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喜欢当厅长

我们准备了很完善的睡房给小朋友们,姑妈买了又买很多漂亮可爱的床单给她们。

可是……她们喜欢睡客厅。

歪?

问她们,她们的答案是:it is so fun。

小朋友们的‘饭’是我们大人很不能了解的。

Fun咩?拉盏晚灯,把沙发合并起来,就酱。

我们可以理解小朋友们看电影,看到小主角有间在树上的小屋时很羡慕的样子。

我们也很希望自己家庭院有棵那样的大树,可以建小屋子。

可是……客厅……

睡客厅很爽咩?

可是小朋友们很高兴。

她们高兴就好。

只要她们高兴,我们能不能理解已经是小事了。

改名·改命

很久很久以前我的名字中间那个字是‘凌’,后来后来我爸把我的名字给一位师父算了之后就换成‘宁’。过程好像是说‘凌’字a bit太狂傲,好像大概是酱。

中学的时候还有学姐叫我‘凌霄子’,不吃人间烟火的那个,不吃人间烟火……不吃人间烟火我早仙去了。

对改名字改运这种说法我一向不推崇,如果改名字真的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那么今天世界太平了。

在那个时候,觉得‘宁’很好,我很喜欢,所以改了。

有人问为什么不换成‘灵’?唓~~我又不是王母娘娘或玉皇大帝,还妄想坐拥灵霄殿咩。

少年的时候凌人盛气,长大之后宁静致远,等百年功成身退的时候自然就灵气逼人啦(第一个要找的就是肥仔啦~~~burn写博软件给我,记得burn干净一点,要不然上面收不到。肥仔:你酱肯定你会去‘上面’不是去‘下面’?)。

当时肯改,主要名字没有改到怪怪的字眼,比如那些每个人看了都不会念,辞渊里找不到,得翻康熙字典才有。

起码康熙词典里面有的字还不算太坏,最糟糕的是根本没有的字,得另外拼凑出来。

比如曾经见过一人改名,配合自己的紫微斗数什么的,改了中间的名字,中间名字是女字旁然后一个‘亏’,但是这个‘亏’下的‘竖折折勾’得‘出头’超越第一横伸出去(我问名字的主人那字怎么念,她说叫她的教名好了,因为她忘记改名大师怎样念那个字了)。

花了几百块(可能上千)改了个自己都忘了的名字,敢情自己的名字忘了,自己的人也丢了,人都丢失了还说什么好命运?

官夫人的私房钱

以前我们婆婆妈妈的那一辈怎样攒私房钱?

每个月从家用里一点一点的收起来。

现在我们怎样攒私房钱?

全职妈妈自己工作自己赚自己攒。

驻家妈妈老公工作也是一点点攒。

家职妈妈东一点点西一点点的攒。

官夫人们怎样攒?

啧啧啧……官夫人的层次不一样了,人家不流行一点一点的攒,人家大把大把的捞。

这私房钱除了后面的零比民妇们多以外,除了用途不一样以外,除了来源不一样以外。

有一样是相同的……

收私房钱是不需要收据的。

为什么我说我怕

为什么我说我怕?

因为说了出来我就不怕了。

因为我相信你们的鼓励会给我良好的气息和意念。

和爸说写《其实是很害怕的》的目的。

爸说:或许你除了知道朋友会给你好的气场以外,潜意识里还知道你的学姐会帮你,然后你自然而然的就写了,召唤了。

然后就不怕了。

然后早上就看到阿练描述《像这样的呼吸》(阿练,我看到了,谢谢。最后那几句让我有‘君子报仇,十年未晚’的感觉)

当然有另类的鼓励,比如:

双喜爸:既然你可以不怕鬼,酱也可以不怕痛。

鬼和痛一样的咩?

当小孩是很累的事

昨晚小朋友们的功课并不多,四样功课两样已经在学校完成,就剩下听写练习和写几个科学增广的字。

俩小作业做到一半和我说很累嘢,想休息一下。

我看看就还有那几个字,就说还有一点点,写完才休息。

然后就去冲凉了。

冲凉出来看不见小朋友们在书桌前,问双喜爸她们哪儿去了。

双喜爸说她们说累,想先休息休息再继续,于是就让她们躺躺去了。

当时是八点四十五分左右。

结果小朋友们就那么睡去,一觉到天明。

早上叫醒她们的时候,双双一睁眼就有点慌张的说:My home work not yet finish!

我说妈咪知道了,已经收拾好等下在外婆家做就行了。

过后喜喜也是问:Mommy, do you know our home work not yet done?

我说知道。

她说:You remember to let po-po know, then po-po can remind me, ah(otherwise) I’ll forget.

奇怪,你记得功课没有做,可是到了外婆家就不再记得了吗?

其实是很害怕的

越接近生产的日子越怕,每天在算还有多少个星期。

还有六个星期。

昨晚双喜爸问:你知道自然生的时候要怎样呼吸吗?这次你不需要参加产前准备课程吗?

让他这么问一问,忽然间紧张起来。

是哦,要怎样呼吸?废话,当然是用鼻子和口,哎呀,不是到时候就会知道怎样做的吗?

上回也参加了产前准备课程嘛,结果剖腹生产,所学的没有一样用的上,就躺在手术台死鱼一样。

半自言自语,半和双喜爸诉苦:可不可以不要生?

双喜爸半耳聋半听不见:嗯~~~

我害怕再遇到上次那样的情形,很怕……真的……

小朋友们的第一次考试

今天开学小朋友们领回来假期前的考卷。

喜喜的成绩比双双好,最高分90以上,最低分70。

双双最高分80,最低分50左右。

喜喜的分数都扣了在字体,没写端正清楚(像她爸爸)。

双双的分数遗失在没有看清题目,胡乱作答。

我觉得第一次考试嘛,这样的成绩还可以,主要知道了她们各自的弱点,容易对症下药。

双喜爸就有点生气,生气双双不认真,他要再模拟考卷给双双再来考一场,或许也是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