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去吃的午餐

前些时候同事小胡子和另一班同事吃午餐回来后说:哇,刚才我们去吃的那家餐馆,有个靓女,好像是老板的女儿,很美咧。然后全部顾客都是男人,哇,那些麻甩佬看着她眼都不眨一下,她走到哪里,个个的头就转到哪里。

我们调侃他一番,有没有酱美哦,你也是目不转睛的一员吧。

小胡子听见我们质疑他的审美观更加的言之凿凿:真的,真的很靓很水。

同部门仨男生只会在哪:是不是?骗人啦……想去看看的意思七情上面,可是脸皮子又薄,甲男等乙男开口,乙男等丙男出声,丙男等甲男行动。

呐,这个时候部门里唯一的大妈就发挥了她的作用了,大手一挥:明天我们去吃午餐,看看那个美女美成什么模样。

其实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去看看那个美女有没有大妈当年的一半。

于是第二天我们,大胃王,龙哥,小帅爸爸(当爸爸了也能看美女,OK),还有龙哥的表弟龙弟弟,和大妈一起五人浩浩荡荡的往美女餐馆出发了。

到了餐馆,五只长颈鹿尽其能事的把脖子拉长看美女在哪里……

“是那个吗?” “是吧。”
“美咩?” “OK啰。”
“是不是来的?” “是啰,是不是来的?小胡子说很美,很美的嚄。”
“是啰,是不是,这个OK罢了嚄。” “这里现在看来最美就是她了嚄。”
“是不是那个真的美女今天没有出来?”
“不是嚄,小胡子说她穿到很性感的嚄,这个应该就是啰。”
“酱穿就很性感了咩?短裤罢了嘛。”
“他说她很白长头发的嚄,这个也很白长头发啊。”
“等一下看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美女忽然出现。”

服务员在旁边很小心的站在关禽兽动物的栏杆旁,看着这群长颈鹿,小心翼翼的问:“你们要order了吗?”

长颈鹿们赶快把像陀螺那样乱转的头转回向着桌面。经过一番的斟酌,母长颈鹿点了四样菜。

点过菜之后,长颈鹿们继续美女鉴赏。

“我看就是这个了啦。” “OK而已啰。”
“酱的素质,我们的office大把啦。” “是啰,Cody都美过她。”
“是啰,小胡子什么眼光。” “小胡子要求比较低。”
“给小胡子骗了。” “小胡子没有骗你,那是他的要求,骗你的是你的好奇心。”
“那些麻甩佬都没有一直看着她嘛,小胡子夸张。” “是啰,顾客也不全都是男人嘛。”

