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清楚内容的擂茶老板

擂茶

最近不想走路,不想上楼下楼,于是午饭都靠自带或者让同事帮我打包。

打包杂饭我和同事都担心菜色不对味。

汤面,用碗什么的很麻烦。

又怕打包的食物味道太大,在办公室散发了,搞到自己吃个炒粿条之后,每个同事都像用炒粿条冲过凉一样。

后来同事报菜单那样把餐室里的食物报个遍。

啊嗄~~~擂茶。

打包了一次,很满意。

不过第二次的时候让同事交代擂茶老板不要放葱和冬菜。

同事回来的时候说:老板不知道什么是冬菜。

后来?

后来老板让同事站在旁边看他放佐料,这个?要。这个?要。这个?要。……

直到老板勺了一匙冬菜:这个?同事说:这个就是冬菜啰,这个不要。

擂茶老板:嗄?这就是冬菜?

晕……老板,你强,自己不知道自己卖的是什么。

你很大方我很心痛

早些时候发觉双双的铅笔常常不见,心想这孩子怎么老是丢三忘四的,训了又训,现在终于赶羊回栏只只都不少。

可是有一天让她带去学校装家课的塑胶文件夹,才一天又不见回来了。

问她,她说因为一位同学很喜欢那个文件夹,问她可不可以送给她,然后双双就很大方的送了给同学。

晕……算了,反正买的时候一套三个,还有一个。千吩咐万交代不要再送给人了。

双喜爸当时还说双双不错,懂得和人分享。

可是对我来说小朋友们还不能完全明白怎么分享。

第二天放学,双双说同一位同学问她可不可以把她的午餐盒送给她,因为她的那位同学很喜欢双双的午餐盒。

再晕……怎么这个同学老向人要东西呢?

于是想起双双的铅笔,问她以前的铅笔是不是都‘送’给这位同学了?双双说是啰,因为她很喜欢。

揸到……哇咧,她喜欢你就给。

马上给她长篇大论的发表父母做牛做马忍气吞声汗流夹背的血泪史——钱很难赚哒,虽然你的爸爸和你都是姓钱,但是你不知道吗?姓什么没什么哒。

唉~~

双双后来说她的同学也有送她一支自来水笔嚄,我说你还给她吧,说不定她的爸妈不知道,以为她弄不见了。

总之没事不要把东西送来送去就行了。

我们不是吝啬的父母,可是有些东西不是这样分享的。

贿赂要从初生开始

俩小朋友对弟弟的来临是很兴奋,尤其喜喜,喜欢抱着妈咪的肚子亲亲:Baby, baby, my cute little baby.

貌似她们不会妒忌弟弟,会很爱弟弟。

但是,是说如果,如果宝宝出世之后了呢?现在宝宝还没有出现在她们的眼前,我们的关注还是完全在她们身上。

宝宝到来的时候,我们都会围着宝宝团团转,那是她们会不会觉得被忽略?

这个我们都不知道,不会是最好,如果会呢?

所以思前想后,我想了个办法,假宝宝的名义贿赂两个小姐姐。

这个想法在刚怀孕的时候已经成型,但当时还不知道要买什么给她们。

后来青苹果和Jesslyn订了件泡泡裙,送给Earthtone的宝宝,我看了那个款式也很喜欢,于是也订了两件,粉红和粉蓝给双双和喜喜。

Earthtone六月来KL的时候记得带子颜粉绿的泡泡裙来,那么她们三表姐妹可以一起穿上拍照片纪念。

今天刚刚收到小朋友们的泡泡裙,谢谢Jesslyn, 很美丽呢,可惜我超龄了,O(∩_∩)O~

泡泡裙

当然这裙子不会在现在给她们,得偷偷的用漂亮的盒子彩带包起来,等宝宝出世的时候,以弟弟的名义送给她们,除了不让她们觉得被忽略,也让她们感觉自己在弟弟的心目中很重要,‘奠定’她们姐姐的地位。

还有啊,到时我们要使唤她们为宝宝服务的时候也‘师出有名’啊!(貌似这才是最重要的)

哎呀~觉得自己实在聪明。

没有内容的更新

今天一早打开部落格的控台,很自然的点击‘撰写’,可是界面打开后,脑袋里一片空白。

好像没什么想要写,可是习惯要写。

于是写了一些像双喜爸所说的:你们部落客就是连没有东西好写都可以写一篇东西出来的人。(这是他对部落客的赞誉)

昨天忽然发觉大腿囤积了很多脂肪,一层一层的。

和双喜爸说:哇咧,我的大腿和臀部成了宝宝的粮库了。

宝宝出世之后要积极的喂母奶,因为我是不会运动和花钱上纤体中心的人(一个只肯花三百八十块拍结婚照的人是不会花钱纤体的)。

发觉自己开始完全处于‘等生孩子’的阶段了。

昨天早上花了半个小时清理冰箱,还不包括清洗。

中午花了一个小时坐在冲凉房用脚洗抹地砖和离地一尺的墙砖(再高我够不着了,将就一点,一尺以上的当没看见)。

然后下午开始躺在床上动不了。

躺在床上动不了,看着双喜爸烫衣服,心里嘀咕:这人怎么一件衣服烫这么久?

