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不好,玫瑰花不开~

不知道‘新欢2007’是限量版,还以为用完了可以再添。

结果兜兜转转了整个巴生谷的L’Occitane,就是没有。

店员力推同系列的花露水,但是花露水不是香水,我一直强调要的是EDP,不是EDT,店员一直和我说一直以来都没有EDP。

我说:如果一直以来都没有的话,我把家里魂飞魄散的Eau des 4 Reines躯体拿来给她看好不好?

然后店长打电话到总公司问,才知道是2007限量版。

当然商业手法是说:“玫瑰花收成不好,所以没有再产。” 原来那是只此一季。

没有玫瑰,其他EDP一种一种的试,结果发觉茉莉最好。

茉莉花的香会让我想起中学的时候,放学后到茨厂街溜达,经过附近的印度庙外就满是茉莉香。

买一小串,捂在手心,然后放进书包或夹在书里。

会是太阳底下一抹解热消暑的清香,或在阴雨中的伞下暗香浮动。

说起茉莉花,想起一件事——

很多年前,不记得毕业了没有,和碧爱在茨厂街(好像是,或许是附近)遇见学姐阿练,我们停下来说说话。

我和她不熟悉,但是一直记得当时她脖子上戴着一串茉莉花。

不张扬的模样,但是那灵气让你永远记得。

~~~~~~~~~(要恶搞一下的分界线)~~~~~~~~~~~


*就是在下啦~~~

男人要撒娇

刚生了双喜的时候特忙,想像大部分时间,自己一个人照顾两个肉团。

两个不会说话、要吃、要喝、要拉(sorry,拉了)只会哭的肉团。

宇宙扭转乾坤,从此太阳围着两粒新生球体团团转,誓要把两个新生球体尽快搞热搞熟。

双喜爸忽然间发觉太阳好像离开他越来越远,尤其晚上冻醒的时候发觉没有人替他盖被。

被子盖到宝宝们哪儿去了。

忽然宝宝们把自己老婆的胸前伟大霸占了,惊觉原来主权不在自己手上,自己从来就不是那两座山的产权拥有人,那个震惊啊~~~

然后,每天早上那杯稳稳当当在桌上等着他的黑咖啡貌似消失很久了。

漂白了,黑咖啡被洗刷刷变牛奶,老婆喝的,从今白道话事。

再然后,在超市要自己把常用牌子的发胶、洗发液、沐浴露、内裤、袜子等丢进购物车。

还要顺带尿片、和老婆的补品。

再再然后,‘心事无人知’很久了,满腹工作上的郁闷,对老板的牢骚,小弟弟的投诉,没有个说话的对象。

《老婆信箱》好像很久没有check mail了,貌似全部进了垃圾邮件箱。

老婆忙着和不会说话的宝宝们交流着,进行三个月对话速成班。

再再再然后,有感‘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于是奋起——‘不在冷落中撒娇,就在冷落中冻僵’。

鼓起勇气,暂时把‘老婆很忙’的理由黑屏掉,找一个适当的时间(其实没有一个时间是适当的)和老婆说:

老婆,你好像很久没有注意我了……吧啦吧啦吧啦吧啦……

可怜双喜爸没有看到太阳上的黑子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太阳渐渐降温,没有热度,心冷啦。

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吧……啦……b……a……l…………a………………shit

冷风颩颩~~~~

终于发觉老婆脸上冒的不是黑斑,是黑线。

降温中的太阳生气的说:我回我妈家。

冷冻中的星球也较劲说:回家?我不会咩?我也回我妈家。

太阳鄙视他说:你妈就住楼下。

冻星于是更加委屈……绞着手帕,扭着脚,唧唧歪歪的说:

当初不是说好有不高兴要说出来,不可以藏着生气的吗?我就回我妈家下楼抽根烟罢了啦。

