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要你怕

上周末公司活动来了多位中国代表,公司里的同事几乎是倾巢而出招待贵宾。

上午的时段代表们参观了工厂就到餐馆用餐。

在餐馆门口欢迎中国代表们的时候,团里有位大概二十多的青年就问哪里有得买香烟。

刚好餐馆对面就有间mamak,怕语言不通我就带他过去。

到了mamak的香烟柜台前一站……

青年一愣……

其实我大概知道什么事,那香烟盒上的照片让他发愣了。

我装不知道直至旁边另外一个香烟橱柜:“那里还有其他牌子。”

他来回看了几分钟,问:“这香烟都这样儿吗?”

我说:“对,马来西亚的香烟所有盒上都有这些照片。”

然后他说:“那,不买了。”

我们呢就离开了。

我想,怎么那些照片对双喜爸就起不了作用呢?

赞美不客气

早上和阿爸说起鱼宝宝的双脚爱撑爱踢的事。

阿爸说他很喜欢撑啊撑的,而且每次撑的时候都很开心的样子。

我说不记得双双喜喜有没有这样,太久了,忘了。

阿爸说他很厉害。

我说:“还是因为他是男孩子的关系?”

阿爸说:“不是啦,他是比较特别。”

……

“你还真是不客气。”我说。

抱抱·宝宝

昨天阿妈说鱼宝宝好像是给两天前一声很响的关门声吓到,这两天睡觉会容易惊动醒来。

我倒没发觉,这两天晚上睡觉还是好好的,要吃的时候自会头拱拱噌到我胸前,然后嘴嘬嘬的样子,绝不会哭,除非我睡得像死猪一样,那就一定要放开喉咙大叫不可,不过这样的时候很少。

后临走的时候阿妈吩咐到药材店买点惊风散,或青壳丸给鱼宝宝吃,好定一定惊。

我对中药一点也不抗拒,但不是用在宝宝身上。

原因一是,宝宝还小,她们有能力自己适应环境,只要不是太极端的环境转换,她们懂得自己适调。

原因二,现在的中药有多货真价实我们不清楚。以前掺次造假的例子不多,现在无良厂商大大的有。我哪知道那所谓的定惊丸有没有惨了些什么镇定剂之类的西药成份?宝宝吃了静静的,乖乖的,不太有反应似的,做父母的不会觉得有点反常吗?

宝宝的肾脏还不成熟,我不能冒这个风险。

至于小宝宝睡眠中发生的惊动,这个我觉得很平常,我们成年人有时也会啊,比如梦个失脚差点掉沟里也会这样惊醒。

我相信如果有一天我忽然学会飞的话,晚上做梦也会因为梦见飞着掉下来而惊醒。

宝宝还在适应小手小脚从妈妈肚子的小宇宙里约束着,到面对大宇宙的自由呢,给点时间吧。

所以当宝宝惊动的时候,觉得最有效的镇惊良药还是我们大人的拥抱。

在她们受惊的时候把她们抱着窝在怀里,轻声细语的和她们说:没事,没事,一切都好。

没有什么比这更好。

今天读青苹果的部落格,也刚好说起她的宝宝哭的事,家里也是说买惊风散之类的药给定惊。不过我们两人有同样的看法,就是宝宝在长大呐,他们常常有新鲜事哒,有多少坎儿他们要迈过才能长大。

经常给她们抱抱,抱抱是安慰,也是鼓励。

如果你相信自己的孩子是因为爱,而不是为了炫耀或光宗耀祖而生下来的话,那么就不要连个抱抱也那么吝啬。

我相信今天多抱抱宝宝,以后他们就更有力量抵抗外来的压力,更有能力去拥抱其他需要支持的人。

自小多抱抱,以后年年好。

泼奶

今天下午如常的在厕所为鱼宝宝准备食物。

当制奶机正在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的时候,忽然……

“XXXX 我相信,XXXX make it happen!” “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声浪力拔山河气盖世。

被声浪吓了一跳,手中杯子一震,泼了半杯奶。

幸好当时才挤了两安士,泼一泼还剩下大概一安士。

如果当时已经完事,端着5安士的奶酱来吓一跳实在是太惊险了,抹汗……继续努力。

(同事们当时正在楼下练习欢迎外宾的口号,声浪太有气势了,下回要小心,得把持得住才行。)

竟然是两天病假

昨天看病的时候医生问要不要病假。

废话,当然。

今天回来上班填公司病假单的时候,取出医生给的病假单一看……

医生竟然给了两天的病假!!!

我竟然今天来上班!

半天,等下半天我就回家。

Anyway,小朋友们的学校有四名学生感染了H1N1。

前天双喜爸街她们放学的时候发现学生少了很多。

昨天放学的时候学生更少,一位学生的妈妈和双喜爸说有学生感染了。

今早双喜爸在她们去安亲班,班上的人数也下跌,很多都提早放假。

学校也没有通知什么的,大概想着可以拖到这个周末放假吧,还是害怕引起恐慌?

