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奶恩仇录

有天逛超市的时候双喜爸问这次宝宝出世后是不是还喂人奶。我说是啊,干嘛?

他说上次是为了省钱,所以自己哺乳,现在我也工作了经济松动一些了嘛,所以问一问。

我想想,然后说就算现在多了个收入,可是也多了两个小朋友,所以开销基本上和以前没有什么分别。

所以就算撇开母奶的种种好处不说,我还是以省钱为喂母奶第一个理由。

说完后双喜爸完全进入沉思状态。

过了一会儿我问他想什么?

他说他忘了当初双喜出世后是怎样的一个情况了。

我说回家给你看一张照片你就记得的了。

这只是其中一张,当时扫描下来,还有的不知道哪里去了。

当时很努力的哺乳,可是不够,所以间中喂奶粉,(F)就是奶粉Formula milk,(B)就是哺乳Breastfeed。

后来母奶奶量增加了,就不用再做记录了。

血泪和汗的经历。

(看见吗?双双的汉语拼音是xuang xuang,不是shuang shuang,为什么呢?因为当时双喜妈妈不会汉语拼音,所以……)

女佣·处理器

双喜家没有请女佣,一来贵,二来手续多,三来……听了太多女佣的故事,我们害怕。

女佣的故事很多很多,比如二伯家就可以听来很多。

他的女佣来自一个小小小乡村,来到大城市工作,言语不通,很多东西玩意儿也没见过。

所以……烫斗放在衣服上去听电话、蔬菜放进冷藏格、门户大开倒垃圾、电饭锅内容器放在煤气炉上煲饭、用菜刀和罐头作战、捏着喷壶的瓶子喷水而不是喷壶把手、等等……等等……

常常做错事,撞板,给老板骂。

这女佣就好像……

只有286处理器的电脑被硬装上视窗XP。

很无奈。

她不想的……

载女儿的爸爸

如果爸没有去新加坡,没有过埠,没有坏车等等的话,他每天早上会来载我到公车站等公车上班。

曾经这是双喜爸的工作,但是爸考虑到女婿要现载老婆,然后转个大圈载小朋友们上幼儿园,于是,反正他每天要上山打老虎练功,吸收日月精华新鲜空气,而我们就住在山脚下,打老虎之后回家就顺便连那个不会驾车也没有车好驾的女儿载去上班。

所以每天早上,我家会有两个爸爸分别载他们的女儿去上班和上学。

每当有人问起我早上怎么上班,我总是特得意的说:“我爸载我。”

你几岁哦?还你爸载。很多人说。

也有人说:你爸岁数挺大了吧,应该是你载你爸才对。

有啊,Shamaine就常常载爸,她会驾车。

只有一个人,不,两个人不会说那样的话,叶逢仪老师和健一。

叶老师说:“真好,现在爸爸还载着你,好像以前一样,爸爸没有老,女儿没有长大。”

健一说:“反正你爸爸退休了,就让他忙,要不然好像我爸爸那样,空闲起来很闷。”

有时我们到站了话还没有说完,然后看着我要上的公车越过了我们,爸就开车追公车赶到下一站。

我希望爸可以天天载我,因为那十分钟的路程是我们的交流时间,说说工作上的事,说说社会问题,对每件事爸都有很突发和另类的想法和说法,我不一定认同,但是永远有思想上的带动。

和爸说话很能建立自信心,因为我说什么爸爸都觉得对,就算他不赞同,也会说:“你这个想法很独立,很独特。可是你看?如果你换个角度来看,比如……”

就像每当小朋友们说了些匪夷所思的话,双喜爸会说:“You are a very special girl; you always think of something very special and nobody thought about it before. But have you think about it this way……?”

妄想种蘑菇

最近很想吃蘑菇,但是蘑菇很贵,所以我想到一个绝妙方法——自己种。

自己种——在部落格种。

方法很简单,就是不更新部落格几天,然后它就会发霉长蘑菇了。

可是,我错算一个重要的要素——这几天没下雨。

所以蘑菇还是种不成。

真失望。

星期天,鸟家休息

上上星期天公司有活动,早上八点要到活动地点PICC集合。

同事早上七点在公车站等我,双喜爸六点半就被我从被窝拉起来载我到公车站。

出了门看见对面的电线,哇!鸽子排排站、睡觉觉。

我说哇!没见过鸟家们全在一条电线上。

双喜爸说平时上班去了,鸟家们今天星期天没做工在家休息。

减了再加

今天上了公车像往常一样给售票员RM1.50,他给我RM1.60的票。

我和他说:“Bandar Puteri。”

他说:“Harga naik,sekarang satu enam。”(起价了,现在一块六)

诶?油价不是降了吗?

怎么油价疯涨的时候没有起价,反而在油价回降的时候起价?

我掏多一毛钱给售票员,他没有收就往前去了。

我纳闷……

teddy陪你做工

上星期六晚赶工,小朋友们在旁边“Weee……wooo……”七唓咁转,很烦,抓头。

和她们的爸爸说想办法哄她们下楼玩,最好在楼下睡。

双喜爸连骗带哄的让她们答应下楼去了。

双双临下楼前,过来我的旁边和我说:“I’ll go down stair oii-oii with gu-ma, you don’t feel sad when I am not around, OK?”

我心想:“我就是那个幕后指示者,你这不是存心让我过意不去吗?”

但还是脸不红心不跳的嗯嗯两声。

双双走到楼梯口又倒回来,然后把陪她睡觉的小熊放在我笔记本的旁边:“I let teddy stay here with you, so you not going to feel sad. Nite nite mommy.”

混蛋……

(后来,我让双喜爸把小熊带去楼下给回双双,她习惯揽着小熊睡觉,怕她半夜会找。双喜爸说不用,她还有三只一模一样的,一只在楼下,一只驻扎床头,一只留守客厅,现在笔记本旁边这只是多出来‘买心’用的。唓……原来……我还以为双双到哪里都带着小熊,却不知小熊有分身之术。也可见我真的不是很关心她们,唉……连她有四大护法都不知道。)

一觉醒来·刘海

趁着休息的日子,给小朋友们修一修头发,尤其刘海都快盖着眼睛了。

先是喜喜,一剪刀下去……剪得太短了。但是不要紧,小孩子嘛,刘海短短挺可爱的。

然后双双,既然喜喜的都这么短了,双双也一样吧,于是她的刘海也短短的。

剪了她们的头发,刚要清理地上的碎发,发现自己的刘海也很长了。

发廊修个头二三十块,省钱,自己剪。

双喜爸睡午觉,一觉醒来……

发现家里三个女的刘海都一个样了。

(坚决不放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