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手

前天在车上喜喜说:“Mommy, you see I speak Chinese OK?”

酱厉害?“OK, speak up.”

“左手,右手,拍一拍。”

*等待ing*

“没有啦?”

“Yeah, that’s all, 左手右手拍一拍。”

好吧……*鼓励的掌声*

目前为止最长的一句华语。

两极

带小朋友们去游乐场玩儿,双双找刺激,想玩成人的过山车,说了小孩儿不能玩,她偏不甘心,结果姑妈带她到入口处量一量高度,过不了既定高度,死了心。

在玩碰碰车的时候,双双专捡人来撞,喜喜尽量绕过所有的车,很礼貌的让别人先过,自己再走。

一个是明白游戏规则,一个是路上君子。

相信自己

有时有些事需要听取别人的意见,但如果那是自己的嗜好而不是工作,会选择相信自己,做自己要做的,画自己想画的,写自己想写的,拍摄自己想要的感觉,每个人都有意见,听不了那么多。既然是自己的嗜好,自己想怎样就怎样,不是任性,是执着。

*读Cheeseong.com彩色?白色?有感

几句 Blog 之 我爱肉碎老鼠粉篇

土阿妈鲜少 blog 吃的,就让我,肥仔来让你们流流口水吧! 花儿的照片,迟些。 😀

众多面类之中,我的最爱莫过于白白嫩嫩和不长不短的老鼠粉。

特黑肉碎老鼠粉再加两汤匙肉碎, 一级棒如果不介意,请放很多很多的葱花,再另加一粒卤蛋。

想要收买我的,一碗特黑肉碎老鼠粉再加两汤匙肉碎就够了。

你今天吃了肉碎老鼠粉没?

后记 : 写了这篇,我现在才发现,我吃老鼠粉还蛮嘴叼叼以下。

又过了

之前轰轰烈烈的为event忙碌的作准备工作,转眼又过了。

星期六当天和同事在太子贸易中心做布置,从早上十点开始。天……跑到腿都断,原因有关部门没有和会场沟通清楚,我们设计部门的四个人得在会场的另一角下将近六十多条的横幅和条幅,外加工具箱啊,绳子啊等等。还好我们部门是三男一女,三位壮丁帮轻不少。

装置期间还得从另一头的会场奔到另一角落签收四辆幸运抽奖的车,考起我了,让我测试四辆汽车!咦?!刚才接上司的电话不是只是签收吗?我驾车不会,更不知道怎么发动引擎咧,赶快打电话给还在另一个会场的帅哥来救命。

签收了汽车又走个六百公尺去会场,然后接了个电话,又再走个六百公尺回去签收红酒,然后……然后打电话给同事:“我不往回走了,你们搞掂就过来吧。”

离开太子贸易中心往Sunway会场奔去的时候已经是四点多钟了,比预期的时间慢了一个小时。到哪儿也是一个奔和扛的动作,这回倒好,连个梯子也没有,就往垃圾桶上一攀,把条幅给挂上。当然不是我攀,那是壮男的工作,我就是一个后勤——递剪刀钳子扶条幅的。

就一个扶条幅的后勤,结果还让玻璃给砸到,也还是庆幸,当时双手高举条幅,所以玻璃砸在手上,弹在臂上,落在地上。如果当时不是双手高举,恐怕当时失血现在失忆了。原本以为没有什么大事,结果一个小时后手肿了起来……再半个小时后,同事阿龙坐在铁打医师的诊所外听我在诊室内鬼叫。

那铁打师傅也是一个绝,握着我的going to be猪手……
“做么会砸到手?”
“做布置,挂……啊!!!!!!!!”靠……怎么专往最痛的地方按呐……
“噢……你们做event哒?”
“是……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酱大力好不好……
“做event干嘛没有带些纪念品给我?”
“嗄?我不是负责……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啊噢,!!!!!”我是真的不是负责纪念品的嘛,我也没有想到回来看你啊……不要酱报仇我好不好?
“你们在Sunway做event?”看着我的工作证。
“是……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
“Sunway的老板娘也常来这里……”
“嗷……不关我的事啊!不关我的事啊!嗷!嗷!嗷!嗷!嗷!嗷!我不认识她啊!!!!”
“你要哭吗?你可以哭的,”*疯狂暴汗*
哇靠!!!!!我都光顾得上叫喊,和应付你的问题了,还顾得上哭吗?

