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信 · 童心

双双进来睡房给我一张折起来的便条纸:“Mommy, I have a letter for you.”

便条纸上写着我的名字,打开一看:

~~~~~~~~~~~~~~~
~~~~~~~~~~~~~~~
~~~~~~~~~~~~~~~
~~~~~~~~~~~~~~~
~~~~~~~~~~~~~~~
~~~~~~~~~~~~~~~

什么‘字’都没有,有的是一条条波浪式的线条。

这信我和双喜爸都收过,必须靠一些丰富的想像力给线条们赋予有意思和意义的内容,然后很煞有其事的念出来才算数。

可是现在大清早起床,我精神还处于游离状态,所以有点茫然的看着双双,希望她自己可以‘解码’。

她自己也很不客气的指着便条上的线条开始念:

“Isabelle and Annabelle love mommy and daddy very much. Isabelle is a pretty and nice girl, not a naughty girl, and so is Annabelle. There are a lot of boys and a lot of girls, they all like Isabelle and Annabelle very much.”

完了,顿一顿:“The end.”

当小孩儿真好不是?可以那么昂然自得,开宗明义的高呼自己最好,最美,最多人爱。说了出来不但没有人丢臭鸡蛋,还有人鸡啄米般的争相点头称是,真不容易。如果一样的是换着双喜妈来做的话就……肯定不会这么公开做,悄悄的躲在被窝里:“我最美,我最好,每个人都喜欢我。”说完了还要唾弃自己一番:“好意思吗?和小孩儿一般见识。”

所以有些事还是小孩儿的时候发挥最好。

刚刚写到上一段的时候,双双又递来一张便条,依旧是~~~~~~~~波浪式线条,这回她念:

“Isabelle and Annabelle love mommy and daddy and gu-ma and mama and popo and gonggong and everyone, but we cannot have the Christmas present, because the Christmas is not here yet. (继续指着纸条)but why the Chinese New Year decoration still not take down.”

念完看着我:“Why?”

我望望还在床上睡死的双喜爸,继续敲着键盘:“Your daddy lazy。”

双双:“Yah……”然后走开。

我很满意。

老顽童

爸昨天早上车子有事没有载我,今天一大清早打电话来:“哎,车还是start不着,你自己解决。”

我说好没问题,说完他在另一头咔咔笑,我无言ing……然后问他:“你无聊是吗?”

“嘿嘿嘿……”

“还是你大牙还够用?”

“嘿嘿嘿……我现在就来。”

想起以前小的时候和爸去吃饭,吃完了他摸摸口袋然后大吃一惊的说:“哎呀,没有带钱包。”

唬得我们几个小的一愣一愣后,然后嘿嘿嘿的拿出钱包付账。

后来竟有一次他真的没带钱,摸着口袋说:“哎呀,没有带钱,这次是真的。”我们几个半大不小的都不甩他,愣是不相信,结果还好他和咖啡店老板认识,才挂账了事。他竟还嘻嘻的说:“狼来了的故事就是酱的了。”

后来发觉双喜爸其实和爸很像,也是喜欢这样唬人。

自己来

小朋友们是很大胆的……

前天给她们修剪额前的刘海,双双说要好像婆婆的发型一样,就是露耳短发。我说我不会剪那样的发型,她很不爽。

昨天接她们回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今早双双起床的时候我左看右看都觉得她的刘海太短了点,可我没剪这么短呐。

后来和双喜爸猜想她是自己剪的吧。双喜爸下午回家找遍了地没见丝毫的发丝在地上,于是我打电话给妈。

妈说昨天她在给喜喜冲凉的时候,双双坐在梳妆台前吧刘海给剪了!剪得狗咬一样,外婆又给她修了修更短了。

我们无言……

我们只能安慰自己说双双是非常有主见的孩子。

还有我们必须慎重的把剪刀收好。

然后周末带双双去理发店,别再让她为那个喜欢的boyish头耿耿于怀。

壁虎和小强

其实那天那条可怜的小壁虎没有死滴,但是给两个魔头拈来拈去,抛上抛下(奇怪没有借尾循,可能已经晕了),晕了,所以两个小朋友们才可以对那只小壁虎施展‘随手拈来’指法,大玩特玩一番。没开玩笑,两个玩到咔咔咔咔笑,忽然间很同情那只小壁虎,虽然它长大了会变成很‘核突’的壁虎。

家里壁虎挺多,很恶心,尤其借尾循,留下一条颤抖的尾巴,‘物主’却跑掉,连用纸巾把它捡起来丢掉也嫌‘核突’。

但是经过那天小朋友们捡壁虎的事件后,我们觉得就算是加强卫生观念和实践,也要让小朋友们继续不讨厌壁虎,而且不但不讨厌,还觉得玩弄(玩死)壁虎,加小强是很好的消遣,有培养小朋友们不怕蛇虫鼠蚁的必要,这么一来……

害怕壁虎和小强的双喜夫妇就有救啦……

至于怎么训练她们拈小强的‘胡须’……让我们设定了一个全面的方案,开会讨论过后再盖章实行。

超级周末

超级周末是做什么用?坐在床上写博。

‘超级周末’是双喜爸那些足球迷说的,因为今天四大天王(曼联,利华浦,兵工厂,切尔西)两场比赛。他和朋友们去了嘛嘛档看球赛(家里不是有寰宇吗?),小朋友们说妈咪很凶所以宁愿呆在楼下和姑妈一起,所以我只好与笔记本为伴了。

但是一家之主和朋友们看球不算,出门的时候华丽丽的以祈使句的语法说:“净间你开住个TV,记得支持Arsenal,知无?”(等下你开着电视,记得支持兵工厂,知道吗?)

所以现在外间电视开着,等空出去看看成绩。

这就是我的‘超级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