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宝宝和妈妈的两个月

鱼宝宝两个月来抽了四次血验胆红素,他对抽血没什么不满意,除了针刚刺下去的那霎那他为了痛而哭,接下去他大声的抗议医生抓着他的手不放。

对这,妈妈没有什么,没什么心疼不心疼,心疼还是要做的。医生说:你倒是忍得住,很多妈妈都眼红红的。

鱼宝宝在外婆家已经挺习惯了,外公现在是鱼宝宝的死忠粉丝,每天早上外公载妈妈去上班的时候,外公就一直说鱼宝宝怎样怎样厉害,大的便是香的,放个屁是神气,手舞是如来神掌,足蹈是佛山无影脚,笑一个更不得了了,那是倾国倾城。

很尽量的,鱼宝宝娱乐外公外婆。

傍晚鱼宝宝最喜欢妈妈放工的时候,那时可以坐车看看风景,还可以喝新鲜奶。然后接下来整个晚上妈妈爸爸轮流陪鱼宝宝,大致的程序是妈妈喂奶,然后交给爸爸拍拍睡。半夜肚子饿醒来妈妈就在旁边,张嘴就有得吃。

妈妈慢慢适应上班后的哺乳程序,鱼宝宝晚上睡眠的时间越来越长,妈妈可以比较好的休息了。

鱼宝宝现在跟着爸爸妈妈放工回家后会小睡一个小时半,然后起来东张西望,和俩姐姐玩玩儿,做个很想睡觉的样子逗逗爸爸妈妈,下楼看看嫲嫲和姑妈。

十点多左右吃奶,然后爸爸拍拍睡。宝宝睡了之后,妈妈得快快把明天要带上班的奶泵瓶子等等收拾好,检查姐姐们的功课,收拾收拾,然后也睡了。

鱼宝宝半夜在三点醒来,也不定在四点,醒来喝奶继续睡,早上七点妈妈的手机闹钟响,鱼宝宝也起来喝奶,给鱼宝宝换尿片,再睡,妈妈喂了鱼宝宝就起床梳洗,这时外公来了,就把鱼宝宝带出门了。

就酱,这就是鱼宝宝和妈妈的两个月日子了。

厕所闲言

厕所洗涤处……

“做么酱改来改去的?那些领导没有宗旨的咩?”

“没有宗旨,只有食指,每天只会指来指去。”

“喔,呵呵……”

“领导没有宗旨,不过下属有,每天比中指*凸*个不休。”

厕间内……o(╯□╰)o……外面的,阁下你太有才了。

等待……

上个星期一鱼宝宝抽血检查黄疸,星期四回去领报告,胆红素199,达到安全水平了。

但是确保真的一切无恙,今天还要走一趟马大医院的儿科。

今天我们很早到,七点四十五分。

但是等轮号登记等了三十五分钟。

然后再等十分钟鱼宝宝量体重和身高。

鱼宝宝现在重5.5公斤,身长54cm。

之后又等……等了二十分钟。

等了二十分钟的时候,一位心肠很好的医生看见坐在诊室门口边打瞌睡的我们,问:

抽血的是吗?是。

抽了吗?还没。

好,进来。

哦嘢~~

……貌似插队了。

Anyway,抽了血,医生看看过往记录,貌似一切平安,说:

报告出来后给你电话,如果没什么事就不用再来了,如果touch wood有些什么事,appointment在两星期后。

嗯?如果有事的话还要等两个星期后见?

意思说有事,但是又不是很紧急的事。

哦~~~说明白嘛。

鱼宝宝和妈咪打瞌睡
 photo waiting-in-ummc-03.jpg

噢~~~伸懒腰是不需要选择地点的。
 photo waiting-in-ummc-02.jpg

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photo waiting-in-ummc.jpg

终于搞掂了。看得出预约卡上最后一行写什么吗?看不出是吧?写的是:to review result。不练就这一手书法各位就没资格当医生了嗄。
 photo waiting-in-ummc-04.jpg

哇哈哈哈……68kg

怀孕前是65kg,临产时78kg,坐月子之后70kg。

今天在公司秤……68kg。

哇哈哈哈……65kg,指日可待。

公司的营养师说我的臀部看起来没有那么大了,呵呵呵……

燃烧吧,燃烧吧,脂肪!

唉,啧啧啧……我都还没开始用Melysa送给我的减肥品呢。

哼哼哼……如果用唛的话……哼哼哼……

喂母奶果然很耗燃料。

相逢何其短

在怀孕的时候因为Woody我重遇阿练。

然后我们在对方的部落格上聊天。

在我快要生的时候Woody和美凤带阿练、马修和鲁安来拜访。

那一天之后一切事情来得太匆匆。

然后马修要回乡,阿练要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只狐狸满山走;嫁根扁担扛着走。

阿练嫁给马修,然后马修用扁担前面抬着阿练,后面扛着鲁安,回到普罗旺斯。

我们将会隔得很远很远,但是我们还在一个地球上。

然后我们还是会在虚拟网上见面。

但是我真的会很想念你们。

……

然后我在想……鱼宝宝隔着妈妈的肚皮听见过鲁安和练阿姨的声音。

有一天,

长大了的鲁安和鱼宝宝见面,然后他们的妈妈会在旁边和他们说:

很久以前,你们隔着鱼宝宝他妈妈的肚皮见过面。

……

虽然知道我们还同在地球上,会有见面的一天,

但是为什么我还会难过?

