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的包子水的馅

收到信说双双和喜喜小学报名确定了,下个月得到精武小学去确认,看着两封信很感慨~~~小朋友们明年得上小学一年级了……忽然间很想哭。她们的个子还这么小,背得起那个大书包吗?想着想着眼泪就流下来。

双喜爸很无奈的问至于吗?小朋友翻身的时候又哭,长牙的时候又哭,上幼儿园也哭,喜喜脱牙齿长新的都哭,现在连看见上小学的通知单也哭……至于吗?

怎的?我就一哭包,怎的?碍着你啦?

搜狗拼音输入法

每当打字的时候,如果有人站在旁边看的话,个个一定会为我用的输入法感到新鲜和好奇。

曾经用微软拼音输入法IME好几年,可是后来认识谷歌拼音输入法后,微软拼音输入法就回乡归隐了,如同它的好伙伴IE,用了火狐后IE也退休了。

谷歌拼音输入法用了大概两年吧,一次在伟哥的部落格评论栏里读了一位中国博客陈华的介绍,留意起了搜狗拼音输入法,从此打字时候的趣味更浓了。

嗯,搜狗拼音输入法的好处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了,大家有兴趣就看看它的官方网站,当然我最喜欢的就是它的细胞词库皮肤(外衣),一流。尤其现在奥运正炽,奥运相关的皮肤都很不错,如果真的不知要选那一个皮肤,那就随机官网皮肤,上回是米奇老鼠,这回是《I Love China》,酷吧?

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正是这些年来用拼音输入法的心情写照。

部门里一位很合得来的小朋友离职回归校园,临走的那天她给我依猫,说没想到和我相处愉快,会很想念我等等……读了依猫心里很感动很难过,就很没有志气的在自己那个很隐蔽的位子流眼泪。

当然,难过的时候不能光是掉眼泪,它的兄弟鼻涕也跟着来哒,然后在眼泪它兄弟从鼻子喷涌而出的时候,我发觉……纸巾用完了!但是又不好意思越过许多的同事去洗手间,于是就在自己的座位很努力,很努力的把鼻涕吸回去。

搭公车的时候忍鼻涕比忍尿还辛苦,在办公室也一样,所以我隔壁的同事就一直听见我的鼻子像吸尘机一样……嘶……咝溜咝溜……嘶嘶……咝溜咝溜……

我问隔壁的同事:“猪,有tissue吗?”

隔壁同事:“哎呀,用完了。”

“猪……”

为了避免其他同事看见我眼红红,所以我继续在位子努力的和鼻涕奋战。

过了五分钟……隔壁的同事:“Maria,你伤风啊?”

我隔墙送她两颗雪白眼球:“是啊。”

“最近很多人感冒……”她还说。

我在隔壁心里很亲切的问候她:“猪。”

0°营养对话

甲同事和乙同事缴交停车费。

甲同事把一块钱缓缓塞进缴付机,缴付机把钱吐回出来。

她再塞,缴付机再吐。

她无意识的对着缴付机说:“做么?这是钱来的。”说着再塞进去。

缴付机把钱吞了。

乙同事:“它不知道那是钱,你说了它才知道。”

甲同事:“呀,它刚才以为那是咸菜。”

乙同事:“是啰,它没有眼睛,看不到。”

甲同事:“哦。”

乙同事:“它说‘我只有scanner,没有眼睛,scan到像咸菜就吐出来了’。”

甲同事:“是哦”

乙同事:“它说‘我不吃咸菜,只吃钱’。”

甲同事:“难怪要和它说了,它才接受。”

现在大家知道小朋友们的三八师承何人了吧?

双喜之诸事八卦

回家的路上双喜像往常一样报告幼儿园的点滴,两人不同班,所以各说各的,话特多……

双双:“Today Ivan in my class did some nonsense, and make teacher so angry.”
喜喜:“Then what happen?”
双双:“Then teacher let him stand outside the classroom.”
喜喜:“Daniel in my class too, also very naughty, and teacher asked him to stand outside.”
双双:“Really? So did Daniel see Ivan outside the class room?”
喜喜:“Yes, I think they see each other and talk to each other too.”
双双:“What they going to say……”
喜喜:“I think Daniel will say ‘Hey Ivan.’,then Ivan will say ‘Hey Daniel.’。”
双双:“Yah, they can talk to each other.”
喜喜:“Daniel will ask Ivan ‘Why you also stand outside of the class?’,and Ivan will say ‘Oh, ya lor, because I did some silly nonsense and make teacher so angry oh.’,and then Daniel will say ‘Oh ya, me too, I also said and did some nonsense so teacher punish lor.’,and they laugh together.”

三八~~~

噢,敢情你们两个才希望被一起罚站,好在走廊说话。

女人私房话之《撑起来的》

2008年7月8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撑起来的》

某次出活动在会议厅接待处的桌上看见一盆花,黄色的非洲菊,每朵花的底部都有个透明的弧形塑胶碗托着,这通常是花店准备的装置,比如初开的玫瑰花都有片透明胶纸围着,菊花用纸包着,都是让花儿们在售出之前保持‘形状’,不至于等顾客上门等到花儿也谢了,撑着造型才能带起精神。

原本花店把花售出后,客户应该把那‘撑着’的花托或包装纸去掉,但有时是不知道,有时是特意,就把那托子留着,只要托子还在,花就不会谢,能托多久那花钱就越花得有价值。于是乎堂皇美观的会议大楼里的每张桌子上都有一盆穿了魔术胸罩(Wonder bra)的花儿,而且还是把胸罩穿在外头的花儿,一个不着意误把内衣当内裤,还以为是‘超人花’呢。

很多东西都得靠些什么来撑着、带起。女人的胸部靠魔术胸罩、平复的肚腩靠吸气,松弛的皮肤靠拉皮,黑眼圈靠遮瑕膏。婴儿的智力靠N个配方的奶粉,父母的面子靠孩子的成绩,毕业生的自信靠文凭和起薪。男人的自尊靠事业,名人的地位靠名车、别墅、勋爵和美女,政客的成功靠对手的丑闻。不卖座的片子靠奖项,明星红不起来的靠绯闻,记不得歌词的靠对嘴,武功不行的靠电脑特技,颁奖典礼靠巨星的出席,巨星的受欢迎度靠镁光灯闪烁数量。

如果所依靠的一旦失去,能靠自己撑下来的到底又有多少?胸部、肚腩和皮肤全线像苹果那样掉在地上?婴儿不能在两岁的时候认三百字?父母亲颜面全无?文凭持有者都从低收入群开始奋斗。男人没有了事业就像女人没有了容貌?名门之后和暴发户怎么定位?没有了对手的丑闻,政客会是扶不起的阿斗吗?不能卖座起码出名了,不论丑闻绯闻能让每个人都听闻就是新闻,记不得歌词是有个性,电脑特技是走出本土迈向国际,颁奖典礼不能光靠镁光灯的数量。

那……部落格靠什么撑着?靠留言、流量、爆私隐、掠狠话、耍贫嘴儿,靠自己觉得很可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