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你跟我一样错

今天上半天班,早上吩咐双喜爸督促小朋友们抄听写。

听写的字我已经在昨晚写好了在她们的练习本上。

刚才到家时随手翻翻她们的听写练习。

看见这个——

这个双双啊~~

所以当爸爸妈妈小心不能行差踏错,小朋友们什么都不知道,就跟着爸妈的脚步走了。

霏霏之音·正气歌·随便吃

前天听了一整天的《红楼梦》和相声。

昨天听了一整天的王菲。

早上好像想听莫扎特,可是听了两下子,很闲。

于是听了大半天的‘正气歌’——旗正飘飘,国际歌,我的祖国……

前天很想吃虾饺叉烧包。

昨天想馄饨面想到流口水。

今天很想吃咖哩鱼。

今晚想吃寿司。

宝宝,你的爱好很飘忽~~~

在功课上detour看风景

不是说了晚上放工回家很累嘛,每天一踏入家门就想和睡床做亲密接触。

可是,还有更重大的任务,就是先和小朋友们的书包拥抱热吻。

看看她们的家课簿有些什么功课,对照她们俩的家课簿,看有没有抄漏些什么。

虽然两人同一班,功课也是一样,但是经常发生喜喜的家课簿有五项作业,可能双双的只有四项。

又或许两人都填了四项功课,可是有两项功课不tally。

喜喜:习字、数作、科广、图典。
双双:习字、科广、kamus bergambar、writing。

加起来其实两人都有六项功课:习字、数作、科广、图典、kamus bergambar、writing。

不错,检查家课还外带动动脑筋连连看游戏。

检查家课簿的同时还要记得签名,每天的家课簿都得签名,以示‘家长到此一游’。

家课簿得签名,听写、ejaan、spelling都得签名,记事簿如果有记录也要签名。

还好我不是小狗,要不然每本簿子撒泡尿还不馊死。

当我在和书包热情拥抱深情接吻,在练习本到此一游的时候,小朋友们都在冲凉吃饭。

然后我可以休息休息。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就到她们的房间看看她们的作业做到怎样了。

俩小朋友看见爸爸妈妈进来‘探望’她们,总是很兴奋的,忙着和我们说她们的课本上怎么怎么怎样怎样。

非常急于分享。

曾经,我们很不耐烦,会不高兴的说她们怎么就不能专心做作业呢?一看见妈咪爹地进来就‘起哮’。

还好,俩小朋友的神经线超粗,自动过滤系统良好,我们讲的话她们不爱听就自动过滤,所以她们很没有把我们的话当话,以至于常常自说自话。

昨晚,我又在她们做作业的半途探访。

双双在做数学题,图片上分左右,左边三只蜜蜂,右边飞来两只蜜蜂。小朋友要写下来3+2=5.

双双是这么说的:Mommy, you see, here are three bees resting, you know why they are resting there? because they are very tire after collect the honey. And you know where was this two bees gone just now? They went out to find honey, because their friends resting mah, and after they collect some more honey, now they come back to join the three bee friends, isn’t that great? now the Poor Bear can have honey.

一轮嘴……

我本来有点不耐烦,想打岔,可还好,一秒钟内,有限的感性在无限的理智中光速扩大,我静静的听她的故事,然后间中嗯,嗯,是哦,是吗?哗,蜜蜂很聪明噢……

她说完之后很满意的写下答案:The 5 bees all together now, finally, and they are all so happy.

其实如果不阻止她,她的故事是可以延续的。

但是要有分寸,于是我让她和我说说第二题那张图,池塘里荷叶上的两只青蛙和正跳进池塘里的四只青蛙是怎么一回事。

然后花了三分钟。

但是也很快的,故事说完了,五道题就做完了。

转过去喜喜那里,问她怎样?你的数学题有故事吗?

喜喜和严肃的看着我说:Don’t disturb me, I am writing now, you come back later.

啧,不好玩的,需要酱serious吗?

带着孩子迷失了

昨晚,和双喜爸带着孩子迷失了,在森林里。

找不到方向,很慌张。

担心饿着小朋友们,担心她们冻着,担心有野兽袭击……

回想着看过的电影,所有迷失在荒岛森林求生的片段。

寻找吃的,躲的,保护小朋友们,问双喜爸会不会接生,双喜爸说:虽然我是蒙古大夫,但也是大夫。

刚开始分不清方向,后来看见东升的太阳,定下了东南西北。

然后选择了一个方向,带着小朋友们劈荆斩棘向着那个方向前进。

还没走出森林的时候……

醒了……

醒了之后,想,结果有没有走出森林?

觉得有点遗憾没有走出森林。

但是觉得一定会从森林走出来,因为已经找到了方向。

然后不知道自己是迷失在森林里呢?还是迷失在梦里。

还是没有走出森林,但是从梦里走了出来。

还是想从梦里走出来,而不是走出森林。

躺在床上,我想……不应该在睡前读庄子……双喜爸不应该在我身边看《迷失》。

庄周梦蝶……我却梦见一座森林,虽然已经吊死在一棵树上。

老师不知道会不会哭?