可怜小胡子在办公室拼命打喷嚏。

后来,所谓美女可以鉴赏的素质不多,菜一上来让大家把集中力转移到桌上了。

招牌鱼头——麻麻地。

招牌花腩——很好,但量少。

招牌辣汤——很好,够辣。

清炒菠菜——不过不失。

结账……RM75。

觉得好贵。

然后大家一面离开一面骂小胡子,回到公司继续骂小胡子骗人,小胡子摸着打喷嚏打得红彤彤的鼻子觉得很无辜。

抄来的:旅遊了 28 國才知道

1.到了中國,才知道只生一個孩子好。

2.到了臺灣,才知道罵祖宗還可以面帶微笑。

3.到了香港,才知道明星都戴著口罩。

4.到了日本,才知道死不認帳的人有時候還會很有禮貌。

5.到了韓國,才知道亞洲足球使上帝都差點瘋掉。

6.到了泰國,才知道看見漂亮妹妹先別慌著擁抱。

7.到了新加坡,才知道為什麼四面都是水,還向別人要。

8.到了印度,才知道多貴重的人都得給牛讓道。

9.到了印尼,才知道為什麼華人夜裏睡不著覺。

10.到了阿拉伯,才知道做男人是多麼的驕傲。

11.到了法國,才知道被人調戲還會很有情調。

12.到了西班牙,才知道被牛拱到天上還可以哈哈大笑。

13.到了南斯拉夫,才知道為什麼有人不願回到祖國的懷抱。

14.到了奧地利,才知道是個乞丐都能彈上一支小調。

15.到了瑞士,才知道開個銀行帳戶沒有十萬會被人恥笑。

16.到了丹麥,才知道寫個童話其實可以不打草稿。

17.到了義大利,才知道天天吃比薩臉上都可以不長膿包。

18.到了希臘,才知道迷人的地方其實都是破廟。

19.到了梵蒂岡,才知道在其境內任何地方開槍都可以打著羅馬的鳥。

20.到了美國,才知道不管是誰,亂嚷嚷都會中炮。

21.到了加拿大,才知道面積比中國還大的地方,人比北京還少。

22.到了巴拿馬,才知道一條河也代表了主權的重要。

23.到了巴西,才知道衣服穿得很少也用不著害臊。

24.到了智利,才知道火車在境內拐個彎也很難辦到。

25.到了阿根廷,才知道不懂足球會讓人暈倒。

26.到了南非,才知道隨時會被愛滋吻到。

27.到了撒哈拉,才知道節約用水的重要。

28.走遍非洲,才知道人吃人有時候也是一種需要…。

双喜爸的噩梦

(此文不是要歧视胖的人,只是因个人所受的阴影而表达的一点生活事而已)

双喜爸的噩梦是有一天老婆会变成好像他姐姐,或他妈妈那样巨型,而他夹在两座山的中间活了三十九年以至于不能向横发展可还真好。

有种人的胃是无底洞,什么都吃得下,吃得欢,吃得多,而且不会因此而发胖,这种人常常被鄙视的羡慕着。

可是也有很多人(我是其中一个),不止消化系统良好,吸收能力也超强,如果像上述那样吃的话……后果是很惊人的。

而双喜爸的姐姐,就是楼下7-11的东主,亦属后者。

因为他的姐姐和妈妈的形状,让他很害怕有一天自己的老婆也变成她们一样。对此,他绝对诚实的和老婆告白:老婆不是我不让你吃,可是我真真的、真真的很怕你变成她们那个样子,所以你要很聪明的吃。

所谓聪明的吃就是蛋挞不能天天吃,一次只可以吃两个,看见老婆吃多过两个蛋挞就很紧张的:还吃?

感谢他,到怀孕前也只落下个丰腴身材,不至于痴胖,被下诏御赐禁止吃太多之后的那句谢主隆恩还是谢得心甘情愿的。

Anyway……说实在的,就和大姑奶一起生活的这些年里,看多了她的那种吃法,就算没有御旨我也会有所节制,四十一枝花,我还有大把青春挥洒不想酱快得糖尿病心脏病……。

面对一个晚餐可以吃两个前菜,两个汤,四个主菜,N个甜品和饮料的人,会让我觉得她就算不把我整年的烛光晚餐吃完,也把非洲吃了一角。

最近怀孕的关系,家婆和大姑奶都觉得我应该多吃——这么大的肚子不装多点什么那成?可是她们忘记了,我的肚子不是空房招租,是已经有住客了的。

所以……对家婆的爱心餐和大姑奶cup cake一次过买一打回来的关爱我是甜蜜的痛苦着。

当我的肚子越来越大衣服穿不下,有还没有出粮的时候,家婆指挥大姑奶把她的衣服搬出来让我钦选几件渡难关。

于是大姑奶就把她的XXXXL都搬出来让我过目。

真别说,真还从里面挑出几件XXL的。

很高兴的穿了几天,直到一个早上睁开眼睛,发现双喜爸反常的比我早醒,正瞪着眼睛望着我。

干嘛这是?受惊吓的样子。

“我出咗粮卡啦,俾你三百文你去买几件大肚衫先。”

哎唷~~~真体贴~~~

“你唔好再着我家姐嘅衫啦~~”

还用说吗,有新衣谁还要穿旧衣?不过t-shirt还可以在家穿穿吧?

“你千企唔好再着佢嘅衫睏觉啦……”

歪?

