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广告

周末和小朋友们在超市闲逛的时候,正好一家奶粉公司在超市门口做促销,销售员看见小朋友们立刻邀请她们玩些小游戏,游戏完毕后再送她们一些试用品和玩意儿。

那天送的是一个纸制的‘皇冠’,上面印的是品牌和产品的图片。小朋友们戴了一会儿掉了下来,我随手把它折起来放进袋子,就没有再给回她们。

双喜爸问我为什么不让她们戴。我瞄瞄这个so call广告人:“佢地又无俾钱我,做么我个囡要带住佢地嘅logo周围行,帮佢地打广告?”(他们又没有付钱给我,干嘛我的女儿得戴着他们的logo到处走,帮他们打广告?)双喜爸恍然大悟:“又係。”(也是)

是不是职业病都好,一向都不喜欢把logo穿在身上,公司的除外,那是制服,但是非上班时间也不打算穿呐。以前双喜爸工作的关系经常拿很多商家的T衫回来,家里都穿来睡觉,因为穿着出门,尤其到超市逛的话,分分钟被误以为是促销员。

所以也很不明白花了几千块或十多千买了件印满‘名牌’logo的衣服,说是有品味,满件都是logo的衣服何品味有之?名牌付给名模每年几千万美元的代言费,然后消费者自己付十多千的价钱帮名牌穿广告到处走,很有品味。

见过所谓的名媛拿汀,从头到脚每件穿戴都标志着各个名牌,活脱脱整个会走路的广告板,是不是她们付钱买的我不知道啦,如果不是名牌赞助的,我会觉得很冤。

还好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样想,要不然广告业还能捞吗?双喜爸没有收入了。

To鸡婆or not to鸡婆

昨天晚上到超市买东西,一进入口处迎面来了一对年轻夫妇。新任妈妈推着购物车,新人爸爸胸前背着婴儿背袋。宝宝面对着他爸爸,看不见模样,但是从通红的手脚和个子看得出是个大概刚满月的婴儿。

相信大多数都知道婴儿背袋是怎么用,宝宝在婴儿背袋里是竖立的,两脚穿过背袋下方,小屁屁被袋子托着。但是很明显的,这对年轻的新任爸妈不知道他们的宝宝还不适合用婴儿背袋。通常婴儿背袋只适用给四个月大,或者已经可以抬头,活动头部的宝宝,也就是他们的颈部已经够强壮的时候。至于趴着还不能抬头的宝宝最好可以卧抱,直竖之势一时半刻还可以,但是久了对宝宝来说是个负担,婴儿的头部还挺重的呢。

我看了一两分钟,也犹豫了一两分钟,好不好上前和这对新人爸妈说呢?看他们购物车里的东西,和悠闲的脚步,显然已经在超市逗留了一阵子,宝宝的头也歪了一边儿去。

可是……结果……我还是没有上前……虽然有点理直气壮的觉得应该给点意见,但是又觉得自己这样做以‘老’卖‘老’绝对鸡婆。结果……过了三分钟(漫长啊)觉得自己还是别那么鸡婆好,没有鸡婆的勇气,我怕给人骂我三八。

如果换着是你,你会上前给意见吗?

Spelling、Ejaan、听写

去年小朋友们上幼儿班第一年,只有在第三学期假期时给四页“功课”,也就是连连看,填个字母什么的。

今年幼儿班第二年,开学的时候小朋友们的老师慢慢的让她们适应比较多一点的功课,周日的时候两页中文笔画,周末中文四页,英文、数学、国文(马来文)各两页。

每个星期五放学后小朋友们就很紧张很快的把功课做完,一来,她们喜欢让老师觉得她们是乖孩子(她们超享受老师说她们是Good Girl);二来,她们受不了功课没做完受同学们的‘注目礼’;三来,功课做完了玩得宽心一点;四来,星期六和星期天要复习英文听写。

一月的时候只是英文听写,二月过年之后加了国文(马来文)听写。当时还和双喜爸说还好中文没有听写,四月开始的时候小朋友们就带张通告回来:“Mommy,we have 听写。”

所以现在每个星期小朋友们有数量日益增加的Spelling、Ejaan、听写。

至于小朋友们今年上特加的中文班后,《红蜻蜓》识字卡上的字也在不知不觉中认识了一半,用识字卡造简单的句子对小朋友们来说也是挺有趣的活动。这样下来,年尾的时候应该也可以识三百字了吧。

