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练’

学姐阿练的部落格在几个星期前‘结束营业’。

很想念她,还有鲁安。

还好在马修那里可以见到她们两母子,在动物园演Bollywood。

如果是以前的我,我会依猫给她问她为什么不写部落格了。

可是现在的我遇见现在的她,我没有问。

谁不写了我也不会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原因。

但是有个感觉,适当的时候,她会出现。

然后我的感觉是对的。

然后她出现了。

然后看见她的时候发觉自己在微微笑着。

快被忘光光的千多篇文字

其实是想找一篇以前写下的文字,找来找去不见。

要找的找不到,倒是看了很多篇忘记光光的文字。

真的,忘光光……读的时候心里直喊:嗄~~有酱的事哦。

结果还找到2006年小朋友们的生病日记照顾莎莉阿姨的事……

看完之后怀疑自己以前是怎样熬过来的……那时候她们大概是四岁吧。

那时候一定很累很辛苦吧,可是现在若非看见那篇文,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怀疑自己接下去还会不会像以前那样那么有心机(时间)点点滴滴的写。

几句 Blog 之 有人偷用我的照片来当招牌篇

今天和两个老的去了芙蓉一趟。刚好是早午餐的时间,就去了芙蓉大巴刹吃那有名的新儒记牛肉面。

在一间毫不起眼的店面前坐下,然后叫了两杯薏米水。眼睛很顺势的往其店面招牌看一看…

哦… 卖老鼠粉的。

Hmmm… 那照片很眼熟哦,好像是我的照片哦!

仔细想一想,我就越觉得是我的照片。 拍摄手法是我惯用的 style。 有卤蛋,很多肉碎,老鼠粉… 很我的“吃”风。

不死心,用手机上网。 在《随手拈来》的搜索格里打“老鼠粉”,这篇文章 – “几句 Blog 之 我爱肉碎老鼠粉篇” 出现了。

就是你了!

我给老妈子看了照片… 她就哈哈笑了一下,然后去问那老板娘。

“老板娘,你那照片哪里拿来的?那一张很像是我儿子拍的叻。”

老板娘在我手机里的照片瞄了一下。 “哪里一样?我的是红色的。” *心虚的跑掉*

“鸟人。我敢担保那葱花的数目是一样的叻!”

老板娘假装听不到。

真想发一封律师信过去,好歹 claim 我的 copyright / 版权,赚他一笔。

P/S : 英记, 750 档口, 二楼, 芙蓉大巴刹。 (新儒记隔两间)

力不从心家务事

家里没有全身镜,所以一直以来对自己的肚子有多大没什么自觉。

老是听别人说肚子很大,双喜爸也这么说,结果自己有天在购物中心试衣的时候看到才吓一跳,果然,很大,几乎好像当初怀双喜那样。

虽然才刚知道自己的肚子有多大,但是一直都觉得肚子的重量天天在增加,不是龟速。

最近的两个星期连走路都无力了,午休的时候和同事步行到草莓也气喘,有时半路想折回,最近一次干脆让同事替我打包。

家里的家务事是绝对力不从心了,双喜爸能帮的有限,虽然他说我只要在旁边指挥就好了,可是自己知道自己事,一个很挑剔的人很难吩咐另一个人做事。

只眼开只眼闭吧,没有多少个男人肯做家务的了,现在连小朋友们都使上了。

还别说,小朋友们挺能干的,吩咐她们收拾客厅,她们把东西乱归纳一番也算干净些。

昨天爸妈和阿鱼过来,爸妈去厨房看看,我说我没本事收拾厨房,双喜爸晚上自告奋勇说他可以,我很怀疑。

厨房还是留给我妈好了,只有她知道锅碗瓢盆的风水位在那里,材米油盐的归属何在。

现在实在不想站起来,那下坠感太难受了……

对粉红小衣裳的抗议

下午整理宝宝的衣裳时,发现Earthtone托带来的衣物中有两件粉红色小衣。

我挑出来放在床上,拍拍小衣裳说:哎呀,依两件粉红色嘅衫仔唔可以俾BB着。

双喜爸一脸无所谓:做咩女仔可以着蓝色,男仔唔可以着粉红色?this is not fair,我哋男人嘅man right喺边度?

