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P2

avp2
虽然是很喜欢AVP(异形大战铁血战士),但是喜欢不一定代表要在戏院看,荧幕太大了,所以异形也很大只。结果三分之一闭眼睛,三分之一脱眼镜,三分之一倒是清楚。不过我胆小有个说法就是我是女人嘛,比较小鸟依人,可是坐在双喜爸旁边那个大只佬也缩成一团脱眼镜看就很说不过去了。

戏间还得谢谢旁边的护花使者在差不多的时候提一提:“哪,小心D,个只嘢(异形)就哩喺窗口跳入来啦……”(哪,小心点,那个东西要从窗口跳进来了)他不得不酱做,为了确保能安全的看完下半部戏,否则他得把吓呆的老婆抱出去,不好意思是一回事,老婆比他重抱不起又是另外一回事,说清楚咯别混为一谈。

感觉AVP2不比AVP好看,尤其后面异性和铁血战士对打的场面,没有第一齣那么有power,而且场景设在城市,少了在偏远鸟不生蛋地方的那种神秘感。

《异形》是从第一齣就开始看着来,当时好多年前给爸爸‘骗’去国泰看的,他说太空科幻片很好看的,结果差点没把我吓得在戏院里撒尿。《异形二》和earthtone在Rex看,不知道她记不记得,但是我记得,把回来过学校假期的她骗去看恐怖片,两个人躲在椅背后面从椅间的缝隙看戏。《异形三》和双喜爸一起看,一边看一边骂,看完了再骂,然后当《异形三》从来不曾出现过,给双喜爸拐去看异形漫画,其实漫画也不错看。《异形四》面世的时候我们还说“这还差不多……”

后来看《铁血战士》的时候,其中一个场景拍摄铁血战士收集的头盖骨中有异形的头盖骨,那是我们很兴奋的期待可能会有异形和铁血战士碰面的机会哦,哈哈……过了几年就有了。

其实那只异形一点也不可怕,可怕的是把它创作出来的人,先别说设计它的人H.R.Giger是个怪人,那个把异形定位的人也是sibeh(很)直白的白痴暴力血腥,因为异形几乎就是拼命杀人的杀人生物吧了。

如果问我干嘛喜欢看这个白痴暴力血腥的异形,不如说我喜欢看其他人物的人性——好奇。

不过怎么都好,电视里的异形没有电影院的异形那么吓人,起码我一手遥控器就可以pook(敲)死它。

人咬蚊

双双说被蚊子叮了,很痒,蚊子很讨厌。

我随口说蚊子叮你,你咬回去啊。

双双说不可以

我问为什么?

双双说蚊子太小

喜喜说:“You cannot bite mosquito, mosquito a lot of germs.”

然后顿一顿……“You’ll get sick.”

都很逻辑,无趣。

天才白痴零距离

2008的第一天……骨头全要散了的感觉……

2007的最后两天……忙得要死……累得贼死……

三十号九点半到酒店集合,为公司新展品推介礼作佈置。即将出门的时候同事打电话来:“Maria,你那天做的舞台布景完稿有没有改动过任何的字眼?”

屎!这样的问话只有一个意思,就是出错的意思啦!没有出错是不会这样问哒!!!*额头密密流下芝麻汗*

当天晚上十点在办公室独自和电脑为布景完稿战斗的时候,老眼昏花的把“来自于”的“自”,打了“至”,他父亲的母亲的……

立刻和同事确定,那个是在红底上黑色拉白边的字眼,和同事说我还没出门,给我那个字眼的尺寸,家里有黑白打印机,可以立刻印出来改正。还好记得当天用的字形,同事拍照MSM给我确认字形,可是不记得字形号,同事当时没有尺在手,结果她用公司的ID卡来测量:“横是三张ID卡减零点七mm,直是三张ID卡减零点九mm。”我的公司有很多天才。

当下在家立刻可用AI搞个“自”出来,这完全没有问题,可是……问题是……“自”比“至”瘦啊!!!就算把“自”贴了上去还是看到“至”的腰身。我想,我想,我想想想……啊~~~我是天才,把“自”向左右拉长增肥至“至”的宽度不就可以了吗?(“自”:我苗条的身材啊~~~我不依啊~~~。“至”:虽然被遮盖了,可是我还是很高兴哒。)

这是不容置疑的事实——我,是天才。

可是上天对天才是很残忍的,天妒英才嘛。另一个问题又出现了,就是左右遮盖了,“至”的顶端和低端是一横,“自”的顶端是一撇,底端是勾、横,意即“自”贴了上“至”,还是会看见一大段不属于“自”的白边。

又……我想,我想,我想想想……对!用红颜料把“至”的上下白边涂了,和红色的底色混为一体不就成了吗?于是通屋找颜料。

东西是……要找的时候找不到,不要的时候到处看得到。颜料都被小朋友们带了去公公家,剩下的只有蜡笔。蜡笔也好啦,于是带着分两张A4印出来的“自”,和一盒怎么看都觉得有点不妥,但是又说不出所以然的蜡笔出门了。

到了会场把“自”修剪了出来,往“至”上一贴!PERFECT!忽然发觉原来“Perfect”的拼音也可以是“M、A、R、I、A”。好了,“自”解决了,把红色蜡笔拿出来填了“至”的白边就大功告成啦。

举起蜡笔往布景上一画……

咦?……

靠!……

它父亲的父亲的……

忘了布景原料是tarpaulin塑料防水布,蜡笔就算不是烂泥也附不上壁啊!!!

虽然是天才,可是天才也需要一点点的缺点来显示人性化的一面,这样的错误让天才看起来不那么的不可一世,不那么的高高在上,不那么的完美无瑕,这样的错误让人了解到天才和白痴之间其实是零距离的。

结果那个白痴很天才的用红色的马克笔解决了那道该下无间地狱的白边,于是这个天才白痴零距离,增加白头发的糊涂故事就这么华丽丽的落幕了。

死了很多黑头发细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