看看那粒星球整一个Death Star的死样,丢下一句:give me time。

太阳和太阳的妈妈说:他竟然怪我没有照顾他,我现在吃饱闲着的吗?

太阳的妈妈说:不要管他们,男人就是酱,不知道我们女人几辛苦,得空给点糖他们吃就好了。不过嗬,和你投诉好过和别人投诉。

太阳和太阳的爸爸说:他竟然向我投诉咧,我多忙啊。

她的爸爸说:和你‘投诉’,好过和别个女人投诉啊,等下和人家投诉投诉下投诉到床上去如何是好?他不是投诉,他是撒娇。这个……我也会哒,是男人都会哒。只要撒娇的对方还是你就不用怕,不要讨厌啦。

看来泼出去的水是不打算收回的了,所以这盆泼出去的水也只好自己乖乖回去同污合流。

和死星打个商量:

关于那个盖被的问题嗬,你这么大个人了,应该自觉啰,我尽量记得盖唛你那份。但是你自己也要注意啰。

而那个产权问题咧,看看啰,你和宝宝们配合一下,看她们要不要租给你。

至于早上那杯黑咖啡,OK啦,我记得花一点点时间泡唛你那杯,让我们黑白两道都吃得开啰。

可是那个血拼哦,你一定要啃掉,因为我真的力不从心嚄,再说赚钱的人是你啊,我让你话事。忽然间可以自己买喜欢的子弹内裤不是很开心的事咩?(死星幽怨的说:现在这时节穿给谁看哦)

那个《老婆信箱》咧……好啰,是我不对,酱久没有开启,酱啦,每个周末你休假的时候帮我看宝宝的时候,我顺便洗耳恭听。

问题暂时算圆满结束,瞅瞅那颗死灰复燃的星球,心想你好运有对不错的外父外母,要不然我冻死你。

(其实整个过程是惨烈的,悲壮的,但是事过境迁,半真半假写出来玩玩,大家笑笑,不要较真,只是我爸爸说的那话还真的很对的)

休假的早餐

工作天的早餐是粥、油条、豆浆、牛奶、辣死你妈(Nasi Lemak)、炒粿条、面包(呕)、包子等等……都是外带,有什么买什么,什么方便吃什么。

其实最喜欢的早餐还是包子豆浆,或者西式早餐。

趁休假犒劳自己。

Portobello蘑菇,淋上双喜爸煎午餐肉留下的猪油,撒点儿盐。

其中一朵铺上一片乳酪。

烘蘑菇、炒蛋、三文鱼乳酪块、撒乳酪粉的蒜香面包,加一小杯葡萄柚酸奶酪,我的钙质大餐。

烘蘑菇,看起来干爽的蘑菇烘了后鲜甜多汁,沾面包,好好吃。

烘乳酪蘑菇,香极。

满意~~~

可惜salad昨天吃完了,蔓越莓干又留了在办公室,要不然真的十全十美了。

吃完了,继续回笼觉,美好。

诚心诚意圣诞礼物

圣诞节前公司市场部门的同事们交换礼物,很多人都玩过,以前在旧公司也玩过。

抽到一位同事的名字,很快的立刻想像有什么礼物适合她。

低于RM10价值的小礼物有很多,不想随便买。想来给女人嘛,而且还挺会打扮的,耳坠该是首选。

还好自己会弄,而且家里还有水晶和零件,三两下漂亮的水晶耳坠就出炉了。

收到礼物的同事也很高兴,说:唯有女人知道女人要什么。呵呵……是吗?大概是吧。

至于我收到的是一个小枕头,哈,一个刚刚想买,放在办公椅垫背的小枕头,来得真是时候。

看着同事们兴高采烈的拆礼物,心想有多少个人是真心想过对方会需要、喜欢什么礼物。

有的人说随便吧,又不是和对方很熟悉,送什么都可以啦。

有的人说随便什么礼物,一份心意嘛。

可是对我来说随便的话,不如不送。

钱花了,收礼物的人不觉得高兴,那钱花得毫无价值。

就算是五块钱都好,不如吃加料炒粿条算了。

实心实意送礼物也不要对自己收的礼物包太大的希望噢,不是每个人都和自己一样想法呢。

曾经一位旧同事照着价值不超过RM20的游戏规则买了一片巴掌大的玛瑙片,装在盒子里送出去。

后来他收到的交换礼物是一本银行送的记事本。

