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的谎话

客厅的小桌子上有一杯可乐,地上满是可乐的水滴,问小朋友谁的杰作。

喜喜说不是她,是水滴在可乐杯里,可乐溅了出来。我看看天花板,说屋顶又不漏水哪来的水滴?

双双说不是她,看看妹妹,然后摇摇头。

再问一次。

喜喜说是双双干的,双双说不是她,是外头下雨,雨从窗口飞进来掉进杯里,可乐就溅出来了。

双喜爸说你们老老实实的说了是谁做的,说了保证不骂不打,掉几滴可乐没什么大不了,妈咪可以抹掉(为什么是我抹?)。

喜喜还是一口咬定不是她,双双没有出声,只是看着喜喜。

再把她们像煎鱼一样翻过来复过去的熬,结果一样。

都快成可乐版的罗生门了。

抓起她们的爪子闻一闻,双双的干干净净,喜喜的有甜甜的味道,还有……爪子黏黏的……哼!

双喜爸爸喜喜带去房间‘拷问’……五分钟后,双喜爸开门出来说喜喜认罪了。结果还是被打手心,承认是‘罪魁祸首’不是挨打的原因,挨打的罪名是诬赖双双。

(其实从‘法’的角度来看,双双也该罚——知情不报,包庇之罪。但是法网为‘情’而开——姐妹情深,宽以待之。)

一个小时之后……双双进来房间和爸爸说其实刚才喜喜把手指放进可乐杯里搅拌,妈咪出来的时候她把手拿出来可乐才溅了一地。

如果不是妈咪英明、爹地威武,你这么‘迟钝’,挨打了才道出实情也只能比小白菜还怨。

还是第一次处理小朋友说谎的案子,这意味着小朋友们的‘谎言时代’来临了吗?

喜喜吃饭

“妹妹,下楼吃饭啰。”

“Don’t want.”

“为什么?”

“If I cannot finish my rice, daddy scold.”

“囡讲佢唔爱食饭,because如果佢食唔嗮你会闹佢,点?”(女儿说不要吃饭,因为她说如果吃不完你会骂她,怎办?)

“你咪同佢讲食嗮D饭我咪唔会闹佢啰。”

是嚄……

晚上回家的时候小朋友们看见十五的月亮很兴奋的喊:“Moon!”

我说:“月亮。”

小朋友们很高兴的说:“I know how to write 月。”

“How?”

两个手指凌空比划:“一撇,横竖钩,横,横。That’s 月。”

嗯,不错,不错。看来额外的中文班是有帮助滴。

丶 · 一 · 中空

有同事指着“戊子”问怎么读,我说:“发音是wu,第4音。”

然后他又问:“还有一个字写法也很像的,又怎么读?”

“戌横戍点戊中空。”

中学时候老师教的,“戌”的当中有一“一”,读xu1,“戍”的当中一“丶”,读shu4,“戊”中间是空的,读wu4。

很简单的口诀——戌横戍点戊中空。

“戌”——地支第十一位。
“戍”——戍守, 戍边。商朝官职,镇守边疆。所驻扎的营地也称戍,所以防守、镇守边疆是为戍边。
“戊”——十「天干」之一。

木头狮子

小朋友们很想要粒狮头,可是双喜爸担心她们会为了狮头狮尾的位置争吵,和那个‘第一病’重患者说不买的原因是怕她们争夺。

‘第一病’重症者想一想,然后拉她的姐姐一边商量:“……We share share…… after I play the lion head then your turn…… we don’t fight…… OK? we take turns……”双方达成协议。

“OK, daddy, I talk to jiejie already, we don’t fight, we’ll take turn, so you buy the lion head OK?”

都酱咯,还可以不买吗?

于是在PJ 旧区的文具店左比右看,决定了,掰掰五十五元正,买了个狮头(可怜天下父母心呐……伟大)

希望这个不会是‘三分钟热度习惯症’的其中一次发病。

Anyway……N次买玩具的时候都是酱希望,但是依旧发病……双喜爸还说把包装袋收好,一个星期以后就需要打包放橱顶了……

以下一个片段(6MB,会很慢)

我的职位没有其他同龄的朋友高,薪水也不比双喜爸高,身段也不如模特儿般高,这些从来都不让我紧张和烦恼。

但是最近有一样很高的事让我很不高兴。

继高胆固醇之后,血压高。

同事说四十岁才是人生的开始,我问他是不是少说了一个字?四十岁才是人生病的开始。

因为胆固醇高一向对食物的选择都很小心,现在没有很小心,只有更小心。

就说难怪最近老是觉得疲倦……

有天回家发现屋子里的椅子都不见了,问双喜爸,他说你开开女儿的房间看看。

看门一看,小朋友们把所有的椅子都搬了进房间,错落的安放在她们的床之间,然后模仿舞狮跳樁,在椅子和床之间跳跃……我晕……

小朋友们很爱看舞狮表演,看了回家就学。

本来双喜爸真想买个小狮头给她们,可是问了价钱,那个贵啊。便宜的又没有尾巴,算了吧,反正没有真的狮头她们也用水桶舞个欢,再说屋子里的东西已经够多了,再来个狮头的话,过了新年还不知道要把它放到哪里去,又不能红烧吃了。

说起舞狮,今天公司新春团拜,请来的醒狮团里表演跳樁的两个少年是孖生兄弟,默契非常好。当然不是说因为他们是双生的所以默契很好,那个有水平的舞狮没有默契的呢?只是很凑巧是一对双生兄弟舞一只醒狮而已。

小朋友们还要求一对铜钹,那个我们打死都不会买给她们,还警告姑妈不许买,如果她买给小朋友们的话,我会让她们在她的床边打足三天三夜。

开玩笑……买铜钹给小朋友……我又不是聋子……

输赢对话

喜喜非常好胜,什么都要争第一,从最无聊的谁先从洗澡间出来,到没有奖赏只有挨骂的跳楼梯,她都要第一,要赢。

下午她的第一病病发,和双双玩游戏的时候又争功,结果输了,很不高兴,说:“jiejie don’t let me win.”真的是没有很不讲理,只有更不讲理。

我说:“I know you lost, but Isabelle can win is because of you lost to her, otherwise if not because you lost to her and give her the chance, she can never win, so, even though Isabelle win this time, but you are fantastic too, because you let her win.”

说完了我也不是很清楚我说了什么。

喜喜听了……歪着头想了几秒钟……似懂非懂……然后有点高兴的说:“Oh…I let jiejie win har.”

我有点沾沾自喜的觉得她好像上钩耶。

过多几秒……喜喜说:“But I still didn’t win.”

吹胀……

“I want to win, why you don’t let me win?”

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况且我不是秀才,喜喜绝对是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