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双大使

喜喜说谎,被爸爸罚一星期没有游戏玩,还被爸爸海削了一顿,哭得唏哩哗啦坐在一边猛吞后悔药。

双双物伤其类(蛇鼠一窝,狼狈为奸。说得好像不是自家生的似)看见喜喜哭的凄凉,又没有游戏玩儿,自己一个人玩也没有趣(其实是过不了关,要喜喜帮忙过关),于是……

“Daddy, what must Anna do?”

“What you will do if you have done something wrong?”

“I’ll say sorry to daddy.”然后她跑出去和喜喜说:“You have to say sorry to daddy.”

“But I said already, daddy still didn’t say ‘it is OK’.” “Oh, I see.”

鲁肃的关门弟子的不知第几代孙子又跑进来和爸爸说:“Annabelle already said sorry, so can Annabelle play game now?”

“No,she bluff daddy, no game for one week.”

外面那件听见后,稍息的呜咽又徒然升起,整个六月雪的场面,我想插手,但是事前双方提交了全方位育儿备忘录,其中一项就是‘观棋不语’,所以喜喜骗的是双喜爸,就由双喜爸来发落,我只能当个听众,连陪审团的边都沾不着(Earthtone:有陪审团咩?我要做)。

双双觉得双方还是有商量的余地,于是试探的问:“Can I call Annabelle come here to say sorry again?”

爸爸点头后,她赶忙跑出去和喜喜说:“Come Annabelle, come inside and say sorry to daddy again, then daddy will not angry with you some more.”

于是喜喜进来,爸爸还是黑脸一个,处罚还是依旧进行,但是可以喝一杯Rebena定惊,Rebena过后爸爸抱抱亲亲,但是还是没有得玩游戏。

双双对喜喜说:“Nevermind, after one week you can play game again.”

有姐妹真好。

喜喜抓流氓

爸爸在睡房对妈妈耍流氓,妈妈叫喜喜救命,喜喜进来爸爸停手,爸爸说他什么都没有做,喜喜说爸爸什么都没有做为什么妈妈喊救命?妈妈说爸爸欺负妈妈,你一进来爸爸就停手了。

喜喜摇摇头和妈妈说我现在出去,如果爸爸再欺负你,你就喊我帮忙知道吗?妈妈说,哦。

喜喜又对爸爸说等下你欺负妈妈,妈妈喊救命,我进来的时候你不要停,知道吗?

(喜喜的意思是如果她还没出现爸爸就停手了,她就不能抓奸在床英雄无用武之地了)

何谓老?

2008年7月1日,南洋商报《城市人》——女人私房话之《何谓老?》

“过了二十一岁之后,日子就会飞逝得更快。”这不知是谁说的,只知道听的时候我已经步入而立之年。但是这话还像昨日才听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迈步进入不惑的门槛。

一直以来对‘中年’的认知是五十岁以上才被称为中年人,可是早些时候读报章一则车祸的新闻让我对‘中年’这个词有了新的认识。不知是笔误还是写的人觉得本该如此。那则新闻里的死者才三十八岁,已被称着中年人。或许写的人无意,但是读的人心惊,当时我时年三十八,‘中年人’这个字眼对我来说应该还有个十年八年的距离,所以忽然近在一尺的眼前,宁愿相信它是个笔误罢。

想来是不是人的平均年龄越来越短,所以本来一生人一百岁,一半就算中年,但是现在平均年龄缩短了,活到八十岁算是一生了,那么四十岁也就算是中年。

事实上很多人都普遍认为四十已经是中年,可是身在其中的自己一点也没有中年的自觉,原因工作太忙,忙得没有时间停下来想“我老了吗?”日子还是一样的过,工作一样的做,只有偶尔在搬搬抬抬之后觉得腰酸背痛,“老”这个字才会蹒跚而来,但是也不过一瞬间雁渡寒潭不留影。想想自己的父母尚健在,‘老’这字似乎我还没有说的资格呐。

老,不可怕。可怕的是怕老,越是怕老就老得越快,有的人忙着抽眼袋、拉脸皮;24K金的、钻石的、微波等等的护理最终还是敌不过岁月。为了怕自己看着显老,忙得把青春衣着往身上搬,结果在衣物化妆相映之下,岁月的痕迹更加显著了。

那现在的自己算是中年人了。‘中年’曾经是很遥远,好像是用来形容某个邻居,或者父辈的某个朋友才用的字眼,可现在一瞬间自己也‘人到中年’了啊。

见家长日

今天是小朋友们幼儿园的‘见家长日’,每年必有的‘盛事’,老师家长见见面,说说小朋友们的学习和成长。

我和双喜爸见了老师之后都有点纳闷,纳闷的事儿是……怎么别的家长和老师面谈十五二十分钟,而我们好像医生会诊感冒——三分钟完事。不解,老师大致上说了小朋友们的进展,我们说一说小朋友们上课后在家里的态度,完了。可是我们在外面等着的时候,有些父母亲真的进去半个小时有多,让双喜夫妇上车后一直在想“我们是不是有什么漏了没问,或没说的。还是老师漏了些什么,还是……还是我们的小朋友们没什么可说的?”

然后又就“我们家的小朋友们没什么好说的”而引申至“我们家的小朋友们学习太好,所以没什么好再说的”呢?还是“我们家的小朋友很无趣,所以没什么好说的。”

当然,我们一致认为第一答案是最好和唯一的答案。

但怎么都好,小朋友们的学习都不错,双双胜出一点点。

双喜爸遇见他的同事,也是把小孩送来同一间幼儿园,他和同事说以前学习的时候,老师对他训话: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现在有孩子了,孩子学习了,老师还是对他训话:要努力学习,天天向上。三十年前被训,现在还在被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