他很失望,也很生气,觉得这些人怎么一点诚意也没有,就说以后随便送就好了,不用那么用心。

当时我也是送了一片玛瑙片,天青色。后来收到的礼物是一艘24寸长,摆设的木船。

桅杆摇曳,风帆疑似经过了无数风浪,大概是乘风破浪而来的吧。

没有生气,反而很好笑,觉得一片玛瑙让我看透一个人的态度还真值了。

或许在那之前我对送礼没有什么想法,但是一艘破船让我想清楚。

很高兴双喜爸和我一样,抱着认真的态度给家里小朋友们买礼物。

之前就从旁敲击试探看看小朋友们要什么,所以小朋友们打开了礼物都会有惊喜。

小朋友不会掩饰心情,喜欢不喜欢,脸上了然。

如果希望收礼物是很开心的事,那么选礼物和送礼物就要更快乐。

选礼物时认真的态度投影在礼物里,收礼的人打开就可以感受到那美好的气场了。

不同

虽然小朋友们有了自己的睡房,但有时还是会在她们的要求下让她们过来一起睡。

双双喜欢和我睡,喜喜喜欢和爸爸睡。

因为我喜欢抱抱枕,而双双喜欢让人抱着睡。

而喜喜最讨厌被抱着睡,和有没有抱枕都无所谓的爸爸很合拍。

————-

睡着什么样子,醒着什么心情。

双双神经很大条,很粗心。

不是说她不够敏感,只是她真的没那么多美国时间去管别人的感觉。

你难过,你生气,你的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因为这样,所以她很快乐,只管自己的那种快乐。

当你表现忧伤的时候,她就只是过来拍拍你的肩膀:

Why sad? Don’t be sad, be happy.
Wanna see me make the bear looks funny?

然后就走开了。

所以她的梦都是会笑的梦,嘻嘻的笑,咔咔的笑,哈哈的笑。

在深夜里昏黄的灯光下诡异的快乐着。

————-

至于喜喜……

我可怜的喜喜……有什么让你这么难过,那么生气。

要不然为什么你在梦里总是难过,总是哭,总是生气?

清醒的喜喜非常敏感。

如果你难过了,她会过来抱着你和你一起有着哀伤的神情。

如果你哭,她会和你一起哭。

如果你生气了,她会和你一样生气。

她有的是时间和你一起耗。

她会抱着妈妈或爸爸说:

Please, don’t die.

————-

双双会说:

Everyone will die, one day.

————-

同时孕育的两个生命,

不同的样子,

不同的发质,

不同的血型,

不同的性格。

神奇的DNA……

胸毛大痣

最近冲凉的时候发现胸前和肚子长了密密的,短短的,黑色的毛毛。

有点大惊小怪的和双喜爸报备,双喜爸说是不是男性荷尔蒙造成哒?

哪知道?扫描的时候胎儿常常背对着镜头,都看不到jj。

再来就是手臂上一颗原本很小很小(小米般大)的痣忽然间起了变化。

从小小的一颗深红,慢慢稍肿起来,然后……然后细细的流血,然后血变硬了,脱了,痣变大颗了点。

然后又再细细的流血,脱了,再变大一点。

本来小米般大,现在变成了红豆般大。

还在继续的蜕变中。

不过到目前为止还好,还没有整个人变肿去,身边的人还认得我。

医生说:没事,怀孕就是酱,很多奇奇怪怪的变化。

自欺欺人的袜子

同事说他在超市看到上学穿的白袜子竟然有二色了,很惊奇,因为他的印象中上学用的白袜子都是纯白的。

我说是怎样的二色?他说就脚底那部分是灰色的,脚底以外到脚髁处就纯白的。

听了就明白了,呵呵,通常袜子最容易脏的就是脚底部分,如果脚底部分灰色的话,脏了就不那么觉眼了。

哼哼……看不到脏就不觉得脏了,连袜子都要自欺欺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