“……我噙晚发梦你忽然间变到好似家姐咁肥,吓到我醒咗,点知一开看睇到自己揽住佢,吓到我成个人一身冷汗,至发觉原来喺你着做家姐嘅衫。”

……

“你咁大只咗,唔好着佢嘅衫啦嗄。”

摸摸他的头……可怜的孩子……

用戏剧化的方式来说爱你

小朋友们从不吝啬表达她们的感情,喜怒哀乐形于色,毫不含蓄。

放工和带着她们的双喜爸约好在购物中心见,她们远远望见妈咪就很大声:Ah~~~Mommy!!! I love you~~~!!! I am so glad to see you!!!

然后很多人就望着她们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向一位脸色有点尴尬腼腆不好意思的师奶。

要不就是在咖啡豆喝茶的时候,她们在甜点柜前衷心感谢妈咪,或爸爸给她们点了她们要的点心:

Oh~~~thank you, thank you mommy/daddy for buying the cake for us, it is so nice of you, I love you, you are the best!

见到她们的堂哥会来个熊抱:Oh~I miss you so much!

家婆说她们会在她煮饭的时候,进来厨房和嬷嬷说感谢嬷嬷煮好吃的给她们,让她们快高长大。

我们不记得有这样赞美过她们。然后我们很肉麻的享受着她们的热情。

拜她们观看的节目所赐,很戏剧化的表达方式。卡通也好,电影也好,里面的人物无一不是戏剧化的表现他们的感情,小朋友们看多了就学到了。

然后有一天,双双从Megakids回来和我说:今天我认识了一个boy,他是我的好朋友,我和他说我很喜欢他。

⊙_⊙”

“那个boy讲什么?”

“He didn’t say anything.”

“他叫什么名字?”

“不知道,忘记了。”

唓~~酱妈咪怎样去提亲?

我们把孩子们交给你

小朋友们上小学之前,爸先给我‘上课’。有时觉得有点怪,四十岁的人了,在父亲面前好像十四岁一样。不过,也很好,感觉自己还很年轻。

爸说:既然把孩子交给学校了,就让老师管教,自己就督促而已,其他的就别插手。要吗就别送去学校,要吗就不要怪老师教得严,在学校嘛就得听老师的。

就上个星期吧,小朋友们有听写,我给小朋友们抄听写的时候,‘学校’的‘校’木字旁我在丨之后勾,小朋友们跟着我丨勾。后来老师在勾那里打个小圈,写个‘!’示意没有勾。

当时有点纳闷,木没有勾吗?我写了‘木’字四十年,老在丨后勾一勾嚄。当时没有时间查字典,赶着出门载小朋友们到外婆家了。见到妈的时候我问她:学校的校字,那个木没勾吗?

妈想想,说:好像是有。我说老师打圈说没有。妈无所谓的说:老师说没有就没有啰,听老师的。后来翻查的时候,发现,是没有勾。

这就是爸妈的态度:听老师的。

现在用藤鞭的老师少了,以前藤鞭是大部分老师居家旅行的必备物件。小朋友们的老师有准备藤鞭,必要的时候要使一使的。昨天看花袭人留言说新加坡没有体罚制度,藤鞭当然不能用。可是诚如她所说:小孩不打不记啊。

我和双喜爸都不反对老师用藤鞭,当然老师的力度他们自己得斟酌,别和我说鞭打会照成儿童心理障碍等等等的专家课题,现在我们说的不是那种打到皮绽肉开的情形,就是打手心示警的那种。皮绽肉开,哼哼……我报警了。

我给藤鞭打得不少,后来上初中了,老师没有用藤鞭,她直接用手上的书一把拍在头上,要不拇指和食指也可以干活,给你一个乌青,再不然语言上的辱骂“猪”、“蠢到死”、“白痴”等等。

乌青我没有过,但是被书拍过不少,难为当时尚年幼却分得清事理,明白罪不在书,没有对书本产生愤恨,要不现在可真的面目可憎了。

要说比较藤鞭和用书拍头(和乌青、辱骂)的心理杀伤力,我觉得用书拍头、捏掐得乌青和辱骂比藤鞭打手心更具侮辱性。在我的心目中,藤鞭是正室,罚站是小妾,至于用书拍头、捏掐和辱骂,甚至掌掴都算是街头流莺。

所以对用藤鞭的老师还是抱着很敬佩的态度,毕竟那还算是正式的体罚方式。

不能不对选择当老师的人敬礼。想想小朋友们上幼儿园的时候,想想换着自己面对十多二十个五岁大的毛头,就晕了。

当时双喜爸说很佩服选择当老师的人,给两个孩子把屎把尿就已经够烦了,更不要说二十个,而且还是别人的孩子,不能打不能骂。

然后小朋友们上一年级,七岁的孩子说大不大,说小又不小,有些个人卫生都还不能自理,结果老师还是得把屎把尿。

小朋友的那个班级还好,就三十多个学生,她们堂姐的那班整整五十个学生!