读《教师是怎样炼成的》

看到《教师是怎样炼成的》这个题目的时候,先注意到‘炼’这个字。

原来不只是钢铁是‘炼’出来的,教师也是‘炼’出来的。

这比‘练’出来还要艰辛。

‘练’是反复温习,直到身体心理对特定的动作起条件反射,不一定带着任何思考。

可是‘炼’是把一件外来的事物融合同动作和思考,溶了再铸。铸成之后带着自己的形状和思想。

读完了花袭人的《教师是怎样炼成的》,在想:

我现在这个妈妈是在‘练习’怎么当?还是在‘试炼’?

在喂饱孩子督促孩子功课注意他们的行为礼貌之余,我有没有注意他们的思想发展?

喂母奶没有什么大不了

昨天带鱼宝宝到马大医院验黄疸,陷身于一个小小的母奶奶粉之争。

等待轮号的时候旁边坐了两位妈妈,也和我一样抱着宝宝等着。后来给鱼宝宝喂奶,左手的妈妈就很欣赏的说:哇,你真行,给宝宝喂母奶。

像往常一样我笑笑的应说:省钱嘛。

左妈妈就说:我就不行了,没有奶,顶不顺我的家婆一直唠叨,结果喂奶粉。

我说:不能喂母奶可以喂奶粉也好,宝宝健康就好。

左妈妈:是咯,是咯。

可是右手边的妈妈不认同了,她说:其实喂母奶的宝宝才最健康……

我想右妈妈肯定有做很多准备工作,因为她比我更能说明白母奶的好处,就是母奶里有什么什么。

然后右妈妈说喂母奶的宝宝比喂奶粉的宝宝聪明。

左妈妈不爽了,她说:不是酱紫讲的,人的智慧有时与生俱来,不一定和喂什么奶有关系的。

右妈妈貌似有点狂热,一一举出很多母奶比奶粉好的优点。

我坐中间有点尴尬,因为右妈妈见我也是喂母奶的,有点‘既是同盟拿出点阶级情感来感化大同’之意。

说实在的,虽然我两胎三个都是喂母奶(双喜的时候早期还喂些奶粉),也是很支持喂母奶,但是我不强人所难。

每个人有自己的一本故事书,别的妈妈为什么不喂母奶与我无关。对支持母奶喂养这件事,我所持的态度是:问就说,不问不出声,你想做,我全力帮助,不想,我无所谓。

对我来说所有的妈妈都爱自己的孩子,都有自己的方式来爱孩子,有些事不是不能做,做不到,而是没有那个条件。

比如左妈妈说她受不了家婆的唠叨,右妈妈说要和老人家解释,让老人家明白,自己的态度要坚持。

可是右妈妈不是左妈妈,左妈妈或许是个比较柔顺的人,她没有那种和自己意见违和的人抗衡的勇气,所以她选择听老人家的话。

以前我会很坚持,认为每个妈妈一定要喂母奶,可是后来态度转变了,转变的原因来自Earthtone给子衡宝宝喂母奶的时候。

Earthtone生子衡的时候她也知道很多母奶的好处,可是对实行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很多的原因结果她放弃。

和support其他的妈妈不一样,Earthtone是我的亲妹妹,我知道她的性格,她的条件,还有她面对的问题,当时看Earthtone很努力的在压力和疲惫底下尝试喂母奶,我很心痛,所以当她说放弃的时候,我还是安慰她喂奶粉也没有什么不好。

那个时候才清楚的知道,自己做得到的事,不要以为别人也可以和自己一样。

当时Earthtone问我为什么似乎喂母奶的妈妈都有一股喂母奶的狂热,而且似乎很骄傲,觉得自己比其他妈妈更了不起的样子。

呵呵……我想这是一般人不能了解的心情。喂母奶的妈妈或许会表现得比较‘骄傲’(应该说是自豪),应该是因为自己在种种困难坚持过来,能别人所不能的关系吧。

但是不成功喂母奶的妈妈也不需要难过,或觉得不够喂母奶妈妈厉害啊,毕竟都是努力在给孩子最好的,不是吗?

所以能喂母奶很了不起,但是不能也没有什么大不了,能喂奶粉也很了不得,什么都不喂才不得了。

永远的Baby

鱼宝宝和妈妈一样,在傍晚那个逢魔时分会闹情绪。

双喜爸抱着他说:唉呀,你坏蛋啊,要打屁股了。

在旁边做作业的大小姐姐很紧张的说:不可以!你不可以打baby的屁股!

爸爸:为什么?

大姐姐:他是我们的baby,不可以打,要sayang。

小姐姐:他还小,不可以打。

爸爸:那么大了可以打啰?

大姐姐:不可以,他永远是我们的baby,不可以打。

小姐姐:yah,永远,永远都是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