讪讪的我把粉红色小衣放回进箱子,自言自语:OK啰,在家没人看见的时候才给BB穿。

宝宝很适时的在肚子里踢了一下。

我很有胜利的感觉和双喜爸说:个仔踢咗下抗议。

双喜爸低头摺衣,眼也不抬一下:我无觉到,唔算。

……

小朋友们的三原色品味

早上小朋友们的姑妈上楼来叫她们换衣出门,当时我在厕所没看见小朋友们选了什么衣服。

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小朋友们已经准备就绪,当时惊鸿一瞥看见喜喜选的衣服……雷了。

明黄的棉T,桃红的长裤,蔚蓝的鞋子。

视觉冲击之强烈直把视网膜震个八级地震。

我和双喜爸说:撞色撞到唔清唔楚嚄,叫佢换个套衫啦。

双喜爸看看,说:唔错吗,三个primary colour齐齐着,成条rainbow咁行出去,几型。

……

死了都要改–送给所有做设计的朋友

把每天
当成是交图的dead line
一分一秒
都改到泪水掉下来

不理会
客户是看好或看坏
只要你勇敢
给我改

哎……
这条路没法改
没感觉去对着电脑all day and all night
享受现在
别一说改就怕受伤害
许多好图我们相信
全靠改出来!

死了都要改
不推翻重来不痛快
我们这行
都是这样
个个都明白

死了都要改
不改到通宵不痛快
宇宙毁灭甲方还在

把每天
当成是交图的dead line
一分一秒
都赶到泪水掉下来

不理会
最后是改好或改坏
只要有时间
你还得改

so…….
不要改得太快
你改得越快他的想法也就变得快
改到现在
才发现**的都变态
没有奇迹我们相信
往死里改!

死了都要改
不理你身体好与坏
三个通宵
你就会死掉
死得不明白

死了都要改
不改到飙尿不痛快
改到停电没鬼晒

穷途末路都要改
不说句脏话不痛快
笔会损坏
图会掩埋
计算机还在!

到绝路都要改
不日夜颠倒不痛快
改到最后还得改!
改到变态才精彩!

什么都吃一点点

这次怀孕的胃口不错,除了不能大量吃,什么都爱吃,也没有什么不喜欢吃,特不喜欢吃的更少。

酸甜苦辣咸,样样俱全。

不像怀双喜的时候那样,只好吃奶酪面包冻牛奶。还别说,小朋友们特爱吃奶酪和喝牛奶,可惜她们对乳糖敏感,奶酪还好,但是对牛奶就很不能容忍,断奶之后只能喝无乳糖奶粉。

因为什么都爱吃,所以吃的东西每天都在换。

牛奶,这次也爱喝,可是不能喝,喝了拉肚子,所以常常做姜汁炖奶,没有姜汁就用韩国的蜂蜜姜汁代替。其他奶制品,能吃就吃不能吃就喝。

豆奶,也爱喝,庆幸公司有营养师多位,她们的建议——一天不超过200ml。

海鲜,非常爱。怀孕初期吃了螃蟹三次,虾嘛,钙质丰富,但是也只能一星期两次,酌量。鱼,好东西啊~~但也是酌量。干贝青口生蚝三文鱼刺身……偶尔为之,大快朵颐。

肉类,鸡鸭牛羊,通通吃,最好还是shabu-shabu。

青菜,多多益善,生的熟的炒的蒸的汆的煮的……就是喜欢。

水果,这个……呃……发觉味道都可以接受,连双喜爸在家吃榴莲我也不会掩鼻而逃,不过还是不敢试。

饭,这个……如果是寿司的话会很喜欢,可能有醋的关系,白饭就免了。而且也不爱面包,咦~~~那酵母弄得我的口怪怪的味道。

谷类的话,面啊,小米啊,麦粥啊都很喜欢,啊~~~现在就想吃小米鸡蛋粥。

因为什么都爱吃,什么都只能吃一点点,没有办法专一的大量吃,所以什么都不过量,真幸运,真好。

今天早上吃美国式早餐,摸摸肚皮,真享受。等下下午茶还有小碱水粽子和Kaya,快点到四点啊~~~

咦?午餐还没吃,现在就去……

昨天的早餐,香港鲜虾猪肠粉和叉烧包。
香港鲜虾猪肠粉

叉烧包

轻松的一周

杨霓说她这个星期特忙,没有因为学校假期而轻松过。

我和她相反。

早上不用赶牛赶马的拉她们和我一起起床去外婆家,不用载她们放学堵车回家,晚上不用检查家课簿督促做作业……真爽。

小朋友们还没有活动,我们又工作,小朋友们的姑妈自动请缨拿了三天假陪小朋友们。

我们很得空,很轻松……嗬嗬……

给我晒命一下啦,迟点我就会很忙啦。

不过明天还是拿了两天假陪陪小朋友们,要不,很可怜噢,假期爸爸妈妈都没时间。

明天要做什么?还不知道。

想带小朋友们去Aquaria, 可是我现在走路的速度可媲美蜗牛,所以还在考虑。

要不然就和小朋友们呆在家里做做手工,玩游戏,或者看书睡觉。

我比较喜欢最后的那项活动。

可是小朋友们可能不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