五十个学生!我和你说,我会起哮。

然后不是每个学生都用同样的语言。

小朋友们的班上就有两位友族,加上和小朋友们一样对华语一知半解的有一半,有些根本鸭子听雷。

所以老师交代功课得说两回,这是小朋友们说的:老师speak English and Chinese to us。

当我在家埋头签名认知俩小朋友们的作业,家课簿,等等记事的时候,老师得在三十多个学生的作业,家课簿上做检查,做得好的的打上个勾,写个‘好’字,画个星,还盖个‘奖’印章以示鼓励。

老师酱得空为那区区的五个生词又打勾、又写好、又画星、又盖章?如果我们的立场是消极的话,肯定会把一连串的动作说成小题大作:哇,老师很闲嗬。(别说,我真的听过这样的评语)。但是换个角度,以正面的角度来看,老师不厌其烦的做这些,不止是要鼓励学生,还鼓励父母亲‘你们督促有功’。

爸说孩子在学校的时候责任是老师的,放学后是父母的。

所以家长把孩子们交给老师教好,让家长省心,老师把教会了孩子送回给我们督促好,老师也省心。双赢。

妈妈连累喜喜被打手心了

我是真的没想到啊~~我是真的没想到啊~~我是真的没想到啊~~我是真的没想到啊~~

成祥林嫂了……

昨晚放工一上车双喜爸就打报告:今天喜喜给老师打手心。

哟~~新鲜事,终于打手心了!(好像我很希望孩子被打手心似的,但是该发生的是还是会发生滴)

为什么?因为妈咪。对,就是因为妈咪的错。

第一错,妈咪没有让小朋友们培养收拾自己书包的良好习惯。

第二错,妈咪自己没有培养小朋友们收拾自己书包不要紧,自己还没有把小朋友需要的书本放进书包。

所以导致小朋友挨打。

嘶……不怪老师,妈咪的错。

回到家里,我问喜喜哪本书没带,喜喜翻翻书架,抽出《活泼科学》:This one.

“哎哟,妈咪so sorry,妈咪漏了收拾这本书,害你给老师打手心,对不起,it was mommy’s fault.”

当我说着对不起的时候,双喜爸跳进来:哎呀,你做咩认错?佢咁小气,你认咗错,佢大日周不是时会攞出来讲咔,你知唔知佢到依加重讲我旧年年头唔记得攞CD俾佢嘅事?

“唔可以咁嘅,错咗就要认,我不认,大日佢错咗佢都唔认,咁点啊?”

喜喜不知道我们说什么,继续问:“Why you forget so easily?”

“呃~~~妈咪老了啰,容易忘记事情。”(借口不怕烂,最重要敢讲)

很意外的,喜喜说:“Never mind lar, not all your fault ah, you already old, and have baby, sure will forget sometime.”

嗯?将容易就脱身?

她继续说:“Later I will pack my bag myself, then you won’t be forget anymore. Will you help me to learn how to pack my bag?”

双双也在旁边接口:“Yah, I want to pack my own bag too.”(双喜爸说双双这样做是为了抢在被妈咪祸害之前加以防范)

