到时总有办法补上吧,所以还是轻身上路比较好。

所以一件羽绒风衣,一套套装裤,一件樽领羊毛衣,两件tshirt,一套贴身羊毛衣裤,够了吧……

我想……还是再去检查得好……

没有心脏病

出发前的两天每个同事都被分配一份名单,一个一个打电话问细节。

主要的细节是:

1,组员是不是素食者。很重要,因为飞机餐要准备。(题外话——当提起电话问对方:“请问您是吃素的吗?”感觉好像在怀疑对方是不是善男信女。结果体内搞笑因子蠢蠢欲动,很想问:“请问你是善男信女吗?”当然结果严肃因子飞piat阿搞笑因子:“一边凉快去,办正事呢。”)

2,大连之行的t-shirt领了没。有组员问非穿不可吗?可不可以不要穿?(阿严肃说:“在出发和回程都要穿上,以便识别。”阿搞笑说:“不穿也可以啦,如果你觉得人皮比羊皮保暖的话。”)

3,护照是否在组员手上。如果不在组员手上的,就是在旅行社,到时在机场认领。如果到机场发现护照也不在旅行社手上!!!!就……就……躲去厕所,等到登机的前一分钟以二百米时速飞奔进关,不让不能登机的组员拿住。
null
4,和谁人同房。这个很重要,因为我们不想做当黄母娘娘,硬把牛郎织女分开。

就这样*拍两下手*……简单……本来。可是……昨天遇到一个个案……

昨天很忙很忙,不得已让同事代打,结果他打给一位组员,发现这位组员护照在他自己手上,可是,没有,签证!!!!

心脏病!!!

不,不,心脏都吓掉了,还有心脏来病吗?

当然给人骂了,但是还好,今天那位组员去申请了*抹汗*。

一个酱的个案死的细胞相当于中国的人口总数,刺激。

明早六点KLIA集合,希望不要当场又有酱的个案,心脏已经没了,如果魂也吓跑了,连借尸还魂的机会也没有了(没有一小时申请签证的可能吧)。和同事说希望临时别出状况,否则组员还不把我给煎了。

对了,最后更改(本来说住凯宾斯基,后来改了香洲花园,现在终于敲定),我和几位同事还有组员住星海假日酒店,在海边的耶~~~虽然不是春天,但是想起这两句话: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浪花)

荒废

今天来窝里除草……竟然将近一个星期没有写帖,今年来第一次(好像是,应该是,大概是)。

今天是硬硬来的拿一天紧急假,喜喜的伤风一直不能痊愈,今天带她再给医生看看。结果很让我们有挫败感——她的气管有向哮喘发展的可能,现在得使用喷雾剂预防。

不过也属幸运,起码早点察觉,预防胜于治疗。小朋友们的儿科医生是经过我们从将近二十个医生中筛选出来的,他一向不胡乱用药,使用喷雾剂与否也是经过多次复诊才决定,小朋友和他也算有医緣。

咦?我不是在写干嘛没有更新文帖的吗?节外生枝了。

早两天和双喜爸说起最近没有什么心情写部落格,双喜爸照旧看着电视说:我以为你们部落客连没有心情写文贴也会是一篇文贴的题材?我很讶异的望着他:耶~~~虽然你不是部落客,但是你已经很了解部落客了咧。

可怜我连写一篇‘没心情写部落格’的心情都没有,他说:那你就写一篇《论没有心情写‘没心情写部落格’的文帖》。结果我被转得晕在床上睡觉去了。

很累,每天回家之后想做的事是立刻跳上床和老公抱枕做爱做梦。

其实算起来在现在的公司上班才两个月多(八月十三号开始),可是那工作量让我一种感觉好像已经在这里工作了两年多(夸张了点,感觉很久就是了),还挺得心应手的(是好事),除了周末要工作(唉……靠!!!),算了,凡事没有十全十美,将就将就日子好过,偶尔也要有点‘差不多先生’的精神才行。

至于远行的行李收拾了没有(这个星期四就出发),身边每个人问。答案:还没有。妈拿了件挺不错的羽绒风衣来,很适合,可是摊开一看!风衣的背后大大个的‘NuSkin’和‘Pharmanax’!揸到!穿一件对手的风衣在公司老板和同事面前晃来晃去?
不要活了是吧?结果只好摆在一边。

好了,这个文帖也算是《没有心情写‘没心情写部落格’的文帖》的改良版,要出门了,后会有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