然后趁着他烫完一件衣服的空档:帮我拿一杯冰。他站起来去了,回来手上一杯冰。

另一件衣的空档:帮我拿一杯雪糕。他又站起来去了,回来手上三杯雪糕,三个女的一人一杯。

再一件衣的空档:帮我拿一块面包。他再次站起来去了,回来还是三块面包,三个女人一人一块。

下一件衣的空档:帮帮我上个厕所……。他站起来……然后坐回下去,瞪我……

我说:……帮我上厕所拿卷卫生纸……

……

……

很无聊,很没有内容的更新。

纯粹为了更新而更新的更新。

忽然一个小时

双喜爸说:咦?九点半了!

啊?这么快?

他说:人就是这样犯贱,平时如果停电的话,一个小时好像一个世纪那么长,现在自己自愿关灯,却觉得一小时怎么过得这么快。

是,这是有网线和笔记本的情况底下,如果没有的话,这一小时还是和一世纪那样长的。

关灯前后

八点十五分的时候我和喜喜说八点半她得做功课了。

八点二十五分的时候忽然想起八点半要关灯,功课明天做。

八点半问双喜爸说关灯吗?不关灯就叫喜喜做功课。

双喜爸从床上跳起来说看看邻居有没有关灯的。

看了看说:有几间关灯了。

于是他也把灯关了,和喜喜说一声,客厅的灯也关了。

我拿出相机拍了两张照片,然后坐在笔记本前上传照片。

进来看见我很辛苦的在黑暗中的键盘上找按键,双喜爸很爽的一直问:你睇唔见keyboard啊?一D都睇唔到啊?咁你睇到我嘅keyboard无?睇到无?睇下睇下……

妈的……有时很讨厌那些用苹果笔记本的人。

其实……关灯罢了是吗?不过只是关灯而已我们已经觉得很不方便了。

如果现在要连风扇和笔记本也关掉的话……我看……我会死机,但是没有网线和笔记本我就会死机。

二伯一家把家里的灯全关了,把女佣留在家里看家,然后两公婆带孩子去购物中心了。

有意思吗?

独享关注

几乎每个周末小朋友们都跟着她们的姑妈出门。上个星期喜喜不想出门,就说要留在家里和妈咪爹地一起。

但是经过双双的游说,喜喜还是一起出去了。

今天中午放工前双喜爸来电话说他和喜喜来接我,我问双双呢,那小朋友跟了姑妈出门去了,喜喜这回说什么也不要跟,就直说要和我们一起。

喜喜个性比较内向,宁愿呆在家里玩游戏,看书,甚至做功课,或者和爸爸到公园玩。不像双双,有点野,喜欢往外走。

今天喜喜独自和我们留在家里,独享我和双喜爸的关注,看她很自在,没有问起双双,也没有觉得闷,totally enjoy。

相信双双和姑妈在外也一样吧,可以完全独享姑妈的关注。

双双和外公说……

昨天放工刚一上车双双就喋喋不休的做报告……

“Today I read Chinese book with gong-gong, and I know a lot of Chinese words, gong-gong said I very clever, and tell me have to learn and speak Chinese with mommy (咦?那你现在在和我说什么语言?), then one day I can read all gong-gong’s Chinese books, gong-gong got a lot of Chinese books like mommy, if I know Chinese I can read all the Chinese books. And one day when I grow up I can teach gong-gong English, because you know? gong-gong doesn’t know English, and po-po also cannot read English……blah blah blah……”

好几次想插嘴都没有办法……心里纳闷,爸和她说了什么来着?让她那么的侃侃发表了一段学习论。

今早也忘了问爸,可后来还是爸忽然想起,就说起昨天那段《学习华语论》的缘由。

昨天下午双双午饭吃得快,吃了午饭换了校服到书房找外公,看见外公在读书,就在外公背后也看一份。

爸说见她那么有兴致,就拿书问她有哪些字她认得的?念出来听听。

双双就指着一些句子开始念。

爸说原本不太看好这个说华语洋腔鬼调的小假洋鬼子,可是双双愣是把一些句子读出来。

外公看见这样他来劲儿了,就另外指一些生字让双双认。

外公先指一些她认得的字,然后称赞她,双双有信心了,他又指一些深点的,双双说不会但也不会懊恼,外公再指正。

后来外公就和双双说你要多读多看多讲,很快你就会越认越多,到时就可以和公公一起看书了。

这就是为什么傍晚的时候双双会发表了认真学习华文的言论。

嗯……喜喜呢?嗯……喜喜那是还在和饭碗里的饭菜斗争着,所以对此事没有意见。

头痛和蚂蚁的关系

我说:“我的头老是在下雨前开始闷闷痛,这几天这样下雨,头痛了几天。”

爸说:“正常嘛。”

我说:“……正常?”

爸说:“下雨前头痛,关节痛,都像蚂蚁下雨前搬窝一样……”

我……?

爸说:“都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头好像没有酱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