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酱,愉宝宝满月了

就酱,过了一个月。

昨天端午节愉宝宝满月了。

愉宝宝会笑了,但是好吝啬。

大多数开心的时候,他会有一个很满足,略带笑意的表情。

好像他的妈妈和大姐姐一样的傻笑,不曾出现过。

对高兴的表现完全像爸爸和小姐姐,淡淡的,酷酷的。

其他的发展,没有怎样特别。

但是听见“Once upon a time” 和 宫崎骏动画的音乐盒音乐,会愣愣的,静静的,专注的听。

(忘了说,他很不喜欢Mozart的音乐,大嫂建议,开给他听,他不耐烦……幸好他爸爸没有对Wolfgang这个名字太执着……汗……)

无力ing……

小朋友们第二次考试的考卷发回来了。

喜喜基本上保持一贯水平。

双双的就……电脑100,英文91,国文80, 其他的有70的,有60的,有一科58。

第二天放学回来给我们一张小纸条,上面是名字和电话号码。

老师建议我们送双双去补习。

一星期三天,一天两小时,所有科目,RM150/一个月。

我们和双双说:送你去补习。

她问:什么是补习?

双喜爸说:tuition means extra class。

她一听:I don’t want.

双喜爸说:如果不要补习,你要用功,做功课上课要专心。给你一个机会,看看你下学期怎样,如果还是这样,你去补习。

双双……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静静。

独霸蟹膏的方法

如果你喜欢吃蟹膏蟹黄……

怎样?好料啵?

想知道怎样独霸所有的蟹黄蟹膏吗?

点下去,把最后的照片打印出来,和朋友一起去吃螃蟹的时候给他们看看最后那张照片,起码会少几个和你争。

但是你自己要做好心理建设嗬,我说了,我只管杀不管埋。

如果自己都受不了,你自己挖个坑自埋。

……

……

……

……

……

……

……

……

……

……

什么?我已经blur了照片了嚄。

Baby 睡了啊?

在睡房伴着刚入睡的愉宝宝,自己也昏昏欲睡。

忽然有人敲门……门开了,某位亲人……

高八度的声音:“Baby睡了啊?”

低声:“是啰,刚睡。”

高八度低了一度:“想看看baby。”说完就进来了。

高七度:“嗨~Maxwell boy,handsome boy……刚刚睡?”

敢情刚才的话对空气说了:“是啰,哄了很久刚刚睡下。”

高七度摸摸愉宝宝的头,摇摇他的手,继续:“嗨~Maxwell boy,handsome boy……boy boy啊……哎哟,XX来看你,你睡觉觉啊?”

然后愉宝宝不胜其烦醒了,开开眼看是那个不吃葱的。

高七度:“Oii?开眼了,开眼了,那里有睡?你看,不是开眼了吗?噢~是啊,clever boy啊?听见XX来了看眼睛看XX啊?来,XX sayang *摸头摸脚*……”

靠,操,NND,TMD……心里骂了不下百次。

好了,‘非礼’了愉宝宝五分钟人就走了,然后愉宝宝又和我小眼瞪大眼了。

极品无知的哺乳笑话

上回在《喂母奶,这次容易多了》里天使熊貓留言:

……老人家說晚上奶沒擠出來的話,隔天不可給寶寶吸(.)(.)wor,因為,奶會臭酸……

把我雷个黑线直冒,笑死。

最近又听到一个:

“喂母奶千万不要吃鱼,因为不小心吞到鱼刺,鱼刺会从母奶传进BB的肚子,那时候要开刀拿出来。”

哇……你以为‘妈妈牌奶瓶’的乳腺好像电缆那么粗?乳管口有易拉罐的口那么大?

一群年及不惑的朋友

从十五岁那年开始,就一直和一班比我小一年属鸡的人混在一起。

那年留级了,所以和另外一位一样留级的同学和一班‘鸡’混在一起。

就酱混了五年。中学毕业了。

然后喜欢上一个属鸡的人。

毕业之后无所事事了几年终于工作了,第一个上司属鸡的。

然后换工作,第二个上司,还是属鸡的。

然后结婚了,老公属鸡的。

然后换工了,第三个上司还是属鸡的。

再然后又换工了,第四个上司……还是属鸡的……

去年,终于踏入了不惑之门

然后身边属鸡的人都很‘幸灾乐祸’的说:你有幸比我们‘早慧’一年。

我咬牙切齿的‘谢谢’他们:欢迎你们明年加入。

然后他们今年都‘入会’了。

哇哈哈哈……恭喜啦,所有认识的,比我小一年属鸡的朋友——双喜爸啊,Woody啊,文凤啊,87年毕业的那班友仔,安哥啊,还有很多很多个啊~~一定漏了很多个,但是一时想不起(其实是懒惰一个个找)。