噢!哈利路亚神圣玛利亚南无阿尼陀佛……终于等到你们自己开金口啦~~~

于是昨晚,俩小朋友们就自己看时间表收拾书包了。

至于我,从头到尾都没有怪老师打了喜喜的手心,毕竟要怪怪自己没有好好的教她们自己收拾书包。

也相信老师责怪喜喜没带书的时候,喜喜一定是有说妈妈忘记了。然后老师肯定有说她为什么自己没收拾书包,所以后来她会提议自己收拾书包。

哎呀~~~老师这招杀鸡儆猴很厉害啊~~虽然小朋友们不是鸡,但她们的妈妈肯定是猴啊。

手中线

小朋友们的校徽不知什么缘故,烫了在制服上后,洗了老是会掉下来。

经过两三次洗涤之后,让妈带小朋友们上学的时候,在贩卖部买多几片校徽,顺便问问贩卖部的阿姨,是不是有些什么特别的法子让校徽不会一次洗涤就掉。

结果贩卖部阿姨说得热热的烫,当然最好还是可以用针线缝一缝。

还好自己的针线活还算可以,可是六件制服六片校徽……想到就晕。

要做的事还是逃不开,总不能老是掉了就买新的。

开始缝的时候很是不耐烦,没完没了的。

可是每当和针线纠缠的时候,在怎样不耐,都会想着妈来警惕,鼓励自己。

不记得自己小学时的校徽是不是也缝在制服上,但是中学制服的校徽是用绣的。

当时就‘坤成’两字(现在校名的下方还有学号,以前没有),初中入学的时候妈自己用毛笔沾颜色写上制服,然后一针一线的绣。

妈写的一手好字,针线活也好,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已经教会我用缝纫机和简单的刺绣,中学制服上的校徽,除了刚开始的那两三件是妈绣以外,后来的都是自己绣的。

当时学校有代刺绣校徽的服务,可是就是喜欢自己写、自己绣,单是字体上就和其他同学有别,感觉良好。

很喜欢做手工,这和妈很像,可是没有妈那样的耐心。

初中的时候曾经因为学校的义卖会需要学生做些手工制作贩卖,当时妈提议缝一对枕头套。

妈教我怎样量怎样缝,然后她在缝好的枕头上画上两根竹子,两只小鸡,还有四个字“祝君早安”准备刺绣。

妈绣好一根竹子,一只小鸡,然后其他的交给我自己完成。

结果我绣了一根竹子一只小鸡和四个字,完成了一个枕头就懒了。

到了要邀手工的前个晚上,才和妈说还有一个枕头没完成。

记得很清楚,当时妈说:啧,做么现在才讲?

也记得当时是晚上了,蛋糕店关门了,妈回到家的时候。

当天晚上妈通宵把另一个枕头套给绣好。

还记得当时妈坐在床边绣,我睡在旁边看,然后看着看着睡着了。

也还记得自己醒来两三次,睡眼惺忪的和妈说:睡啦,不要紧啦,我迟点缴。

第二天枕头套好好的用纸袋包着放在书包上面,准时的交给老师。

后来在贩卖会上没有看见那对枕头套,从此没有见到过。

很多年之后,终于知道,我有母亲的匠心,没有她的耐心。

有一天自己也是母亲之后,每遇上困难,总是以妈做榜样。

——既然妈以前可以这样那样,没有理由现在我不可以。

其实直到现在,自己还是一个很没有耐性的人,但是因为妈,总是还能耐着性子把事情做好。

双喜爸说:说不定当初你妈妈也是和你现在一样,因为以阿婆做榜样,而耐着性子吧事情做好呢?

是吧,当母亲之后就有耐心了。

好吃到打翻盆子

不是个很爱吃水果的人,喜欢上的很少,有些只喜欢味道,或打成浆果或加工品。

有些喜欢上是因为它的名字,比如覆盆子(raspberry),也叫悬钩子、树莓。

可是叫覆盆子比较可爱,第一次认识它是在十岁左右的时候。

父亲有很多烘烤的书籍,得空我喜欢拿出来翻看漂亮的图片。

那时其中一本甜点食谱就有一道雪糕的做法,其中一个口味就是覆盆子。

“覆盆子”,多新鲜的名字,尤其那模样又可爱,颜色又是我喜欢的桃红,整个形象很讨喜。

当时我对这名字的解释是“好吃到打翻盆子”,所以就叫覆盆子了。

后来尝过了覆盆子的味道,嗯嗯……实至名归。

今天午饭后,切了一片Wall’s的香草和覆盆子雪糕,开了一盒Emmi覆盆子酸奶酪倒在雪糕上……哇……又冰又甜既香微酸……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