可是如果学校真的有学生感染了,校方怎都好应该知会家长吧。

我单方面认为学校也太不把事当回事了。

今早不舒服

(写在18号)

昨晚吃坏肚子,今早又吐又泻。

半夜肚子有点绞痛,以为是肚子饿。

早上原还想着要上班,抱鱼宝宝到妈家的时候不行了。

飚冷汗,衣服都湿透了。

狂泻狂吐一番后躺在阿妈的床上起不来。

过了不久打电话给双喜爸,来载回去Old Town看诊。

中午发烧。

现在……还有点烧,浑身无力。

和医生说明哺乳的情况,给开的药不影响哺乳。

可是没有力挤奶。

还好没有把Medela Mini E也送掉。

至于昨晚吃了什么?甘香乌鱼(sotong)饭。

妈说乌鱼贵,所以有时餐馆买不很新鲜但便宜的乌鱼做生意。

唉……想到今早那个难受,真是……

还好是在阿妈家发作,有阿爸和阿妈可以撒撒娇。

还好双喜爸公司那里稍微可以走得开,有个肩膀可以靠靠。

现在好多了,只是没什么胃口。

我爱我的大红包

星期一在阿妈家放下鱼宝宝正要离开,阿妈叫我等等,然后回房间拿一个哒大信封给我。

“哪,阿新叫我给你的。一千块。”

哎呀!哎呀!哎呀!给钱甜蜜蜜的砸到了。

“干嘛给我酱多钱?”

“不知道,她说上次答应你的红包。”

咔咔咔……是哦,上次我说生孩子很贵,她说给我大红包酱就不会酱肉痛。

哈哈哈……赶快去银行存起来,这个可是私房钱嚄,嘘……hiahahaha……

高兴死了,谢谢Earthtone。

我要拿回钱!

双双喜喜出世后没多久的时候,她们那个在代理保诚保险的姨姨就向我们提议,给双喜买个人寿保险。
可那时我们想,才出世耶,需要吗?虽然我们不忌讳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毛毛的。再说金钱并不能弥补一个生命逝去的伤痛,也就是要有病有痛有穿有烂的话才算“赚到”。
后来小朋友们越来越大,双喜爸就提议给她们买医疗保险。
医疗保险,我心里那个珠子七零八落的算盘噼里啪啦一轮之后,老老实实的和双喜爸说:我不舍得耶。
每年给那个数目的保费,明明白白的肉包子打狗,会索偿的时候都是遇到大吉利是的时候。
当然,有时和一些朋友们说起,她们都很能财大气粗的说:哎哟,我才不要白白给那个钱,不如自己存一笔钱未雨绸缪。
是哦,如果真的遇见大吉利是的事时,希望到时已经可以存到足以应付的数目,要不然就要上报纸求助了。
总之,每年给双喜的医疗保险时,我是……唉……矛盾就是啦,舍不得那个钱,又不敢抱着侥幸的心理。
尤其现在小朋友们上学了,外面风大雨大浪头高的,我总不能天天捧着小朋友们的脸提醒:你们的爹娘没有金匙在口(含金匙出世的也不怕噎死),你们两个在外面给我醒醒定定,不要给我病痛多多的……。
现在鱼宝宝出世了,我们多了一份医疗保险要负担,我们没有侥幸的条件。
就在我们考虑着鱼宝宝的医疗保健时,上个星期有恰巧机会接触到一个新的医疗保险,保诚保险PRUhealth
基本上它和之前的医疗保险相同,除了全面赔付住院及手术账单,最吸引我这个算死草的是它的——无索偿奖金。
无索偿奖金的意思就是如果我签了保单一年不曾做出索偿,我将会有年奖金奖励。
按照PRUhealth的说明,就是:

这是一份创新的医疗计划,因为只要您一年不曾做出索偿,它将以高达RM500 的年奖金奖励您。您的奖金将自动以额外单位的形式投资于您所选择的基金内,如此一来可以提高您的投资价值,二来您亦可以在需要金援时提取+这笔奖金应急。

白给了双双和喜喜的健保几年(你看看,白给=孩子健康,很有花钱消灾的意味,几矛盾),终于等到一份可以拿回钱的健保,哎~鱼宝宝这回真的“钱尚余”了,呵呵……

肥而不腻

隔壁安娣问鱼宝宝现在一次喝多少奶。

我说最多3安士,至于晚上哺乳的时候喝多少,我的胸部不是透明的,那就不知道了,总之喝到打饱呃为止。鱼宝宝是少量多餐的习惯。

她说:嗄?这么少!我的孙子大你的baby一个月罢了,他两个月的时候一次都可以喝5到6安士啰(哇,海量),做么你的baby喝这么少的?不过说起来也奇怪嗬,喝这么少又几大只一下。

这叫肥而不腻,摸下去手感不同的OK……你那是牛饮,我这是小酌。

我和安娣说:我的baby喝母奶,母奶滴滴都是精华,贵精不贵多,3安士的母奶抵得上5-6安士的奶粉啰(其实奶粉没得好和母奶比,可是面对安娣,说多她也不明白,所以……省略ing)。

沉淀下来的母奶底部比较稀。

浮在上头的是脂肪,我叫它做椰浆头。

如果加热过度的话,上面这层会溶解成黄色的油。

双下巴就是酱来的