一起不惑。

流川枫是怎样变成唐僧的

相信很多人都看过《灌篮高手》,对主角流川枫的惜字如金很有印象,在几个网站上看见流传着一篇恶搞文《流川枫是怎样变成唐僧的》,读完了笑个不行,转过来和大家分享——

湘北的流川枫在神奈川的名声很响,一半是因为篮球打的好,另一半是因为该人,实在是太酷了。此君对所有人一视同仁不假辞色,不要说笑容难得奉送一个,便是说起话来也是能用两个字就坚决不用三个字。

某日在英语课上新来的老师误打误撞要流川同学起立朗读课文一篇,流川同学一看课文,怕不有上百字之多,这如何使得,便摇了摇头:“不会。”年轻老师想起念过的教育心理学,亲切鼓励:“没关系,大胆地念。”流川不耐烦起来,据实以告,“太长。”老师猝不及防愣在当场,想发作又恐失去风度,耐下心来说,“那你念一段好了,剩下的让后面的同学念。”流川拿起书,念了一句:“Lesson Two。”念罢朝老师点点头,坐下了。教室里盲目崇拜的小女生倒下一片,这怎一个酷字了得?

一来二去,男生们不免怨声载道,这流川枫无节制地耍酷,搞得本校外校神奈川各中学的小女生们人心惶惶、神不守舍,视其他男生若无物,长此以往哪还有大家的活路?

陵南的仙道乃是神奈川另一大帅哥,不过采取和流川截然相反的风格,亲切开朗,助人为乐,周围的人如沐春风。

一日和同学课余打混,又听得兄弟们纷纷抱怨流川,仙道仔细听听,发现在流川众多让人吐血的行为里,别的不提,最可恨的便是这惜字如金的作风。

仙道颇不以为然:“这有什么?他是凑巧没碰上需要多多说话的机会而已。”他话音刚落,立刻有好事的人设了赌局,打赌看仙道能不能让川变得非常饶舌。很没有面子的,仙道赢的赔率是一赔十。仙道微笑:“原来大家对我这么没信心。”有几个意志薄弱的家伙在仙道柔和的压力下几乎将钱压在仙道赢那边,但一念及流川那毫无表情的面容,犹豫再三还是压在了仙道输上。仙道拂袖而去。

放学的时候,流川照例来找仙道打球,冰冷冷地说,“一对一。”仙道亲切地说,“我正有此意。”然后拉流川去打了一晚台球,将流川赢了个落花流水。

第二天放学的时候,流川照例来找仙道打球,冰冷冷地说:“一对一,篮球。”
仙道非常亲切地说:“我正有此意。”然后拉流川去打了一晚电脑篮球游戏,将流川赢了个落花流水。

第三天放学的时候,流川照例来找仙道打球,冰冷冷地说:“一对一,篮球,在场地上。”仙道笑眯眯地非常亲切地说,“我正有此意。”

然后拉流川去借爱知县爱知中学的篮球场打球,结果路途遥远只能坐长途汽车,到了爱知天已经全黑了,只好坐末班车回来。不过好在一路的风景还不错,流川也睡得很香。

第四天放学的时候,流川照例来找仙道打球,冰冷冷地说:“一对一,篮球,场地上,在你家旁边的小公园。”仙道开心得很:“和我想到一块去了。”
然后坐着流川的自行车一同走,途中去了超市(买晚饭便当)、海边(吃晚饭便当)以及陵南(仙道后来想起来忘了东西在学校里),等流川骑着自行车将仙道带到那里,流川已经累得快动不了了,仙道又将流川赢了个落花流水。

第五天,……

第六天,……

……

……

这一天放学的时候,流川照例来找仙道打球,说:“仙道,我们去打篮球吧,我今天来的路上看见一个小球场很好,也没什么人,只有四五个人在打球。我问了他们,他们顶多打到6点,我们可以接在他们后面用。他们说那个球场晚上的灯很亮,打到10点没问题。你现在能走了吗?所有要带回家的东西都拿了吗?明天要交的作业都做了吗?你仔细想好了,别现在以为都做了,待会又想起来没做。你现在想起来,还来得及和同学借个作业抄抄,回头等回了家你再想起来,到哪里找同学去,人家也回了家了。你今天晚上要吃什么?我今天不要吃太辣的,也不要吃太咸的,最好也不太甜。今晚海边是不能去了,我听了天气预报,风有七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