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

有的跋涉进入灾区救人

有的用双手扒开瓦砾救人

有的不眠不休照顾伤者

有的排队捐血

有的在远方送上祝福

有的千里之外寄上金钱

有的派专家援助

……

但是也有一种人……

在水深火热的时候,以‘专家’的姿态说……

中国今年的风水不对……

虽然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但是这种只会风凉嘎嘎叫的鸟倒是罕见

(读今日星报国际44版有感)

烧给你

很习惯把‘burn a copy of CD’中的burn说成‘烧’,“烧给你”是我常常在办公室里说的话。

刚刚和Earthtone通电话的时候我就说起David Peng送的幼教CD很好,就说:

“我烧一套给你。”

才说完Earthtone在电话的另一端狂笑不已:“烧下来给我吗?那要烧干净一点要不收不到。”

然后才发觉听起来像清明‘烧’东西给先祖一样。

狂笑……

然后又想起清明给莎莉阿姨扫墓的时候烧的冥品,双双问为什么烧那箱子。

嬷嬷说烧了姨婆才收到。双双不解的问烧坏了还怎么用呐?

当时每个人短暂性耳背……什么都听不到……什么都听不到……没有一个人会答。

不愿坐以待毙

我的难过通常会很久,如果不尝试把它摆脱的话。因为不喜欢难过的感觉,所以长久以来学着怎样让自己开怀。

父亲常常说事情总是两面性的,这是看你选择从哪一面去面对。

钻牛角尖虽然不是我的专长,但偶尔还是会被牛角尖里的回声诱骗了去,结果钻啊钻的,把自己的快乐都赔了进去。

但是现在懂得怎样钻牛角了,就是拉个伴——当有想不清楚又想不开的时候,就拉上身边的人,双喜爸啊、Earthtone啊、我爸啊、我妈啊……然后大家一起走,在牛角里转了个圈就出来,互相扶持就不会钻进牛角尖了。

我不是一个会在悲伤和难过中坐以待毙的人,越难过的时候就应该找些事让自己做,就算不至于开怀大乐,也能让自己不再难过。

在恶劣的环境里与其以‘只有半杯水’的态度面对,不如乐观的为‘还有半杯水’欢呼。这就是我的生活态度。

小小心计·小小老师

双双寻找自己的水瓶多时,找不到。

“Daddy, can you please find my bottle?”

双喜爸说:“Go find it yourself, why you always simply place your bottle? See? Now you can’t find it.”

自己再找,找不到,再求助,不果,转移对象:

“妈妈,找我的bottle,please~~~”

“不要,自己找,每次乱乱放。”

双双进房间转了个圈,还是两手空空,求救的话刚要出口又收回,眼珠一转,改说:

“Daddy, can you please help me fill up my bottle?”

自己找不到瓶子,但是叫爸爸添水的话,爸爸应该会找瓶子出来吧,她想。

但是……双喜爸两眼一翻:“谂过大二条桥啦,呢D屎桥你老豆我细个个阵玩过晒啦。”(想过另外的伎俩吧,这些小儿科你老爸我小的时候全用过啦。)

人家说什么来着?虎夫无犬女——

一样咁奸。(一样狡猾)

×××××××××××××

这是小朋友们的公公说的——

双双列了几道数学题在纸上,然后交给公公:“公公,做。”

公公戴上老花眼镜,在题后面填上答案,然后交回给双双。

公公眼角瞄瞄小朋友……

小朋友把数学题放在小桌子上,然后伸出十只小指头,口中念念有词的“four minus one equal to three……”演算起来,然后认真的在答案后面打勾。

公公在旁边一面偷看一面偷笑。

心情不好

这两天心情很不好,很讽刺是吧,刚在访问上说了对事平常心对待之后,现在就难过了。可是……看着瓦砾里的没有生命的孩子……非一般的难过。

虽然不被了解为什么看了照片会哭,但是庆幸自己还有一颗有感觉的心。

听写之后继

原来小朋友们继Spelling,Ejaan,听写之后,还有汉语拼音的听写!“月”拼音yue,“风”拼音feng等……惊呆ing……

但是这不是最厉害的了,因为和她们同龄的小侄女不同幼儿园,正在把整句句子翻成拼音,或拼音翻成句子。

继续惊呆ing中……

极品无言

星期六工作半天放工回到家,想着写写‘周记’,更新部落格。谁知道当天电话线有事——断了线,打进有讯号,但是电话就是不响,看来电话线又给濛鼠咬了,当然连带宽频也上不到了,真叫那个郁闷……

更郁闷的事在星期天发生……喜喜竟然说:“I want to write something, in ‘I am Annabelle’。”

我……觉得这是‘揸到’事件里的极品个案。

等了这么多天她都没有想起,要不就……不、得、空。现在
竟然在没有宽频的时候和我说要更新部落格?

开什么台湾外交玩笑哦……

和她说上不到网,喜喜问为什么?

线坏了。

用第二条线。

没有第二条线。

为什么没有第二条线?

因为我们没有买第二条线。

为什么没有买?

因为不需要。

现在我要用到,为什么你没有买?

因为我没有想到你现在要用到。

为什么你没有想到?

……

救命~~~

双喜爸爸在旁边很高兴(幸)灾乐祸的说:“Happy Mother’s Day。”

几句 Blog 之 我就是肥仔篇

双喜妈妈的读者真的还不少哦! 几乎每天都有新人来阅读。 为了避免误认为擅闯双喜妈妈的“随手拈来”,在此再次自我介绍。

我叫梁其铭,Jason Lioh 会比较“动听”吧! 网上就用 Jason Mumbles

至于肥仔,吟噙公子,叉烧公子乃是双喜妈妈给的外号。 肥仔是因为我很肥,真的很肥。 吟噙 (ngaam chaam) 公子是广东话的 “mumbles”。 至于叉烧公子,那是因为我曾从马六甲快递超好吃的叉烧给在吉隆坡的双喜妈妈。

我也算是“随手拈来”的管家 / Guest Blogger 吧。 每当双喜妈妈不在家或很忙,我就得看家,放些照片 (和吃有关) 和写一些小小的故事等等。 除了看家之外,我也是双喜妈妈御用的 IT support。 一切大大小小服务器 / 电脑等问题,我都得上场。 曾经面对的问题有, 删除 15000 的 SPAM 流言,解决 WiFi,提醒他人 CPanel / FTP 的密码等等。

我当然有自己的部落啦,在 http://jasonmumbl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