包着手出来的时候,同事阿龙看着我:“哇聊……你叫到……”瞪他两眼,噤声。然后又回到Sunway会场,虽然不能扛不能抬,但是……可以手指指对吧?呵呵呵……当时的我就整一个招财猫的样子,逢人就举起白白的爪子:“嗨~~~~”唯恐没人看到我的猪手(肥仔:咦?刚刚不是猫吗?双喜妈妈:这是屬猪的猫你懂不懂?)

在Sunway呆到十二点多,看了烟火表演,赶快下条幅,仨壮丁扯,我卷,末了给前上司踢到一边凉快去。

离开了Sunway又往太子贸易中心赶去,先到太平洋酒店登记放行李,然后屐拉着酒店给的拖鞋不修边幅的过去贸易中心会场完成那些未完成的任务。

我只知道和床铺亲吻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半。

三个小时后,房里的三个人对仨个手机发出来彼起彼落的闹钟铃声听而不闻,闻而不见,见而不理。

结果还是不得以起床了……天呐……那还是我的脚吗?怎么人走到厕所感觉脚还在原地站着?一直以来的黑眼圈更是锦上添花,雪中送‘炭’。

行了,不想再回顾,因为我的头现在已经频频向笔记本三跪九叩了。

Earthtone在她最近的文中说:

……when she called, I realised I had been using her space too. Some of my old soap making stuffs were sent to her place after my mother closed her shop. She called to ask if I want them when she was cleaning out the space for the Belles’ room…I was undecided – but you know, Twinsmom, if you needed the space, you may throw them away. It’ll be selfish of me to want that space.

What and who did you give to lately?

其实并不介意她用了家里些许的空间,只是想要肯定一下她是否还记得,或在不久的将来还用得着,用得着不介意一直收着,如果用不着就不收了。

一间屋子里不能净是放自己的东西,留一点空间给别人,就像心里留个位子给别人,不能老是想着自己的事。

她最后问最近给了别人一些什么?

上周末出差的时候,和同事一起吃饭,有人捧着一个做慈善的箱子逐个桌子认捐。我放下筷子取出几块钱放进箱子,那人说谢谢走了。

过后同事说不应该在吃饭的时候捐钱,问为什么,他们很奇怪的看着我说:“Pantang(忌讳)*谢谢Allison纠正*,你不知道的吗?那是把你自己的吃食(食禄)给了别人啊。”

有点不解的说:“为什么不可以呢?我那是分享啊,反正我都有得吃了。”

自己在吃的时候更应该想到不够吃,或没有得吃的人,自己都在吃了,意思说自己是‘有’的,既然‘有’为什么不‘舍’那一点呢?

从来不是个pantang(忌讳,迷信)的人。

有点跑题了。

P/S:肥仔,要拍多点花的照片放在我的部落格噢。

几句 Blog 之 RM7150 的相机篇

土阿妈不在家,暂时由肥仔代班。 请多多谅解。

我, 肥仔 Jason 是一位毫无创意和艺术细胞的摄影员。 平时所拍的照片也只是马马虎虎和普普通通而已。 现在, 我手上用着的是一个总价值 RM7150 的 Canon EOS 40D, 我却老是觉得我在杀鸡用牛刀似的; 相机也相对的演变成英雄无用武之地。这相机的确在我采访新闻 / 拍 event 照时有很大的帮助 (ISO 1600! 如果需要, ISO3200!), 但是我认为我必需先提升自己的摄影技术才能胜任这架“野兽”, 再发挥其无限的潜能。

我没有师傅指点, 摄影的知识, 全是自己一步一步摸索, 阅读, 学习学会来的; 所以,恳请大家在我的 Flickr 网站 (http://www.flickr.com/photos/jasonmumbles/) 多多指点和指教。

Sunset At Pulau Melaka

Sunset At The Beach

点击其照片放大。

田·糸

肥仔说:“一个礼拜不见人影?”

是喔……就酱又一个星期了,恐怖……

上个星期一直在加班,回到家冲凉后一闭眼就睡着了。

“累”这个字可真妙,上面一个“田”下面一个“糸”,字面上看又要耕田又要织布的当然“累”了。

要不然偏一点,打工赚钱买吃的给住的又要管穿的,也是挺“累”。

别问我星期四的假期干什么去了,别问,因为那天我病了,靠……连病假都省了。

星期五出差到新山,连过去三巴旺找Earthtone的念头都不敢有,昨晚十二点到家的时候,看见肥仔的留言,心想……真好,还有人给我数着。

下个星期也难有更新,来临的周末公司有大大大节目要做,下来几天加班是肯定的了。

所以一定要想念我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