想想我们国家的小朋友们也真不容易,人家学双语,这里得三语并行。难得小朋友们也挺自在,算是大幸。

龟兔赛跑

公司的电脑还是奔腾4,以前只有两个设计员,用AdobeCS2。后来多来了两个设计员,要加CS2的执照,可是CS3面试了,CS2没有卖了,结果买了CS3。

后果就是中风的乌龟和年迈的兔子赛跑,谁也快不了。

开一个文件等两分钟,存一个文件三分钟……不是很慢,只是更慢。

我的青春啊……

(联名上书要求升级ing)

厨余逻辑

早上妈把前晚的剩菜热了当早餐。

我看看桌上是剩余下来的炒米粉,炒杂菜,咖喱素羊肉,素虾,刚想往炒米粉下箸,妈说:“啊,吃,吃,那米粉已经开始有点味道(馊)了,快点吃了它。”

还吃吗?

既然炒米粉已经‘病发’,为免得肚里菌类繁殖,转回厨房盛了半碗饭。

回到餐桌,在炒杂菜中夹了块芥兰花,一嚼,发现也有点酸了。

“妈,芥兰花有点酸了。”

“嗄?!有点酸了?酱快点吃完它。”

大致上‘已经有点酸了,快点吃了它。’ 就和 ‘已经有点感染了,快点去问诊。’一样的道理。

所以这个厨余的逻辑就是‘既然已经酸了,与其放在桌上让它更酸,不如快放进肚子让它馊。’

眼不见为静,吃得别浪费

守灵2

今晚还是我和弟弟两人守灵,我们还是一人一部笔记本。如果有四个人,如果公开打麻将不犯法,我们还是挺乐意有除去上网以外的娱乐的,但是这里是新加坡咧,所以……

今晚的‘不设防’WiFi信号够强,不用像昨晚那样时不时托着个笔记本,像风水师傅托着个罗盘找风水位那样找信号,如果不知情的昨晚就看见两个不老不少的男女,托着个笔记本苍蝇那样在楼底悠来转去的游荡。

感觉上SingTel的信号比较强,比较KL的Streamyx,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外国月亮圆、邻国信号强。真的不是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感觉上就是快,就算是用自己的WAPphone上网也快很多。

早些天问朋友有没有外快,她说写一些灵异小说吧,她们需要。我说一个不相信神鬼的人写什么灵异小说喔?可是现在置身灵堂上网,身边吹着楼底常有的晚风(阴风),耳边听着时不时水管里空洞的流水声,楼底遍布的柱头,加上步行至偏僻的角落用阴暗的公用厕所,这些都是灵异小说的主要‘配件’是吧?再加一点想像力应该很容易弄一篇灵异小说。但是心里就是没有什么plot,待会和弟弟聊聊,看看鬼点子多多的他会有什么想法。

5:15am加:
第一晚我妈,我爸,我舅三人守灵,仨也无所事事,就一个干坐,都说凌晨天冷,冷得发抖就是没有人上楼加衣服。我说打打麻将啊,凑外婆就刚好四脚了。我妈说:“打麻将就无?打冷颤就有。”

6:15am加:
哇~~~shiok,shiok……‘不设防’竟然通宵开着router,我也不客气的用了整晚。

守灵

守灵的时候有人会开局打麻将,有人玩纸牌,有人睡觉。

昨晚和弟弟守灵,两人两部笔记本,先看周星驰旧戏(弟弟是周星星的粉丝),然后间中看看附近有没有不设防的WiFi。灵堂设在组屋的楼下,附近十之八九都是有用电脑的,结果一连网就有十多个链接,竟然有一个是‘不设防’的,我们就不客气的‘借用’了。

戏也看完了,‘不设防’也关门睡觉了,我们继续一个玩游戏,一个看电子书打发时间。

今晚又是我们守灵,还是和笔记本做伴,希望‘不设防’今晚不会这么早睡,哈!

不在家

目前在新加坡,外婆享年九十三昨日去世。其实刚听到外婆过世的时候竟然有点难过,但是想到人总是会死的吧,早死迟死怎么死而已。九十三也算尽头了。毕竟活到这个年龄了,离世是迟早的事。

(肥仔竟然趁我不在家的时候玩抽奖游戏!我也要玩!)

*手机更新,比较简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