老师不知道会不会教书教到痛哭。

我会。

早些天督促小朋友们做功课,有些生字她们听写也全对了,有些甚至幼儿园的时候就学会了。

可是,有时,不知道吹什么风,把她们脑子里的字吹掉了,然后她们就不记得了。

没有人要装不懂来挨臭脸的。

所以她们是真的‘忽然间’不会了。

当天晚上,我很累,脚很肿,胃很顶。然后两个给我的胃顶上加顶。

我躺在床上让她们把做好的功课拿来床边让我检查。

一个又一个重复的错误让我抓狂。

又不想打她们,又不敢太凶骂她们,结果捂着那口气解了又解。

结果她们还是错,终于我忍不住,语气挺重的说她们几句。

两个的那个既冤枉又无辜的眼神……

真真把我给坑个死死……

把她们送出睡房后,忍不住大恸……哇啦啦……

我都不懂我哭什么,大概是觉得自己很失败呱……

总之后来小朋友们听到了跑进来看到妈咪哭了,天摇地动……赶快跑去厨房和她们的爸爸说:

Daddy, daddy, mommy is crying! don’t know why, faster, go see mommy。

(don’t know why? don’t know why? 还有谁?不就是你们两个啰!don’t know why……)

双喜爸跑进来吓死他,还以为宝宝什么事:做么?做么?要去医院吗?

(我说哦,因为孩子做功课做不明白搞到哭到进医院医生不懂会不会治哦。)

后来双喜爸说不是我失败,是荷尔蒙失调…………是吗?蒙古大夫。

当然,后来双喜爸借机‘苦口婆心’了小朋友们一番,然后小朋友们进来在我的面前‘负荆请罪’加‘山盟海誓’一番。

人家刘备哭出一片江山嚄……

我哭出些什么?

小朋友不愿和时间赛跑

小朋友们上的是下午班。一直觉得下午班是不科学,一般人在下午的精神都不集中。

可是学生多,校舍不够,唯有如此吧。

喜喜曾经多次和我说:I am dreaming in the class。

我问她为什么一些功课写得东倒西歪,有时家课簿里的项目也没抄清楚,她说她打瞌睡了。

很心疼,很无奈,很无助。

小朋友早上跟着我起床,大概八点左右,到外婆家继续睡。

能不让她们睡吗?有人提议:让她们早起做功课。

那么八点半到外婆家做功课?做到十点多十一点,然后?游戏,午饭?睡觉?十二点要准备出门到学校了啊。

放学回家吃了饭已经是八点左右了。

平均每天有4-5样功课,不包括三种语文的听写练习。做不完的明天早上继续。

所以我和双喜爸搔得头法掉光都没有办法了解别家的孩子怎么还有时间参与其他的活动。

小朋友们现在每天除了半个小时的游戏,和睡前半个小时的看书时间,其他在家的时间基本上都是用来做功课。

双喜爸怀疑是不是她们做功课的速度太慢了。

说实在的,我不知道何以为慢,何之为快。

她们的堂姐在周六和周日的时候上补习班,钢琴和芭蕾舞。

她的妈妈说我们可以在这两天给小朋友们上这些额外的活动。

可是……周末应该是休息的,不是吗?

我问小朋友们你们星期六,星期天想去学些什么吗?

她们说:没有,我们已经在学校学着了。

我试探:学些学校没有的东西呢?

她们说:No, we want to rest.

小熊吃了苹果之后

小朋友们的俩小熊赤裸裸的来到世界四年……相安无事的生活了这些日子……

三个星期前某一天……俩小熊听蛇的话吃了树上的苹果之后……

就是小朋友们的妈妈得在放工后抱着大肚子坐在缝纫机前给小熊们缝衣服……

忽然间小朋友们觉得小熊没穿衣服很失礼了。

看诊

星期一凌晨四点的时候双双忽然呕吐,吐得她姑妈满床,可怜。

em……可怜的双双和姑妈。

当天早上双双又吐,后来发烧。

双喜爸把工作带回家,一面照顾双双一面工作,喜喜单独上学,顺便把双双的功课也带回学校。

一天下来双双烧也退了,也没有再呕吐。

星期二放心的让她去上课,谁知道她却在午休的时候,在食堂吃了一口香肠面包之后呕吐。

虽然人看起来没事,但还是把我们吓了一跳。

毕竟,喜喜呕吐对我们来说习以为常,双双嘛……憟,少见,所以多怪了。

晚上不太放心,还是带她去关医生那里看看。

我们到诊所都快八点了,进门前看见一对夫妇抱着小孩进诊所,我心还想:哎呀,快两步就在他们跟前了,希望人不多。

那对夫妇,尤其那位妈妈在晦暗走廊灯下的剪影,在一瞥中让我想起海豚妈妈

但也只是一瞥一瞬间,过后念头就一挥而去。

进了诊所写下双双的名字,看见之前那对夫妇写下他们孩子的名字:Maximillian。

我和双喜爸悄悄的说:诶,前面那个boy的名字是我们之前考虑过的其中一个名字哦。

然后我们就在那里讨论宝宝的名字。

过后之前的那对夫妇进诊室了,我们等着。

没多久他们出来,我站起来准备带小朋友们进去。

站起来看见那对夫妇的时候,尤其看见那位妈妈……咦?真的很像海豚妈妈。虽然我对她最深刻的印象是在报章上访问的照片。

我不太习惯盯着人看,刚想把目光移开,就听见前面这位妈妈:是双喜妈妈吗?

OK,好,本来疑是海豚妈妈,现在证实海豚妈妈了。

原来那一瞥一瞬间的感觉是对的。

原来她也见到我,疑是双喜妈妈。

好嘛,两个在报上并肩过,天天在互联网上见面的妈妈,竟然在……诊所……巧遇。

谢谢我们的孩子。

当时我披头散发的,不很修边幅,很应师奶带孩子看病的形象。

我们寒暄两句,就不得不说掰掰进诊室了。

我喜欢这样的巧遇,很有趣。

(对了,光说自己的偶遇。双双基本上就是平时吃太多杂食,吃坏了肚子,现在只要清清淡淡的吃两天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